校园大专版男女雨后小故事

栏目: 小故事 时间:2020-07-24 10:01:21 查看: 310 次

一个男人娓娓道来的青春

1.

2010年暑假结束,各所大学也陆续开学了。我登上开往合肥的大巴,车上遇到高中时的女同学小朱。

她长相很文静,有气质。也在合肥上学,念的农业大学财经学院,离我的学校不过3个公交站的距离。

我俩互存了手机号,之后下了车,因为同路,便一起坐公交。

路上我们聊了好多高中的回忆,我当时觉得在异地他乡,能遇到老同学,也是一种缘分。

我们都是江苏人,大多数同学的高考志愿,填的都是苏北一些大学,报考到外省的,真是少之又少。

我那会对她还没有“非分之想”(用词太猥琐),因为我正在追另一位女同学——初中同学小青。她在徐州上学,对于我的追求,她明确地拒绝,说自己有男朋友了。

哥们我不是爱挖墙角的人,名花有主,我也没必要跑来添土。可是,小青时常在QQ空间发日志,哭诉男朋友对她怎样不好,惹她掉眼泪什么的。

情侣间吵吵闹闹嘛,多少有的。她不开心的时候,我便发QQ安慰她(以朋友的身份)。她虽然拒绝了我,但也不讨厌我,愿意回复我的信息。

有一天,好哥们(也是初中同学)告诉我小青跟她男朋友分手了。我顿时想起前几天她的空间说说,写着“今年中秋节,月圆人不圆”。原来是这一层含义。

我纠结着要不要再去表白,毕竟有点乘虚而入的感觉。聊天中,小青说她感冒了,很难受。

我心沉了一下,良久,对着她的头像,鼓起勇气打出“我来徐州看看你吧”几个字。

消息发出后忐忑不安,过了好一会,她发来信息说好啊,你过来吧,带点合肥特产给我哈。

我激动地活蹦乱跳,这是迈出成功的第一步,意义重大。

第二天我便问舍友阿强借了几百块钱,买了特产跟感冒药,坐着凌晨的火车,兴致冲冲地赶往徐州。

校园大专版男女雨后小故事

2.

其实人生有时就像过山车,你飞得越洋洋得意,落下来时就越惨不忍睹。

一夜没睡,拎着一大袋东西,下了火车就迫不及待地打车,来到小青学校门口。迎接我的,除了小青,还有她的男朋友(他俩不知何时悄悄复合了)。

我当时就尴尬不已,小青热情洋溢地问我饿不饿,要不要找个地方吃饭。我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但既然来了,该面对的,总归要面对。

我们三个人在学校附近找了饭店,饭桌上她男朋友故作高冷,而我亦默默不语。小青见气氛有点僵,便试着找些话题。

我匆匆吃完饭,便借口说出去打电话。然后风似的一骨碌溜走了,不辞而别。坐上开往合肥的火车后,我的心才平静下来。

小青随后打了无数电话过来,都被我挂断了。不得以,她打给我初中好哥们,让他打探我情况。

好哥们在电话里对我说,小青很着急,怕你出事。

我冷笑一声,不再言语。透过车窗,望着徐州,眼前这座城市,贼令人伤心,此生再也不愿来了。

回到合肥,我决定不再与小青来往,并删掉她的QQ。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双休日里,我便跟着舍友阿联一起去合肥各个酒店里端盘子。

这几日,我频频跟邻校的女同学小朱,互动QQ。我把徐州的滑铁卢遭遇倾诉于她。她安慰我天涯何处无芳草,叫我想开点。

我感到一丝小温暖,是啊,何必单恋一枝花。有天她问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办运动会,她想过来看看。

她的学校面积小,所以没有运动会。就这样,我渐渐地又陷入了另一个漩涡里。

3.

运动会当天,小朱过来了。我去公交站台迎接的,她买了一把香蕉当作见面礼,我笑着收下了(此处原本写的笑纳,经读者指正,已更改)。

她身上的香气唤醒了我尘封许久的原始荷尔蒙。自与小青分别后,我几乎过着青灯古佛般的日子,很少接触到女孩子。(班里就一个女生,其他全是男生)。

然后带着她到处逛了逛我们的学校——安徽三联学院,我念的是大专。她说我的学校好大,令她好生羡慕。宿舍楼大,教学楼大,操场也大。

跑道上正举行1500米长跑,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好一派喧嚣热闹的景象。溜达了一会功夫,快到中午,我带着小朱去附近餐馆吃饭,顺便叫上舍友们。

舍友们一上来便对小朱“美女、美女”的叫个不停。估计单身久了,见到漂亮姑娘都把持不住了。

我按住内心狂喜的躁动,正色道,吃菜吃菜,哪来那么多废话。

小朱倒一直对他们笑脸相迎,聊得挺起兴的。活动结束后,我送她去站台。她邀请我下星期来她的学校逛逛,并说就算翘课也要好生招待我。

我表面镇定点头答应,内心翻江倒海般的欢喜。沉寂已久的爱情幻想又一次死灰复燃。

4.

送走小朱,我回到宿舍,舍友们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

“你俩是高中同学?咋没听你提起过?”

“可以呀,姑娘挺漂亮的,有对象没?”

“还有什么隐瞒的,如实向组织汇报”

这群损友,事儿真多。我用一句我俩目前只是普通朋友,便把他们打发散了。

“追啊。”舍友阿力用猥琐的眼神看着我。

我懒得理他。大家自讨没趣,遂都各自寻乐去了。傍晚,我站在宿舍窗台,眺望楼下。

校园里的情侣们来来往往,看着他们成双成对,打情骂俏的幸福模样,我心中微微一荡。论颜值,我虽然不是很帅,但也不会丑到哪里去,只是性格有点腼腆内向罢了。

可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找不到对象呢?

忽然,杂乱的思绪被刺耳的声响打破。

我转身瞧见阿力坐在床上抱着吉他,弹着那首五音不全的曲子。

“阿力,别弹了,真的好难听。”

转眼,与小朱的约定时间到了。去之前,我特地打扮了一下。

下了公交站,她发短信问我到哪了。我说我刚到站台。

她随后信息发来,怎么不早说呢,我来接你。

她的学校要穿过一段小路,路两边是些摊位。卖些水果,衣服,小吃之类的。我沿着小路往里走,远远的望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我知道是小朱过来了。

我朝她挥了下手,她看见后莞尔一笑,加快了步伐。秀肩长发,楚楚动人,我不禁出了神。

我拎了一袋苹果,她说太破费了。我笑着回,礼尚往来嘛。

校园大专版男女雨后小故事

5.

中午吃过饭,她想去大学城唱歌,我问就咱俩吗。她点头并笑话我说,你不知道吗,KTV有两人密包房。

惭愧,恕在下孤陋寡闻。

路上她问我,跟徐州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和好没?

我愣了一下,说和她已经不再联系,一刀两断了。

而后我问她谈对象没。她俏眉一蹙,便把大一时的短暂恋爱史向我重温了一遍。

原来,那会小朱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位帅哥。只是帅哥对她不是很上心,俩人谈了几个月后便分手。

后来第二学期竞选班长,那帅哥也参与竞选。小朱为了报复他,也报名竞选,想把他挤下去。

怎奈帅哥才华横溢,巧舌能辩,最终小朱落选,帅哥如愿当上班长。

我全程洗耳恭听,不发任何评头论足的话语。心中只是叹息多好的姑娘,那小子真不懂得珍惜。

走着走着便到了KTV,进去后,前台告知密包设备需要检修,暂不能开放。小朱问我会不会溜冰,我点头示意。她便转身带着我去往溜冰场。

这年头,没个三五样技能,都不敢出来陪妹子玩。

溜冰场里,我时刻小心翼翼地陪在她身旁,生怕她摔倒。看样子,她的溜冰技术还处在青铜级别,一如她的细声柔语,吐气如兰,却是惹人怜。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牵起她的胳膊(不敢牵手),带着她溜了一圈。随即,她轻轻晃开了我的手,我想我太鲁莽了,该不是惹恼了她吧。

走出溜冰场,我俩心平气和地聊着天,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我没有在意,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走到她的校门口,她带我进去逛了逛。期间聊到动漫,她说喜欢《火影忍者》。

可惜我没看过,不能跟她一起畅谈剧中人物的起伏跌宕。下午她还有一堂高数课,我便回去了。临走她要送我去站台,我说不必,别耽误你上课。

一天的邻校赴会,结束了。

6.

回到宿舍,阿力又抱着吉他,弹着那首不堪入耳的曲子。见到我,立马放下吉他,扑上来问道,大哥(我是宿舍年龄最大的),战况如何。

我一把推开他,哪来的战争,和谐的很。

“你俩没有牵手吗?”

“骚年,你的思想太猥琐了。”我白了他一眼。

阿力射来杀气腾腾的目光,不再言语。

晚上,我收到QQ空间来自小青的留言(虽然删了QQ,但空间可以接收陌生人的留言)。大意是那天她错了,现在向我道歉,希望还是朋友。

事情隔了这么久,我也不是记仇的人。一时心软,便回了消息,说往事不用再提了,那天也是我不对,不该撇下你,匆匆不辞而别。

随后我又加回了她的QQ。小青是活泼开朗的女孩,性格大抵正如金庸大师描绘的赵敏那般,灿若玫瑰。

而我含蓄内敛,当初正是被她大大咧咧的个性吸引。忽然我脑海又想起小朱小家碧玉似的脸蛋,正如倚天书中刻画的周芷若那样,秀如芝兰。

可惜我没有张无忌那般的桃花运,我这个相貌平平,又无一技之长的屌丝,注定只是个落魄的宋青书罢。

又想太多了。

我戴上耳机,躺在床上,听着陈奕迅的《不要说话》。此刻,万里夜空,星光暗淡。残云飘荡,月影憧憧。

呵呵,好寂寞的大学生活。

7.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跟小朱只在QQ上偶尔唠会嗑,之后并没有再见面了。

没课的时候,就跑去篮球场打球。打累了就躺在操场草坪上,仰望天空。夕阳红晕沉沉欲坠,我知道,黑夜快要来临。

晚上阿强生日,请我们宿舍一伙人吃饭。桌上我贪杯喝醉了,回到宿舍,借着酒兴发起酒疯。又踢桌子又摔凳子的,大伙拉都拉不住。

“平日挺斯文的一个人,喝点酒咋变这样?”阿强显然被我的暴行给吓懵了。

“我看大哥是酒壮怂人胆。”坐一旁打魔兽争霸的阿华一针见血。

虽然醉了,但我能清楚听见每个人说话。是的,我就是怂人。平日里一副眼镜戴着,温文尔雅的模样,等到天黑月圆时,才敢露出衣冠禽兽似的野蛮本性。

我也不大记得当时为何会耍酒疯,也许是因为小青,也许是因为自己。我只知道,那一刻我想醉生梦死,我想找把钥匙,去开闸泄洪,释放内心压抑已久的积怨。

那晚我哭的像只狗,对着窗台大声唱陈奕迅的《浮夸》。吼得宿舍整层人都跑来一睹风采。阿联在一旁安慰我,直到我折腾累了为止。

元旦,我准备回趟江苏,发QQ问小朱是否愿意一起回。她说她要准备考证,没时间。倒是拜托我来合肥时,帮她带张春节回家的车票。

举手之劳,何乐不为。

回到合肥,她来我学校取票。个把月没见了,我俩在校园里边走边聊。

她问最近在忙什么。我说也没干啥,在准备四级英语考试。

合肥的冬天风很大。她插在羽绒服口袋里的双手,时不时地抽出来,拨弄风中缭乱的长发。

走到校门口,她向我道了个别,便回去了。

傍晚的薄日有点苍凉,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内心有些失落。风刮得道旁树叶沙沙作响,今年的冬天,还是那么冷。

8.

寒假里,小朱发信息让我帮她带张去合肥的车票。因为我家离车站近,买票方便。

我们俩开学的时间不一样,但为了跟她一起走,我还是买两张车票。大巴时间长,怕她路上饿,我去超市买了很多小零食。

想不到的是,她也带了满满的好吃的。上车后,我俩互相往对方手里塞零嘴。

她边吃边从包里取出耳机线,问我听不听歌。我点头示意。遂一人一只耳机,放的是她手机里的歌。

当年正值QQ音乐三巨头霸占榜首,而她喜欢听许嵩。

车窗外的风景在倒退,时间在刹那间过的好慢。有那么一瞬间,我的确心动了。

回到学校,宿舍空无一人,我来的太早了。夜晚,黑暗爬满整个宿舍,我躺在床上,望着万里夜空。星光暗淡,月影憧憧,心里小鹿乱撞。

这几日,我那初中好哥们,又向我透露关于小青的消息。

他说小青跟她男朋友分手了,是真分手了。

难道还有假分手?我摇摇头,不管怎样,与我无关了。

但是,口是心非的我,还是忍不住给小青发QQ,打探她近日的状况。反正具体聊什么,现在也记不大清楚了。

印象较深的,我说了很多表达爱慕的话语,并问她心里怎么想的。

她回答,让我给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我又一次激动得语无伦次。行行行,不强迫你,给你时间考虑。

阿强指责我卑微下贱,阿联劝我不要去做小三。总之,大伙不看好我跟小青。

“大哥,为什么不去追小朱呢?”阿力不解。

“兄弟们是为你好,人姑娘拿你当备胎使呢。”阿华语重心长。

感情从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拎不清兄弟们的话是对是错,我知道,我即将修成正果,摆脱单身狗的煎熬了。

都别劝我,让我自生自灭吧。

9.

小朱因为负责班里出墙报,托我帮忙画一幅画(聊天时我跟她提起过自己的绘画才能)。

那天去她学校拿画纸,她让我陪她去大学城吃烧烤。路上她问我,怎么到现在还没找女朋友。

我自嘲,长得太丑,没人要。

她泯然一笑,继续说,是你要求太高了。

吃完烧烤,见天色还早,她又带我去翡翠园转转。园内环境幽雅,已是初春,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小朱喜欢花,一会的功夫,她教会了我这个大老爷们,认识了许多常见的花朵。什么玉兰阿,紫荆花阿,等等。

走乏了,我俩便来到湖边长椅子上坐下歇息。春日的夕阳斜射在湖心,温暖湖底万物生灵,也温暖了我。

小朱问我看过《爱情公寓》没。

我说看过。

你觉得剧中哪个女孩比较漂亮,她问。

胡一菲吧,我这样回答。

她反问,你不觉得唐悠悠挺可爱的吗

是的,唐悠悠也漂亮。一个灿若玫瑰,一个秀如芝兰,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抉择了。

微风拂过湖面,荡起阵阵涟漪。波光粼粼一如我那胸膛躁动的心猿意马。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走到她校门口,天已经黑了。她说要送我去站台,我没有拒绝。

回去慢慢画吧,不着急,她温柔似水。

请组织放心,保证积极完成任务。

10.

当天晚上,我就拼起桌子,铺开画纸,照着小朱给我的图像,热火朝天地创作起来。

阿强惊讶不已,问“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画画的?”

“这是天赋,自学成才。”我洋洋得意。

“这是帮小朱画的?”阿力抱着吉他,拿鼻孔对着我。

“大哥,教我。”

“可以,先交学费。不,先扔掉你的破吉他。”

期间涂涂改改,约摸两天时间,完成画稿。来到小朱学校送画,适逢天空小雨飘摇,她带了一把伞下来。

我说我来撑伞吧。

她点头递给了我。雨下的好慢,路看起来又很长,时光像是冻结一般。我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瞬间吗?

小朱,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心底默默地问。

平稳的天秤逐渐倾斜,沉淀到我心房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一缕阳光拨散迷雾,我睁开了双眼,一场陈年大梦终于苏醒。

我们在附近吃了顿便饭。饭后在她学校周围转了转,她称赞我绘画栩栩如生。

班门弄斧而已,何足挂齿。我看过她的空间,她的素描画得也挺惟妙惟肖的。

她说她闺蜜总是给她介绍对象,却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听到这里,我不禁怔了一下。而后故作镇定地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

小朱回答的什么,我也模糊记不清了(更年期来临)。只记得那天的雨渐渐停止呼吸,湿漉漉的空气里,飘逸的全都是她的发香。我贪婪地嗅着,并用尽毕生精力,努力记住这样的香味。

11.

听到宿舍里播放着山野的《如果爱能早些说出来》,我顿时觉得此歌与我目前处境绝配。


如果爱能早些说出来
你能否和我恋爱
如果爱能早点说出来
你也许为我留下来
如果爱能早些说出来
我的心将不再悲哀

该不该表白,我好纠结。

我想到小青,想到她说过考虑是否接受我时,我竟瞬间害怕起来。我害怕她会突然发信息过来,说她考虑好了,答应做我女朋友。

我的脑海里全是小朱娇媚多姿的容颜。可是小青,曾经我心里满满占据的,也是你俏皮可爱的笑语。

我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夜空思索了很久。上铺的阿强垂下半个脑袋,问我在想啥。

我说在睁目养神。

一咬牙,拿起手机给小青发信息,小青,我想了想,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合适。

过了会,她回信息,嗯嗯,我也觉得做朋友挺好的,毕竟我俩太熟悉了,哈哈。

我如释重负,叹了口气。

小青,我曾答应过陪你一起,去江苏小镇的江边捉螃鸡。可是,合肥到徐州有400公里距离,就像我在宿舍里,仰望窗外星星那样的遥不可及。

我把情窦初开留给你,你还我友谊地久天长,我们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祝你幸福,小青。

我从前不明白,面对男生的追求,为什么女孩总是喜欢拿“我们是朋友”作为拒绝的借口。现在我想通了,这就是不伤和气的人情世故。

呵呵,颓废的大学生活。

校园大专版男女雨后小故事

12.

网吧里,兄弟们都在如火如荼地打CF,我却在津津有味地看《火影忍者》。一旁的阿联肘击我,“大哥别看了,来吧房间都建好了,你最爱的运输船。”

我按捺不住游戏的诱惑,啪地关掉视频,加入他们的阵营。

“FUCK!谁拿大狙偷袭我?”

阿力因为跟女朋友分手,最近有点萎靡不振。整日躺在床上,吉他也不想弹了。我们从网吧回来,已经是10点多。

推开门满屋子的酒味,阿华走过去踢了阿力一脚,“是不是喝酒了?”

阿力蒙着被子不语,我们见情况不对,立马掀开被子。却瞧见他满脸泪痕,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失恋至于这样吗?”阿联露出鄙夷之色。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我只想四大皆空。

一段感情画上句号,你匆匆转身,眼泪盈眶。而我立在原地,嚎啕大哭。从此两不相欠,所有的回忆都加上引号,许诺过的未来亦变成了省略号。

那晚我们都在安慰他,那晚我们都是一群问号,对明天的事一无所知。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去找过小朱,我害怕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也害怕拒绝,虽然这是家常便饭,可是我依然没能习以为常。

有人说,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我呵呵一笑,也许暧昧不清多少是有点的吧。

就像小朱,如果她有了男朋友,我还会无所顾忌地约她出来吃饭、散步?

又不甘心,想试着去捅开这层窗户纸,一探究竟,我不愿自己以后一想起后悔的事,梅花就落满南山。

真的好纠结。

13.

时间过的好快,还有一个月,我们就要离开学校,去外面找工作实习了。

合肥的工资待遇很低,特别是我们这些初入社会,毫无经验的学生党。课上不聚精会神,下课又不温故知新。

理论基础相当薄弱,面试时三言两句,就露出马脚,现出原形。读个两三年的汽车维修书,真不如到修理厂做学徒,真刀实枪地干两下,来的实在。

眼看离校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逼近,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慌张了。我的原计划是,在合肥找份工作,迅速安稳下来。

父母那边却打电话,劝我回江苏上班。理由是一个人在外面无法照顾自己,回家好歹有个照应。

对于父母的要求,我是拒绝的。我回江苏了,就看不到小朱了,她是本科,还要在合肥呆两年。

现实与理想在我脑海里来回拉扯,就像网上说的“我抱着你,就没法搬砖,我搬着砖,就无法抱着你”。原来面包与爱情,对于这个年纪的我来说,真的是难以两全。

那晚,我约小朱出来,一起去大学城转转。华灯初上,霓虹璀璨,望着夜色下小朱迷人的脸庞,我不禁心中微微一荡。

走过十字路口,我故意放慢脚步。待她走的离我几步远时,我碎步小跑跟上去,鼓起勇气牵起她的右手。

只觉她的手软软肉肉的,那一刻我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小朱惊了一下,蓦的挪开我的手臂,似乎有些不满。沉默良久,她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我喜欢你。

两人低头走路,我只觉气氛异常尴尬。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小朱缓和了情绪。

我一时语塞,半晌才吐出一句:我。。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挡都挡不住。

小朱斩钉截铁道,我这段时间不想谈恋爱。

14.

唉,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可有些话,我宁可它烂在肚子里,直到世界毁灭。

与小朱分别后,我一个人默默走回学校。路灯把树叶的残影投射到大地,稀稀疏疏明暗相间。今晚的月光如霜一样苍白,照在我同样苍白无力的脸上。

不记得走了多久才走到宿舍,我只知道合肥的夏天,突然变得好凉、好冷。

后来,她告诉我说,她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前男友,最近他俩试图复合。

我万念俱灰,凄然一笑,祝你们幸福。

她问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唉,为何总要加上这么一句,我身上已千疮百孔,禁不起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以,友谊地久天长。

还没开始,就匆匆结束,我的人生就是一场充满悲剧的笑话。

离校之前,我们宿舍几个人吃了顿散伙饭。想起开学第一天的场景,只觉时间过得好快。

阿华打算去南京做汽车销售,阿联陪女友一起去江阴工作。阿强跟阿力,都选择留在了合肥。

天涯陌路,各奔前程,以后怕是很难再聚了。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相互搀扶着,踉跄地走在校园里。

一想到要分离,心里五味杂陈。

学生们陆续拉着行李箱离开,我们收拾完东西,宿舍只剩空荡荡的床铺。

那天NBA季后赛已经接近尾声,热火三巨头酣战达拉斯小牛。(此处原本写的是热巨VS湖人,已更改。)

那年詹姆斯年轻气盛,火力十足。诺天王还没有退役,依然金鸡独立,箭无虚发。

淅沥的雨飘摇在天空,六月份的雨,怎么落得让人如此伤感?

我发信息:小朱,我走了,后会有期。

她回:走了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呢?

我不知该如何回复她。

过一会,她又发来信息:保重,路上小心。

山高路远,相忘江湖。对她的无限眷念,已如烟似的弥漫在合肥这座温柔城市里。带不走了,就让它困在这里生生不息吧。

15.

初中同学聚会,我看见了小青。

她笑着问我,跟小朱发展到哪一步了。(和小青坦白心中想法时,我曾跟她聊起过小朱。)

我羞愧道,她拒绝了。

小青狡黠一笑,别放弃啊同志,继续追。

就像当初对你死缠烂打一样吗?(这是我那天的心理活动。)

吃过饭,大家商量着接下来的活动安排。带头的哥们广征民意,不断地询问大伙意见。

我想去江边捉螃鸡,小青突然大声嚷道。

“这个提议不错,别老是KTV、KTV的,去亲近大自然多好啊。”

“是啊,是啊,那就去吧。”同学们纷纷兴致冲冲地附和。

一旁的我呆坐半晌,思绪万千。想不到,如今我们竟以这样的方式,兑现了曾经在电话里的诺言。

午后江边,天空阴晴不定。水面波涛汹涌,浊浪拍打着堤坝,杂草丛生,一碧万顷。

小青仿佛永远嘻嘻哈哈的,摸不透她内心的世界到底什么样。她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一样,奔跑在江畔,时不时俯身捉起一只螃鸡,又轻飘飘地放它溜走。

我默默地站在堤上,远远地望着她。任江风吹乱我的头发,任往事随风支离破碎。小青,我们会是一辈子好朋友,对吧。

16.

父母托关系,为我找了份4S店的工作,汽修学徒,工资一月300块。(这关系托的。。)

我整日跟着师傅后面打下手,苦活累活抢着干,无非盼望师傅能多教几手。工作了,日子才充实起来,只是偶尔想起小朱,心里又不免一阵伤感。

暑假来临,小朱托我帮她找份兼职。我问老板儿子(我们是小学同学),店里是否招人。他说销售部或许要人,回头他问问他爸。

小城镇就是这样,办事离不开熟人、关系和人情世故。很快,他爸点头答应了。

那日表白后,我俩已有数月没见面了。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这世上若有能听见女孩心声的法宝,我一定毫不犹豫,倾家荡产地买下它。

正式上班了,她早早就过来了。看见我来,她莞尔一笑。

好久不见。

心里有千言万语,在刹那间,都浓缩成简简单单一句,好久不见。

我好想你,我在心底默默对她说。

你现在修车技术怎么样啦?小朱问我。

不咋滴,不咋滴,我呵呵一笑。我俩只字不提表白的事,好像那天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如同风平浪静的海面,只有一望无际的神秘深蓝。

七夕那天,我送了一只火影忍者手表给她。她没有收下,说这是无缘无故的礼物,她不能收。

我知道我俩就是海上背道而驰的小船,渐行渐远,未来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可偏偏她仅仅是回眸一笑,我的心底便泛起阵阵波澜。

地球是圆的,我们兜兜转转,一圈下来,是不是又回到了原点。如果真是这样,我情愿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17.

工作的时候,我很少过去找她。她做汽车销售,我做汽车维修。她的环境干净幽雅,我的世界则一片狼藉。就像白天与黑夜,唯一的交点,却是暮霭沉沉的黄昏时分。

开学前,小朱请我吃饭。饭店里播放着文章主演的《裸婚时代》。

她问我看过这部剧没。

我点头说看过,文章演技挺赞的。

我问她为什么不愿做我女朋友。

她说相对于谈恋爱,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我不再深究下去,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从来就很复杂。也许小朱只想理性地保持,现在这样的朋友关系。不愿彼此撕破脸皮,老死不相往来,毕竟同学一场。

我素描了一幅她的肖像画,临走时送给了她。没有你的青春,就像一场来势汹汹的瓢泼大雨,从头到脚,把我浇灌得狼狈不堪。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把精力投入成人考试中,希望能弄个本科学历。有时想想真可笑,在学校不认真上课听讲,跑到社会才开始慌慌张张地去学习。

社会上谁又肯苦口婆心地教导你呢?

还差几本英语复习资料,我在QQ空间里写了个说说,问朋友们手里可有英语书。

小朱回道说她有。

我们约在肯德基见面,我点了许多小食。我俩边吃边聊,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她越来越漂亮了,可惜却不属于我。

她带了好几本书,我们聊到电影,聊到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我问她看过这部电影没。她摇头

我说这部电影拍摄了九年,比甄子丹那部《叶问》好看。她笑着说,以后有空看看。

小朱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找对象,其实这时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想这应该是我俩最后一次见面了。

过年回家相亲。我回答

她微微一笑,说挺好的,祝你早日脱单。

也祝你幸福,小朱。我终究还是没能继续将《火影忍者》追看下去,剧情永远暂停在君麻吕死去的那一集。

如今,她早已结婚生子,我亦有了心爱的娇妻。想起那段如烟往事,只觉岁月太匆匆。

青春的浪潮褪去少年人的羞涩与懵懂,沉沙似的阅历练就了一身宠辱不惊的稳重与笃定。

在最美的年华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株不谙世事的花骨朵,总要饱受些风吹雨打。

那些爱过,哭过,痛过的瞬间,是茁壮成长的饲料。淋漓尽致地撒在每一寸伤口上,直到惊艳满园春色。

(完)


补充一下,我09年入学,故事从10年开始写起,因为是那时遇见小朱的。

评论里好多读者都讨论热火三巨跟湖人。好吧,我记错了,我改。

不管那年热巨跟谁争夺过总冠军,我那束缚在温柔城市里的青春,始终是回不来了。

恕我无法一一回复大家的提问,简要说几个吧。小朱的农业大学,全称安徽农业大学涉外经济学院。

螃鸡,学名螃蜞,生长在镇江一座小城的江畔。体格小,当地人很少吃,外形类似螃蟹。

写小说是没精力了,要上班,要养家糊口。故事结尾确实有点仓促,我会抽空更改的。

我目前从事配电柜行业,车间小工人一名。偶尔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折腾几篇不痛不痒的小文章。

青春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必太沉溺于过去,朝前看,未来可期,日子细水流长着呢。

最后,谢谢大家的鼓励哈。

按方向键翻页

快速注册】 【登陆评论】 评论: (0条)

首页 动态图 妹子图 视频 文字 综合 注册会员 登陆本站 搜索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