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佛门孽徒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上当受骗
    什么懦夫,夫人拿去睡一晚之类的。云闲听在耳中其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反正他又不是无念,这些事都与他无关。

    不过黑衣男子口中,那所谓的“进入三级秘境的机会”,这却让云闲起了兴趣。

    云闲心中有两个猜测和一个担心。第一他猜测通过剑台进入到这个莫名世界的,应当就只有地火龙王和他两个人。第二他猜测这个莫名的世界,应当就是真佛圆寂之地。只不过是因为岁月太过于久远,所以这个世界也有智慧生命出现。

    至于那个担心,云闲则是担心澹台静若、夏侯武、姚承洲他们的安危。尤其是澹台静若和姚承洲,他们二人当时也在玉带河的河底,冰霜玉鳞蛟苏醒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安全逃脱,云闲心中拿捏不准。

    正是因为这一个担心,所以云闲很想快点儿回到灵邪大陆去。

    云闲抬头看向那满脸全是戏虐之色的黑衣男子,微微点了点头道:“好,我就和你比一场。”

    “哦?你答应跟我赌?那你可不能反悔,我赢了,你那漂亮的夫人就得陪我睡一晚。我输了,我就把这三级秘境的入境令牌交给你。”

    说完,黑衣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块好似黑铁材质的令牌,拿在手中晃了晃。

    云闲听后摇了摇头,道:“不行,赌注得改变一下。作为一个男人,我不会拿我的女人来当赌注。所以我要跟你赌的,是这一条命。我如果输了,我的命你尽管拿去。你要是输了,就得当我的奴隶。怎么样?敢不敢赌?”

    云闲一开口就是“赌命”,这倒是当黑衣男子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当中,无念哪里有如此大的勇气。

    对于无念的实力。他很清楚。战系,三星队长级。而自己呢,则是战系。六星队长级。只要无念没有遇到什么奇遇,实力一下突飞猛进。那自己跟他比是稳操证券的。

    但云闲自信满满的模样,以及那么大的赌注,却由不得黑衣男子不慎重。

    眼见黑衣男子犹豫不决,云闲微微笑了笑道;“怎么?你怕了?”

    黑衣男子一听,顿时好像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大声吼道:“我会怕你这个懦夫?你别想吓唬我,赌就赌。”

    说完,黑衣男子看向那一旁的一级行政官说道:“米达先生。您是政系的人,劳烦您为我和无念之间的比斗做一场见证。我如果赢了,就拥有无念的性命支配权。我如果输了,我川崎从此以后就是无念的奴隶,性命归他支配。”

    云闲也是听到这里,才知道黑衣男子名字叫川崎。他不动声色,站在原地没有做声。

    一级行政官米达听了川崎的话以后,没有先急着答应,而是先看向云闲问道:“无念队长,您确定要与川崎队长这样比斗吗?”

    云闲点了点头。“确定。”

    他听米达叫川崎为队长,心中顿时放心下来。根据之前他和无念交手时的感觉,云闲大致能确定。所谓战系的力量根本。应当也是佛力。三星队长的实力,跟佛师三重相差无几。

    川崎只要还是个队长,那应当就跟佛师境界的修佛者相差无几。以云闲今时今日的实力,他能够很自信地说一句“佛师境,他基本无敌。”

    米达听后点了点头,道:“那好,就请两位队长到决战台去等候一下。我请律系的人为你们制定一份比斗契约,契约拿到手后我马上就来。”

    说完,米达先行带人离开。

    留下川崎和云闲两个人。川崎看着云闲冷哼了一声,转身指向身后道:“走吧。不知死活的东西。”

    云闲对于川崎屡次出言不逊,心中也是有气。所以也冷哼了一声道:“到底是谁不知死活。现在还说不定呢。”

    云闲跟随着川崎一起,来到所谓的“决战台”。令云闲有些惊奇的是,决战台原来并非是一个台子,而是一间房屋。

    房屋从外观上看,似乎并不大。准确的形容,应该说比一般人家的茅房大不了多少。若非是房屋的房门顶部挂着“决战台”三个字,云闲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竟然就是光明城用来决斗的地方。

    川崎到了以后,并没有急着进房间。云闲对光明城不熟,自然也不没多做任何动作。

    两人站在“决战台”门外等了一会儿,大约也就一盏茶左右的时间,米达便匆匆赶过来了。

    见到二人以后,米达先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道:“这是我请律系的律政官为二位制定的比斗契约,请二位先滴血到契约书上,签订下契约。”

    川崎冷冷地看了云闲一眼,走过去捏破右手食指的指尖,滴了一滴血在契约书上。

    然后米达看向云闲,云闲明白轮到自己了。他也走过去,学着川崎的样子,滴了一滴血在契约书上。

    他发现,自己和川崎的血在契约书上自动形成了一个图纹。虽然不明白那图纹代表着什么,但云闲已经意识到,这份比斗契约绝不只是简单的一张纸而已。

    契约签订完毕,米达对着二人点了点头道:“好了,两位队长现在可以进入决斗台了。请二位把自己的身份铭牌交给我吧,我为二人开启决斗门。”

    川崎没有犹豫,直接把自己的身份铭牌递给米达。云闲见川崎没有犹豫,于是同样把身份铭牌交给了米达。

    米达拿着二人的身份铭牌,走到决斗台的房门处。将二人的身份铭牌按在房门上以后,决斗台的房门一下敞开。

    川崎先走进房门,云闲原本想用佛念去探测一下房内究竟是什么。但是佛念到了门口就被阻拦住,无法探入进去。

    云闲想了想后,跟着走进房中。

    当他刚刚跨过那房门,云闲顿时感觉到了不对。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哪里有半分决斗台的样子。

    紧接着,是“铛!”的一声。整个空间一下亮了起来,云闲往后一看。一道透明的光墙,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墙外站着米达和川崎,米达淡淡说道:“这些外界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蠢。三天前用这样的办法抓到了,没想到今天用同样的办法,竟然又抓到了一个。”

    云闲顿时大惊,哪里会不清楚自己上当了。

    他运起全身佛力,一掌打在那光墙上。光墙闪烁了几下光芒,然后便没有动静。

    云闲身后响起一道声音:“不用白费力气了,那道光墙连我都打不破,更别提是你了。”

    云闲一听,这声音听着倒是熟悉,扭头看过去,只见白茫茫的空间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长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上面布满了金色鳞片,不正是地火龙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