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山猫——血腥的胡子传奇 > 第三十五回 玉碎瓦全 见英雄
    小三子到了崔庆寿家里,看到崔庆寿一脸愁容。“日本人要剿你了,”崔庆寿给小三子倒上酒,桌上依然是丰盛的菜肴。

    “是吗?”小三子无所谓的样子,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其实山口对你还是不错的,是你赶得他无路可走了,”崔庆寿自己喝了一杯。

    “俺咋赶他了?”小三子也喝了一杯。

    “别以为金矿上的事儿没人知道,丁二赖的已经上了日本人的线了。”这里所说的上线,是指被枪瞄上了,引申为即将被整治或杀害。小三子猜到这事儿可能是崔庆寿帮了日本人,否则日本人不可能知道丁二赖的。

    “啥时候动手啊?”小三子问。

    “这几天吧,日本人让俺拿出个方案。”

    小三子笑了,“那你的方案呢?”

    “俺他妈能有啥方案?带人去呗。”

    “你现在把俺绑了交给日本人你是不就立功了?”小三子一脸调皮。

    崔庆寿也笑了,“你打算咋办啊?”

    “跑呗,俺能咋办啊?”

    “妈了个逼的,这日本人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还想拿下整个关里,操他个妈的,开始还说三个月拿下中国大陆,这回可好,都缠上了吧?要俺说,关里这仗三年两年肯定打不出个结果。他们才有多少人啊?消停地占着北满多好?这帮逼养的。”看得出来崔庆寿是真生气。

    “看样是都得耗一阵儿了。”

    “嗯,正经得耗一阵儿,谁他妈都不能好过了,唉,你知道日本人为啥这么恨咱老百姓吃大米不?”

    “为啥?”

    “俺听他们日本人自己唠嗑,他们家里人在日本都吃不上大米了,都他妈拉到战场上了,呵呵呵,操他个妈的。”

    这里有这么一个插曲,在下城子火车站,有个中国女人因为晕车,吐了,结果吐出来大米饭,被日本人发现,以经济犯为名抓了进去,后来老百姓反响太大,一个月后给放了。这事儿闹得满城风雨的,老百姓都知道了。

    “既然都得耗着,俺不如躲到山里,躲个清静。”小三子看着崔庆寿。

    崔庆寿低着头,半天,抬起头,“也行,不过金矿那边你就别再伸手了,行不?俺这边做做样子剿你一回,只要你那边别再出啥事儿,咱没准儿还能糊弄他几年。”

    “丁二赖的呢?”

    “操,你还管他嘎哈呀?保住你自己得了。”崔庆寿有些急了。

    小三子很平静地摇头。

    “兄弟,你得学会丢卒保车,这回丁二赖的不扔出去,这事儿没那么好糊弄过不去。”

    小三子依然摇头。

    崔庆寿叹了口气,“兄弟,这事儿咱玩儿不好,不知道得死多少人啊,包括你和俺这吃饭的家伙事儿。”崔庆寿指指自己的脑袋。

    “让俺憋了吧屈地活着,俺宁可死,”小三子依然很平静。

    崔庆寿脸红了,“我操他个妈的!”崔庆寿表情狰狞,“要不是俺他妈上有老下有小的,俺他妈也早反了,这帮狗日的。”他喘起了粗气。

    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到落地钟滴答滴答的声音,还有小三子咬碎鸡骨头的声音。小三子吃鸡吃鱼基本上不吐骨头,都是咬碎了吃掉。

    崔庆寿一杯接着一杯喝酒。他喝了三四杯之后,冒出一句,“那你给俺准备几具尸体吧,你总得让俺交差啊。”

    小三子把鸡骨头咽了下去,“几个?”

    “三个、四个都行,也别整太多了,没用,咱这他妈也是造孽。”他又喝下去一杯,“操他个妈的,你说这叫啥事儿啊?”

    小三子用掌心擦了擦嘴,看样子是吃饱了,“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吧。俺还是那话,该着井里死,河里死不了。”

    当天晚上从崔庆寿家出来,小三子就让人给杜三儿捎信儿,让他从日本人工地那边抓几个人,先让他们到天眼子干活儿。

    回到天眼子,小三子就告诉几个二当家的,做好准备,等着崔庆寿来‘剿’。另外,他让人把丁二赖的叫了过来。他告诉丁二赖的:“你已经上了日本人的线了,要么你现在赶紧走,能走多远走多远;要么你跟着俺,你自己看咋办。”

    丁二赖的能感觉到小三子说的是实话。半天,他答复:“俺把老婆孩子送走,俺跟着你。”

    小三子点头,“那就快点儿去安排吧。”

    崔庆寿是三天后的凌晨3点多袭击的天眼子。他们没等爬上天眼子就开始枪声大作。

    小三子让人把杜三儿抓上来的四个人,从睡梦中拎出来,从身后开枪打死了,仍在天眼子院子里。他带着人从容地离开了天眼子。

    在崔庆寿袭击天眼子的同时,日本人清剿了姚家沟。据说,姚家沟当天有50多口子人,一个没剩,全都抓起来,拉走了。不用说,他们都将成为煤矿的劳役。其实这些人都是当地以沙金为生的老百姓,丁二赖的和小三子的人一个没损失。

    这天是中秋节。

    ……

    小三子他们半个月后回到了天眼子。崔庆寿什么都没动,一切都是老样子。这一年的冬天好像来得早了一点,等小三子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漫山雪野,一片白茫茫的。

    八面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也都是老样子。只是杜三儿更神秘了,很少露面,不过他在原先周疤了眼儿家那儿开的场子还是红火的很,几百里外的人都慕名来耍钱。还有收份子的事儿,虽然英子不在了,老百姓的份子还是一分不少,都交到了白铁匠家里。这个白铁匠就是咱上回书里说到被密山刘瞎子抢劫的那家,他们家对杜三儿是言听计从,杜三儿把这事儿交给他们家也挺放心的,买卖人家账上差不了。

    小三子甚至还带着大虎、傻鹅逛了两次翠花楼,也啥事儿没有。不过一美酒屋小三子再也没去过。

    这个冬天很平静。所有人都好像在沿着自己的轨道忙碌着。当然,冬天里赌博是大事儿。小三子的人还是忙于去打猎。从他们打回来的猎物小三子能感觉到他们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强壮,越来越顽强。看着他们满脸霜雪,喷出浓重的哈气,还有爽朗的笑声,小三子心里很舒服。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人了,这事儿还得问遵命,加上丁二赖的带过来的30来个人,应该200大多了吧。小三子的脸上也多了风雨沧桑,不过他的眼睛更加笃定,更加深远,更加,不怒而威。

    刚进入三九天的时候,杜三儿捎回来信儿,英子在新京(长春)南边的一个镇子里住下了,老少平安。小三子也真的想小胡子了,好几次他都想自己去一趟,可他还是逼着自己放弃了这个想法。

    大喇叭去了一趟哈尔滨,又拉回来不少子弹、枪药。他见到了溜老荷,说溜老荷开了一个寿衣店,还带了好几个徒弟。说刚开始到哈尔滨的时候,溜老荷就在马迭尔旅馆附近要饭,天天坐在街上,跟前放一个小铝盆,就那么在街上坐着。有一天刁二老婆自己来了,扔到那个铝盆里五个银子。打那以后刁二老婆的人对溜老荷都很照顾,慢慢地,溜老荷收了徒弟,还开了寿衣店,买卖好着呐。而且说那几个徒弟手艺也不得了,告诉小三子要是哪天需要‘绣荷包’的(掏兜的贼),溜老荷保证自己的徒弟拿得出手。溜老荷还给小三子捎来一套马鞍和一副手套。说这都是外国人做的,小三子很感动。那副手套非常舒服,还有马鞍,王铁稍微改了一下,小三子用着也是特舒服。

    大喇叭还去了张二码子那里,把小三子准备的金子捎给了他。大喇叭带回来的子弹、枪药都是张二码子给的。小三子没让大喇叭再去找那个老于的朋友‘老赵’。

    野鸡脖子也捎回来好些枪支弹药。这些枪支弹药可全都是‘日本造’。其中有一把歪把子,来那天就被大虎抢走了,他把自己原来那把扔给小三子,说,‘你愿意给谁给谁,这把俺拿走了。’后来,大虎扔下的那把歪把子给了王铁的人,有一个外号叫‘牛老闷儿’的,也是傻大憨粗的一个人。

    到了快过年的时候,除了给崔庆寿、黑老妖、还有周边的胡子送去礼份子,小三子还带着一爬犁的猎物,和哑巴去了一趟三娘村。三娘抱着小三子的脑袋就不撒手了,小三子只要一仰头都能把三娘拎起来。三娘抱着小三子的脑袋,就像小三子抱着红月儿的脑袋的似的,三娘拿鸡爪子似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小三子的脸,“哎呦,这孩子,咋跟大牤子(大公牛)似的了呢?咯咯咯,”三娘的笑声很特别,有点像母鸡下了蛋之后的叫声。哑巴看着三娘跟小三子亲热的样子乐得跟什么似的,嘴裂开就合不上了。吃饭的时候,三娘用她颤颤巍巍的手给小三子夹菜,让小三子哭不得笑不得,“三娘,还是俺给你夹吧,行吗?”三娘抿着她那张小嘴,“你吃你的,你吃你的,快吃,快吃……”

    ……

    日子本来就应该是这样过的,可是老百姓谁能预料到又一场腥风血雨的来临呢?

    第二年开春,穆棱河开江没几天,日本人的采金船开工了。开工第一天,山口都去参加了‘拜老把头’仪式,还在船上吃了中午饭。就在当天晚上准备清溜的时候,小三子来了。

    十几匹马像风一样突然刮了出来,带着三挺机关枪疯狂的扫射。机灵点儿的,紧忙爬到船上,就能捡回一条命;那些愣愣地傻站在那里的,都被打死了。小三子像猴子一样从红月儿的背上窜到船上,如入无人之境。船上也根本没有什么防御力量。这里咱啰嗦一下,采金船是什么样的。采金船是船吗?那看怎么说。首先,它不是在水面上靠动力划行的,只是它的外形很像船。有大有小,大的,跟排水几十吨的船一样,小的也得有几吨排水量的样子。它的作业原理是:先用推土机在前面推开含金层上面的浮土,然后采金船用其尾部巨大的挖斗,是链轨式挖斗,外表有点像巨大的水车,就是几十年前我们经常在河边看到的像风车一样的装置,把含有金子的砂子一斗一斗挖出来,旋转上去,扣到上面的溜子上,上面还有水泵,不停地把砂子冲下去。溜子也不只是一个,而是好几个,一个接着一个,从上到下,一直到船底。它的采矿量和矿回收率,都是人工无法可比的。

    船上除了几个管理人员,其余都是干活儿的工人,有20多人。那小三子来干什么?是滥杀无辜吗?答案:是的。而且,是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除了已经趴下或躺下的。小三子单手举着枪,一手扶着栏杆一路蹦过去,已经见不到立着的了。他好像感觉很稀奇似的,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大虎好像纯粹发泄似的,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机器设备就是一梭子,“突突突”的枪声不绝于耳。傻鹅和牛老闷儿也是,他们看大虎咋整他就咋整,那个牛老闷儿竟然对着那些个巨大的挖斗来了好几梭子,给小三子气得不行,骂他,“**,你打它嘎哈呀?”那些个挖斗都是一寸多厚的钢铁铸造的,子弹打上去,像弹脑嘣一样。牛老闷儿傻了,不知该干啥了,端着歪把子愣愣地站在那里,傻看着小三子。没办法,小三子伸手一指,“打那儿。”他掉过枪口“突突突突”一梭子,“行了,打那儿,”他又转过来又一梭子。小三子带着牛老闷儿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一路看过去,一路破坏过去。那些机械设备小三子也不懂,不过他知道子弹能破坏什么。

    小三子在船上转了一会儿,回到甲板上。听见大虎在那儿喊,“**,没死的回去传个话,以后谁他妈再给日本人沙金儿,就得死!”船上安静下来,没人说话,大虎踢了两脚一个趴在甲板上的人,“**,说你呢,听见没?”

    “嗯哪,俺听见了,听见了,”那个人依然抱着脸趴着,浑身颤抖,却能大声答应出来。

    大虎乐了,“呵呵呵,**的,算你识相,留你一条狗命。”

    小三子靠在栏杆上,“行了,走吧。”陆陆续续已经有几个人蹦下船去。“唉?二赖的呢?”小三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大声喊,“二赖的!”

    没人应。

    小三子突然像箭一样射了出去,直奔船底。在船底,在清溜槽的边上,丁二赖的右手还握着一个锹头,趴在那里,身下一大摊子血。

    “扑通”一声小三子就坐到那摊子血水上,摸了一下丁二赖的脖子,死了。他又拿出刀子,挑开了丁二赖的的衣服,后背上三个弹孔。小三子用刀扎进靠近颈椎的那个弹孔,抽出刀子,叼在嘴里,把他粗壮的中指插入那个弹孔,开始抠,抠,抠,终于,抠出来一颗弹头。小三子眼睛直勾勾地喷着火,血淋淋的手捏着那颗弹头,用牙叼着刀,来了一句,“短枪打的,找到这个逼养的。”

    身后的人散了出去。

    小三子就那么在那儿坐着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的,嘴里还叼着刀,手上不停地来回撵着那颗弹头,像和尚撵佛珠似的。

    也就两袋烟的功夫。“哐啷”一声,一把手枪扔到小三子前面,是日本人的王八盒子。大虎扯着一个人的头发,走到小三子跟前,一甩。那个人扑通跪到小三子前面。小三子依然捏着那颗弹头,右手拿下刀,眼睛还是直直的,“你是日本人吗?”

    那个人浑身哆嗦着,魂飞魄散的样子。听了小三子的问话,好像活过来了,眼珠子转了一圈,“不是、不是,大王,俺是中国人啊,中国人。”

    小三子的左手一把扣住了他的头发,右手的刀子直接扎了进他的胸膛,拧了一下,伴随着肋骨碎裂的声音,鲜血喷薄而出。接着,小三子又把刀子叼在嘴里,他的右手猛然插进他的胸膛,扯出了依然还在跳动的心脏。小三子的人都看见了,当那个人看到了自己的心脏,眼睛里的瞳孔迅速扩散,变得像死鱼眼睛那样混浊。而那颗心脏在小三子手里突然像气球一样爆裂,小三子的脸上、身上都是血。

    小三子站了起来,“把二赖的背回去,还有,那袋子砂子拿着。”丁二赖的就是为了那袋子重沙,被船长打死的。说到底,都是为了金子。

    有人说,山猫扑捉到猎物会在第一时间掏出猎物的心脏吃掉。见到那个船长死状的人,没有办法相信这是人为的。什么人?多大的仇恨?会把人家心脏掏出来捏碎?这是怎样的残酷暴戾?这还是人吗?

    然而八面通的人都相信,这是山神爷托梦给山猫,说日本人在那里沙金破坏了地气,所以山猫才出手的。这是对眼儿的功劳。就是那个跟着大虎投山来的那个人。杜三儿没办法在八面通公开露面了,小三子让他下山了。而他下山的第一天,就让整个八面通都相信了山神爷的说法。

    没有人还会去为日本人沙金了,谁也不敢。

    日本人也好,八面通的百姓也好,小三子自己也好,都看明白了一件事:只要他小三子活着,日本人就别想从这片大山里拿走金子!

    小三子袭击采金船造成的直接后果却是小三子自己都未曾料到的:山口被拿下了,换了一个叫吉腾的人。人们说,这个人是疯子。他近乎疯狂地四处抓人,抓了好多毫无相干的人。目的只有一个:找到小三子。

    茫茫林海,树叶都放开了,到哪儿去找小三子啊?更何况小三子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天眼子和老房子日本人都去了,空空荡荡,啥都没留下。小三子就好像蒸汽一样消失了,踪迹全无。

    吉腾真要疯掉了,日本人甚至出动了飞机。结果也是无功而返。找小三子他们那么难吗?是的。那会儿就在俺们那地界,成片的几千公里、几千公里的原始深林绵延不绝,您说,您哪儿找去?不知大家有没有去过森林里摘蘑菇啊、采山菜啊什么的。去过的人一定知道,即使是结伴一去的人,回头就会找不见彼此了,这样的事例很多。为啥呀?因为森林里视线受阻挡,看不出去,再者茂密的林子里光线也不好。另外,只要隔着个小山头,你喊什么对方都听不见。您说,这种情况下日本人出动飞机有啥用啊?也别说没用。他们是要找人群活动的踪迹,比如,烟。只要您生火做饭就得冒烟,冒出来的烟可以在十多公里外看见,所以这也是森林里求助的最佳办法。还有别的吗?基本没别的了。小三子的人从上到下都是猎人,他们更知道生火的危险性,当然不会让日本人看到。那小三子他们不做饭吗?白天不敢。只有晚上和下雨的阴天可以。

    吉腾不愧被称为‘疯子’,他把王地炮和大马棒都抓进去了。不过他们是真不知道小三子去哪儿了。那也不行,吉腾把他们的枪都缴了,羁押了两个月,在同意配合日本人找到小三子的情况下才放了他们。分别给了他们两块地,告诉他们不要做猎人了,去种地吧。可能有人说了,日本人还不错,还能给他们两块地。什么呀?那会儿‘地’有的是。漫山遍野的林子都是地,你能拿它干啥呀?说开垦荒地,好。你开吧。直径几米粗的树,你咋办啊?砍伐,好吧,那得多少劳力、多长时间啊?更要命的是树根,你挖吧。几十个劳动力一年开不出多大一块地。用现代化设备,可以。呵呵呵,扯远了。

    小三子到底去哪儿啦?离八面通不到30公里。在亮子河那儿,离福禄村不太远,就是梁三炮原来的地盘。那吉腾就找不到他?是的。他找了三个月。

    小三子这一夏天也没闲着,到处挖地窨子。说狡兔三窟,人其实更甚。可能有人会说逃亡的日子一定是暗无天日吧?不见得。除了白天要吃冷饭,小三子的生活没啥太大变化。每天斜躺在红月儿的背上,驰骋在山林里,小三子很逍遥。可能有人会问,小三子他们在林子里,日本人就找不到了吗?是的。林子里,除了胡子,老百姓就不进山吗?很少,特别是夏天,除了在村子附近采蘑菇,基本没人进山。即使打猎的、挖山参的人,夏天也很少进山。

    都进入伏天了,有一天,小三子的人上来汇报,福禄村那边集结了好多皇协军。小三子的眼睛亮了,“他们咋找到的?”

    没人能回答。

    小三子立刻发下命令,向蝈蝈那儿转移。小三子他们每个隐藏地点都是用自己兄弟的名字或外号来命名的,主要是根据谁来挖那个地方的地窨子就以谁的名字来命名。

    王铁和四爷起得早,一早出去打猎去了。小三子派人通知他们,他自己带着傻鹅和大虎几个人往山下迎皇协军去了。

    说到这儿咱得啰嗦一会儿。王铁和四爷到哪儿去打猎去啦?上哪儿找去啊?呵呵呵,猎人之间那种默契还真不太好解释。这么说吧,四爷心里惦记什么猎物,甚至是哪一头牲口,小三子都知道。咋知道的?好多线索,带着几个人,什么时间出去的,小三子就知道他去干嘛了。按说,打猎的最好季节是冬天,特别是在雪后。夏天打猎的难度增加不止十倍,特别是那些大型猎物。就像吉腾找不到小三子,小三子他们想抓到猎物也很难。不过这也给小三子他们平添了无限乐趣,几个二当家的都是乐此不疲,互相比着,看谁能打回来像样的猎物。

    小三子的人转移得很从容。可不像有些电影里描述的,所有人都在一条道上走。在山里最重要的是要辨别东南西北,掌握了方向,人们分散开去,到既定地点集合,后边追踪的人不跟丢了才怪。别忘了,小三子的人可都是称得上‘专业’的猎人。

    小三子更潇洒,领着川子来到一个大石砬子上面拢了一把火,把兄弟们打回来的两只山鸡烤上了。

    小三子是在玩儿空城计吗?不是。下边的弟兄早就观察的明明白白,那些皇协军都进林子了。人一旦进入林子就看不到林子外的东西,小三子在这儿放烟,很安全。那小三子在这儿干嘛?他在等人,等崔庆寿。

    大虎和傻鹅趴在树上,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落单儿的。崔庆寿的人好像早已安排好了似的,都是三五成群,还大声说着话,有一个更气人,还大声唱着二人转。您说他们这是搜山吗?这是崔庆寿安排的吗?不全是。这些当差的也没有傻子,虽然没人说出来,谁都能猜到小三子和崔庆寿的关系。再者,谁也不想不明不白地被胡子杀掉,他们就差敲锣打鼓告诉小三子他们,‘快跑吧,俺们也办法,当差混口饭吃啊,可别杀俺啊’。

    大虎觉得自己身手还行,可是比傻鹅差远了。傻鹅从树上跳下来,像八爪鱼似的缠住一个人,滚了几圈,悄无声息的,十来米外的人啥都没听到。只能听到远处唱二人转的声音。可是傻鹅不会说话,还得大虎笨笨地爬下来,告诉那个人,“去告诉崔庆寿,三爷在那个大石砬子上等他。”

    几袋烟的功夫,崔庆寿来了,只领着那个报信儿的人。山鸡也烤好了,小三子掰下一条大腿,递给崔庆寿,“来尝尝俺的手艺。”

    崔庆寿摇头笑着接过鸡腿。“看样子还是山里清闲啊,呵呵呵。”

    “咋找到俺们的?”小三子递给崔庆寿酒葫芦。

    崔庆寿一手捏着鸡腿,一手接过酒葫芦,在手里掂着,“就因为它。”

    小三子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们的人去福禄村买酒了吧?”

    小三子恍然大悟。小三子什么油盐酱醋都储备好了,唯独没有储备酒。买酒的时候小三子还是很小心的,派了精明的人,也没让他买的太多。可是……

    大虎在那边脸红了。就是他喝的最多,好几回小三子都想骂他,让他少喝点,可是小三子没张开口。这大虎知道。

    崔庆寿还说起王地炮他们的事儿,还有吉腾的事儿,小三子没说话。

    当天夜里,大虎就带人闯进了卖酒的那户人家。“他上这儿来买酒你跟谁说了?”

    “俺没跟谁说啊,对了,俺跟保长老婆说了。”

    “你领俺去保长家。”

    当天夜里,这两家,老老少少二十多口人,都被大虎杀了。死状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