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假女儿假女儿
    凤华离将那木盒子交给白千城验证,白千城也证明了这是真的,于是二人将这盒子给烧毁,凤华离则负责将喜福体内的毒素逼出。 凤华离褪下了喜福的衣裳,准备给她扎针,却忽然在她身后见到一道红色的印记。

    起初还以为是什么染料,凤华离抬起手指用力擦了擦,这才确认这是一道疤痕,而且看起来年岁已久了。不知怎么的,凤华离竟不自觉地想起了善亲王的那个女儿,那真正的女儿背部也是有这么一块不规则的红色疤痕。

    多玉儿的显然是假的,而喜福的……难道喜福竟然是善亲王的女儿?可她又为何出现在皇宫,还是以一个奴婢的身份。这一套联想有些太匪夷所思,凤华离连忙将那想法驱之脑后,只当那是一块普通的疤痕,只是凑巧都在背而已。

    待体内毒素逼出之后再喂些药,差不多一天之内便可以醒来了,一听闻这个好消息,阿五便立刻冲了出来,焦急地想要等多玉儿醒来后把她娶为妻子。凤华离拍了拍他的脑门:“你还是别想了。”

    “娘娘你这是做什么,不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救了她,她当然要以身相许才是。”阿五揉了揉脑门,十分委屈地说。

    凤华离给了他一个白眼,又给了他一些银子,他在喜福身花的钱还要多一倍。收到钱后阿五便立即不再说话了,反正他只是看了喜福的样貌,也没动什么真感情,还是钱能够陪着自己嘛。

    喜福很快醒了,她迷迷糊糊地坐直了起来,除了浑身下的酸痛之外,她所感觉的只是睡了一觉般。她对面前这屋的三个人,以及那浓郁的药香味道都十分困惑。

    直到凤华离把事情原委讲给她听,她这才逐渐回忆起来。那日喜福又被沁妃一行人叫去,可她不小心把茶杯给打碎了,沁妃一时大怒,把她打了个半死不活。而后沁妃又想起一味蛊术,便在喜福身做了一番,而后的事情,喜福便不再记得了。

    想起那恐怖而又黑暗的场景,喜福不由得浑身发抖,那种地方简直是地狱,若是让她再回去待一分一秒,她都宁愿直接去死得了。

    凤华离颇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对于她便愈发同情了,而对于沁妃则愈发没了好感,寻思着这个沁妃一定要出现在休妃的名单之。凤华离抱了抱骨瘦如柴的喜福,温柔地说:“往后来我宫吧,刚好可以为我做些小膳呢。”

    “真的吗?”喜福大喜,她以为凤华离飞黄腾达后不会记得自己了,却没想到她心肠如此好,竟然说收收了她了。喜福连连鞠了鞠躬:“娘娘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这么一桩大事算是解决了,便该谈谈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了。

    “喜福,你背的伤疤,是怎么回事?”凤华离谨慎地问。

    喜福一怔,她错愕地看向凤华离,像是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一般。但在凤华离的一再追问之下,喜福才终于说了出来。这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大清楚。

    喜福只记得她的娘亲曾不小心烫着了她的脊背,结果落下了一个红色的疤痕。而关于喜福的父亲,在记忆只有着几道残缺的影子,那影子始终推着她远离自己,仿佛父亲压根不想和喜福在一块一般。

    自从一次走失后,喜福误入了宫,迫于形势,她也只能在宫勤勤恳恳地做事,而关于童年的记忆,喜福已经没有那么在意,所以很少会与外人谈起。

    “你……你……”凤华离惊愕地看着她,如今看着喜福,竟真的有一种异域的美,她长得也要更加像善亲王一些。再加她所说的话,虽然有些含糊不清,可却无一不在透露着喜福的身世。

    喜福恐怕是那善亲王的亲生女儿。

    凤华离只觉得十分幸运,最近部落乱成一团,若是能让善亲王得知他的亲生女儿并不是多玉儿的话,一定会停止进攻绛国了。凤华离望着喜福,连忙追问道:“你可留有什么关于你爹娘的物件?”

    毕竟光有证词很难让人信服,虽然不知多玉儿那冒牌货怎么拿出的信物,可若是有证据的话也更能让人相信了。喜福听后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关于她爹娘的东西,在进宫之时被黑心地嬷嬷给收走了,她一样东西也不曾留下。

    凤华离霎时有些失望,自己虽是相信喜福的,可如今最重要的是善亲王能够相信她。若是凭空跑出来一个女子说她是自己的女儿而又没证据的话,凤华离也会觉得她是个疯子的。

    喜福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眼睛微亮,将其说了出来。

    凤华离听后陷入了沉默,这话有些单薄,可却又十分可信。凤华离微微弯起眼睛:“试一试吧。”算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和现在一般,部落们仍持续进攻绛国了,可若是成功了,便能成功阻止许多事情了。

    *****

    凤华离寻遍了各种关系,才以一个神秘部落首领的身份约了善亲王会面,并声称这是一个和亲的商谈,请他务必带自己的女儿来。这会面稿费了许多天,也只是预约了七日后的一场不超过一刻钟的茶局。

    而此时的沁妃宫。

    沁妃正与对面之人下棋下得火热,虽然战势十分紧张,沁妃却只是在淡淡地品着茶,毕竟这对她来说也只不过是博弈而已,若是赢了理所应当,若是输了只能认命了。

    “娘娘的棋下得真是格外得好。”喜福淡淡地笑了笑,着子而下。

    看见对方的子落进了自己早已布好的圈套当,沁妃一喜,连忙将手下这一子给放了下去:“鱼总算是进了,事情的进展可还顺利?”

    喜福点了点头,眼睛却不自觉地瞄了喵对方棋局当的漏洞,若是自己方才下了那里,便可以直接赢了。只是在宫摸爬滚打这么久,喜福也明白了,该装傻的时候是得装傻才行,还有……选对好的主子办事总是很重要的。喜福低声说:“再过几日便要和善亲王见面了,到时候一切便能如娘娘所愿了。”

    沁妃用力地将棋子放下,眼底闪过一丝怒火,想把她这么轻易地给剔除掉可没有那么容易。她在和宫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勉强站稳脚跟,可绝不能这么倒下了。

    七日后,长安的一处茶馆内。

    善亲王带着多玉儿走进了房间,只见两名女子坐在内里,虽是怪,但未防这二人是那部落首领的奴婢,还是不露声色地做了下来。善亲王问道:“你们这是?”

    凤华离摘下了面纱,见到她的面容,多玉儿连忙惊慌地退后几步,善亲王连忙护着她,随后怒视着凤华离,指着他大喊道:“你这疯女人,诬陷我女儿还不够,如今还要亲自门来羞辱吗?”

    凤华离嗤笑一声,她望着多玉儿:“你的女儿?善亲王,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神医一族裘飞宇的妹妹,一直以来都生活在火城,怎么可能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你的女儿?”

    善亲王斥道:“她曾经迷了路,误入了火城也纯属正常。”

    “误入火城?”凤华离掩面一笑,这些天她也做了些调查,发现这个多玉儿的谎言存在着数不清的漏洞,只是善亲王爱女心切,统统忽略了而已,“善亲王部落在长安附近,善亲王当初将您女儿放置在了长安,可长安与火城相隔了多远您自己应该也清楚。”

    凤华离走到了善亲王跟前,声音低沉得仿佛嘲笑一般:“当时她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是要怎么乱走才能走到千里之外的火城的?恐怕她是生了翅膀,又或者是刚好碰了一家要去火城的好心人,而这一家人在送完她后全部都人间蒸发了?”

    凤华离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且听起来也有理有据,几乎句句都直击善亲王的心头。这些都是善亲王没有考虑过的,他不过是看了几件信物,完全信了多玉儿。

    多玉儿强忍着不让自己颤抖出来,方才凤华离所说的的确是一个好借口,可若现在自己再说的话,有着十分大的嫌疑了。于是多玉儿憋了好一会儿,便不断地流起了眼泪,多玉儿靠在了善亲王的肩膀:“爹爹,她真是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样说我……”

    善亲王果然有些动容,他摸了摸多玉儿的脑袋,轻声说:“没事的。”

    这倒是使得一手好苦肉计,凤华离低笑一声,接着问道:“善亲王,算当时年纪小,可完全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也不正常吧?我猜您这位所谓的女儿,常常记错一些事情,被揭穿后又会连忙说是年岁太久远记错了?”

    善亲王身子一僵,她这话说的却是不假,自己曾试着与多玉儿谈论小时候的事情,而多玉儿的反应则和凤华离刚刚所描述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