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棋下的不错
    阿五遇见喜福,约莫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但更确切的说,是阿五捡到的喜福。阿五和往常一般回自己住处时,竟见喜福浑身是伤的倒在自己‘门’口,阿五一惊,刚想把她给扔出去,可却见喜福面容姣好,一时又忍不下心来,只好自行收留了喜福。

    大夫把喜福的伤给治好了,可喜福却怎么都醒不过来,连大夫也说不原因。这给阿五给急坏了,为喜福治伤‘花’了不少钱,阿五可不想自己的钱这么打了水漂,于是阿五开始四处寻医,最后才找到了这么一号巫师头。

    凤华离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果真还是个头脑不怎么灵光的大男人,再怎么没办法,也不能这样将钱给败了不是。凤华离皱着眉看着那躺在‘床’的‘女’子,那个乖巧又不起眼的小‘女’子,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凤华离也为喜福把了脉,可她的脉象十分新,凤华离虽然能够感受到怪异之处,却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作为喜福的朋友,这个忙凤华离自然是会帮的。于是凤华离立即去把正在悠闲着看书的白千城给拽了过来:“她昏‘迷’已有一月,可我却不知她究竟是了什么毒。”

    “我知道,需要我时你找我,不需要我时……”

    凤华离拍了拍他的肩膀,催促道:“别废话了老头,快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人与我多少也是有着些‘交’情的。”

    白千城黑着脸,好歹这还有旁人看着呢,也不给自己一点面子,这叫他往后身为神医大人的威严何存。白千城不大高兴地看了她一眼,但却完全无法对她发脾气起来。他吸了口气,淡淡地说:“知道了。”

    白千城给喜福把了脉,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过一会儿,白千城便得出了结论,喜福之所以会昏‘迷’不醒。是因为她了一味毒蝎子的蛊。此蛊本可令人失去心智,并且唯命是从。可大抵是因为下蛊人功力不足的缘故,故而只是导致喜福至今昏‘迷’不醒。

    “此蛊可有解开的法子?”凤华离还是头一次听说关于下蛊的事情。

    白千城点了点头:“只要下蛊之人解开这蛊便行了。”

    “……”

    白千城无奈地看着她:“倒不是我不想救,只是强行取蛊十有**会丧命,最保险的法子是找到给她下蛊的人,让她解开这蛊了。而且这取蛊之术我也从未尝试或者见过,所以我不敢尝试。”

    要想找到那下蛊之人,恐怕是难加难吧,喜福可是凭空出现在阿五的‘门’前的,没有前因后果的,这完全猜不到究竟是谁给她下了蛊,又扔了出去啊。

    阿五在让沉默了许久,在听说这句话后立即想起了什么,他说:“或许,我知道给喜福下蛊的人是谁。”

    “是谁?”

    喜福在这宫本一直战战兢兢得活着,根本没有招惹是非的机会,,直到有一日忽然被叙妃给盯,也不知是怎么着,喜福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她责罚。这也是阿五听说的与喜福结仇最深的‘女’人,当然,阿五同时听说的还有樗嫔,惦妃,薛嫔等等,总之自从叙妃之后,其他妃子开始喜欢使唤喜福,并以此为乐趣。

    “总之,她们每一个都有嫌疑。”阿五说。

    可总不能每一个都去一一审问不成,不然非但审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反而会让人对她反感。于是凤华离装作拜访地样子把她们的住处给看了个遍,虽然也没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可凤华离也真的寻出了一个共通点来。

    这些人都与沁妃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若是一个两个或许只是凑巧,但却无一例外的,或是沁妃的亲近,或是沁妃的好友,又或是被沁妃施过恩的‘女’人。由此凤华离几乎可以断定,这件事和沁妃也脱不了干系,甚至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她做的。

    因为先前和沁妃有过节,所以凤华离对她印象极其不好,想到这个可能‘性’后便连忙去找了沁妃,沁妃此刻却正在下着棋,还与另一位妃子说着难懂的棋语,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凤华离的到来一般。

    又是这种让她能够感到脑仁疼的游戏,凤华离晃了晃脑袋,走到了沁妃跟前,轻轻咳了一声,沁妃这才注意到她。沁妃似乎很惊讶一般,抬着象棋的手暮然抬起来挡住了长大的嘴:“凤大人……啊不,淑妃娘娘今日怎么用空来本宫这寒舍?”

    若是从前那般毫无道理的辱骂凤华离还可以当做是犬吠,可这种‘阴’阳怪气的调调,凤华离只想伸手一巴掌把她手里的象棋打进她的嘴巴里,然后看着她掐着脖子窒息的样子。

    凤华离猛地抬起手——自然是没有这么做的,她现在好歹是个妃子,当然还是要懂这规矩的。凤华离止住手,从沁妃脸前拍着巴掌退回来:“娘娘这棋倒是下的不错,正好本宫有件事情苦思无果,不知娘娘可否替我解答?”

    沁妃挑了挑眉,这承前启后未免也太突兀了些,分明重点完全落在了后半句啊。沁妃看了一眼这棋盘打得一团糟的棋局,轻哼了一声道:“娘娘若是不懂棋,别勉强了。”

    她这话语气十分轻蔑,仿佛不懂棋术要低人一等般。不懂棋术怎么了,她好歹长得好看。凤华离看着沁妃,打心眼里不愿有输给她的地方,于是凤华离同样轻哼一声:“不是下棋而已,想当初皇还常常找我下棋呢。”

    沁妃嘲讽地笑了笑,忽然终止了目前的棋局,她将棋子收整了起来,另一个位置也空了出来。沁妃抬起手指了指那空位置,微微笑着道:“既然娘娘你这么厉害,可否与我试一道?”

    凤华离说:“今日我还有些事,等来日一定与娘娘一较高下。”

    “不是有事想要问我吗?”沁妃淡淡地说,果不其然,刚‘欲’转过身的凤华离又停了下来。沁妃看了她一眼,自己都对她那样的态度了,她竟然还能来问自己,沁妃倒想听听究竟是什么事。沁妃敲了敲桌子,说:“若是赢了,我便回答你的问题。”

    还有这等好事,凤华离一心想要‘弄’清楚喜福是不是被她下了蛊,于是连连答应了下来,尽管她不会下棋,但有白白的机会在面前可不能这么‘浪’费了。

    那象棋凤华离规矩太多,凤华离一时记不清楚,于是便和沁妃下起了围棋,凤华离一直凭着直觉想下哪下哪,当最后她自己都觉得毫无胜算时,沁妃却一愣,而后手的棋子跌落在了地。

    沁妃望着那棋盘,十分不敢相信得说:“你赢了。”

    “当真?”凤华离一喜,全将这一切归结到了自己的好运气,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似乎有些太过‘激’动,凤华离又收起了笑容,十分冷静地说,“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沁妃摆了摆手,似是有些无奈地说:“想问什么?”

    “喜福的蛊,是不是你下的?”凤华离问。

    沁妃点了点头,十分痛快地承认了。

    凤华离一怔,又问:“为何?”

    “看她不顺眼呗,”沁妃抬起手指,望着那华丽的指甲,轻笑道,“平日里在宫这么无聊,总要挑个婢‘女’来玩玩的,只是刚巧那天喜福被我撞见了而已。”

    还真是有些残忍呢,有那么多消遣的事情可以去做,这些后宫的‘女’子却偏偏要选择这一种。不过凤华离此刻也懒得追究这些责任了,如今知道下蛊之人是谁,事情应该好办多了:“可否把这蛊给解了?”

    沁妃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接着走回屋里翻箱倒柜了好一会儿才将一个盒子拿出来,她将那金丝镶边的盒子‘交’到凤华离手里,毫不在意地说:“把和盒子烧了,再将她体内的毒给‘逼’出去行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沁妃,只觉得十分怪,这些天来沁妃的变化也太可疑了,几乎是一天一个人样啊。凤华离捧着那盒子在手晃了晃,望向沁妃的眼神有些怀疑:“你为何答应得这么痛快。”

    沁妃无所谓地说:“不过是一个婢‘女’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你现在是淑妃了,这么点小面子我还能不卖你的吗?”沁妃抬手握住的凤华离的手,满眼都是讨好的神‘色’:“只要今日这份人情,妹妹你记在心里好。”

    凤华离深感‘肉’麻的缩回了手,想要自己关照她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将来她也是不能在宫留下的,顶多给她在宫外安排一个好住所,这便已经是极限了。

    待凤华离走后,沁妃坐在那椅子半晌,最后随意地移了一颗棋盘之的棋子,凤华离的棋便在转瞬之间成了劣势的那一方,甚至是毫无胜算的那一种。

    沁妃脸划过一道浅浅的笑容,她低声叹道:“你这棋下得还真是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