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福??
    凤华离回去后先去给徐瑞雪上了香,而后又决定吃素一个月,虽然月笛有些不解,可看到自家主子不再郁郁寡欢,终究还是高兴的。雅文言情直到一个月后,凤华离的心情才终于回涨了许多。

    只是回想起来,这一个月来凤华离似乎都很少见到皇上,似乎最近又有了些比较忙的事情了。凤华离出了房间,院子里头的阿五正在练着剑,阿五是那日在牢狱中遇见的狱卒,当时觉得颇为有趣,便将他收来做了自己的侍卫。

    在这之后才知道,这个阿五可以说是宫中的消息通了,他认识许多人,若想知道宫中之事,问他便可以了。凤华离朝他招了招手,对方便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路小跑了过来:“娘娘有何吩咐。”

    这也是凤华离欣赏他的地方之一,虽然有些狗腿的嫌疑,可一种感觉还是不错的。凤华离笑了笑,问:“皇上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阿五立刻说:“最近几乎所有部落都联合起来一起攻打绛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们这么多人忽然一起来,还是有一些压力的。故而最近皇上大抵都在忙着这些吧。”

    凤华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那个善亲王仍然没改变主意,要为他的那个山寨女儿讨回公道了。凤华离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说起来这件事还是因自己而起,如今事情闹这么大,她也十分不好受。

    阿五张开了五指:“主子,说好的赏钱——”

    阿五虽然有些忠厚老实,但对钱却格外看重,关于打听消息这件事上,他是一直都坚持收费的,这点倒多有诟病。凤华离瞪了他一眼,将一袋碎银子交到他手上,一收到银子,阿五便立刻笑开了花。

    凤华离叫住他,问:“你要那么多银子做甚。”

    “家中老母亲病了,需要些钱。”阿五抬手蹭了蹭鼻尖,开朗地说。

    凤华离去御书房找到了皇上,来之前差人备好了一碗滋补的汤,最后再由她端进去。炎虞看着她出了神,直到她将汤碗放在桌子上,这才恍然说:“方才真是让朕想起从前了。”

    “是啊,若这汤也是我做的话,”凤华离抬起汤勺将那汤汁搅匀,又十分温柔地说,“皇上趁热喝吧。”

    炎虞挑了挑眉,平日里她就有些懒,都是自己去她宫中找她,更别说是怀孕之后了,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肯定不会这么远过来的。炎虞问:“有什么事,直说吧。”

    凤华离坐了下来,十分忧愁地说:“听说那些部落……”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炎虞立即摇了摇头,他就是担心她是来问这件事的。炎虞抬手捏了捏凤华离的脸颊,只觉得似乎是因为怀孕手感更好了,他一本正经地说,“朕都会处理好的,放心吧。”

    凤华离望着他,尽管嘴角被强行扯出一道大大的笑容,可那眉头却紧紧皱着难以平复下去。

    这件事情炎虞早已想过,要对付那些部落不难,只是比较麻烦而已,拿下他们不过是迟早的事,炎虞更不可能因为这几个蝼蚁的威胁而娶另一个女人。炎虞抚平了她的眉头,他一直担心她把这件事都归结在自己身上,但就算凤华离没有出面,炎虞还是会亲自拒绝的:“再皱眉就该变老了。”

    凤华离叹了口气,又问起隐国的事情。如果隐国皇帝失踪,少将军也死了,但绛国却仍在向隐国失压,似乎是想要吞并了隐国的意思。

    而事实上,炎虞也正是这么想的,当初隐国对待绛国如此狠心,现在正是报过去的时候。哪怕那少将军是被撕月所控制,隐国的皇帝也是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如今大西王朝已灭,只要隐国灭亡,绛国便是可称霸天下了。

    凤华离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总觉得他每日要担心这么多事情,这般下去恐怕身子要吃不消了。而凤华离担心的并不是隐国灭不灭亡,又或者绛国能否称霸天下:“皇上,画月琼如今还在隐国呢,若是隐国灭亡了,画月琼该怎么办?”

    炎虞皱了皱眉:“我会派人把她接回来,她依然是我们绛国的长公主。”若是知晓那隐国会变卦成这般模样,炎虞是断然不会允许画月琼嫁过去的。炎虞回忆起了当初画月琼在自己身边时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动容,如今她一人在隐国,一定很孤单吧?

    “若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凤华离叹了口气,“你将长公主接回来了,那她的夫君怎么办?”

    “那便一起接过来吧。”炎虞握紧了拳头,这虽然超出了他的预想之外,但若是画月琼能够高兴,炎虞还是愿意做的。

    凤华离直视着炎虞的眼睛,提问颇有些逼问的姿态:“那她夫君的家人怎么办,若是他夫君有其他的小妾怎么办,又或者画月琼来到绛国后,反而被宫里的人所排斥,皇上又打算怎么办?”

    “绝不会有人敢排斥她。”炎虞十分坚定的说,别的不敢肯定,但只要他下命令,就不会有人敢对画月琼如何。

    凤华离依旧摇了摇头,排斥这件事情并不只是一个命令那么简单,他们可能表面迎合,背地里却厌恶。又或者只是见面点头,远见调头。如今绛国人几乎都对隐国人有着不大好的情绪,若是就这么把画月琼接回来,住不住得习惯不说,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法在这过下去。

    凤华离一口气解释完,随后便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凤华离知道炎虞也是关心画月琼的,所以如何做出一个合适的选择,他应该能够想明白。

    回到东芙宫时,彩渝彩欣正与阿五说着什么,三人都笑得极其开心,而后彩欣和彩渝还凑了钱给阿五,看样子是在向阿五打听些什么。凤华离便顺路过去看了看,并问一问她们在说什么。

    彩欣兴奋地说:“听说新来了一个御林军的统领,长得可好看了。”

    原来是些小女生的话题,凤华离笑了笑,回过头见到阿五把碎银子放进口袋,凤华离无意间瞥见里面已有厚厚的一茬。虽知道找他打听消息要收钱,可没想到他身为一个下人,居然也有这么多钱。

    随后阿五便说有事先行离开了,他神色紧张,但彩欣和彩渝沉浸在喜悦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感觉阿五身上可能会有什么事,凤华离也顾不上那么多一路跟着阿五走。

    阿五走进了一片宫女的住所,最后才进了一间十分陈旧的房间。

    凤华离附上去听,这才得知一些片段的对话内容。

    “……您一定要帮我治好她……”

    “你放心……只要……”

    初听像是和大夫说话,那么里面应该就是阿五的那个病重娘亲了,可这对话越听越不对劲。阿五不仅一口一个大师地叫,那个“大夫”还一口一个钱和巫术的,说什么钱到位了感动土地公就能治好阿五的娘亲。

    更过分的是这一场所谓的巫术居然要价一千两银子,听到这里凤华离哪里还忍得住,这分明就是诈骗啊,也不知那阿五攒了多久的钱,若是就这么被骗了可不行。

    凤华离立即推开门,阿五见到是她一惊,连忙跪了下来:“淑妃娘娘……”

    那巫师听到淑妃的名字也立刻跪了下来,在这宫中是禁止巫蛊邪术的,在这种情况下被撞见,他们两个怕自己也很正常。凤华离扫了一眼那巫师,冷声道:“滚出去,若是再让我见你一次,小心脑袋不保。”

    凤华离连忙将阿五给扶起来:“别害怕,我又不会害你。”

    “那……那你这是做什么?”阿五抬眸看着她。

    凤华离与他解释了好一会儿,他才明白这巫蛊之术是完全行不通的,要想看病还得要找真正的大夫才行。阿五一听,连忙拒绝:“这可不行,大夫太贵了。”

    能花一千两银子请巫师,居然还嫌弃大夫贵。凤华离十分无奈地摸了摸额头,这些人还真是被封建迷信迷昏了脑袋,若是这般瞎搞,耽搁了最佳治疗时间可就不好了。

    凤华离指了指自己:“本宫曾学过些医术,让我为你娘亲看看吧。”

    “你……能行吗?”阿五半信半疑地说。

    “放心吧。”凤华离十分自信地说,这倒不是她自卖自夸,当初在宫中太后的病无人能治,还是她给医好的,对自己的医术凤华离还是有着信心的?再说了,就算自己看不出来,大可以请白千城来助阵。

    凤华离笑着坐在了床边,刚想给这床上昏迷之人吓了一跳,这女子十分年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凤华离想象中老妇人的样子。凤华离缓缓地开口:“她……是你的娘亲?”

    阿五想也没想地摇了摇头:“我何时说她是我娘亲了?”

    这可是你说你有一个病重的老母亲啊,凤华离正无语之时,却忽然被这女子的脸颊给吸引住了。凤华离连忙取了手帕沾了水,将这女子脸上的泥土都给洗去,方才呈现出了里面人完整的模样。

    “喜福?”凤华离暮然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