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杀了你
    炎虞松了口气,连忙将她抱入了怀,而后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轻轻地哼起了童瑶来,他仿佛哄着小孩一般低声说:“你不过是有了身孕,有一个小家伙可正在你腹长大呢,胖了些是很正常的,等你生完孩子后自然会回去了。”

    “当真?”凤华离问。

    炎虞点了点头:“再说了,哪怕你真的变胖了,朕对你的心意也是丝毫不减的。”

    自从怀孕以来,凤华离的情绪‘波’动十分大,大概是那所谓的‘激’素作怪,哪怕遇了一些小事,凤华离也总是能急得哭出来。如忘了自己的衣裳放在哪了,或是橘子吃完了要等一天才能吃到新的。可还好炎虞一点也不嫌弃她,哪怕她哭得再凶,甚至好几次鼻涕都染到了自己衣裳,炎虞也从不生气,反而是体贴有加的安慰她。

    而每每哭过后的第二天,当月笛再度提起的时候,凤华离都会不可思议地说:“你真会拿我说笑,我怎么可能那么无礼?”

    然后到了第三天有周而复始。

    二人之间的关系在东芙宫有目共睹,起初说出去有许多人不相信,后来有胆子大的亲自跑过来看,这才不得不心服口服:“淑妃娘娘当真是十分好看,皇待她更是一心一意”,长久以来,那对凤华离不满的声音小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关于凤华离好的一些传闻。

    类似绝‘色’‘女’子一类的常被用在凤华离头,后宫嫔妃们认清楚局势后也纷纷前投靠,可炎虞早已经设下天罗地,任何人没有允许都休想进东芙宫半步。

    至于原本每天都要来看望的白千城也改为每个月来一次了,因为他每次来,总是能见到凤华离娇滴滴的哭来哭去,最后又被一只大灰狼给抱进怀的场景。因为苏念云而对皇这一身份有了十分刻板的现象,所以一直都不相信炎虞能够一生一世的对她好,因此还曾悄悄和她说过把她带回月湾城再也不回来的事。

    后来凤华离在‘迷’‘迷’糊糊间把这事告诉了炎虞,自此之后炎虞和白千城之间燃起了一次没有硝烟的战争。白千城前脚给她端了一碗芙蓉红枣汤,后脚炎虞把她嘴边的碗抢走,端了自己带来的燕窝粥。

    又或者是要扶凤华离出去散散步时,二人都会有些争议。

    “近日该我扶离儿出去走走了。”白千城拽着凤华离的胳膊,如是说。

    “朕是她的夫君,理因由朕带她出去走走。”炎虞亦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二人的视线仿佛在空要打起来一般,而处在暴风央的凤华离却一无所知,只是望着明媚的太阳打了个哈欠,实在是‘春’困的缘故,近来她越来越困了。

    白千城瞪着他说:“我可是她娘亲的师祖,照你的辈分该喊我一声祖师爷了,怎么还能与我顶罪。”

    炎虞淡淡地说:“朕是她的夫君。”

    白千城怒道:“我可是离儿的义父,你不向我提亲也罢了,如今连你爹的话都不听了?”

    事实,凤华离最近总记不起事,办起事来也总是颠三倒四,更是想不起来自己何时将白千城认作干爹了。炎虞瞟了他一眼,若不是她对凤华离来讲很重要,自己早把他赶走,哪轮得到他在这瞎认亲。炎虞一把打掉白千城的手,在凤华离耳边低声细语道:“宝贝乖,朕带你出去转转。”

    白千城无奈地抬起手,因为离儿身子差的缘故,寻常人对怀孕反应不大,她却忽然‘性’情大变,易哭易燥还十分不讲道理。白千城看了一眼忽然间欢喜地跟着炎虞出去的凤华离,暗自加了一条:哄小孩的招数总是对她有效。

    又是一日黄昏,凤华离朦胧的睁开眼,却见自己身处一处凉亭,周边尽是才拔尖的荷叶。凤华离回过头,月笛坐在她身边:“小姐,您醒了?”

    “我怎么在这?”凤华离彷徨地起身,她环顾了一眼这周遭的陌生环境,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到这里来的了。

    月笛对此并不意外,她笑着解释道:“主子和皇出来散步,主子说是有些累了,便在这坐了下来,谁知脑袋刚挨着柱子,竟直接睡了过去。后来皇有急事先离开了,奴婢一直在这首着您。”

    凤华离十分嫌弃地指了指自己:“我……我睡了多久?”

    月笛思虑了片刻说:“约莫一个时辰了。”

    一个时辰?凤华离坐了下来,坐在这凉亭都能睡着,实在太丢脸了些。凤华离看了一眼月笛冷静无的表情,相自己这些日子里做过这要荒唐的事要多了去了。凤华离撑着下巴,眨了眨泛着泪光的眼睛,眼前的世界霎时变成了斑斓的一片光点:“你说,最近这段时间,我是不是有些傻?”

    “什么?”月笛一怔,问。

    “你实话实说便是了。”凤华离推了推发酸的鼻尖,有气无力地说。

    月笛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主子最近做事确实都不在状态,可是皇不仅不在意,反而对您倍加宠爱呢。”

    谁知月笛话音刚落,凤华离丝毫不受控制地嚎啕大哭了起来,一面哭一面说着皇不要她了一类话语,月笛慌张地看了一眼四周,一时显得十分手续无措,若是晓得主子现在这么脆弱,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实话实说的:“主子不必太伤心了,都说一孕傻三年,你这算是正常的。”

    “什么,三年?”凤华离一惊,原本以为生下这腹的孩子一切也都结束了,可她居然还要整整再傻三年,早知道不怀这个孩子了。凤华离收起了泪珠,转而用十分深邃的眼眸环顾了一眼四周。凤华离觉得皇喜欢自己总有着自己聪慧的一层缘故,她可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傻姑娘。

    于是从第二日起,凤华离便推脱了月笛,恰巧炎虞这两天忙于朝政,凤华离独自一人出宫散步。开始几日月笛还放不下心来,但见凤华离的确平平安安的,这才放心了。可是在第三天,凤华离有一次独自出‘门’时,月笛在暗地里跟丢了她。

    让她完全一个人走,月笛自然是不放心的,可是这跟丢了才更为可怕。月笛连忙站出来唤着凤华离的名字,可却四处都见不着凤华离的影子。月笛着急地跑回东芙宫,差人一起来找凤华离。

    而凤华离此刻则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为了证明自己现在仍然十分聪慧,她这几日都在调查茹心都在做些什么。茹心近来鬼鬼祟祟的,常常背地里去见某个人。可那些妃子都不需要她去贿赂什么统领,自然也不该再有什么秘密人物才是。

    终于在凤华离的观察之下,她发现茹心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出东芙宫,而她也没有什么需要出去做的活,想必这是去见那个人了。凤华离一路跟着她走过蜿蜒曲折的小路,路边的景‘色’却越发的熟悉,但凤华离又说不出在哪里见过。

    直到茹心走进了那个装修华丽,但却没有人住的宫殿时,凤华离才回忆起来,这是徐新戉带自己来过的地方,自己还与他在这喝茶叙旧。茹心要见的那个人难道是徐新戉,他们俩个为什么会互相认识,若是感谢的话又为何要遮遮掩掩的。凤华离心底飘起无数疑云,她缓缓踏进了宫殿的宫‘门’。

    ******

    茹心坐在了徐新戉的身边,看向他的目光慢慢的都是挑逗,她抬手从徐欣悦的‘胸’口缓缓抚‘摸’下去,她娇滴滴地说:“公子可是答应我了,等我们出宫之后,你可一定要娶我。”

    徐新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情,但转瞬之间便烟消云散,他握住茹心的手轻轻地‘吻’了一‘吻’:“她计了吗?”说起这句话,徐新戉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冰寒之意。

    “那是自然,”茹心邪魅的笑了笑,“那个‘女’人有喜后脑子一直糊涂得很,这会还以为撞破了我做什么坏事,巴巴地跟了来,估计这会要到了。”

    徐新戉淡淡地笑了笑,他本想留凤华离多活一些时日,可在听说她怀孕之后这想法彻底改变了。凭她这样一个罪人,凭什么可以这么平安的怀孩子?之后徐新戉一直在视机而动,奈何凤华离身边总有人守着,如今终于逮到机会,徐新戉当然不会错过。

    在此时,凤华离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狐疑地看着徐新戉和茹心二人,更多的是茹心脸那不可一世的笑容,仿佛已经将自己踩在脚底了一般。凤华离皱起了眉,她看着徐新戉问:“付月王,这是怎么一回事?”

    徐新戉冷笑一声:“能有怎么一回事,当然是引‘诱’你来我这……”

    “然后再把你给杀了。”徐新戉站了起来,他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心想着把它‘插’进凤华离喉咙当的感觉,他‘唇’边的笑容愈发明显,看起来颇有些渗人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