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淑妃
    外面消息几乎都已传遍了,有信的也有不信的,而参加宴会的人因为还没离开过,所以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个眨眼之间,皇上竟携着一女子坐在了他的位置上。雅文吧不仅如此,皇上甚至与她手指相握,互相眉目传情,好一副暧昧的模样。

    凤华离缓缓地坐了下来,此番却完全没有半分怯场的感觉,反正都已经决定不再藏着了,那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凤华离微微地笑着,目光在那下面的人中搜寻了一会,便从一团女子围着坐的中央看见了沁妃。沁妃显然十分惊讶,她睁大着眼睛看着皇上,似乎期待皇上出面反驳一下目前这舆论的走向。

    只可惜事情却不像她所想的那般发展,趁着一位大臣开口询问凤华离身份的时候,炎虞抬起了手,他威严依旧不减,众人转瞬便安静了下来。炎虞转过脑袋,深深地看着凤华离,而后说:“她是凤华离,朕已经决定了,下月初八便封她为淑妃。”

    凤华离一怔,怎么这就定下婚事了,方才可没说好这件事啊。那大臣也愣住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说:“皇上,这样有些不合规矩吧?”按规矩来说,再怎么逾越也就只能封个嫔位而已。更何况面前这个之前没有抛头露面的女子,怎么能直接封妃呢。

    宫中皇上的女人虽多,但有着妃封号的也不过十个,嫔号也不过二十个,且这些人都是由着自己家族势力的女人。而这个忽然冒出的女人无权无势,怎么直接越过那些位置,如此开了先例,还不知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炎虞淡淡地扫了那大臣一眼,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到底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他心中可是想直接娶离儿为自己的皇后的,现在独独封个妃位他都觉得委屈了呢。炎虞说:“此事已经定下了,容不得二议了。”

    说这话时,炎虞刻意地看了一眼对这事颇有微词的老臣们,像是威胁一般敲了敲桌子,那些人才略有收敛。而此时对此事甚有颇词的人就坐在他的身边呢。

    凤华离撞了撞他的手肘,目光掠过下方那一片不再淡定低声议论起来的臣子:“皇上这是做什么,方才可没有说过这么一出……”

    “怎么了,方才你说要告知大家的事,不就是想得个名分吗?”炎虞挑了挑眉,满脸正经地反问道。只是他嘴角藏不住的笑容却已袒露出他早已有此心,方才也不过是连哄带骗地将凤华离糊弄了过去而已。

    得知真想后的凤华离有些恼羞成怒,她抬手打了打对方的手臂,微微回过头,闷声说:“再怎么说,这么件大事,怎么能不先与我说呢……”虽然凤华离对这儿的生活已经习惯了,可她骨子里仍是个新世纪的青年,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定下了亲事,也太不浪漫了。

    炎虞握着她的手掌,轻声说:“放心好了,朕都已经筹划好了。”

    紧接着,炎虞就给她描述起来册封时的场景,总之一切无所不用其极,场面十分恢弘。凤华离犹豫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既然最后都是要嫁给他的,早些或是晚些都已经不太重要了,只要他真心待自己就好。

    台下众人见二人竟这般亲密地说着耳边话,皇上更是时不时地笑起来,若是有眼镜的话,此时一点都已经碎了一地了。皇上对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更是冷淡的不愿多吐露一个字,而对待这名女子上,差别未免也太大了些。

    此后不久,在众人祝贺之后,沁妃也站了起来,凤华离一怔,以为她这是要说什么嘲讽的话语,可她却只是十分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之后便抬起酒杯,欢喜地说:“恭喜皇上。”

    炎虞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便直接与她敬了酒,没有多说什么。接着沁妃又看向凤华离再次为自己斟满了酒:“恭喜妹妹,如今终于得了名分。”

    妹妹?风华里一愣,这个转变来得也太快了些,莫非她这么快就能忘记前几天发生的事,还与自己如此要好。凤华离虽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僵硬地笑了笑:“多谢。”

    过了半晌,沁妃已经喝下杯里的酒,她见凤华离迟迟不动,便皱起了眉头:“妹妹为何不与我敬酒,难道是看不起本宫吗?”

    凤华离连连摇了摇头,她看向炎虞,这才想起还有这规矩,若是自己不向她回敬酒,就显得十分无礼了。只是……凤华离低头颇有顾虑的看了一眼腹部,若是肚子里没有那个小东西的话,她兴许还可以喝一喝,可现在已有身孕,又没将这消息公之于众,凤华离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绝才好。

    看出她的顾虑,炎虞连忙端起酒杯替她挡了过去:“离儿她染了风寒,不宜喝酒,这酒朕便替她同你喝了。”

    能得皇上敬酒,沁妃自然是高兴的,她有些欢愉地坐了下来。凤华离则时不时地看向她,想知道她今日变得这般柔和是为何故,是在皇上面前装装样子,还是想要与自己交好。

    过了不一会,沁妃忽然起身离开了座位,临走之时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她一眼,似乎还张了张唇,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一般。于是凤华离便借故离开了位置,想要听听沁妃能够说什么,以及看看她现在的神情。出来以后,沁妃就只远远看见一个背影,凤华离觉得奇怪,就这么一路跟了过去。

    直到走进一间空荡的房间里,那沁妃的身影便直接消失不见了,屋中烛火通明,却只剩下一盏随风飘荡的木窗在发出声响。难道是翻窗户出去了不成,凤华离趴在窗户跟前,竟当真见到一个迷迷糊糊的人影在眼前逐渐消失。

    凤华离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风吹过,一道轻薄的脚步声传进了耳朵。凤华离急忙转过身子,却猛然撞上了来者,凤华离吓了一跳,一个脚底失衡,险些从窗户上坠下去。好在对方及时拉住的她的腰,将她收入了怀中,这才得以免于一难。凤华离缓缓的睁开紧闭的眼睛,见到熟悉的脸颊后方才松了口气:“皇上……你怎么来了?”

    炎虞叹了口气,十分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带着些责怪道:“你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了,你现在身子里可还有一个人呢,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本是一句关心,凤华离却忽然鼻尖一酸,她扑进了炎虞的怀中,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带着些哭腔地说:“皇上现在只关心这个孩子,心里都要没有我吧?我可不想靠这一个孩子来绑着皇上,若是皇上有了这心……”

    话音未落,凤华离的唇就遭一道狂风暴雨般的吻给堵上了,炎虞抱着她,舌尖不断的探索在她的唇齿之间,似乎是有些生气了,炎虞的力气都加大了几分,最后在凤华离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十分深的吻痕才肯罢休。炎虞喘着粗气,声音听起来十分性感:“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朕说过了,朕只爱你一个人,这个孩子因为是你的,我才喜欢他。”

    炎虞望着凤华离的腹部,心中也绝望着这个小家伙来得不及时,自己都一个月没见凤华离了,好不容易见上了,却又无法再解这心头之火。炎虞注视着那双有些泛红的眼睛,想到自己还要忍耐这十多个月心底就有些苦楚。

    很快两个月便过去了,凤华离这腹中胎儿便过了头三个月的风险时期,总算安定的下来。而这两个月来炎虞对她也是呵护有加,几乎除了上朝的时刻,整日都黏在她身边,仿佛沾上甩不掉的牛轧糖一般。同时,凤华离也已经是有正经名分的“淑妃”了,虽然为此宫中反对的声音不少。

    诸如凤华离的身世,凤求复是叛臣,亦或是直接辱骂凤华离是天降灾星,指责她是红颜祸水之类的。但有皇上为她撑腰,所以无论外面起了什么风言风语,凤华离也就并不在意的让他们说去了,反正他们动动嘴皮子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至于有喜了这个消息,凤华离也打算顺其自然了,若是有人发现便直说,若是无人发现也不主动提起了。春季以至,凤华离脱下那些个厚重暖和的衣裳,换上件修身轻薄的衣裳,这才发觉这去年的衣裳怎么扣也扣不进紧了。凤华离焦急地试了好几次,最后居然急出了泪来。

    炎虞闻声而来,他也顾不上剥手里的橘子了,将手一擦便走到凤华离跟前,他双手抬起凤华离的脸颊,将那滚落的泪珠擦了擦,又在她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十分心疼地说:“你这又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凤华离嘴巴鼓成了包子,连连摇着头,望向自己身子的眼睛起了浓浓的水雾,她抬手摸了摸温暖的腹部,十分委屈地说:“皇上,我是不是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