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关系
    凤华离戳了戳他的脑袋,他便立刻抬起脑袋,宛若从睡梦中惊醒一般,颇有些惊慌失措地说:“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可需要朕给你那些什么?”

    凤华离摇了摇头,却一直盯着炎虞出神。雅文吧他与自己在一起时,就全然不像是那个冷漠的皇上了,虽说这感觉有些奇怪,可凤华离不得不说,她越来越喜欢现在他的模样了,甚至仿佛上了因一般,没了他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

    被凤华离盯着看了许久,炎虞皱起了眉,抬起手在凤华离眼前晃了晃:“出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有件事想要求皇上帮忙。”凤华离说。

    炎虞困惑地问:“什么?”

    凤华离嘴角抬起一丝笑容,今日一整日被困在这房间里也有些闷了,今日可是除夕,外面那么热闹,怎么能不出去走走。显然炎虞是想拒绝的,可耐不住凤华离的苦苦央求,还是允了下来。凤华离早先就备好了许多件衣裳,就等着春节时穿着了。

    凤华离每穿上一件就来询问炎虞的一件,他却不像其他男人只会说好看,不过也给不出一点正常的意见。当凤华离穿了一身毛边的梅色衣裳出来时,炎虞极力地摇了摇头:“这衣裳也太艳了,这会外面有许多男人,到时候都被你给迷住了可怎么办?”

    凤华离瞪了他一眼,暗骂了一句油嘴滑舌就又去换了一身鹅黄色的衣裳。

    “不行不行,”炎虞摆了摆手,仿佛十分嫌弃一般,“你这般模样太可爱了,朕可舍不得让你就这么出去,万一遇上坏人可怎么办。”

    “哪有那么多坏人,再说了,你不是会护着我吗。”凤华离低估了一声,又回去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衣裳,这衣裳色彩接近素色了。款式也比较简单,可以说是一点也不起眼了。看到了这里,炎虞才点了点头,就该穿这身和他一起出去,这样才不会被别人打什么歪主意嘛。

    凤华离十分标准而自然地笑了笑,随后去换回了方才那身梅红色的衣裳,再戴了两串流苏耳环,而后有插上了一支翡翠玉簪。凤华离轻妆淡抹,一点朱红,朝炎虞微微一笑:“皇上,我们这就走吧。雅文言情”

    虽然炎虞不停着说着这样不好,可凤华离却已经打定了主意,因为她今晚还有别的安排。于是凤华离着这么尾随着炎虞出了东芙宫的宫门。正是除夕的夜里,外面人很多,隐隐约约能够听到炮仗的声音。一路上宫人们不断地跪下来行礼,眼睛却始终盯着这二人不放。

    起初只是盯着皇上,可随即就被皇上身边的女子给吸引了视线。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在皇上身边,这女人看起来好生面熟,难道是皇上的某位妃子?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绝于耳,而到了后面,话题便转到了凤华离的样貌上来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好看呢,以前怎么没发现皇上有这么一位妃子,难道是一直藏着掖着不成?”

    “我看不像,这女子虽然长相出众,可看她身上穿的衣裳,却并不是宫妃的样式,这恐怕是皇上身边新来的婢女吧……”

    他话语未落,炎虞就因十分不满这些人对凤华离的谈头论足而一记冷光扫了过去,感受到那带着怒意的视线,众人连忙闭上了嘴,不敢再说半句话。凤华离一怔,方才皇上那一瞬间的样子,还是与以前一模一样,这么说来,他只有在面对自己时才会有所不同?

    凤华离心底一暖,炎虞却已收起了冷淡的神情,他微微浅笑着,忽然抬起她的手掌握在手心当中:“害怕了?”

    “才没有。”凤华离撇过脑袋去,但不得不说,炎虞作为一个冷面无情的皇上时,还当真是有些吓人的。真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作为下人,是怎么做到对此没多大反应的。在场的下人们大都吓得不行,仿佛炎虞要在现场大开杀戒了一般。

    “明明就有。”炎虞笑了笑,她这般急着否认的样子也还是很可爱,他缓缓地在凤华离脸颊上留下一个吻,而后柔声说道,“你放心好了,朕以后都不会那样对你的。”

    意识到这儿可是在外面的凤华离一把将他推开,随后红着脸低声怒斥道:“你……”

    炎虞挑了挑眉,问:“怎么,你此番出来,不就是想借此机会公布你与朕的关系吗?”

    “皇上说什么呢……”凤华离十分无力的反击道。

    炎虞回过身子看了一眼他们走来的路,虽然她一直说想来看看御花园,可正经景色她却没拿正眼瞧过。明显一心就想往这边走,途中甚至几次绕路来隐藏自己的目的。炎虞啧了一声,真不愧是他的女人,虽然早已看破,但炎虞就单纯地想看看凤华离急着离开却又强装感兴趣的样子。

    而事实证明,无论是什么时候她的样子,永远都能让炎虞魂牵梦绕。炎虞指了指前方的路,说:“前面便是顺乐宫了,除夕宴会便在那,你就是为了那个而出来的吧?”

    真是,都被发现了啊。凤华离顿时感到被他看了个透一般,虽然他也早就这么做了,可凤华离还是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她缩了缩脑袋,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个除夕宴会她打听过了,能参加的都是皇亲重臣,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嫔妃,总之,若是公布她与皇上的关系的话,这次的宴会最为合适了,这也是为什么凤华离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缘故。

    凤华离本也想着这段感情藏多久便算多久,而让她想要让众人知道的缘由,还得要归功于沁妃的头上。自那日抢人事件以来,沁妃几乎日日都跑来闹,甚至是早中晚都各来一次,每每都像个泼妇一样大骂好几回。凤华离可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便忍不住与她“理论”了起来。

    沁妃用来讽刺她起来的话语源源不绝,凤华离都不由得猜想她是不是回宫娶写了份草稿,“你这个勾引皇上的狐狸精。”“听说你的父亲意图造反?乱臣之女就该处死才是。”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

    直到有一日沁妃冷笑着说:“你真以为皇上心里有你吗,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就凭你这个下贱的出身,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

    凤华离一急便脱口而出:“皇上与我真心相爱,不像你,皇上恐怕和你见面的机会都不过三次吧?”

    沁妃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一般,登时就快笑得人仰马翻,她指着凤华离说:“你这疯子,现在是说什么鬼话呢。”

    那时凤华离情绪有些激动,竟不知不觉的答应了要在除夕宴会上让沁妃见识见识自己与皇上的感情是否属实。虽然事后反应过来,觉得答应下这么一件事实在太过愚蠢,甚至想着就这么算了,她在找上门来自己不见就是了。

    可后来自己被诊断出来有了喜,凤华离便决定下来了,她也不想再藏着掖着了,哪怕树大招风什么的,凤华离也不在意了,反正自己最大的靠山就是皇上,也没几个人需要自己担心的。

    *****

    随着皇上与他身边女子的远去,这周遭已是如同炸了锅一般。皇上方才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与那个女子卿卿我我,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的主仆之情了啊。

    “那……那位是皇上的新欢?”

    “我认得她,她就是御膳女官凤大人啊。”

    采着花的奴婢十分用力地折断了花枝,闷闷不平地说:“我还从没见过皇上对那个女子这么温柔,甚至还带着她来御花园散步,这待遇……就连贵妃也没法享受吧?这个女人一定十分有手段吧,否则怎么能把那个一直以来没有心的皇上给迷成这个样子?”

    苏三恰巧走在附近,听见这般讨论,顿时眉头一皱,混入了这帮下人当中。皇上与凤大人之间的纠葛,苏三几乎是亲眼见证的,故而自然是要跑出来为自家主子争辩一番了。苏三瞄准了劲,一把将那个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的奴婢推到地上,而后在一旁故意压低声线,若无其事地说:“哎呀,你们说的那个凤大人我知道,在前两年宫中就传出她于皇上之间不清不楚地流言了,而后又逢战乱,凤大人可都在皇上身边呢。依我看,凤大人这不是什么手段,是与皇上真心相爱呢。”

    一边的男奴才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这宫里谁不知道皇上那性情,这世上哪有女子能入得了皇上的眼,我看皇上这是被下了蛊了,一定是!唉,真担心皇上出什么事……”

    “说什么呢你这臭小子。”苏三气得抬起手用力地打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得多亏了凤大人把皇上的性情改造得这么好,否则他直到现在服侍皇上都还得小心翼翼担心随时掉脑袋了呢。正生气时,苏三却隐隐看到角落里的一道黑影。

    苏三擦了擦眼,定睛望去,只见一奴婢接着花枝一路潜行,俨然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