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有喜了
    凤华离又训斥了她们俩人一番,而后又扣了彩欣三个月的俸禄,不过虽是扣了钱,凤华离却又给了她们姐妹俩一大笔钱去医治她们的娘亲。她们直说着使不得,本该责罚才是,怎么还能收钱呢。

    “收下便是了。”凤华离揉了揉有些发晕的脑袋,她望了一眼那桌上的鱼头,却隐隐约约感到那鱼微微张合了一瞬眼睛。凤华离立即用力地眨了眨眼,那鱼头才恢复原样。

    想到自己今日一整天没吃东西,一定是饿晕了吧。可是饶是现在,凤华离也对这美食提不起食欲。彩渝又仍不肯收,凤华离便有些生气了:“你这般与我对着干,是诚心要气死我不成?”

    “奴婢不敢!”

    “大人,你怎么这样说呢……”

    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想不通怎么会有人不捡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或许是被气得,凤华离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竟见那盘子里的鱼头一个鲤鱼打滚就立了起来,它睁着一双怒目看着自己,而后猛地抖了抖身子,一道红椒就甩了过来。

    这是……大白天见了鬼?

    “吃我啊,快来吃我——”

    那鱼头操着粗糙的声音,又扭曲着它那别扭的身子,那样子看起来恶心至极。凤华离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后胃里一阵反胃,仿佛有什么东西挤着脑袋要出来一般。凤华离撑着椅子半蹲了下来,她对着地上呕了起来,可胃里也没东西,所以只称得上是干呕。

    彩渝立刻给凤华离拍了拍后背,关切地问:“大人,您怎么了?”

    凤华离缓缓地站了起来,刚想说自己没事,可下一瞬便无力地往后倒了下去。好在炎虞就在她身边,一个伸手便将她搂入了怀中。凤华离仍觉得有些反胃,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凤华离指着那仍向自己挑衅着的鱼头说:“把这东西扔了……快……”

    虽不知是为什么,但彩渝还是立刻照做了,她出去的同时还顺带去叫了太医。凤华离则被炎虞扶着躺到了床上,炎虞握着她发着冷汗的手,眼里满是心疼:“都回宫了,怎么还不照顾好身子?”

    “放心好了,没什么大事,兴许是今天一天没吃东西,故而有些晕了。雅文吧”凤华离无力地笑了笑,还是自己这身子作祟,若是以往哪怕是两天没吃东西都无碍的,更何况今天自己可是喝了好几杯茶呢。

    这事说来也奇怪,本来照白千城所说的,自己失去凤血之后身子脆弱无比,可若是好好保养的话也会越来越好,最终变得与寻常人无二的。只是近一个月来,凤华离一点也感受不到好转,反而感觉身子是一天比一天差,光是站着就十分累了。

    “一天没吃东西,这怎么行?”炎虞一惊,随后脸色便不大好看,张嘴便要惩治一边的月笛,好在凤华离尚神智清醒,连忙抬手阻止了他。凤华离哑着嗓子说:“不怪她,只是我这几日没胃口不想吃而已。”

    炎虞更加担心了,不过一个月没见就把自己身子折腾成了这样,以后又怎么敢留她一个人待着,他叹了口气,说:“你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差人给你送来些。”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是真的吃不下东西了。凤华离揉了揉腹部,真是可惜,自己一天都没吃东西,体重也丝毫没有减轻。面对着炎虞的连环逼问,凤华离才终于答应下来,想了好一会儿,凤华离才说:“橘子。”

    熟食什么的,凤华离倒想不出来什么想吃的,唯独水果当中最近比较想吃的便是橘子了。

    “橘子?”炎虞皱了皱眉,让她说想吃什么,说个水果来算什么。炎虞刚想反驳,却见凤华离露出了颇为委屈的神色,一时之间任何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无论是什么,有想吃的东西总是好的。炎虞点了点头:“都听你的。”

    凤华离抬起脸颊蹭了蹭他那十分宽大的手掌,宛若一个得了糖的女孩般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彩渝也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她身后跟着白千城,一听闻凤华离病了,便放下了手中事连忙冲了过来。他连忙坐在凤华离床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刚好完全挡住了炎虞的视线,白千城焦急地说:“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凤华离见到他后一怔,这一个月都见不到他的身影,自己都要忘了白千城和自己一起回皇宫里来了。凤华离淡淡地笑了笑,自己不过有些发昏而已,何必如此小题大做:“我怎么会有事,倒是你,这一个月都见不到你影子,这是去哪了?”

    白千城瞪了她一眼,这个丫头还真是不知轻重,她现在这个身子,哪怕是寻常人的一点小病,都有可能会有危险的。白千城一面嘀咕着一面抬手为她把脉,一面把着一面说:“你没照我指定的药膳吃吧,身子竟这么虚……”

    凤华离吐了吐舌头,那药膳单调得很,她不过吃了三天就吃腻了,后来就开始随便吃些自己喜欢吃的了。

    忽然,白千城感受到了那虚弱的脉象之下跳跃的十分不寻常的脉。白千城轻咳了一声,而后回头扫了一眼担忧地看着凤华离的炎虞,白千城的眉头忽然将眉心拱出了一个川字来。

    炎虞只看见他忽然变得凝重的神情,便连忙双手撑在了床边:“离儿怎么了,是有什么重病吗?”

    白千城无奈地摇了摇头,那神情仿佛是在宣布死刑一般。可实际上凤华离的身子确实没什么大碍,只是……白千城最后狠狠地瞪了炎虞一眼,将他看作了拱了自家白菜的猪:“离儿她……有喜了。”

    “有意了?”炎虞脸上的紧张霎时烟消云散,转而代之的是完完全全的欣喜,炎虞克制不住激动地一把抱住凤华离,而后在她的脸上用力地留下了一个吻。

    受不了如此场面的白千城选择愤愤地背过身去。

    炎虞笑着,他隔着被子摸着凤华离腹部的位置,脸上竟露出了些慈爱的神情:“这可是朕的第一个孩子呢。”

    “恭喜皇上,恭喜大人。”

    那三位奴婢一同祝贺道。

    这一系列的声音宛若催眠曲一般灌进了凤华离的耳朵里,若说之前还有一分清醒,那么此刻凤华离便完全糊涂了。她望着面前一个个欣喜得如花儿一般的人,只觉得十分不真实。

    自己这就有喜了,怀上孩子竟如此简单?白千城说自己这孩子已有近一月了,这么说来便是那时怀上的了。凤华离摸了摸平平的腹部,脑海中有回忆起了那日夜里,或许是因为想到将有一月难以见面,故而那夜的感情十分浓重。

    想到此,凤华离仍有些脸红。可转瞬她便把自己这念头给抛之脑后去了,那不过是*愉而已嘛,怎么就这么凑巧的怀上孩子了?虽然周边尽是贺喜之声,风华里却有些高兴不太起来,她叹了口气,这些可好,自己还没嫁给皇上就先怀孕了,这完全就在她的计划之外嘛。

    炎虞见她神色不大对劲,也停止了欢喜的情绪,低声问道:“怎么了,你好像不大高兴?”

    凤华离连连摇了摇头,她自是不可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的,否则皇上怕是要难过了:“没有,只是有些乏了,你们几个在一旁吵得我脑壳疼,我就想好好休息一会。”原本早出早出自己所想的时日就与人定下了终身,凤华离也不大在意,可她原本想着怎么也得到三十才考虑孩子的事,如今倒是由不得自己选择了。

    月笛她们连忙闭上了嘴,只是却仍然沉浸在这喜悦的消息当中。炎虞也闭上了嘴,将屋中的人都赶了出去,而后独自一人手在她身边。凤华离看了他半晌,最后说:“我……我有了身孕这件事,可否暂时不对外宣扬?”

    炎虞点了点头,虽然表面风平浪静,从心中却早已欣喜不已,本觉得能够娶到凤华离就是人间一大幸事了,没想到这另一件喜事这么快就来了,一时间就连这长达一个月的朝政之事带来的烦恼也都给忘却了。无论现在凤华离提出什么条件,他都会想办法去做到的:“前三个月得好好保胎才行,等三个月后要不要公之于众再说吧吧。”

    凤华离点了点头,好在皇上待自己是真心实意,也就不用过多担心这个孩子了。只是凤华离却不知道,炎虞所说的好好保胎所谓何意。

    第二日凤华离就被禁止下床,吃的东西也都是白千城亲自筹划,说是对她身子好。炎虞更是一直坐在她床边,不知一直盯着她看,就是摸摸她的肚子,或是把脑袋凑上去听听有什么动静。就这么从白天到日落凤华离才明白什么叫做距离产生美。

    凤华离无奈地看了一眼紧巴巴盯着自己,宛若一只看守猎物的忠犬一般的炎虞,那股神秘的高冷感顿然全无,连带着他的样子都有些走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