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五十章 病重
    说实话,凤华离本以为彩欣会想要些什么吃的或是新衣裳,她抬手第一个选择是自己的发簪,这让凤华离感到有些意外。彩欣如今方才十四,应该还没到喜欢打扮自己的年纪。

    而第二天凤华离也注意到彩欣并没有戴那个发簪,彩渝的那个和田‘玉’手镯也不见踪影,凤华离不由得多注意了彩欣一些。而在第三天时凤华离发现彩欣竟与一位公公有着密切的往来,凤华离本只想在院里走走,却不想见到如此一幕。

    凤华离躲在一旁,直到彩欣回去后才前询问那公公究竟是怎么回事。经过一番‘逼’问才知道,彩欣竟然一直找他变卖各种各样的东西,诸如首饰茶杯等等。

    凤华离震惊不已,那个一直以来的贼人竟然是彩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凤华离痛恨亲密的人背叛,若那贼人是茹心也罢了,可彩欣跟了自己这么久,是最不该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凤华离连忙折回,把大家都叫了出来。彩欣还一头雾水,不明白有什么事情非要在这院子里说。凤华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尽量地压下心的怒意:“彩欣,跪下。”

    “什么?”彩欣一怔。

    “跪下!”

    凤华离声音提高了八度,在场三人吓了一跳,彩欣更是立即跪了下来。凤华离看着她,问:“你扪心自问,我待你到底如何?”

    “大人待我们极好……”彩欣不知所措地说。

    凤华离冷笑一声,亏她还算明白,自己待她不薄,她竟然是这样回报自己吗。今日是偷了东西,来日若是帮着外人算计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凤华离抬起手,手是她刚从那位公公手里拿来的簪子。

    “这些日子以来,东芙宫每日都在少些东西,大到首饰小到茶杯……”凤华离缓缓地说,彩渝与月笛也大抵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睁大了眼睛看向彩欣,“我甚至从未怀疑过你,可你却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彩渝不可思议地看向彩欣,她猛地走前,抬手便扇了彩欣一巴掌。那鲜红的印子在白雪茫茫当显得格外刺眼,彩渝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彩欣,方才打她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你糊涂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憋了半天,彩欣才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凤华离无奈地看向她,这些个小物件对自己来说算不什么,可凤华离一向最看重的是信任和忠心,二者是相互依存的。若是她对自己不忠心,自己也信不了她。而一直以来,凤华离都是相信她的,更是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对不起……我辜负了大人的信任……”彩欣抬手抹着眼泪,这情形叫人看起来十分揪心。

    凤华离也不想这么做,可做错了事得要受罚,否则该要无法无天了。凤华离回过身子,不想再见到彩欣的模样,以免自己再一时心软让她进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起来。”

    凤华离进了屋子,镜子里的自己格外憔悴,头发有些‘乱’,黑眼圈也重了些,这都归结于自己这两天没睡好觉。而明天是除夕了,到时候便可见到皇,今日得好好补个觉才行。

    于是凤华离躺在了‘床’,可这么一直躺到了夜里,她也只是这么躺着而已,根本没有睡着。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以及外面隐隐约约传来的‘抽’泣声,更别提后来彩渝也陪着彩欣一起跪在外面了。

    一想到两个‘花’季少‘女’此刻正跪在雪地当饱受些寒风的肆虐,凤华离感到十分不舒服,好像自己也变成了沁妃那样恶毒的‘女’人了一般。这样一直到了深夜,凤华离似乎是睡过去了。

    当她醒过来时,眼前却是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炎虞不知何时躺在了自己身边,而且还撑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的面容。这实在是太羞耻了啊,凤华离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她‘揉’了‘揉’脸,‘揉’下了满手油光。

    该死,这两天晚睡不着白天也躺在‘床’,根本没洗脸,自己这副样子简直要成为黄脸婆了。凤华离一把将炎虞推开,随后猛地扑到灯架边,“呼”的一声将油灯给吹灭了。

    四下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腰间攀了一双不安分的手,炎虞的脑袋从背后探了出来,他挑逗地说:“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什么跟什么啊,凤华离猛地将脸红的情愫甩开,整个人重归冷静,她嘀咕地说:“你来之前不会提前说一声吗?”

    炎虞闷闷地说:“你不想朕来?”

    “怎么会,”凤华离笑着将他推开,而后大声地呼唤着月笛的名字,随后对炎虞说:“臣现在有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皇你在这等着,臣马来。”

    说着,凤华离退出了‘门’外,一把关‘门’,随着月笛去了浴房。好在这儿的温水池早已备好,里面还按照凤华离的吩咐放了各种缓解疲惫的‘药’以及带着香味的各种‘花’瓣。

    在泡澡的间隙,凤华离还用月笛不知从哪偷师学艺做的蜂蜜黄瓜膏来敷脸,待最后洗净身子出浴,换了一身红衣,而戴了一支梅‘花’簪。凤华离照了一番镜子,不由得对自己这番妖娆的模样感到惊叹,难怪当初在长安城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这脸蛋即使‘交’由自己这么折腾也还是这么好看。

    炎虞正等得百无聊赖,面前却不知何时窜出来了一名红衣‘女’子,当然,即便在黑夜之炎虞也一眼把她给认出来了。虽是红衣,但颜‘色’却不是扎眼的红,而是有些淡雅的浅红,无论如何,只要她穿都是好看的。

    炎虞抱住了她:“离儿,朕好想你啊,每日里面对那些头疼的东西,一直都没时间来见你……”

    凤华离撅了撅嘴,有些不大高兴地说:“不是说除夕才能再见到吗。”

    二人相视无言,而后缓缓地‘吻’在了一起。只是这个‘吻’很快结束了,在炎虞想要进一步时,凤华离把他给推了开来。凤华离爬了‘床’,说:“我有些乏了,皇若困了的话便随意吧。”

    她语气透着些冷意,但却显然是在耍着小脾气。炎虞淡然地笑了笑,反正他来也不是为了这么件事,只是事情总算忙完了,他便迫不及待地来见她了。

    听月笛说凤华离这几日都没怎么吃东西,炎虞便给她带了些吃的,他将碗碟从食盒当取出来。这些东西一看便是御膳房的手艺,四喜丸子,蒸龙虾,金米排骨汤,剁椒鱼头等等,样样都是五香味俱全。

    这足以让普通人食‘欲’大起了,可偏偏这对凤华离没用。凤华离这些日子以来完全没有胃口,算吃也只吃一些素的,如今忽然看到这些‘肉’,凤华离竟忽然有些不太舒服。

    见凤华离皱着眉头,炎虞连忙问:“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凤华离撇了撇嘴,若说什么心事的话,她现在还当真有那么一件。那是外面那两个少‘女’了,心想着已经过了这么久,再跪下去该要生病了,还是于心不忍地把她们两个叫了进来。

    彩渝一进来便不断地道歉,求凤华离原谅彩欣。而彩欣则沉默不语,不停地冲着手心哈气,眼睛十分红,看去似乎不断地落着眼泪。这个模样看去太可怜了,凤华离给她们披了两件厚衣裳,而后坐下来问:“为什么要偷这些东西,你很缺钱?”

    彩欣咬着下‘唇’,依旧是一言不发。

    凤华离看向彩渝:“你说。”

    犹豫了好一会儿,彩渝才终于说了起来:“我们的娘亲她得了重病,若是没有钱的话,活不过除夕了……彩欣她掏了钱,可我却全然以为那是她这些年攒下的钱,不知是偷来的。”

    凤华离心底一软,更加找不着怪她们的理由了。凤华离蹲了下来,抬手将二人拥入怀,鼻尖也跟着有些酸涩。凤华离眨了眨泛泪的眼睛,她抬起手将彩渝脸的雪‘花’给擦拭掉,随后嫣然笑道:“真是个傻子。”

    “若真那么缺钱直接告诉我便是了,何必这么做?”凤华离叹息着说,她们是自己的奴婢,只要她们忠心耿耿,自己当然不会亏待她们。更何况生病掏钱这么件小事,根本没必要闹到如此地步的。

    彩渝‘抽’泣着说:“这怎么行,大人您已经待我们足够好了,我们怎么还能……”

    凤华离‘抽’了‘抽’嘴角,而后抬起手打了一下她的额头。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有白‘花’‘花’的钱都抢着拒绝,真是不懂事。凤华离有些生气地说:“若是你们娘亲再病重,你打算怎么办,不管她了,还是继续偷东西去变卖?”

    彩渝的脑袋摇得宛若拨‘浪’鼓一般:“我们绝不会再……”

    “别说了,若是往后有什么困难,直接和我说,”凤华离打断了她们的话,态度十分强硬地说,“若是胆敢瞒着我,今后不用在待在东芙宫里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