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茹心的秘密
    茹心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吞了下去,几乎是同时,她便再发不出一点声音。凤华离看了她一眼,说:“什么时候把那个秘密告诉我了,什么时候我就彻底帮你解了这毒。”

    凤华离不由得庆幸自己在散尽所有内功之前,把不少珍贵的药材丹药都取出来珍藏着,如今果然用得上了。方才那秦雨丹也确实有致人变哑的功效,至于每月十五就要找自己拿解药什么的,则完全是凤华离胡扯出来的。且不说这世上有没有这毒,至少凤华离在这世上还没听说过,只是前世那么多小说电影的招数,试试也不赖。

    春节愈发得近了,宫里的人生活节奏一下子比往日里快了好几倍,宫墙宫殿的修缮也十分快,几乎每天出去都能大变一个样。宫中喜庆的红色也愈发得多,有时还能听见戏班子的排戏声。

    这本是个对于全宫上下来说都是个喜庆的节日,每人都能得到比往日里多的俸禄,也总算可以换件新衣裳或是买些新奇玩意了。可这几日月笛的脸色却不大好看,起初凤华离以为她是没钱花了,后来再三追问起来,月笛才说起这事情来。

    最近东芙宫中总是少东西。

    起初是少个茶杯盖子,又或是少了块丝巾。可近几日月笛古风发现连连有好几件首饰都不翼而飞,那些首饰都价值不菲,凤华离兴许没注意,可月笛掌管东芙宫中的大事小事,对这些东西都记得一清二楚。

    凤华离皱起了眉:“你的意思是,东芙宫里进了贼?”

    月笛用力点了点头:“是啊,而且这贼偷得都是些不起眼的东西,每天只偷一样,一定是咱们宫里的丫头。彩欣彩渝那两丫头一直在我身边,她们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说到这里,她已经十分明显的指出这个贼人是茹心了。

    她是新来的,大家都不知她人品如何,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怀疑到了她的头上。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这可不是件小事,你可有证据?”

    月笛面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她几乎在心中认定这个贼人就是茹心:“那个茹心虽然不说话,但整日里行踪不定,鬼鬼祟祟的,有一日我跟着她出去,竟远远地看着她与一个男人坐在一起,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

    凤华离沉默了半晌,而后让月笛把茹心给叫来。若这件事是真的,凤华离便会立即将她扫地出门,东芙宫里不需要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茹心迎着月笛冷冷的目光走了进来,待见到凤华离后,凤华离只淡淡地说:“跪下。”

    “这些日子夜里,你都去见谁了?”凤华离问。

    茹心摇了摇头。

    “你最近在东芙宫中,都做了些什么?”

    茹心依旧摇了摇头,凤华离寻思这么问问不出什么,便暂且取了解药给她喂下,而后再问:“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去见他?”

    茹心不断地摇着头,她眼中闪着闪躲的光芒,她的手指在微微地发颤:“奴婢……奴婢夜里不过是出去散步而已,并未去见过什么男人,除了在路上见过几名公公外,就再没其他人了。”

    不一会儿,她眼里便有了泪水,仿佛十分委屈一般。月笛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怒道:“大人问你话你都不老实交代,这些日*里那么多……”

    凤华离抬起手阻止了月笛把话说下去,现在这场面她心里有数,对付这种人,凤华离还是有些法子的。凤华离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感叹地说:“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好姑娘,这才收留了你,可谁想到你却背地里这样对我?这回你若是解释不清楚,我便把你沉入水井里去。”

    她的声音冰寒无比,一下子便传进了茹心的耳朵里。茹心大惊,她连忙磕了个头,而后结结巴巴地说:“奴婢说,奴婢说便是了……”

    根据茹心交代,沁妃与她身边的妃子们一直计划着卷走一大笔钱而后出宫去,而大部分时候沁妃都不好亲自出面,于是一切细小事物就完全交给茹心打理了。

    可茹心后来贿赂御林军失败,又差点被皇上知道,故而才被沁妃打骂,而沁妃想把她抢回去也是担心茹心把她们的秘密说出去。这几日沁妃又找到了茹心,让她出面去找侍卫统领李大人,而这个李大人就是茹心出去所见的男人。

    “原来如此,”凤华离淡淡地说,心里的感情却比表面要高兴得多,本只是想问问偷窃一事,没想到顺带让她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也算是意外收获了,“既然宫中值钱的物件不是你偷的,那我也就放心了。”

    茹心一怔,而后立即说:“奴婢一心忠于大人,绝不敢做出对不起大人的事。”

    凤华离觉得她说得不错,便又让她服下了秦雨丸下去了。见这么轻易地就放了茹心,月笛仍有些不甘,她在旁边低声嘟囔道:“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指不定那些首饰也是她偷的。”

    “不对,”凤华离摇了摇头,这其中的事可比表面看起来要深奥许多,“我觉得这个贼人并不是她。”

    月笛张了张嘴:“可……”

    凤华离淡淡地说:“大抵是外面的贼人吧,毕竟最近宫中还是有些乱的。”

    是已深夜,茹心缓缓推开门走出了东芙宫。从今夜开始下起了小雪,看样子一夜过去地上便会有积雪了。感受到寒风的茹心又回过身子加了一件衣裳,这才出了门。

    茹心一路饶了许多小路,最后才停在了一个凉亭当中。凉亭中有一个小火炉,周边一下子就温暖了起来。茹心靠在了男子的肩膀上,递给了她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她对我起了疑心。”

    男人揉了揉她的脑袋:“没关系,尽力而为就是了。”

    茹心脸上抬起一道甜蜜的笑容,她又递给了他一张字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宫?”

    男人长叹了一口气,而后在茹心额头之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大仇未报,他又哪有心思去想其他的。男人看着湖面,眼底映着发黑的水光:“你按照我们说好的去做,最快我们春节前便可出宫了。”

    茹心坐直了起来,她望向男人的目光宛若染了蜜一般甜,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男人顺势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到时候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

    哗——

    冷风顺着打开的门溜了进来,兴许是因为身子差的缘故,尽管屋子里有一个冒着热焰的暖炉,凤华离还是觉得冷到不行月笛捧着一床蚕丝被给凤华离盖上,凤华离连忙顺势将被子拢进了些,这才觉得暖和了许多。

    往年若是见了雪,凤华离一定欢喜不已。可如今身子骨几乎要和老年人平起平坐了,凤华离也连带着讨厌起这大雪纷飞的日子了。

    凤华离喝了一口彩渝端来的热粥,忽得被这味道给折服了,便问起这粥。一提起这粥,彩欣就像打了鸡血一般,连忙推荐道:“姐姐她最近一直在研究这些东西,一定十分美味吧?”

    彩渝推了推她,而后十分沉稳地说:“奴婢第一次做这桂圆红枣粥,大人您别嫌弃。”

    而后彩渝又为彩欣的无礼朝凤华离道歉,凤华离连连摇了摇头:“她年纪小些,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再说了,你这手艺当真是不错的,往后可得多多练习,才能给我做出更多好吃的。”

    彩渝腼腆地笑了笑:“多谢大人夸奖。”

    这二人的性格倒是互补,难怪会是一对姐妹。凤华离看着她们,今日却觉得格外有眼缘,又想着再过两日便是除夕了,便问道:“除夕你们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告诉我,我送给你们。”

    彩欣刚要开口,可嘴里还没发出半个音节,就被身边的彩渝掐了下去,彩渝连忙摇了摇头,十分乖巧地说:“多谢大人好意,我们没什么想要的。”

    “怎么会,”凤华离沉下了脸,“有什么想要的直说便是了,难道是觉得我送不起礼物不成?”

    这么一番劝说下,彩欣才缓缓抬起手,指了指凤华离的脑袋。凤华离险些以为她这是要自己的项上人头,而后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自己头上的簪子。

    今日并没出门,凤华离便随意挑了件金簪子。这簪子有些细,花纹也中规中矩的,没有那么出格。不过彩欣的身份也刚好能戴,凤华离便随手取了下来送给了她。

    彩渝则挑了件和田玉手镯,凤华离还顺便送了月笛一对白玉兰耳环。在首饰盒中挑选时,凤华离又不自觉地想起了炎虞。凤华离有些丧气地把首饰盒放在一旁,皇上这一个月来都有差人送各种东西来,虽然她也知道炎虞同样没去见过其他妃子而是忙于政治无法脱身,可凤华离还是有些难受。

    凤华离对着窗外的大雪掰了掰手指头,如今算来,也已有近一个月没见过皇上了,也不知这朝廷之中的事情何时才是个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