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秦雨丹
    凤华离打道回府,远远地便看着自己门口围着一大群女人,都说女人多的地方麻烦多,而这会摆在凤华离面前的可就是一大片麻烦了。这个沁妃居然带上了这么多人,整个阵势仿佛要讨伐自己一般。

    好在自己还有一帮忠心的屿卫军,虽然因为战乱人数锐减,但抵挡这些个女人还是不在话下的。月笛看了一眼这完全挡住路的女人们,低声说:“小姐,我们走后门吧。”

    凤华离无奈地笑了笑,回自己宫中还要走后门,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凤华离还是绕路走了进去。回宫之后凤华离就坐了下来,一面喝着茶一面品着点心,仿佛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给忘了一般。

    月笛守在旁边了有一会,才提醒到:“小姐,这外面……”

    “不用管她们。”凤华离抬起手,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正面争锋或许是她以前的风格,可现在她想明白了,与其出去与她面对面,还不如自己坐在里面等着。反正外面有屿卫军挡着,浪费的也是她们的精力,最后若是累了自是知晓回去的。

    就这样,任凭她外面吵得外怎么激烈,凤华离都如同一阵请风吹过无动于衷,茶杯里的绿茶换为了果茶,凤华离也是一点不失风度,直到——月笛又一次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小姐,不好了,那个新来的丫头不知怎么被外面的女人给抓住了,现在正在被打呢。”

    “她怎么会被抓住,不是让她好好待在里面别动吗?”凤华离揉了揉太阳穴,还真是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这下子自己是非得去见见那有些精神质的女人不可了。

    凤华离走到门前,打了个哈欠,淡淡地说:“这是怎么了,怎么才大白天就在我宫门前打起来了?”凤华离抬头看了一眼那打扮得罪精美的女人,想必她就是这里面的头子了,凤华离瞥了她一眼,问:“沁妃这是怎么了,若是想要我宫里的奴婢,直接和我说就是了,怎么能就动起了手,未免也太粗鲁了吧?”

    沁妃抬起眉头,冷冷地说:“大人说得这是什么话,这分明就是本宫的丫头,本宫想怎么惩治就怎么惩治,还轮不到大人你来指手画脚吧?”

    众人总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凤华离便抬手把躺在地上的蜷缩着颤抖的茹心扶了起来,而后用力把她推进了门内,也算是给她不守规矩非要跑出来的一个教训。随后凤华离拍了拍手,说:“这丫头在外面一个人都快死了,我寻思着既然没人要她,干脆我便把她收进宫里了。”

    “这可就巧了,这丫头是我宫里的,大人既然捡到了她,不如就此还本宫吧?”沁妃淡淡地笑了笑,眼底却满是厌恶之情,大概满心想得都是把茹心要回去后怎么虐待她。

    凤华离回过头瞟了一眼躺在地上抽泣的茹心,只觉得她十分不争气。也不知她这么一个没什么用的奴婢,怎么就能与沁妃结下这么大的仇,以至于带上这么多人来自己这抢人来了。

    凤华离说:“也是巧了,只要进了我宫中便是我手下的人了。刚好我宫里缺位奴婢使唤,我看她也十分顺眼,娘娘的要求恐怕我是没法满足了。”

    沁妃怒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她周边几名女子也帮衬着她说话,这几名女子穿得都比较好,从身份上来看也不像是奴婢。凤华离为此疑惑之时,月笛趁着几人对着凤华离唇枪舌剑时在她耳边解释起来。

    自皇上战死的消息传出后,宫中妃子基本就自动分成了三个阵营。一类是卷上一切能带走的东西逃出宫去的,一类是不管不问事不关己的,最后一类便是互相抱团的,而在一大群猫猫狗狗当中脱颖而出的便是沁妃一行人了。

    沁妃和与她交好的人各自有各自的势力,或大或小,如今皇上忙于朝政,后宫当中这种抱团现象便有了不少好处。诸如分配不均的人手,还有稀缺的赏赐或者美食,总管们都会优先分配给她们。

    凤华离听后,微微上扬起了嘴角,这么说来,这里面倒是没有一个得宠的,如此凤华离便也能对炎虞放心了些。有些想不通她哪来的勇气与自己对峙,没有地位也就算了,就连皇上的宠爱也没有。想到这,凤华离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两者都有了,于是她脸上不自觉浮起一道笑容。

    今日到场的妃子有德妃,莘妃,却妃三人,她们一个二个口才都十分好,企图让凤华离羞愧难当。德妃冷声道:“凤大人最近是越来越嚣张了,就连咱们沁妃娘娘的人都敢抢?”

    莘妃低笑一声,她一把拉过德妃,像是说悄悄话,实则声音大得谁都听得见:“就是,听说她暗地里勾引皇上,所以才敢这么放肆了,今日一看这面相我便知道,一定是个狐狸精没错了。”

    却妃一惊,她倒吸了一口气,随后捂住了嘴,往后退了一步,十分嫌弃地看着凤华离:“真没想到,皇上那些日子天天和她在一起,一定每夜都被她给勾了魂,所以回宫后才冷落了我们。现在仗着与皇上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敢如此嚣张,如此下去后宫必然大乱啊。”

    凤华离淡淡地笑着,心说她们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毕竟在自己之前,这几个人都被湘贵妃和凉妃挤出十万八千里了。凤华离一面笑着,一面抬手招呼屿卫军们:“既然她们这么想从我这讨回去些东西,那就把这四个臭婆娘一人给我赏一巴掌。”

    依照她们方才那阴阳怪气的讽刺,是十分值得凤华离亲自动手的。奈何她近来身子虚弱,可不想一会打完以后还得坐下休息。屿卫军们身后极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打了那三个女人一巴掌,就要打到沁妃时,沁妃都已经惊吓地闭上了眼,凤华离却淡淡地说:“停吧。”

    凤华离可不想一会沁妃被打得说不出话来,又得让那些女人们来代劳了。沁妃怒视着她,虽然这一巴掌打的是其他三人,可她却感觉自己被抽得更狠,沁妃吼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对本宫无礼?你不过一个下贱的厨子,也敢对本宫……”

    下贱的厨子?凤华离收起了笑,她缓缓走到沁妃跟前,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就是这么一个所谓下贱的厨子,可是一品的御膳女官呢。”凤华离抬手搓了搓她的衣裳,布料摸起来十分粗糙,显然是经看不经用的货色,她低声说:“沁妃娘娘你呢,恐怕还没有四品吧?”

    凤华离猛地抬起手,最后却是无声地落在了沁妃的脸上。凤华离轻轻地在她那流着汗的脸上拍了拍,鄙夷地说:“我劝你还是乖乖闭上嘴回宫去,兴许这事我该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说罢,留下震怒的沁妃,凤华离便径直走进了屋中,顺带关上了门。她知道自己这就算是与沁妃彻底结下了梁子,可树大招风,这也都是迟早的事,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

    凤华离让彩欣去给茹心洗净身子,彩渝去准备件干净的衣裳,等她完事后来找自己。关于这个茹心,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沁妃也在这后宫已久,也不像是会为了一个奴婢也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人。

    约莫一刻钟后,茹心便恭恭敬敬地进来了。

    凤华离开门见山地说:“你身上有什么秘密?”

    茹心抬起头,一头雾水地说:“大人这是何意?”

    “沁妃那么想要把你抢回去,你身上一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凤华离掀开茶盖,月笛便倒上了新的一杯茶。凤华离看了一眼茹心互相交错的双手,她不喜欢与人绕弯子,特别是自己的人,凤华离挑了挑眉:“不想说?”

    茹心慌乱地摇了摇头:“奴婢实在不明白大人所说何意……”

    凤华离轻笑一声,这是打算无论如何也不肯说了。不说没关系,凤华离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对这个问题不是很感兴趣。凤华离在月笛耳边轻声说了一阵子,她便去库房去了一方木盒出来。

    木盒打开后,里面摆了一枚淡黄色的药丸,凤华离抬起木盒交到茹心手里:“把这药吃了。”

    “这……这是什么?”茹心握着木盒的手在颤抖。

    凤华离笑了笑,她虽对这个秘密不感兴趣,可她也不是一个会任由其发展的人,凤华离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的神色:“此药名唤秦雨丹,服下后你便不可再说话,不仅如此,它会在你的腹中埋下隐患,每月十五若不服下我给你的药丸,你就会毒发暴毙而亡。”

    “我……”茹心犹豫不决。

    “若是不肯吃,我现在便把你送回去。”凤华离冷冷地说,她讨厌背叛,故而这么一个心底藏着秘密的人,是绝对不可以完全相信的,有这么一颗药丸绑着她,也省的她做些什么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