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的死地
    湘贵妃自嘲地笑了笑,这话说的竟没有错。从前她还能仗着贵妃的身份来告诉自己自己与其他妃子不一样,可后来皇上不再去她那,就算去了也只是相敬如宾,宛若一个陌生人一般。

    真不知当初自己是着了什么魔,竟对皇上动了情,还不顾家中反对偏要进宫。如今却已是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湘贵妃这才彻底明白,自己与后宫之中的其他女人再也没什么不同,皇上从没对她们有过什么感情。湘贵妃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深宫怨妇,你也觉得我沦落至此了?”

    “娘娘活成什么样子,是您自己选择的。”凤华离叹了口气,错就错在湘贵妃她当初一意孤行地要入宫吧,若是没有入宫的话,兴许会活得比现在还要开心。

    但她现在已是贵妃,在这宫中也是有身份地位,她本也可将日子过得悠闲自得,可变成现在这样卧病在床,说句老实话,分明就是她自己作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湘贵妃怔怔地说,而后又垂下了眸子,“也是,不久之后你就会是皇上最新的妃子了,而我这个人老珠黄的贵妃娘娘,自然是你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从未想过要害谁,或是对付谁。”凤华离摇了摇头,在这宫中她唯一可以容忍的便是湘贵妃的存在,若是她不去招惹皇上,凤华离也愿意她在这后宫一个人享着清福。

    湘贵妃一愣,盯着凤华离看了半晌,才敢确认她所说之言不假。湘贵妃眼神有些空洞,面前女子与她所见过的人都大不相同,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后宫那么多女子入不了皇上的眼,偏偏是她被皇上看中了的缘故吧。

    这场谈话以非常平和的结果结束了,湘贵妃十分有自知之明,决定不再争下去。凤华离也差人给她房间里添了些物件,这般看上去才不会那么寂寥。解决了这么一桩心头事,凤华离空荡荡的心头也充实了许多。

    凤华离沿着路线走了回去,仿佛见了鬼一般,凤华离又一次迷失了路线。月笛去帮着湘贵妃搬东西去了,这路上四处都有惨败的墙,在凤华离看来每条路一下子就变成一模一样的了。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凤华离东拐西拐的,旁边的路径越来越陌生,可此时凤华离也不愿回头了,只想着找个落脚的地方歇息一会。这附近有一片竹林,或许是因为难以受到日晒的缘故,这儿显得十分寒冷。

    凤华离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哭泣声,那哭声十分小,简直就像是闹鬼了一般。凤华离摇了摇头,哪怕是鬼她也要去看看这鬼长什么样。凤华离绕过宫殿走到正门,只见一女子跪在地上,她抬手举着一桶水在头上。

    女子看样子已经这般跪了许久,此刻已然浑身是汗,再加上低声啜泣的缘故,她整个身子都晃晃悠悠的,仿佛随时都要晕倒过去一般。不过驻足的功夫,里面又走出来了一名老女人,她扬起鞭子狠狠地往跪着的女子背上抽过去,嘴中还大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语。

    尽管被鞭子抽打着,女子依然紧咬着下唇顶着那水桶。凤华离感到一阵哆嗦,只是心中虽觉得可怜,但却没有想上前插手的意思。毕竟这就是皇宫,人人都在勾心斗角地针锋相对。

    正当凤华离打算离开时,却忽然从另一面走出来一位男子,阻止了那个老女人的动作。那男子凤华离端详了一会,才认出来是徐新戉。徐新戉当时说是很享受做大王的感觉,便将生意暂且交给手下打理,与凤华离一起回了皇宫。

    虽然徐新戉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部落首领,但在这宫中还是有些地位的。徐新戉不过说了几句,那个嬷嬷便将人给放了,随后徐新戉将女子扶了起来,一副十分关切的样子。

    凤华离走了上去,挑了挑眉道:“想不到付月王这么喜欢救人。”

    徐新戉笑了笑:“不过是见她太可怜了,所以才救下她的。”

    凤华离点了点头,正如他当初将自己从青楼之中解救出来一般,只是这皇宫不比青楼,皇宫里可要复杂得多了。凤华离勾起那女子的下巴,她肌肤雪白,脸上有数道血痕,除此之外倒还看得过去。凤华离看了一眼徐新戉,说:“你今日救了她,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不等徐新戉回答,凤华离又说:“今日你是帮助她脱离了苦海,可她依旧在这宫中,既然已被方才那嬷嬷盯上,想必往后的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了。”凤华离颇为怜悯的扫了那女子一眼,女子听此后果,显然也露出了慌乱的神情。

    徐新戉一怔:“我……”

    见他语无伦次起来,凤华离嗤笑了一声,她招手让那女子走到自己身边,问:“你叫什么?”

    “茹月。”

    “往后你就来东芙宫侍奉吧。”进了自己宫中,想必这些人也不敢找上门来,刚好最近彩欣彩渝总是抱怨宫殿比以往大了许多,打扫起来也十分吃力,再添一位能干的奴婢也不是什么坏事。凤华离弯着眼睛看着徐新戉,自己收留这个婢女可纯粹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付月王往后在这宫中还是别太多管闲事了,否则容易引火上身的。”

    徐新戉笑颜逐渐展开:“半月未见,你都去哪了,我在这宫中也见不着你。”

    “见我做什么?”凤华离自然不会说自己窝在东芙宫里吃吃睡睡了半个来月,只是笑着搪塞了过去。但既然提起这个,凤华离便顺势提出一起喝个茶,她这些日子都没与人往来,都有些闷了。

    徐新戉欣然答应了下来,带着他绕了好一番路才到了一个凤华离从未来过的宫殿当中。这里头荒无人烟,可是无论是家具还是道路都充满了生气,完全不像是久无人住的样子,看样子是经常有人细心打扫。

    凤华离坐了下来,徐新戉则沏好了茶并给她端了一杯,徐新戉看了一眼那茶壶边上的酒壶,而后说:“还以为你会想要喝酒,这可是上好的桂花酿呢。”

    “不了,最近还是茶比较对我胃口。”凤华离撇了撇嘴,最近自己无聊时也想着喝几杯酒,可自己一闻到那酒的味道就浑身发抖,仿佛身体在不断抗议一般。不仅如此,就连一些重口味的食物她都吃不下去,只得吃些清淡的。这清汤寡水的半个月下来,凤华离都消瘦了一些。

    徐新戉闻了闻淡淡的茶香,问:“听宫人说你与皇上……”

    凤华离抬起茶杯,一大片热气扑到脸上,她缓缓地点了点头,热气熏得脸颊有些微红。虽然日子还没定下来,但她们对彼此的感情已经定下来了,凤华离也才终于不必再否认了。

    “这倒是件好事,往后在宫中若是我受了欺负,还要请娘娘多多照顾了。”徐新戉半开玩笑地说。

    凤华离答应了下来,对方再怎么说也是救过自己的人,只要他不做什么坏事,自己当然是要多多帮衬着他的。凤华离打趣地说:“至于娘娘什么的,听起来怪怪的,感觉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呢。”

    二人叙了一会旧,凤华离终于按耐不住内心地疑惑,问起这宫殿原来住的是什么人。这宫殿看起来也十分华丽,里头住的人怎么也该是一些权贵,怎么会这么空荡。

    徐新戉淡淡地笑着:“不过是一个废弃的宫殿罢了。”

    不知谈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月笛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月笛扶着门框,她满头大汗地看着凤华离,焦急地说:“大人,不好了,沁妃娘娘在咱们宫门口闹事呢。”

    凤华离立即站了起来:“沁妃娘娘?”

    月笛点了点头:“她说要从您那把刚刚那奴婢给讨回去……”

    凤华离冷笑一声,想必这个沁妃娘娘就是方才那个奴婢的主子了。本以为在自己宫里那个沁妃娘娘就不敢找上门来了,想不到她倒是勤快,恐怕茹心才到自己宫中不久,沁妃就赶去了吧。

    不过一个婢女却看得这么重,也不知沁妃到底在想什么。不过既然已经收下了茹心,凤华离便做好了帮人帮到底的准备,她回过头颇为抱歉地对徐新戉说:“实在抱歉,我这还有些急事,得先走了。”

    徐新戉担心地看着她,毕竟她现在身份还只是个女官,也不知对付那个所谓的沁妃会不会吃亏。徐新戉皱着眉头说:“小心些。”

    待到凤华离走后,徐新戉眼里的那担忧之意逐渐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寒冷。徐新戉放下茶杯,嘴角抬起一道诡异的笑容。徐新戉抬起手,指尖在那檀木上慢慢划动,脑海之中霎时浮现起了自己在这生活的点点滴滴。

    可这一切美好的,历历在目的过往,却全部都因为她而在一夕之间化作了泡影了。徐新戉的手指猛地攥在一起,他死死地盯着凤华离离去的方向,缓缓地开口说:“这儿,便是你的死地。”

    与此同时,他的眼底骤然闪过一缕淡淡的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