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要嫁给皇上了
    这几日以来凤华离的日子,她思来想去,这分明就是八十岁老太太的午后时光。凤华离如今不过二十,她可不想这么快就过上老年人的日子。

    于是凤华离打算为自己找些事情做做,以打算这段无聊透顶的日子。无论怎么说,她现在都还是宫中的宫女。外面大家都在为修整皇宫而忙着,凤华离便也打算尽上自己的绵薄之力。

    凤华离走在东芙宫外的道路上,路边又许多砖瓦,凤华离便也拾起一块瓦,可手不过刚触碰到那瓦片,便立即有侍婢过来抢过了她手里的活,那婢女急喘喘地说:“大人你身子不好,还是好好养身子为上。这等粗活还是让我们这些下人来吧。”

    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那堆积的琉璃瓦,微微叹了口气,说的也是,自己现在这般身子,这砖瓦什么的似乎也太费力了些。凤华离抬头,只见这四处都挂着灯笼,搬砖搬瓦什么的不行,挂个灯笼什么的,凤华离还是可以做到的。

    于是凤华离抬起一盏灯笼,将梯子固定好,只可惜脚还没踏上,就有人冲了过来挡住了她。一人将她从梯子边上劝开,一人抢过她手里的灯笼,还有一人谄媚地说:“这灯笼得挂那么高,如此危险的事情大人可不能亲自这么做。”

    凤华离抬头看了一眼那屋檐,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是抢自己的活呢。凤华离扫了她们一眼:“你们这是怎么了,都听说了些什么?”

    如此事情一问便知,一问不知,一威胁准能知道。现在宫中婢女都知道了皇上在外时是凤大人在皇上身边不离不弃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都说凤华离这是奴婢身份的“糟糠结发之妻”,往后凤华离的身份该不得了。

    更何况那日回来还直接与皇帝坐在了一起,虽然那不是个朝堂,可却依然让人想不猜测都难,尽管皇上始终对要不要给凤华离封妃一事闭口不谈,态度坚决得很。

    可在众人眼里都觉得,就算凤华离当不上皇妃,也会是个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往后宫中的事她的话一定举足轻重,所以宫女们才使着劲子要讨好凤华离。

    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低调不下来,即便处于如此特殊时日也还是挡不住人们互相八卦的热情。这边什么活也做不了,凤华离一路往北走着,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她这才发现这路上不仅在修整皇宫,还处处开始张灯结彩起来,这红红绿绿的,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喜事。凤华离往旁边走过的两位宫女招了招手,那二人便连忙恭恭敬敬地走了过来:“大人有什么吩咐?”

    凤华离指着那缠绕在树上的红丝带问:“这是在做什么,最近有什么喜事吗?”

    “大人您忘了吗,”那婢女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再过一个星期便是春节了,宫中虽然有些残破,可这喜庆的挂饰当然还是不可缺少的。”

    凤华离拍了拍脑袋,自己真是糊涂了,前几天月笛还和自己说过这事来着,自己居然睡了一觉就给忘记了。总不会是闲了这么些天,脑子都有些不大好使了吧。凤华离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另一位婢女,随口搭话道:“你怀里抱着的是何物?”

    “凤大人饶命,凤大人饶命!”那奴婢吓丢了三魂六魄,把怀里用公布包着的东西甩了出来,她惊慌失措含着哭腔地说,“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凤大人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凤华离一怔,想不到还有如此意外收获。凤华离瞥了一眼磕头谢罪的女子,淡淡地捡起那红布包袱,而后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将其缓缓在腿上展开,只见里头全都是各种各样的首饰。

    这首饰样式高档,一般是宫中妃子才能有的物件,绝不像是她们自己的。而方才自己不过随口一问就吓成这样,想必这东西就是偷来的。凤华离冷笑一声:“说吧,哪个宫偷出来的。”

    “是……是湘贵妃宫里——”那女子抽泣着说。

    凤华离手指一个错位,险些将这首饰给撒到地上。凤华离皱了皱眉,湘贵妃地位如此高,她的珠宝都敢偷,除非是不要命了。又或者,是湘贵妃现在出了什么事。凤华离看向那女子,冷冷地问:“湘贵妃最近可还好?”

    那婢女一愣:“什么?”

    “回答便是了。”凤华离不耐烦地说。

    婢女点了点头:“自皇上的死讯传来后……”

    宫中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想带些值钱的东西离开宫里,虽然仍有不少侍卫,可却总有遗漏的地方。她便寻着了机会从湘贵妃房里偷来了这些首饰,朝廷现在一团乱,湘贵妃更是找不到人帮她寻回这珠宝的下落。

    至于湘贵妃最近如何,自从皇上离开后便不大好,在前些日子便差到了极点。湘贵妃常染风寒,身子越来越差,更是吃不下饭,最近一下子瘦了许多,听人说她瘦得宛若一个骨架,皇上都被吓跑了不愿见她。

    “你们回去吧。”凤华离沉思着说,方才那段话除了最后一句话凤华离敢肯定不是真的,其他的都一无所知。湘贵妃毕竟是自己在宫里结缘的第一个女子,而且也还是个十分善良的女子,凤华离必须前去探望她一番。

    于是凤华离一路去往了湘贵妃宫中,本来繁华的宫殿也有些残败,那些挂着的灯笼显得有些穷酸。凤华离看见此情此景,眉头便皱得越发得深。

    都半个月过去了,这宫殿还没修好,难道是那些人故意不修的吗。凤华离走了进去,刚好见到彩荷挂上了灯笼,从树下跃了下来。彩荷的笑容在看到凤华离的一瞬间凝固了起来,她走上前来,看着不知该如何打招呼的凤华离问:“你怎么来了?”

    彩荷的语气多有不善,想必多半是因为自己屋皇上的关系才会如此。凤华离笑了笑,说:“听说你们家娘娘病了,我想来看看她。”

    彩荷侧着眸子看向她,她淡淡地说:“我们家娘娘没事,大人您还是请回吧。”

    凤华离连忙拉住她:“就见一面。”

    彩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进去通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随后不情不愿地领着凤华离走了进去。里面有些昏暗,窗户似乎没补好,不断地有冷风灌进来。虽然里面生了炭火,可与外面的温度却没什么差别。

    湘贵妃盖的被子有些单薄,凤华离只是看着都觉得有些冷,也难怪会染上风寒了。凤华离走上前去,有些担忧地说:“这个天气怎么盖这么薄的被子……”凤华离转身对月笛说:“你去带人取床厚实的被子来。”

    月笛连忙去置办了,湘贵妃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你这是在可怜我吗?”

    “怎么会?”凤华离坐在了她身边,大概是因为处境的变化,湘贵妃没有当初那么自信,甚至在自己面前都有了自卑的表现,“为何不换床被子,你身为贵妃,不会连床被子都没有吧?”

    湘贵妃垂下了眼眸,那厚被子被贼人给偷走了,内务宫却又一片忙乱,这事恐怕还得找皇上。可现如今湘贵妃甚至都不想去见皇上,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这般模样。

    见她不愿说,凤华离也不强求。沉默了半晌,凤华离说:“我要嫁给皇上了。”这个消息凤华离一直都想和她说,毕竟在这宫中那么多妃子里,凤华离唯一当作朋友的也就只有她了,所以若是日后要反目成仇的话,凤华离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湘贵妃轻笑一声,对于这个结果她并不感到意外。从当初皇上看凤华离的眼神,湘贵妃便清楚的明白,皇上对这个女人是真心实意的,而自己则彻底输了。湘贵妃以及这么多女人都清楚明白,皇上与她们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怪只怪当初自己爱错了人,没有听信家族的劝阻,偏要嫁给这么一个九五至尊的男人。湘贵妃看着凤华离,莞尔道:“你赢了,本宫不会阻拦你的。”

    凤华离说:“我从未想过要赢谁,我只是觉得在这后宫里这么多女人当中,你是我唯一的一个朋友,便想着来和你说一声。”至于阻拦什么的,就算她真的有打算,凤华离也不会让她得逞的。

    湘贵妃自嘲地笑了笑:“这后宫之中哪有什么朋友,有的不过是利益和背叛而已。”

    凤华离摇了摇头,当初的秀妃乐善好施,应当算是后宫当中的一股清流了。若是所有人都能有像她这般平和的心境,后宫也定能正常许多了:“当初我救您那么多次,若是娘娘不是娘娘,当初我可能也不会救您了。”

    湘贵妃被她的话给饶了进去,百思不得其解。

    凤华离淡然地笑了笑,声音忽然冷了下来:“当初的那个秀妃对一切都抱有希望,不会像现在这般,不过染了些风寒就自怨自艾地倒了下来,再这样下去,娘娘就要变成和其他男人一般的深宫怨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