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八十岁老太太
    炎虞忽然笑了起来,他以为凤华离会说一些以大局为重的一类陈词滥调,没想到她竟否决得这么爽快。不过这也是她的特别之处,更是他喜欢她的原因之一。炎虞握住她的双手,眼里满是宠溺的眼神:“朕既然已经答应你,就不会再反悔了。”

    而后皇上也没去找善亲王道歉,他因此而大怒,携众部落一并折返,并扬言着要在不久之后进攻绛国。凤华离为此而感到十分愧疚,可炎虞却不怎么在意:“不过是些不足为惧的蝼蚁而已,没早些翻脸只是怕麻烦而已。”

    炎虞见凤华离微微撅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便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好了,这些个部落加起来也不能动摇绛国什么的。”

    宴会至此便匆匆结束了,绛**队便护送着炎虞一路回宫。路途之中许多地方都已战乱而硝烟弥漫,若是想要回到以前繁荣的模样还要些日子。转眼便到了长安,作为京城,这儿倒没怎么受战乱的影响,只是比从前冷清了些。

    而长安中影响最大的,却是皇宫。皇宫之中几乎是一团糟,当初听闻皇上战死的消息,这儿许多人便带着东西逃出宫中。如今几乎遍地都是碎片,诸多宫人正在打扫。

    下了马车后,在宫中迎接皇上的百官妃子早已排列好,他们整整齐齐地行了个礼,齐声喊道:“恭迎皇上回宫——”

    气势一片恢宏,只不过从宫妃的数量上来看,应该也是趁着战乱逃了不少了,不过这倒正和了凤华离的心意。只可惜树倒猢孙散,即便数量骤减,在原本那后宫的人数来算,现在这剩下的依旧也是凤华离手指头数不过来的数目。

    再加上那文武百官,这下面也有黑压压的一片了。炎虞穿了一身黑衣,凤华离则穿了一身普通奴婢的衣裳,力求不吸引人注意。尽管一路人炎虞同她说了许多次,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可当真真切切见到那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直勾勾往自己盯过来时,凤华离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克制的慌张。

    紧接着便是无趣的发言时间,大抵是各官讲述着在这段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以及将来都打算做什么,炎虞也会偶尔说说自己的看法。

    宫中大多地正在修缮,甚至有些不堪入目。

    而这儿还算是风景秀丽,环境幽美,宫人们搬上了一张十分舒适的毛绒椅子。炎虞硬是拉着她坐了下来,凤华离却有着坐立不安,只好笨拙地给炎虞捏肩揉背,像是一个普通的婢女所做的事情一般。。

    炎虞伸起手,故意碰撞到了她的手指。凤华离连忙缩了开来,她不着痕迹地瞪了炎虞一眼,大庭广众之下的若是被看见可就不好了,那些深宫怨妇的眼睛可尖得很。凤华离来之前就与炎虞商量好了,她还不想这么快就让大家知道自己和皇上的关系,否则会引来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炎虞却不肯罢休,他往凤华离身边坐了一些,而后把手放了下来,他衣袖很宽,便刚好可以顺势将手藏进去。炎虞抓着凤华离的手探到了身后,而后将十指扣在一起,在凤华离反对之前低声说:“就握一会儿。”

    “哦。”凤华离回过头时,炎虞却已变成了那个面无表情,一面看着奏折一面望着台下官员们认真投入的模样,仿佛刚才的小动作从未存在一般。若是这下面的官员们知晓皇上的这一面,还不知会做何感想。凤华离低笑一声,意识到形式不大适合后只好收起了笑暂且憋着。

    议事完后,大家便各自回各自宫中了。这宫中最先修缮好的便是皇上的寝宫,炎虞企图邀她前去歇息几晚,凤华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本来就已经十分引人注意了,若还去留宿几夜,就真该遭人议论了。

    吃瘪后的炎虞带着他的低气压回到了寝宫,而凤华离则在月笛的陪同下回了东芙宫。出人意料的是,东芙宫几乎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除了一些值钱的物件被搬走,屋子里显得有些空之外。

    只听几道欢快的脚步,两名逐渐出落成标志美人的少女走了出来,她们齐声唤道:“凤大人——”

    凤华离看着这两人有些熟悉可又陌生的脸,她认了好一会儿才将她们二人给认出来,凤华离眯着眼睛,有些不大确信地问:“彩欣彩渝?”

    那二人点了点头,凤华离不由得感到惊奇不已。回想起来也有一年多没见到她们了,果然还是小孩子,长得竟如此之快,估计再过几年就会更加好看了。

    或许是因为长了一岁的缘故,她们显得沉稳了许多,规矩也比以前要熟练了,凤华离倍感欣慰地俯下身来抱住她们俩:“这前些日子天下大乱,你们怎么不趁机出宫?”

    彩欣笑了笑,反问道:“我们为何要出宫?”

    彩渝附和道:“您待我们很好,再说了,我们也想不到什么地方比在这宫中活得更舒服得了。”

    凤华离梨涡浅笑,有时候她真羡慕这两个少女的纯真时代,她转过彩欣的身子,询问她的伤如何了。彩欣想了一会才记起她所说的是那次的伤,她不甚在意地说:“早便已经好了,皇上送了我上等的膏药,更是每日都有太医来看望,那伤口不出一周便没事了,现在甚至一丝疤痕都没留下呢。”

    凤华离欣慰地笑了笑,皇上对人倒也有如此细心的时刻。她进了屋子,彩欣连忙将椅子用鸡毛掸子扫干净,而后又铺上了一层狐皮坐垫保暖。凤华离刚坐下,彩渝便已沏好了热茶,端了一杯送到了凤华离的手中。

    凤华离凑上来喝了一口,顿时整个身子都暖和了些。虽才刚过去冬天,可天气却始终阴晴不定,温度也升不上来,让人感到寒冷不已。

    彩欣问道:“大人需要吃些点心吗?”

    “不必了,你们下去吧。”凤华离望着外面发呆,忽然觉得生活忽然就慢了下来。之前每日都奔波于各地,每日脑子里都想着快些去做某件事,而如今总算才得以空闲了下来。凤华离暮然感到十分舒适,那是一种十分熟悉的所谓家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自己竟已将这宫中视为自己的家了。凤华离脸上划过一道甜甜的笑容,但当自己嫁给皇上后,这儿便真是自己的家了。凤华离又喝了一口茶,不得不说,这种慢悠悠的日子,还着实很让人享受。

    那日夜里,炎虞偷偷地潜入了房间,将半梦半醒的凤华离吓了一大跳。她坐了起来,抬起手护着自己,直到炎虞抱住了她。听到他柔和的声音,凤华离才放松了警惕:“这么晚了,皇上怎么来了?”

    炎虞将腿靠在了床上,双手搂着凤华离的腰肢,低头在她的唇上一亲芳泽,炎虞微微喘着气:“没什么事,朕就是想你了。”

    炎虞轻轻一笑,她面色有些泛红,但好在这是深夜,看不出来什么变化。凤华离推了推他:“分明今日才见过的。”说完,凤华离便要去点灯。

    “别点灯。”炎虞低声说,缓缓将凤华离压在了身下,他的声线听起来竟有些委屈,“这些日子以来实在发生太多事了,朕接下来恐怕得一直忙着不能见你了。”

    凤华离笑了笑,她对此倒不怎么在意,只要她知道炎虞离自己不远,而且平安健在就已经足够放心了。凤华离抬眸看着他:“别担心我,我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一刻都离不开你。”

    听到她说这话,炎虞不大高兴地闷哼了一声,他将脑袋埋在了凤华离脑袋边上,轻轻地舔舐了了一口她的脖子,而后将唇靠着她的肌肤,宛若一个小孩子般说:“可离开你一刻朕都觉得很难受……”

    “讨厌——”

    衣物落至床外,床上二人坦诚相对,在此冬夜之中却宛若炽热的火焰一般交缠在一起。低沉的靡靡之音缓缓传出,在偌大的东芙宫中所惊扰的只有趴在屋檐上的猫。

    第二日炎虞起得早,从今日起他便得全身心投于重振绛国的大业之中。炎虞每日都忙到深夜,完全抽不出空来见她,凤华离自然也不忍心去打扰他,只要他能够好好休息,不伤着自己便可,毕竟往后的时日还长着呢。

    凤华离这些日子以来,每日便喝喝茶,看看这个年代的话本,听听月笛讲宫中的奇闻趣事,喝着茶品着点心,各种美食只要她一招手便应有具有。有时出了太阳,凤华离便可坐在长长的躺椅之上小憩。

    凤华离本一直乐于此,可好景不长,不过半个月左右的光景,凤华离便觉得日子有些太闲了。

    虽然凤华离重新回归了曾经一品的御膳女官职位,可她却懒得再操刀动菜的,炎虞也不准许她再下厨了,凤华离闲得仿佛心底空了一块一般。

    忽然,在某天下午凤华离晒着温暖的阳光时忽然坐了起来,她猛地摇了摇头,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