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你想我娶她?
    放下来时趁周遭无人注意,凤华离还顺势在他脸颊上留了一个吻,而后炎虞讶异地看了她一眼,两人便转而相视一笑,各自打着各自的小九九。炎虞所想的是果然是他的女人,真是可爱得不行,真想快些回宫去,才好早日封她为妃。

    凤华离轻轻瞟了他一眼,不知是不是"qing ren"眼里出西施的缘故,皇上这些日子是愈发得好看了,再加上那隐藏在衣裳下头的腹肌胸肌,真不愧是她的皇上。二人对视一眼,皆不自觉地想起了那日夜里的事情,凤华离脸颊更红了些,炎虞则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此时善亲王也来了,凤华离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炎虞,多玉儿也已经被绑了起来。炎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敢对自己的女人下手,还真是活腻了:“这件事,你不给朕一个解释?”

    善亲王冷哼一声,理直气壮地说:“她不过是个下人而已,作为一个下人却不守本分,非要去勾引皇上,我不过是替皇上好好修理她一番而已。”

    炎虞冷笑着说:“你的意思是你想做皇上?”

    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宛若泰山一般压在了善亲王的背上。善亲王连连摇了摇头,改口道:“我见这奴婢在钰善公主窗户前鬼鬼祟祟,担心她是贼人才把她抓了起来,我这可是做了件好事啊。”

    炎虞看了凤华离一眼,凤华离无奈地点了点头,他这话倒是不假,自己的确是在多玉儿窗前鬼鬼祟祟的。凤华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多玉儿,上前一步说:“善亲王,若是这女子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呢?”

    善亲王一惊,在场众人也唏嘘不已。这可是善亲王自己的女儿,善亲王如何能够弄错,在场之人几乎无一人不觉得凤华离此话荒唐。善亲王更是觉得她是在羞辱自己,登时更加发怒,他猛地走上前来:“你好大的胆子!”

    多玉儿也抽泣着指责道:“我知道你嫉妒我能够嫁给皇上,可你也没必要如此血口喷人啊,我这手都被你推得骨折了,到底还要怎么样才可甘心?”

    她一脸无辜的样子,却顺势把这一口污血全都吐给了自己。善亲王一听她受伤了,连忙上去查看,而后又大吼道:“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我要你的命来偿!”

    这么一来二去,倒好像自己才是这始作俑者一般。凤华离站在皇上的右侧,她波澜不惊地看着那个哭泣的女子和焦急的男人,淡淡地说:“善亲王就不觉得你的女儿同之前性情多有变化,样貌也不尽相同吗?”

    善亲王一愣,多玉儿的性子确实大变,从前喜欢骑马等等户外运动,现在却终日坐着且不爱说话。至于样貌,善亲王将女儿送走时年纪小,长相有变化也是理所应当的。善亲王全将女儿的性情变化归咎在了自己把她送走的原因上,认为凤华离是在挑拨离间:“人长大后没有变化才不正常,你这贱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话音刚落,一道闪着冷光的剑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剑的另一端被炎虞给握着,他迎着众人诧异的眼光,冷冷地说:“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这么说话,朕还在这呢。”事实上,从方才炎虞便想出手,直到他大言不惭地说出“贱人”二字,炎虞才彻底忍不住了。

    善亲王大惊:“皇上,您居然为了区区一个婢女而用剑指着我?”在场之人的反应和他不尽相同,先前便听说皇上与他的贴身奴婢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如此皇上这么帮她说话,难道传言竟是真的不成?

    炎虞回过头瞥了凤华离一眼,凤华离便上前一步说:“善亲王应该也记得,钰善公主的娘亲一时失误,而导致公主的背上落下了一块红疤的事情?”

    见善亲王表情开始变化,凤华离便知道他是想起来了,又说:“不如现在就来鉴定一下,看看‘公主殿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公主殿下?”

    她话刚说完,多玉儿便恐惧地摇了摇头,她咬着下唇,满目都是惊恐的神情。多玉儿猛地抓住善亲王的腿,带着颤音和哭腔说:“爹爹,难道你就任由他们这般对我吗?”

    听到此鉴定的法子,这么些天的疑虑一下子便重新浮了起来,若是看看她后背到底有没有这么一道疤,却也能解心头之惑了。见善亲王开始动摇,多玉儿便更加害怕了,她泪水淌的越来越多,不断地央求着善亲王不要查验,甚至还磕起了头。

    本打算息事宁人的善亲王见此情形,心中的疑虑便更加深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若是心中没鬼,又何须如此害怕?凤华离冷笑一声:“公主殿下可是怕了?”

    多玉儿回过头,宛若一个疯了的犬类一般:“我要杀了你,你竟敢如此对我,你凭什么……”可惜多玉儿没碰到她,就又被人抓住,并绑得更紧了些。

    见到往日那个开朗纯真的女儿变成这般模样,善亲王终于点了点头,同意查验多玉儿背后有没有这道疤。再听到他说这话时,多玉儿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之意,而后她便躺在了地上,完全放弃了挣扎。

    善亲王,多玉儿,凤华离以及炎虞四人进了一间营帐,随后由凤华离为她脱下衣裳。那光滑的脊背缓缓的露了出来,只见在接近尾椎骨的位置,竟当真有一块不规则的红疤。凤华离的手微微颤抖,她回过身子,低声说:“公主殿下的背上,有疤。”

    炎虞一惊,而善亲王则是大喜地冲了过去,给多玉儿披好了衣裳。凤华离无奈地走到皇上身边,心底懊悔不已,想必这个多玉儿是在之前就打听到了消息,提前做了这么一块疤,自己真是大意了,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可能性。

    多玉儿痛哭流涕地扑到了善亲王怀中,方才那些疑虑全部烟消云散,转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内疚。方才多玉儿又是哭也是跪的,想必是真的为了自己的清白着想,而善亲王更是因此而后悔不已。

    凤华离算是看明白了,若是方才多玉儿坦坦荡荡地接受查验,反而会让人有一些疑心。而方才她又是哭又是闹,不仅激了自己,还能在事后赚来一大票内疚的感情,真是一举两得的招数。

    如今多玉儿的真实身份算是“查明”了,善亲王便要好好地开始算这笔账。他看了一眼凤华离,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你害的爱女她在众人面前受如此屈辱,皇上若不把她碎尸万段,我是绝对不服的。”

    一开口就是碎尸万段,还真是够狠心的。凤华离心底燃起一抹慌张,她微微斜过眼看向炎虞,无论怎么说,这场闹剧似乎都是因自己而起,她也该为此而负责。谁知炎虞只是淡淡地扫了凤华离一眼,便说:“朕不会惩治她,这件事就此了解吧。”

    凤华离与善亲王一同望向炎虞,凤华离还以为他会依照善亲王的面子表面上罚罚自己,没想到他竟回绝得如此决断。善亲王更是怒气冲冲:“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爱女她受了如此大的屈辱,难不成就如此算了吗?”

    “善亲王绑了朕的女人,朕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先问起朕的责来了?”炎虞冷冷地说,他如今的底线便是凤华离,谁都碰不得。

    善亲王指着凤华离,大怒道:“若你今日不惩治这个女人,我们部门便与绛国反目成仇!”这可以算是最狠的招式了,可想而知善亲王现在有多生气,就连凤华离都不自觉地捏了一把汗。

    可炎虞想也没想地就说:“那便反目成仇吧,朕等着你。”说完,炎虞握起了凤华离的手就往外走,临至门前,炎虞又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淡淡地说:“那玉佩是朕送给凤华离的,红宝石里的画像也是她,所以善亲王往后就别再自作多情地把此事当作谈资了。”

    炎虞拉着凤华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怒意和不知所措的善亲王。炎虞一路走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才肯停下了,凤华离站在他身边,见他咬着牙,像是十分生气的模样。

    凤华离叹了一口气,说:“为何要与善亲王闹成这样,此事本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炎虞听了,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以他看,这个善亲王就是无理取闹。

    他正处在气头上,凤华离便上前为他揉捏着肩膀,揉了一会才终于放松了一些。炎虞垂下了眸子:“难道你想我娶那个公主吗,这件事发展到最后,一定是要朕娶了她才能罢休的。”

    凤华离一怔,却没想到他赌气而走还有这么一层缘故。凤华离也没有那么伟大,可以说出若是能够解决问题,娶了那个劳什子公主也行的话。凤华离摇了摇头,颇有些不开心地说:“不想,也不愿。”

    答应进他的后宫,就已经十分艰难了,若是今日娶了这个,来日就会有别的理由再娶下一个。所以既然要守约,就不能有这个开始。妃命难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