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人渣的仇
    部落群体势力很多,大势力的部落就容易遭人暗算。善亲王对钰善公主百般疼爱,可她越是长大,盯着她的人就越来越多,善亲王这才将她送去了火城。只是从那以后,钰善公主便音讯全无,直到前些日子,多玉儿忽然凭空而降,带着一块玉佩与善亲王认了亲。

    虽然说不出来为何,可徐新钺总是下意识觉得那个传闻中的钰善公主并不是多玉儿。因此徐新钺便在这钰善公主的事情上多花了些功夫调查,最后才得知钰善公主幼时因她娘亲不小心,一枚火炭落在了她的背上,而后便留下了一道疤。

    “鉴别这个钰善公主究竟是真是假,恐怕就这么个法子了。”徐新钺如是说,他一个大男人也没机会去看多玉儿的脊背,而凤华离的话兴许还有可能。

    凤华离虽觉得有些苦恼,可还是微微点头答应了下来。无论如何,既能够保持双方良好的关系,又不用皇上再去娶其他女人,恐怕就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凤华离一路探着走到了多玉儿的营帐外头,她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才默默祈祷了一会,捡起一根树枝拨开了窗帘的一道缝隙,身子贴了上去看里头的状况。

    里头热气腾腾,凤华离目光所触之处,正是一个盛满了热水的浴盆。她这是要洗澡?这可是一个大好时机,凤华离也顾不上被当作变态的嫌疑了,反正大家都是女人,她只是要确认这么一件小事情而已。

    不一会儿,多玉儿便走到了浴盆前,她缓缓褪下了衣裳,露出了里面丰挺的身材。凤华离捂住眼睛,只留出一条缝来,同时在心中感叹,这个多玉儿看上去年纪十分小,想不到发育得却这么好。

    无奈凤华离不想看这么一位女子的酮体,多玉儿又偏偏迟迟不转身露出背部来。凤华离看得心急如焚,正想着干脆置之不理时,视线中的女子转了过来。

    凤华离放下了手,却有另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同时被捂住的还有嘴巴。一只手靠上了自己的腰间,而后十分轻松地一把将自己给拉了开来。

    这几人衣着简陋,各个看起来面露凶光,直到他们将无力反抗的凤华离捆起来,又往她嘴里塞了一块厚实的破布后,凤华离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被人给绑架了。

    而在这个军营当中,显然也不会是什么谋财的。凤华离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这儿一片漆黑,像是地下室一般的地方,凤华离以前还从未来过这里。

    几人耳边交接谈论了几句,那上方便走下来了一位头儿的角色。此人正是善亲王,他一脸鄙夷地看着凤华离:“真是想不到,你还有这等癖好。”

    凤华离呜呜了几声,便有人把上面的门给关上,在这下面点起了蜡烛,这才把堵着凤华离嘴巴的东西拿出来。总算感到解脱,凤华离大声喘着粗气,她皱着眉头问:“善亲王,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绑我?”

    “无冤无仇?”善亲王冷笑一声,多玉儿可都把所有事都告诉了他,若不是听她说,自己也不会相信面前这个女人会有那么恶毒。善亲王闷哼一声,“就你也妄想攀上皇上,别白日做梦了。”

    凤华离嗤了一声,果然还是为了这么件事而来的,这些人还真是能动手就不动口好不讲理的性格啊。凤华离模仿着他方才鄙夷的眼神回敬了过去:“依我看,现在一心想要攀上皇上的,分明就是善亲王和您的女儿呢,做白日梦恐怕不止是我吧?”

    善亲王一怒,有些炫耀的意味道:“皇上已经给钰善公主准备了一块珍贵至今的红宝石的项链,甚至还花重金请人样里头刻了钰善公主的名字。用不了多久,皇上便会下旨了。若你现在还愿意小心老实地做你的宫女,在玉儿当上皇上的宠妃后,兴许还会饶你一次。”

    原来是这枚红宝石项链搞的鬼,凤华离低头望着胸前那隐隐发亮的红宝石,嘴边不自觉地咧起了一道笑容。若是他们知道这玉佩不是送给什么钰善公主,而是送给皇上的贴身婢女的,善亲王脸色一定会变得铁青吧。

    他待自己语气不善,凤华离的语气也显得十分坚定:“您误会了,我不过是尽心尽力地侍奉皇上而已。您所说的,除了小心如何照顾皇上的起居之外,奴婢实在是想不到什么要小心的事了。”

    “你还嘴硬!”善亲王大怒,一巴掌打了过去,凤华离被打得耳朵都能够听到轰鸣声。凤华离抬起头来怒视着他,尽管她现在已成了一个废人,可那凶狠的神色却并未逊色。

    善亲王见到那带着些血丝的眼球,觉得十分不吉利,转身便与其他人离开了,临走之前凤华离隐隐约约地听见他们商量要把自己关在这儿多久。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永远都不会来打开这门了。凤华离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若是往常,凤华离还能尝试着挣脱,而现在一切事物对她来说都如举千斤。凤华离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个地下室里,她只好不断地大声呼救,希望过往的人可以听到。

    可不过喊了一个时辰,凤华离就干哑得不行,而这地下室与上方仿若两个世界一般,声音几乎传不出去。这里没有水,没有食物,那些人甚至还留下了几盏蜡烛,蜡烛才加速消耗着这个房间里头的氧气。

    那些蜡烛都与她有些距离,凤华离只好在这休养生息,自己失踪这么久,到时候一定会有人来救她的。而现在她所需要的便是冷静下来,以免到时候还没等到有人来救自己,自己就已经死了。

    再又过了三个时辰,凤华离肚子有些饿了时,这个地方才终于有人拜访了。铁门的打开与降落的声音刺耳。凤华离抬眸望去,此人便是凤华离所熟悉的面孔——多玉儿。

    多玉儿踏着轻盈的脚步走在了她前头,她围着凤华离转了一圈,对她的惨状投以同情之意:“我也不想如此,可谁让皇上如此在意你,爹爹他也是讨厌极了你,所以你只有死了大家才能开心啊。”

    凤华离看着她,始终想不明白那个乐于助人的多玉儿为何会变得如此阴暗,而现在凤华离还有一事想要弄清楚:“你根本就不是钰善公主,对不对?”

    多玉儿一怔,见她已识破自己,便干脆不再伪装,而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凤华离又连忙问:“你当初救过我,为何现在又想要我的命?”

    “那是因为当初……我瞎了眼。”多玉儿冷冷地说。多玉儿曾说她有一个神医族的哥哥,而此人便是裘飞宇。裘飞宇对她极好,也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了。裘飞宇不知从哪弄来了善亲王给她女儿的玉佩,他把玉佩交给多玉儿,让她去找善亲王认亲。

    只要能帮助到哥哥的,多玉儿一定会去做。可谁曾想这么一趟认亲回来,裘飞宇却已经死了。多玉儿怒视着凤华离:“你们这些杀死我哥的凶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凤华离打了一个寒战,敢情她这么图着嫁给皇上就是为了报那个人渣的仇。凤华离淡淡地说:“裘飞宇他烧杀抢掠,挑起战争,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哪怕死一百次都死有余辜。”

    多玉儿气得牙齿发颤,她又在凤华离脸上留下了一个掌印。这一巴掌刚好与方才那一巴掌叠加在一起,凤华离感到牙齿都要掉下来了。多玉儿猛地一跺脚,便从梯子爬了上去。

    多玉儿推开了地下室的门,里面立即撒进了无数亮光。这可是个绝佳的好机会,凤华离可不能错过。凤华离倒在地上,弯曲着身子划到梯子跟前,而后猛地往那梯子尾部一甩,梯子顺势倒了下来。

    梯子重重地打在了凤华离身上,多玉儿则没来得及抓住地面,直直地摔到了凤华离跟前。骨头碎裂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十分明显,看来她这下是摔得不轻。

    凤华离脸上划过一道淡淡的笑容,如今若是大喊,外面才终于可以听见了。凤华离尖叫起来,可她不过才发出一个音节,外面就探出了一个脑袋来:“离儿?你怎么在这里头,你还好吗?”

    凤华离一怔:“皇上?”

    凤华离虽被关不到一天,可炎虞四处没见到她也已是十分着急,于是便派人严加搜寻,而他路过此地时刚好听见里面凤华离的呼救声,炎虞立即便分辨出来。炎虞派人取来了梯子,自己下来然后给凤华离松了绑,亲手将她抱了出来。

    即使平安到了地面,炎虞也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正好凤华离也不愿下来,于是她便靠着炎虞的胸膛,双手玩弄着他胸前衣裳的扣子,脸颊不自觉的开始泛红。

    果然自己有危险时,第一个赶来的总是他啊。凤华离赶到温暖无比,身心都是如此。直到周围的人越聚越多,炎虞才不得已将她放了下来,以免遭人议论。妃命难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