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钰善公主
    正想着,那钰善公主便走了出来,苏三识趣地退了下去。多玉儿看了挡着路的凤华离一眼,眼底似乎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轻蔑:“怎么,有事要说?”

    “你想要嫁给皇上?”凤华离皱着眉,她有些不大相信,自己认识的多玉儿,应该会更向往自由才是,怎么会甘心被困在牢笼之中。

    “你也知道,联姻嘛……”多玉儿垂下了眼眸,像是惋惜一般地说,她看向凤华离的眼神变得十分犀利,“哪来那么多你情我愿,只要各自获得各自的利益,不就足够了吗?”

    凤华离心底一喜,若是她不愿嫁给皇上,自己兴许可以帮她逃脱这场联姻的游戏。可谁知多玉儿又忽然欢愉地笑了起来,她语气轻快地说:“这大抵就是多数人的情况了吧?可我不是,我是真心喜欢皇上,这辈子就非皇上莫属了。”

    她与凤华离差不多高,说这话时她靠的十分近,一字一句都咬着牙,像是在与凤华离下战书一般。凤华离一怔,说:“可你不过与皇上见过没几面……”

    “嘘——”多玉儿抬起手指拦住了她要说的话,“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一见钟情这种事情,偏偏就发生在了我与皇上当中。”

    她这个样子十分奇怪,凤华离竟感到脊背上出了一丝冷汗,她忽然有一种预感,多玉儿若成功嫁给了皇上,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杀了自己,虽然凤华离都不清楚自己和她究竟什么仇什么怨。

    多玉儿踏着小碎步离开了,凤华离回头看了一眼那道背影,心知自己无法劝阻她,可自己却不能让这件事发生。凤华离长舒了一口气,走进了营帐。

    炎虞抬起头,见是她,连忙招手让她过来。他让凤华离坐在了自己怀中,而后双手环住她的腰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说:“去哪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朕都有些冷了。”

    凤华离斥道:“最近天气这么凉,为何不多穿些?”

    凤华离沉默了半晌:“钰善公主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炎虞看了她一眼,而后不置可否地说:“放心好了,朕会回绝了的,朕都答应过你不会再娶其他人,自然是会做到的。”

    “可是那些部落……”凤华离担忧地开口,可炎虞却连忙抬起头,用唇封住了她想说的话。炎虞直说着政治上的事情她不用操心,他自有分寸。

    凤华离虽点了点头,可心里却仍然有些慌乱,当真如他所说的那么简单吗,外面风声已经传出去了,若是皇上再拒绝,善亲王恼羞成怒,带领手下攻打绛国,到时又该如何应对。如今绛国大伤初愈,再受到抨击恐怕会动摇国之根本。

    今日晚上便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上至王亲贵族,下至小兵奴才,全部都可以参加,故而凤华离也得以前行。炎虞坚持要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虽说是作为贴身奴婢的身份,可还是有些太过显眼了。

    下面那么多人,若是对她的身份产生非议可如何是好。可事实证明,这回似乎是凤华离真的想多了,在场之人其乐融融,鲜少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甚至炎虞偶尔给她夹菜喂食都无人注意,本是一个十分欢乐的晚上,凤华离却感受到一阵冷光不断打在自己脑门上。

    凤华离顺势看过去,只见多玉儿一面用筷子用力地戳着碗底,一面怒视着自己,其目光十分凶狠,就差没直接冲上来了。凤华离只好收敛了一些,以免遭人嫉恨。

    可炎虞却不已为动,反而有些更加变本加厉地抬手揽住她的腰肢,甚至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话语。凤华离低笑着推开他:“皇上,这么多人看着呢。”

    就在此时,那多玉儿朝善亲王耳语了几句,随后那善亲王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在场众人霎时闭上了嘴。善亲王抬起手指向凤华离,满面凶光地说:“你是什么人?”

    凤华离一惊,果然还是叫人给发现了,她站了起来,沉声应答道:“回大王,奴婢是皇上的贴身婢女凤华离。”

    “凤华离……”善亲王低声细语几句,仿佛是把这个名字给记住了一般,他仰天笑了几声,话中句句带刺地说,“作为皇上的婢女,却与皇上不干不净,手脚相触,成何体统!”

    一时之间周边也开始低声讨论起来,这女子与皇上这么近,不会真的是皇上藏在身边的阿娇吧?

    善亲王的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几乎等同于怒吼了,炎虞当下就要起来护着凤华离,凤华离连忙压下了他。若是普通的女子被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大王一吼,一定吓得魂都丢了,可凤华离缺没多大感觉,毕竟身后撑腰的可是皇上,难道还要去怕一个大王不成。

    凤华离不卑不亢地说:“回大王,奴婢不过是在喂皇上吃饭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干不净地举动,大王您坐得远,恐怕是眼睛花了罢?”

    这个解释似乎有些牵强,众人都没有大信,善亲王正想逼近一步时,他身边却忽然响起一女子的尖叫声。多玉儿惊慌地拍打着身上的衣着,原是坐在她身边的付月王一不小心把酒水给洒到了她的身上。

    虽然付月王是个小部落的王,可多玉儿位置仍比她低一等,付月王不断地道歉,多玉儿更是无法追求,只好与婢女一起回营帐去换衣裳。善亲王关心女儿,也顾不上这局面,和他女儿一同出去了。

    这个话题这才得以无疾而终,凤华离微微松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她看向坐在那边的付月王,眼神投以感激之意。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付月王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把凤华离救出来的徐新戉。

    当初到达山谷之前,徐新戉便与他们分道扬镳了。而凤华离也是绝对想不到他摇身一变成了付月王的,先前还是家道败落想要重新经商的书生,这身份转变得也太快了些。

    于此同时,徐新戉朝自己投了一道眼神,转身也走了出去。凤华离猜想到他这是有话对自己说,便同炎虞找了个借口也出去了。徐新戉果然在外面等着她,凤华离连忙走了上去:“你怎么变成付月王了?”

    徐新戉笑了笑,笑容当中颇有些无奈:“说来话长……”徐新戉与他们分别后便尝试着经商,可做什么什么亏,最后连饭都吃不饱了。就在徐新戉将近绝望之时,他准备将旧书都给扔了,扔之前他还十分舍不得地都看了一遍,就这么竟从一本书中发现了他爹娘为他留下的上百万两银票。

    原来他爹娘早已预料到有这一天,便把所有家产都转移了出来。靠着这笔钱,徐新戉做什么生意什么生意就大发,很快就成了一带富商,还是富得流油那种。

    南方有一部落名唤突逾,他们部落本十分强大,可自从首领去世后日渐衰落,徐新戉叫他们可怜,自己又实在太有钱,便随便资助了他们一些,就这么一来二去,徐新戉就阴差阳错地成了这么一个虽为正统,但却衰落的突逾部落的付月王。

    “所以,我就成了现在这样了。召开宴会的时候,我想到你也该会在这,便也来了。”徐新戉转了转身子,他身上的布料可谓是上品中的极品了,看来真的是十分富有的地步。

    凤华离听后,久久合不拢嘴,谁能想到徐新戉的人生能够有这么一波三折,还有不得不说,他的爹娘还真是有钱。或许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富二代吧,凤华离笑着说:“公子还真是幸运,若是落下了那本书,恐怕现在的结局就会是另一番模样了。”

    徐新戉点了点头,他长叹了一口气,手指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指尖仿佛要将肉给掐出血来般那么用力。徐新戉望着空中那一轮圆月,轻声说:“明明是一件小事,有时候却足以改变许多人的一生了……”

    “那个钰善公主,似乎对你不太友善。”徐新戉说。

    凤华离苦笑着说:“她想嫁给皇上,而我不想她嫁给皇上,我们之间注定不可能微笑以对的。”

    徐新戉眼角忽然弯了起来:“若是钰善公主没法嫁给皇上呢?”

    “你这是何意?”凤华离看着他眼底那捉摸不透的笑容,心底已升起了无数可能,下毒,绑架,杀人,还是毁她清白?虽然心里闪过这些,凤华离却没想过要这么做,毕竟对方也没对自己如何,这说到底还只是一个政治关系而已。

    徐新戉脸上闪过一抹算计的笑容,他缓缓地开口:“若是这个钰善公主,不是真正的钰善公主。你猜善亲王还能不能用她来联姻,皇上还会不会娶她?”

    “什么?”凤华离大惊,他这话的意思,难不成多玉儿其实是假扮的,假扮皇亲国戚可是大罪,就算株连九族也不为过,凤华离皱着眉说,“若她不是真的,善亲王为何认不出来,他可是钰善公主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