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联姻
    凤华离微微红着脸,她想要逃脱,可对方却一手掌锢着自己的腰肢。凤华离往哪都逃不了,只得被他抱着,在黑夜当中寻着对方的眼睛。凤华离问:“不是说三日之后才有时间相见吗?”凤华离说着,心里却十分庆幸,要她平白无故在等三日见面实在是不太舒服。

    “离儿,”炎虞嗤笑一声,感受到他话语中的不高兴,似乎是在埋怨自己一般,“你当真以为朕会这么多日不见你?”

    凤华离微微抬起了嘴,这可是苏三来告诉她的,谁知道这话是真是假。说罢,炎虞低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下去,吻如同暴雨一般落了下去。

    “离儿,朕好想你。”炎虞脱下了上衣,将她的手环在自己腰间,凤华离感受得到那炽热的肉身,鼻息微微撒在他的胸腔之上。凤华离也想说这般话语,可对她来说这却有些难以启齿,于是半晌只是轻哼了一句。

    就在此时,营帐里却忽然亮起了油灯,原是苏三走了进来,是要给凤华离来送些晚宴来的。谁知一点上灯却见二人相拥在一起,皇上甚至没穿衣裳,苏三吓了一跳,连忙一边说着皇上恕罪,一边一路逃出了营帐。

    气氛凝了下来,炎虞只好重新穿上了衣裳。心里对苏三不满不已,一早便让他送晚宴,到现在才来,真是不知轻重。凤华离脸上残着一丝红晕,这回算是彻底看清楚了。炎虞抬手摸了摸那有些烫手的脸颊,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些日子以来,离儿竟越发得可爱了。

    方才的气氛荡然无存,炎虞也无法才继续下去了,他便领着凤华离坐了下来:“我让苏三给你送来的礼物,你可收到了?”凤华离有些淡然地点了点头,她总觉得这东西寻常不已,像是他随意挑的一件东西。

    心中虽这般想着,可凤华离仍已把她戴在了脖子上。见炎虞问起,凤华离才将它取了下来挡在了手心里:“皇上为何送我这个?”

    炎虞看出她眼底的失望之情,面上却露出一道狡黠的笑容。炎虞起身将那油灯又给吹灭了,而后抬起凤华离的手,往那项链冠心之上轻轻吹了吹。

    转瞬之间,那红宝石便绽放出了十分绚丽的光芒,几乎要把这整个营帐给照亮了。凤华离微微张开了嘴,虽然这东西在现代可能算不上什么,可在这一世,凤华离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小物件。

    那红宝石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去,又变成了最初的模样。凤华离学着他的样子往上头轻轻一吹,果然又绽放出了光芒。凤华离笑了起来:“这东西还真是有趣。”

    炎虞看了一眼玩心大起,如同孩子一般的凤华离,又将那项链拿了起来。炎虞戳了戳那红宝石的中央,说:“你看看这里头是什么?”

    凤华离应声地举至眼前,果真见里面隐隐约约有一副女子模样,凤华离越看那人越眼熟,随后不敢相信地说:“这里头画的是我?”

    炎虞点了点头,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这个红宝石是隐国祖上的一块宝物,得到它后炎虞特意委托了西域部落里的奇才去把凤华离的画像沉入其中。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但只要看见她现在这个高兴便也值得了。

    凤华离不知如何言语,原来帝王也是可以很浪漫的,她一时将什么伴君如伴虎的箴言都给抛到了脑后,反正现在他们心中互相有着彼此,就已经足够了。凤华离起身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在他唇上落下了一个印记,炎虞挑了挑眉,唇瓣在她的脖子上微微张开:“这个吻可是你先索的。”

    旋即一阵天旋地转,凤华离便被抱到了床上,对方的身子缓缓落了下来,去自己紧紧相贴。

    这面方才一夜笙歌,那边的宴会却仍在进行着。

    宴会之上炎虞告病先行离开,在场的就剩下了所有赶来的部落首领们,绛国如今大胜,曾经与隐国交好的和与大西王朝关系密切的,自然是想与绛国再交好的。而两国之间关系密切,最重要的还是脱不去关系,而最简单的法子便是联姻。

    各个部落之间的公主都生得各有风情,都期待着皇上能够都娶走了,而其中最有自信的,还是西北部落的善亲王,他在酒桌上夸夸其谈,一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瞩目。

    善亲王抬起了手:“皇上特意找了我们部落的一位能工巧匠,好说歹说的要把一副画像画进宝石里。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一看这画像,画像里画得分明就是我的女儿啊。”

    说着,善亲王把他的女儿钰善公主给唤了出来,钰善公主穿着一身异域的红衣,帽子上的珠子在移动事不断碰撞着彼此。钰善公主朝众人行了个礼,温柔地说:“见过各位大王。”

    “百闻不如一见,钰善公主果然生得如此好看!”

    “就是,常听闻钰善公主的美貌,可却难有机会相见,如今这一见,果然不负这响当当的名声,难怪连皇上都指明要娶她呢。”

    “钰善公主肤色并不雪白,但反而却别有一番风味,这世间女子怕是少有了吧。我在此先敬善亲王一杯了,来日富贵荣华,可别忘了咱们。”

    众人该敬酒的敬酒,该祝贺的祝贺,现场气氛欢快无比,仿佛皇上已经下旨要娶了这钰善公主一般。在场唯有一位付月王对此无动于衷,他抬眸看了一眼那微微笑着的钰善公主,一身小麦色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倒确是一个美人。

    只是……“皇上可有亲口说要娶了钰善公主?”付月王冷冷地说,可转眼之间就被众人嘈杂的声音给淹没了下去,唯有周边几位颇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转而就不以为是了。

    付月王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善亲王未免太武断了,若是皇上又不娶那钰善王了,那他们这一族的脸岂不是都要丢尽了吗。只可惜,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善亲王还对此一无所知。

    直到三日后皇上都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善亲王才有些坐不住了,他便让钰善公主去找皇上探探嘴风,问问到底何时才定下良辰吉日。

    钰善公主走进皇上的营帐,此时凤华离正伴他左右看着些兵书,见有些拜访,凤华离便行了个礼退了出去。钰善公主皱起了秀丽的长眉,这军营之中竟还有女侍婢。待到凤华离从她身边走过时,钰善公主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也就是这几眼,钰善公主立刻把她认了出来。

    很显然,凤华离也把她认了出来。这个钰善公主不是别人,正是她在火城之中遇到的多玉儿。当时就觉得她有些气宇不凡,可没想到她居然是部落里的公主。凤华离不动声色地退了下去,心里却没法波平浪尽。

    她来这做什么,还是独自一人进皇上的营帐,这大概有些不和礼数吧,还是他们部落里的人都这样无礼?凤华离皱着眉,一把抓过了路过的苏三,指着营帐里面逼问道:“里面那个钰善公主是何许人也,见皇上做什么?”

    苏三被她的眼神吓着,只好如实告诉她,这钰善公主是西部部落善亲王的女儿,从小便容貌出众,只是之后不知是善亲王为了保护她还是如何,十几年里都没人见过她的身影。

    如此说来,多玉儿真的就是钰善公主了……凤华离狐疑地看了一眼说到这就停了下来的苏三,抬起手指着他问:“她为何来见皇上,还是独自一人?”

    苏三瞟了一眼那营帐里头,这两边都是刺头,他可谁都不想得罪。见他不说话,凤华离一把抽出皇上送给她的一柄短剑,虽是短剑,可凤华离拿起来仍有些吃力,她指着苏三的脖子,厉声问:“你不说,我就要了你的命。”

    苏三欲哭无泪,他的目光畏畏缩缩地在两面之间开回打转,最终才屈服道:“她是来与皇上商量和亲的事情的。”

    “什么?”凤华离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度,剑身也有些颤颤巍巍的,把苏三给吓了个半死。

    这可不行,皇上可是答应了自己,往后不再娶其他妃子的。况且方才那多玉儿盛装打扮的模样还甚是好看,自己都要有些自愧不如了,她可不能让这件事发生。凤华离眯起了眼睛,问:“皇上怎么说?”

    苏三无奈地叹了口气,面前这姑奶奶的气焰就快要把他给点着了。最近这传闻沸沸扬扬的,苏三也不大清楚皇上究竟是如何想的,便如实说:“皇上还没给出回应呢。”

    那也便是没有答应了,凤华离沉思了一会:“那个部落实力如何,是个大麻烦吗?”

    苏三纠结地说:“单是他这一个部落不是什么问题,可善亲王手下还有几十个横跨南北的部落,所以若真的要一起暴动的话,还真是个不小的麻烦。”

    凤华离皱起了眉,如此情况下,若是不同意联姻,恐怕会使双方友情破裂,随后那些部落一起反扑绛国。现在绛国尚在修整期间,恐怕难以应付得了。可若是同意了联姻,最不好受的就是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