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四十章 少将军被擒
    “若是可以,我倒希望嫁给炎虞,而不是皇。,。”凤华离微微喘着气,低声说。若是面前这男人是个普通人,她一定早已答应了下来,正因为他是皇,凤华离才一次又一次的犹豫不决。

    炎虞听不大懂她这话的意思,便当作她这是答应了,于是便低下头侧在凤华离的耳边,在她耳畔轻轻落下一个‘吻’:“回宫后,便置办我们的婚事。”

    他倒是如此急切,欣喜之意都要溢出来了。凤华离笑了笑,而后摇了摇头,在惹得炎虞不开心前又说:“等到平复宫那‘乱’局之后再说。”凤华离可不想因为忙着她的婚事而使宫‘乱’成一团糟,现在天下大‘乱’,待到完全平复下来还得要些时日。

    炎虞嗯了一声,随后又在凤华离的‘玉’颈之落下了一道红印,而后喘着粗气直起了身子。炎虞抬手‘揉’了‘揉’她泛红的脸颊,轻声说道:“好好休息。”

    随后炎虞便起身离开了,天知道他多想继续下去,如此月黑风高干材烈火之时,可凤华离毕竟病重,他可不能让凤华离再次受伤或是什么的。于是炎虞压下了心地的那团火焰,回到营帐歇息去了。

    待到炎虞走后,凤华离立即将被子将自己整个脸颊‘蒙’了起来,她抬起冰凉的手覆盖在发烫的脸颊之,企图将这发烧一般的温度给降下去。她闭了眼,满脑子都是炎虞的那个绵长的‘吻’。

    自己真是疯了,居然主动去‘吻’他。想到方才自己的做法,凤华离感到羞耻不已。怎么能这么心急……凤华离想来想去,把罪责都推到了炎虞的身。

    当时气氛如此好,皇却不主动‘吻’来,这一定是他的错。凤华离碾转反侧地睡不着,而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同样心思重重的炎虞。于是第二日凤华离早早得醒了,由于晚没睡好,眼睛下还有一层淡淡得黑眼圈。

    凤华离看着镜子的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别人都说陷入爱情的人皮肤会越来越好,这才一夜便起了黑眼圈,凤华离真担心这身子十几年来的好皮肤要毁在自己手里了。

    月笛也在此时走了进来,她替凤华离洗漱好后,刚准备把准备好的早餐端出来,‘门’口欢快地走进了一名‘女’子。凤念‘玉’端着一碗十分丰盛的八宝粥给凤华离:“这粥可是我亲手熬的呢,妹妹你身子不好,快趁热喝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月笛带来的粥,便让她自己喝了,想必她也还没吃早饭的。凤华离接过凤念‘玉’的粥,端在手里竟觉得沉重不已,凤华离连忙将它放在桌子。随后苦笑一声,自己果然成了废人了,这么一碗粥端着觉得吃力。

    月笛刚要给她扎辫子,凤念‘玉’却大呼一声,说要亲手给她做。结果不仅没能将她的头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途还疼得不行,最后还是得月笛来帮忙。

    再后来月笛觉得无聊,便找来了一本话本,凤念‘玉’又抢过来读给凤华离听。凤华离这才发现,她似乎在与月笛抢着照顾自己,无论是大事小事,凤念‘玉’都抢着一步去做。

    凤华离觉得十分怪,便问:“你这是怎么了,今日怪怪的?”

    凤念‘玉’这才叹了口气,说是自凤华离昏‘迷’这几日她才明白,人的生命是多么的短暂,她得要趁着凤华离还好好的时候多多关爱,以免来日出了意外才后悔不已。

    凤华离更加疑‘惑’,她们俩之间的联系不过是自己将她从牢救出,并发现她们的娘亲是同一人而已。虽有姐妹之情,但也没有那么浓重,而且凤念‘玉’‘性’格没有那么细腻,该不至于像是现在这般殷勤努力才是。凤华离眯着眼睛看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还是骗不了你,”凤念‘玉’小声嘀咕道,这才如实招来,“皇说了,若我能好好照料你,他赏我许多许多银子呢。”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这么努力。凤华离有些哭笑不得,她看向月笛说:“等你见到皇告诉他,月笛从小跟着我,不仅忠心耿耿,做事也十分认真,他大可以放心。”

    凤念‘玉’点了点头,而月笛受到了她的肯定,也有一些小欣喜。

    说到皇,凤念‘玉’才想起来今日来却没见到皇身影,军营里也十分冷清。按理说皇守着凤华离这么些天,如今终于醒了,该是会开看她才是:“皇他去哪了?”

    月笛说:“京城的援军今日到了,皇此刻正在前线杀敌呢。”

    凤华离点了点头,如此便好,她可不想皇因为自己而耽误了正事。

    炎虞的身子已经完全好了,而那凤血似乎对他也起了作用,他原先的功**力在几日之内升了十倍,他有信心带着剩下的暗卫骑兵突围出去,更何况如今京城派了五十万援军了。

    隐国的人十分狡猾,再加他们的少将军足智多谋,这场仗拖着打了许多。凤华离一连半个月没能见到炎虞,即便知晓这是一场必胜的仗,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凤华离还是免不住地担心炎虞有没有受伤。

    又过了半个月,这仗才终于打完了,隐国所有兵马都被剿灭,少将军也已经被擒拿,如今隐国已经成了空壳,炎虞也暂缓了进攻的计划,而是在这休息一段时间,顺便举办庆功酒。

    终于等到前线将士们回营的日子,凤华离一早便起来将自己打扮好,坐在营帐之内候着。可这么等到圆月升起,也没能见到炎虞的身影。凤华离差月笛去问问,她回来后说:“皇如今和将士们在一起庆功,实在脱不开身。”

    凤华离微微叹了口气,她撑着下巴望着窗外,整个人都有一些低气压。不一会儿,窗外走过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皇身边的奴才苏三。苏三见到他,便一脸谄媚地说:“大人,皇说这三日有各族首领来觐见,为了稳住绛国的局面,皇根本没有空闲。不过等三日后的酒宴之,大人便可去参加了。”

    “多谢苏公公带话了。”凤华离答谢得十分不走心,虽然这么多天都等了,也不差这三天,可凤华离还是有一些郁闷,当真有那么忙,‘抽’空走几步路的时间的没有吗。

    苏三又递给她一个盒子:“这是皇此行获得的一个战利品。”

    凤华离抬起那红‘色’冠心的挂链,那链子十分好看,但凤华离在宫也见过不少珍贵的宝物,这个便显得有些普通了。凤华离脑子有些放空,接下来苏三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对了,那隐国少将军如今在哪?”反正今夜也没事做,凤华离便向苏三打听了少将军被抓起来地位置,想要去会一会他,好问一问他为何如此糊涂,竟非要攻打绛国。

    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凤华离还叫了白千城与自己同行。

    到了那临时的牢狱之,容幽浑身都捆着锁链,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容幽见到他,立即如同猛兽一般不断撞着牢笼,看去倒十分骇人。凤华离讶异不已,想不到当初那个睿智理‘性’的男人竟会变成如此模样。

    白千城看见了他那眼底的漆黑,先是一惊,随后叹了口气:“他这是被撕月给控制了。”

    “什么?”凤华离问。

    白千城清楚这是什么症状,一定是先前裘飞宇用邪术勾了他的魂使他唯命是从,而现在裘飞宇已死,那些邪术之气便通通逃窜到了容幽身。而容幽不曾修炼过这功法,自然是承受不住的,所以才会变成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凤华离皱着眉:“他可还有解救的法子?”

    白千城摇了摇头,为时过晚,现在这邪气已经与他融为一体,彻底没法‘逼’出:“他也活不了几天了,很快这邪术便会将他吞噬,从而同归于尽。”

    凤华离唏嘘不已,同时看向容幽的目光也多了一分怜悯。若是原先的容幽还活着,大抵也是十分痛苦的吧。凤华离回到了营帐,营帐里头的油灯不知何时灭了,里面一片漆黑。

    “月笛?”凤华离唤了几声没得到应答,只好自己‘摸’索着去找那油灯。凤华离走着走着,手却‘摸’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这是自己的‘床’?可她的‘床’才没有这么高,凤华离下‘摸’索,感受到那凹凸不平的腹部后才确认,站在自己面前的分明是个男人。

    凤华离刚想逃,对方却伸手揽住了自己,凤华离这柔弱的身子,自然是抵抗不成的。待待到对方垂下头‘吻’住自己时,凤华离却忽然放宽了心。

    炎虞本觉得她反抗的模样可爱至极,可却又忽然间变得柔软不争,炎虞便松开了她,笑着问:“怎么不躲,不担心我是采‘花’贼吗?”

    凤华离摇了摇头:“我感受到了你的气息。”

    大概和一个人相处久了,便会记下他身的气息,所以即便是在黑暗之,凤华离也能够肯定他是炎虞。炎虞低笑一声,伸手触了触她的鼻尖,而后低声说:“你这无力挣脱的弱‘女’子模样,以前那个凶巴巴的傲‘女’子要可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