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薄情之人
    “凤玄,”凤华离的声音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没有了凤血,没有了内力,你会怎么样?”

    凤玄的步子猛然顿住,他僵硬在原地一言不发。。。凤华离盯着他的背影,他的袖袍在清风微动,居然有些少年老成的意味。。

    失去凤血散尽内功的话,她自然也不能来到灵海。那么生活在灵海的凤玄,会怎么样。凤华离不是个傻子,她一下子便猜到了后果是什么。凤华离有些艰难的问道:“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都不能见到你了?”

    凤玄站点了点头,他微喘了口气转过身来重新看着凤华离,话语宛如清风,飘渺轻灵,他抬起了‘唇’角的笑容:“所以我不想你去救他嘛,这样是不是有点自‘私’?。”

    凤玄吐了吐舌头,他的眼流‘露’出一点不符合外表的孤寂与沧桑,像是站在时间的长河外,看着里面的人,而后又担心凤华离因此而改变主意,连忙说:“但我不会死,只是会从你这消失,等来日被其他人捡到……所以,到底怎么做,都依你自己。”

    他说完这句话,化作一缕青烟被风给吹散了消失。凤华离站在原地,他的气息已经悄然消失。偌大的灵海忽然变得空空‘荡’‘荡’的,凤华离坐在了地,仰着头看着天空,云卷云舒,却遮掩不掉满心的烦躁和茫然。

    ***

    凤华离睁开眼睛,不知不觉间一件是晚了。因为灵海里灵力充沛的缘故,凤华离感到丹田里暖暖的,满满的都是内力。凤华离垂下了眸子,可惜以后这种感觉,恐怕再也感受不到了。

    凤华离出了灵海,炎虞已经被白千城命人带到了一个新的营帐里头方便治疗,‘门’口守卫森严凤华离不想惊扰白千城,便独自一人先进去看了看。

    营帐里头有些华丽繁复,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色’,据说这样能给皇带来好运气。凤华离走进去,地铺着厚厚的绒‘毛’地毯,靴子踩在面很舒服。

    她没心思去关心这些,快步走了进去,掀开明黄‘色’的‘床’帘,里面的人苍白着脸,还是一样的虚弱。凤华离沉默着站在‘床’边,目光渐渐温柔下来。

    她转头去挪了个软凳过来,坐在‘床’边望着他。俊脸苍白,以前倒是没这么觉得,他竟长着一张这么好看的脸。或许是因为每次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所以毁了这么一副好相貌吧?

    有那般的坏脾气,又怎么让人注意他的相貌呢。她自顾自的想着以往的事情,眼角展开了一丝笑容。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可惜原本生龙活虎的人现在躺在‘床’,紧闭着双眼,危在旦夕。

    凤华离‘唇’角刚刚扬起的笑意微微耷拉下去,垂着眼睛一言不发。

    “皇,”她轻声开口,仿佛自语的低喃,又仿佛在和‘床’人事不省的炎虞说话,“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牵挂你,担心你的病情,担心你会不会死。”

    凤华离嗤笑一声:“若是从前,我大抵会觉得我是疯了。”

    凤华离想了想,看了他一眼,‘唇’部微微有些干裂。她走到桌边去倒了杯水,小心的湿润了他干涩的‘唇’瓣。凤华离这样坐在‘床’边,看着‘床’的人,反正也十分无聊,凤华离便自说自话,枯坐到了天明时分。

    天逐渐大亮,又是一天过去。看似什么都没变化,可却已经瞬息万变。凤华离走进白千城的营帐,对着熬‘药’的老人轻声道,“我想好了。”

    白千城眼含笑意,‘摸’了‘摸’胡子,眸有几分了然。凤华离站在原地,脸的表情‘露’出一点点的微妙,最后断然地让白千城帮自己取出鲜血:“我要救他。”

    她的声音掷地有声,也击碎了一室的寂静。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脑海里好像有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很快销声匿迹。白千城眼里的淡然和笑意全都消失不见,不敢置信的站起身,“什么?”

    “你可要想清楚,取出凤血有多大的伤害,我已经与你说明了吧?”他连珠炮似得说着,“而且算有凤血,那些‘药’材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取得的……”

    白千城担忧不已,他还以为这两天她想清楚了这么做不值得,谁知却这么鲁莽地做下了决定。白千城顿时对自己告知了她凤血一事而后悔不跌。

    “这是所有的‘药’材”凤华离打断他的话,从怀取出两个‘玉’盒,打开的瞬间,满室‘药’香,顿时让人‘精’神一震。

    “百年九品灵芝,千年血龙参……”她接连把一个个‘玉’盒递给白千城,当年她在灵海种下了许多名贵‘药’材,如今真是用武之处,“可够了?”

    白千城眼神复杂的看她一眼,双手颤抖着接过‘玉’盒,这等传的灵‘药’,没想到能被他看见。说出这两样东西,本是有些为难的意思。百年九品灵芝和千年血龙参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但也从没人见过,没想到凤华离居然拿出来了。

    “看样子你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了。”他‘摸’了‘摸’手的‘玉’盒,触手生温,也是好‘玉’。虽然不知道这‘药’材是什么地方得来的,但凤华离连这等珍贵的‘药’材都拿出来了,恐怕不会更改意见。

    “我真希望自己能直接把你敲晕了带走。”白千城低叹道,话语有些复杂,“何必呢?离儿,我知道你对那皇也有点心思,但伴君如伴虎……”

    凤华离笑了笑,要不要伴君她没有决定,可是要救炎虞,凤华离是已然决定了的,谁都没法再撼动她的心思了。

    白千城见她如此坚定,只得一边收下‘药’材一边嘀咕道:“你今日牺牲这么多来帮他,来日,他也不一定记得你的这一份恩情。皇都是薄情之人……”

    凤华离的眼睫‘毛’颤动了一下,水眸漾起一个笑意,眼‘波’流转间有种难以言喻的风情:“照做便是了。”

    白千城在营地里有个专‘门’的‘药’房,周围都摆了毒‘药’和各种*平日里也没人敢来这个地方打扰他,在现在使用,也正好合适了。浴桶里面放满了热水,白千城不断的把‘药’材放进去,魔心草,忘生‘花’,星灵子……凤华离站在旁边看着,暗暗咋舌。这些‘药’材虽然不得血龙参和九品灵芝,但也是价值不菲了。

    白千城把最后一把‘药’粉撒进去,转身让凤华离坐进桶泡浴,这样他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凤华离的平安。目光在和凤华离触及的一瞬间,他冷哼了一声,“取出凤血对你来说伤害极大,那一瞬间更是九死一生。为了保你,老夫我当然也只能用压箱底的‘药’材了。”

    白千城平日说话都是温和的语气,难得这样隐忍着怒意,凤华离抿抿‘唇’没说话,心里却是微暖。凤华离知晓他是关心自己的,便又朝他道了个谢,

    脱下衣服泡进水里,温度微微有些热,或许是因为里面的‘药’材,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有种周身经脉都暖融融的感觉。

    白千城走进来,又开始忙忙碌碌的往浴桶里面放‘药’粉,他让凤华离在里面运功修炼,这些‘药’草会加速你的修炼,凤血也会因此更加活‘性’化,如此才好取凤血

    “等会你听我的指令把凤血‘逼’到手腕的地方。”

    凤华离点点头,按他说的闭眼,缓缓平复呼吸,修炼起来。的确如同他所说,这水的灵气充裕,还有加速器一般的作用,迅速的涌入经脉。顿时浑身都被一种力量感充盈,让人舒服的想要长啸。

    吸收灵气的速度很快。

    太快了……白千城皱皱眉,他知道凤华离的修炼常人要迅速许多,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而且在‘药’水这种差距格外的明显。白千城看了她一眼,眸尽是可惜的神‘色’,如此身子放弃修炼,简直太可惜了。

    看样子不用原定的三个时辰,半个时辰足矣。

    转眼便已过了半个时辰,虽然泡在热水,凤华离却浑身冰寒无,她不断地颤抖,却只能咬着下‘唇’用尽全力运转内力。浴桶里的‘药’水颜‘色’渐渐清晰,好在草‘药’放的多,依然能把里面的凤华离身子遮掩住。

    “感受你体内的一股力量,按照我之前说的‘逼’出来。”白千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宛如惊雷,瞬间打断了凤华离忘我的修炼。

    她的意识沉入体内,果然在丹田感受到了一小点温暖的力量。

    牵引过去好了吧?凤华离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出一点灵力去碰触了一下。没想到还未等她触碰到,那一点力量像被什么驱使着按照她的心意朝手腕而去。

    “既然这是你的想法,我帮你完成也好。”凤玄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有些无奈,更有点不舍。

    是凤玄是帮自己,他在主动离开?凤华离感受着那股力量涌到手腕的经脉,像被什么束缚着一般动弹不得,越靠近手腕,那力量越发得炽热,仿佛要把凤华离整个手都给烤焦了一般。

    耳边一声轻柔的声音:“我走了,有缘再见啊。”

    手腕一阵剧烈疼痛传来,他的声音也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凤华离登时失声尖叫起来,这实在是太疼了,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一般。全身下都狂热无,仿佛要爆开一般。

    白千城见势握着匕首往她手腕轻轻划了道口子,霎时无数黑血涌了出来。而一个‘玉’碗却盛着一滴流出来的血液,这血液是金‘色’的,和一般的血液不一样,粘稠许多,甚至仿佛有生命般在‘玉’碗里动着。

    白千城点了凤华离的‘穴’位,她这才舒缓了许多。凤华离气喘吁吁地靠在浴桶。凤华离的眼睛仿佛有千斤重,只感觉浑身的灵气和力量读随着凤血的流失而流失,一阵空虚感从脏腑涌来,她低声问:“这便是凤血?”

    她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沙哑,说话的时候更是能感觉到浑身传来的酸软和力量流失的疼痛感。白千城小心的给她止血,凤血的量很少,不过区区一滴,但这一滴却足以救人‘性’命了。

    “不错。”白千城顿了一下,过程很顺利,他却心里闷闷的,很不舒服,想到离儿为了一个男人这么糟践自己十分不舒服,“离儿,你当真一点都不后悔?”

    “怎么会?”凤华离勉强撑着笑了笑,而转瞬之间天旋地转,她眼前一黑,浑身力气尽失,彻底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