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凤血
    夜色微凉,月影绰绰。dt看守营地的士兵打了个哈欠,正忧愁着皇的伤势,却远远看见两名穿着军装的人走了过来。士兵直起了眼,那军装分明是敌军的衣裳。

    “什么人?”士兵试探着问道,企图让对方停止脚步,对方却丝毫不理会,只是越走越近。士兵睁大眼睛,敌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被一块金光闪闪的令牌堵住了嘴巴。

    “是我。”冷淡的女声从黑暗传来,微微有些嘶哑。

    士兵看了一眼那令牌,旋即对方又将头盔摘下,随意扔向了一边,这才在淡淡的月光之下辨别出人形来,他连忙道:“原是凤大人,快请进,神医大人等你多时了。”

    凤华离收起令牌,跟着这士兵去了白千城的营帐当。

    “六叶灵参倒是好物,只可惜性子太寒,恐怕皇受不住……”白千城正在烛光下认真地看着医书,只听“哗啦”一声,门帘被猛然揭开一道熟悉的人形极快地走了进来。

    凤华离率先走到炎虞床边为他把脉,不出意外得丝毫没有任何好转,凤华离的眼里满是疲惫,这一路十分得赶,她几乎都没有合过眼睛。

    “你总算回来了,”白千城立即起身,前几步帮着把昏迷不醒的炎虞扶到床躺着,手指在他手腕滑过,眼里有惊诧一闪而过。转瞬他便回过身端来了一碗热汤交给凤华离,“这一路定然没吃东西吧?”

    白千城心疼的看了凤华离一眼,连日的赶路让她眉眼间都是掩饰不了的疲倦,眼下是深深的青黑:“喝完这汤先去歇息吧,可不能把你的身子给累坏了。”

    “皇他怎么样了?”凤华离担心的望着床的人,眼里因为疲惫满是红血丝,先前一直站着所以没感觉,现在一坐下来觉得十分得困。

    “放心,”白千城拍拍她的脑袋,目光慈爱,“皇的病情至少没有加重,今日好好歇息,明日才能有精神给皇治病。”

    听到他这句话,凤华离连日来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几分,凤华离将那药方交到白千城手里,随后疲惫感席卷而来,眼前也是一阵阵的发黑。

    自己这身子看来是非得要歇息不可了,凤华离苦涩得笑了笑,在侍卫的搀扶下回到了营帐。白千城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边,才从喉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回眸看着炎虞的目光也复杂起来。

    第二日凤华离睡到了午,醒来后便直冲白千城的营帐内。此时白千城把手里的药材扔进药臼,不紧不慢的磨碎,见到凤华离,他淡淡地笑了笑:“你来了?”白千城撩了撩袖子,在一边坐下,他取出昨日的药方子交到凤华离手,示意她看一看。

    凤华离接过来下端详了片刻,才发现这药材都十分寻常,可下面却写着一味药引名唤凤血。凤华离敛眉问道:“这凤血是谓何物?”

    “皇的伤势愈发得重了,”白千城答非所问,他站起身,把正在熬的药端下来,袖袍有隐隐的药香。浓稠的药汁被倒进玉碗,散发着苦涩的味道,“背的伤口伤及肺腑,怕是动摇了根基。”

    他把碗递给凤华离,示意了一下床的炎虞,继续道,“这药方子若要有用,最重要的便是药引,也是这一味凤血。”

    凤华离望着那药泥,只觉得白千城话有话,便等着他继续把话说下去。白千城也难得的沉默起来,炉子的水“咕咚咚”的冒着泡。营帐里的气氛安静到诡异。

    莫非是这凤血十分稀有,到了普天下只有一味的程度?凤华离看着白千城那复杂的眼神,越发感到有一些不安:“这凤血很难得?”

    “难得,也不难得。”白千城轻声道,叹了口气,目光轻轻的落在凤华离身,“因为这味凤血,与你息息相关。”

    与她息息相关?

    凤华离顿了顿,问道:“为何?”

    白千城拿出两个茶杯,倒好茶递给她一杯,自己微抿一口。

    凤血对于他人来说,或许难如登天。但对于她来说,若是愿意,不过尔尔。所谓的凤血,便是她身这股特的内力凝结而成。白千城复杂地看着茶杯浮浮沉沉的茶叶,也正是这么巧,这凤血便是治愈炎虞的关键。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凤华离低声道,心底已升起一丝无措的感觉,若是真如所说的这样轻描淡写,他之前何必沉默那么久。看来这凤血虽取自自身,却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也意味着,失去凤血,你这一身内力统统化为乌有。”他的语气陡然一变,双眸盯着凤华离,一字一字道:“从今往后,你会变成一个再也不能习武的废人。”

    凤华离的内功有一霸道之处,便是一生只能习这一种内功,若是取出凤血,散尽内功,便会震碎她体内多处经脉。此后浑身无力,将会变成名副其实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弱女子。

    凤华离的脸色有些微白,虽然她已经做好了会承受极大损失的准备,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花了这么多功夫才将自己改造成一个力气不小,武功不差的女子,如今却要彻底失去?。

    不仅没有内功,还今生都无法再习武。这么些年来有很多人试图欺辱她,若不是她有着武功,恐怕早已死了几百回了。生于这世,失去了这一层庇护,凤华离该拿什么保护自己?

    凤华离咬住了下唇,这件事情着实有些可怕,为了救皇而重新变回一个弱女子,当真值得吗?凤华离不清楚,她一时难以作出任何决定,她恍恍惚惚地说:“这件事情,我得再想想……”

    白千城皱了皱眉,本来觉得,离儿一定不会为了救炎虞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才毫不掩饰的直接说了。如今看来,她这纠结的模样,倒是当真这样想了。

    白千城希望她知道如何权衡的,可若是她一心如此,自己也没法阻拦,他叹了口气,说:“若你要救他儿放弃武功,往后我会在你身边护着你的。”

    凤华离看了一眼躺在床嘴唇发白的炎虞,而后便转身离去了。她回到营帐里,双腿盘膝而坐,将自己的意识沉入灵海,既然凤血便是自己的全部内功,她怎么也得和凤玄商量商量才行。

    “凤玄?”凤华离低声唤道,不一会儿面前便出现了一位清朗少年。尽快之前已经见过,可再次见到凤华离仍然觉得凤玄化身的这皮相实在是太精美了,凤华离有些急切地说:“我……”

    刚说出一个字,她便又说不出话来了。凤玄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很少看见她这样紧张的时候,这种时候,才能从她脸看出点现在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凤玄看了她一眼,方才他们的对话自己全都听到了,对于此凤玄还是有些感慨的,但这也是真的没错:“如果你取出凤血,之前的修炼全部毁于一旦,而且内力尽失对身体的伤害极大。你不单是再也无法习武,身体还可能留下不少隐患。”

    凤华离踉跄了一步,眼里有仓皇也有无措。

    取出凤血,她是个再也无法习武的废人,但若是不取出凤血,炎虞必死无疑。凤华离有些茫然失措地问“凤玄,我该如何选择?”

    “当然是别救他。”凤玄的声音十分清朗,倒真衬得他像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郎。他的回答十分冷静,且几乎没有任何思考,是下意识的回答。

    凤华离一怔,抬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有些想不通他为何想得如此干脆。凤玄却好像怕她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而后又耸了耸肩,颇有些无奈地说:“若是我的话,我才不要救他,人生那么美好,失去内力和武功可不行。”

    “而且,这才是最合理的做法。”凤玄凝神看着她,皇现在说到底,根本算不她的什么人,又何必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救他呢。

    炎虞和他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他自然无所谓对方的生死。凤玄看着眼前的少女,她的眼里都是迟疑与纠结,凤玄便明白她不是这样想的。

    凤华离有些说不出话来,分明已经知道的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失去凤血的代价,她却依然没有办法告诉自己这么不救他。不知是不是前身的善良作祟,还是自己真的对炎虞情深意重,总之凤华离是难以轻易放松

    凤玄顿了一下,他想要劝说,可想到以凤华离现在的状态定然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只好淡淡地说:“你好好想想吧。”凤玄叹了口气,眼底露出一丝伤情。

    这个姑娘在另一种程度还真是狠心啊……

    凤玄欲言又止,刚想要转身进去那灵海的宫殿逍遥快活一番,却忽然被身后的凤华离给低声叫住了。凤玄回过头来,对方正深深地看着自己,看得凤玄都有些不大舒服了,凤华离才问:“凤血没有了,你会怎么样?”

    https:///html/book/41/41819/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