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好侍奉我
    第三百三十六章好好“侍奉”我

    凤华离错愕地看了她一眼:“他们全都死了,娘亲的仇也算是报了。”

    白蓉儿立即拍了拍桌子,她显得有些发怒,苏念云死了也罢了,连害死她的人也都死了。白蓉儿这么些年以来的积累的争斗之意一时不知该往哪撒,她怒视着凤华离,咬牙切齿地吼道:“谁允许你替她报仇的,这仇该由我替她来报才是。”

    这下轮到凤华离久久缓不过神来,她来之前预想过会被白蓉儿给吼,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过了好一会儿,白蓉儿都没能放下这事,而且还恨得牙痒痒的。

    过了好一会儿,白蓉儿才淡淡地问:“你娘亲她葬在哪了?”既然见不到活的,见个死的总是行的。到时候在她的墓前好好显摆显摆自己过得多好,不像她这么快被人给害死了。

    凤华离本想保密,省得她去捣乱,可转念一想月湾城侍卫的身手不凡,也不是她得罪得起的,便说:“在告诉你之前,可否帮我一个忙?”

    “真是个奸诈之人,”白蓉儿低声怨道,而后她擦了擦泪,轻咳了一声,仿佛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凤华离将炎虞被习撕月邪术的人所伤,从而至今未醒之事告诉了她:“既然这功法娘亲曾经送给你,可否把它还给我?”

    “绛国皇帝竟沦落到如此地步,”白蓉儿低沉地笑了笑,看来自己离开皇宫真是没错,否则不知该被卷入什么战争当。白蓉儿看了一眼凤华离,叹了口气说,“我也想给你,只可惜这书当初是我用来垫桌角的,如今早已不知道哪去了。”

    凤华离沉默地点了点头,面都是难以掩饰的失落之意。虽然不知这半本功法有没有记载解毒的法子,可若是都见不到的话彻底没有希望了。

    正当此时,白蓉儿又欢快地笑了笑,她说:“这书虽不知去哪了,可我却知道如何才能救你的皇。”当年苏念云离开宫后,白蓉儿又重新拾起那本书,经多方打听才得知是神医一族的字,而后又苦学这字,才终于能够看懂这面的东西。

    这面记载得多半是一些习武的招式,白蓉儿都不感兴趣,唯独最后一张写了解毒的药方,白蓉儿记忆力超群,所以那书虽然早已经丢了,但这药方却至今都不曾忘。

    白蓉儿将药方写了下来交到凤华离手,凤华离照着那药方低声念道:“苦参两钱,杠板十八醇四钱,朝月珠六钱,芦荟蜜两钱……”这药方之的药材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可搭配却十分新颖,可谓是闻所未闻。

    白蓉儿见她眉头皱得十分深,便十分不爽地说:“若是不信还给我?”

    凤华离连忙将那药方在手攥紧,这可是救皇最后的希望了,哪怕是死马当活马医,凤华离也得要试试。凤华离将苏念云的墓地告知了白蓉儿,又连忙朝她道了谢,一刻也没有停留离开了。

    行走在街边小道,往日里热闹的小镇也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痕迹,妻离子散的哭声不绝于耳,叫人听着心里发麻。凤华离扫了一眼一位抱着流着鲜血的孩子痛苦的妇人,轻轻叹了口气,果然无论是什么时候,战争里受伤最大的还是百姓。

    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是凤念玉报信回来了,她驾马到了凤华离身边:“来吧,我们得赶紧回去。”凤华离临马前看了一眼那哭得十分凄惨的妇人,终究还是于心不忍,过去帮妇人的孩子包扎好了伤口,而后方才了马。

    凤华离将头靠在了凤念玉的肩膀:“这战争也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凤念玉将马转了一边,似是安慰一般说道:“放心好了,等京城的兵马赶过来,这场战争便会结束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希望如此吧,大家都能够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一路快马加鞭回到了山谷,加之前的路程,总共耗费了五天的时间。五天里面能够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凤华离担心得紧。二人混进一支队伍进了隐国营地,她们给脸抹了灰,再加一模一样的盔甲,所以依然没引起他人的注意。

    可凤华离却不知道,这支队伍是去面见容幽少将军的。一列队伍整整齐齐地在容幽营帐前头停了下来,这前后这身影都没有,凤华离与凤念玉也根本没办法蒙混着离开,只能在原地站着。

    “啊——”

    只听里面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声,不一会儿,一个浑身是血,有着惨烈死状的士兵被抬了出来。在场的士兵们顿时唏嘘不已,相互议论了起来。

    “这少将军最近脾气古怪,实在是难伺候啊……”

    “也不知会是谁这么倒霉,今日要被少将军抓住侍奉。”

    凤华离听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军营的侍女都死光了,少将军便挑些士兵去伺候他起居,而几乎每个进去的最后都会惹得容幽暴怒。凤华离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十分怪。

    容幽也不是个娇生惯养的人,在这种环境下没有伺候也不会在意。更何况凤华离虽知晓他脾气不好,可还不至于到这种病态的地步。凤华离想着时,容幽已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容幽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阴沉的气息,他眼睛扫向那些士兵们,目光宛若利箭一般。凤华离低着头,容幽见过自己,若是被他给认出来可不好了。

    “你——出来。”

    “说你呢。”

    前面两排人自觉地缩回了身子,凤华离前面瞬间成了一道空隙。凤华离攥紧了双手,心慌乱不已,自己这是被发现了吗?凤华离低着脑袋,硬着头皮缓缓地走到了容幽跟前。

    容幽抬起食指,勾起了凤华离的下巴。凤华离咬着下唇,不敢与他对视,只好将目光放向一边。这儿士兵如此之多,容幽此时一声令下,自己恐怕都能被踩成馅饼。

    谁知容幽看着她的脸半晌,却说:“你来伺候我。”

    凤华离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走进了营帐。凤华离满脑子混乱不堪,他这是认出了自己却假装不认识,还是根本没有认出自己?凤华离看了一眼在场众人,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容幽在桌前坐了下来:“给我研墨。”

    “是。”凤华离乖乖地前给他研墨,细长的手指在空不停地打转。容幽仿佛像个没事人簿,丝毫没有和凤华离说话。这让凤华离更糊涂了,容幽认识自己,不可能认不出自己才是,难道是因为穿了这么件盔甲的缘故?

    而后便死给他端茶倒水,期间容幽一言不发,倒是没有出现像那些人所说的暴怒行为,可凤华离心系着炎虞,只想等容幽睡下了便赶紧离去。

    忽得,容幽抬手抓住了凤华离的手,他捂在手心当眼神十分炽热。凤华离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手:“少将军,你这是做什么?”

    容幽抬眸:“你说呢?”

    他的目光十分冰冷,虽然与他相识,可现在这般模样,凤华离却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凤华离试探着问道:“少将军,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是谁?”容幽狐疑地问道,看他的样子却是当真不记得了。

    凤华离有些愕然,但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说谎,便打个马虎眼糊弄了过去。可在此时,容幽却忽然站了起来,把凤华离一路逼到了墙角。容幽解下了她的头盔,而后舔了舔下唇。

    凤华离一面推着他一面低声道:“少将军自重!”

    容幽不屑地笑了笑:“我让你来侍奉我,你现在还不好好‘侍奉’我?”

    凤华离大惊,鬼知道在他的字典当侍奉是这个意思。凤华离忽然想起自己这是男儿身,那容幽岂不是有些怪的癖好?凤华离看向他,却在那一瞬间看到他眼底的一抹黑气。

    权当是自己花了眼,凤华离眨了眨眼,那黑气也着实不见了。儿容幽还企图对她发展攻势,凤华离便一拳往他脸揍了过去。谁曾想这么一拳,容幽便后退了几步,随后毫无征兆得晕了过去。

    凤华离诧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如今自己带伤之身,力气本不大,容幽武功高强,居然连这么一拳都没抗受住,实在是让凤华离惊愕不已。可凤华离也没时间管他了,她转身便离开了营帐,又对门口的侍卫说:“少将军歇息了,他说别让你们进去打扰他。”

    那侍卫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让凤华离看了有些哭笑不得,容幽这些日子以来竟都在做这些事情吗。在凤华离的记忆,他可是个有些冷,武功高强,精通兵法的人,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竟变成这个样子。

    不远处等了凤华离许久的凤念玉朝她招了招手,凤华离连忙跟了过去,凤华离带正了头盔,而后便随些换班的队列走出了隐国营地。

    <a href="https:///html/book/41/41819/l" target="_blank">https:///html/book/41/41819/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