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死敌
    那二人甚至脱下了外面一件衣裳给凤华离以及凤念玉披上,以免引人注意。就这样,两人在一路掩护之下进了隐国军营,凤念玉则在路上不断地假装被高个子碰到,给了他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

    “你们先坐下歇息一会儿,等天黑时我再带你们出去。”高个子将她们带进了一盏营帐,十分体贴地给凤华离她们各倒了一杯茶。凤华离端过茶,红着眼睛看向那矮个子的,随意声音沙哑地说:“公子心肠如此好,是我劳累公子了,还是公子喝下此茶吧。”

    矮个子一怔,随后说:“不用了。”

    “公子果然看不起我这么一个贫苦人家,竟连这么一杯茶都不愿意喝。”凤华离说着说着便垂下头,作出一副伤心过度的模样。矮个子看得十分不舒服,便叹着气接过茶杯喝了下去。

    凤念玉则抬起手轻轻握住高个子的手,对方就已酥软得不行,凤念玉将茶杯塞进他手中:“公子真是折煞奴家,这茶必须得公子先喝一杯才行。”

    “好,都听你的。”有这么一只芊芊玉手在自己手上游走,高个子已全然失去了理智,他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又迷迷糊糊地喝了下去。紧接着,高个子就开始不断追问凤念玉家中情况。

    无论是家中父母还是住处,平素里最喜欢什么,凤念玉全部都对答如流,甚至最后高个子都问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而凤念玉则只是羞涩的笑了笑就应付了过去。

    这让凤华离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原以为带上凤念玉知会变得麻烦,却不想凤念玉演得比自己还要好不少。凤华离看了一眼那波澜不惊的矮个子,反倒是自己,没有那心情与人笑谈,只能假装时不时对他眉目传情的样子。好在那矮个子权当她是性格使然,也没有多疑。

    不出一柱香的功夫,这二人便支起脑袋喊头晕,而不待他们想清楚,就一个扑腾晕倒在了地上。凤华离轻笑着朝凤念玉点了点头,她们方才往这茶中放下了升仙散,足够这两人睡上一个星期的。

    凤华离二人又脱下了他们身上的盔甲穿戴上,如此才有了个士兵的模样。凤念玉将这两个男人拖去暗处藏好,随后便与凤华离一同往外走,这一路士兵极其多,她们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有过容幽的营帐时,凤华离实在按耐不住,便往里看了一眼。从门缝里只远远地看到容幽坐在一把椅子上,面无表情看上去毫无生机。他这般样子即使凤华离隔了很远都感受到一股寒冷,虽然以前容幽脾气就有些古怪,可还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凤华离摇了摇头,加快脚步离开了这片地方。

    凤华离去找白蓉儿,凤念玉则顺路去那附近给一位许大人送信去京城调派援兵来。凤华离翻遍了记忆中的路线,才终于在一片竹林中找着了进去的路。

    那座木屋正坐落在中央,此刻正值中午,屋子上升起了淡淡的青烟,想必是里头的人正在做饭。凤华离推门而入,一道身影立即挡在了自己跟前。此人是白蓉儿的婢女,她武功高超,身手不凡,感受到了有人的侵入,她几乎是第一时间拔出了剑指向凤华离:“什么人?”

    白蓉儿见是凤华离,她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白蓉儿便邀她进屋坐了下来。婢女上前给白蓉儿倒了一杯茶,转身便提着茶壶退了下去。白蓉儿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而后问:“什么风把大小姐给吹到我这木屋里头来了?”

    凤华离浅笑:“其实,我有一事相求……”

    话还没说完,白蓉儿就打断了她。白蓉儿抬眉看向她这身军装,立刻便嫌弃地撇了撇嘴,冷冷地说:“怎么穿了这么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裳?”

    “皇上他现在……”毕竟是有求于人,凤华离只好赔着笑容。可白蓉儿却一次都不让她把话说完,逮着机会就尖酸刻薄地笑道:“又是皇上,还真是和你娘一样,能够将皇上给迷得团团转。”

    白蓉儿便开始明里暗里地讽刺着苏念云,凤华离握着拳头,神色不大好。最终还是没能忍耐住,凤华离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若是她嘲讽自己也就罢了,但说到了苏念云的头上她可就受不了了:“别太过分了,人都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再这般挖苦?”

    白蓉儿一惊:“什么?”

    “苏念云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凤华离低声说,她眼底闪过一丝悲凉之色,可却不及白蓉儿那十分诧异的神情。白蓉儿久久不能缓过神来,她僵着手指,仿佛在低声呢喃着些什么。

    周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唯有秋风偷着从窗缝刮了进来。白蓉儿冷得颤了颤身子,她脑海中又呈现出了当初在宫中是苏念云的模样,这一切仿佛还在昨日一般。

    记忆回到几年前,那时的白蓉儿还在宫内,豪华的皇宫与她现在居住的小竹木屋截然不同,金黄的琉璃顶,丝绸做的床褥,婢女也都是成群结队的。白蓉儿本深受皇上的宠爱,直到有一天苏念云进了宫中。

    苏念云穿了一身淡蓝色的纱裙,珍珠发簪在那精致的发髻上也不显过,一道柔和柳叶眉更为其增添了几分魅力。皇上第一眼就被她给迷住,日后更是夜夜去她那里,完全不再理会白蓉儿。

    白蓉儿许久不得宠,背后家族也十分不满,甚至扬言再不拉回皇上的宠爱就找人替代了她。白蓉儿深感嫉恨,便日日去苏念云那找茬,苏念云是个软柿子,哪怕受到了欺负也不曾告诉皇上。

    而更让白蓉儿受不了的是,就算她再怎么冷嘲热讽,苏念云始终都是淡淡地笑着,说是要用她那那套以德化怨的法子。

    白蓉儿怒道:“穿城这般模样,是要勾引皇上不成?”

    苏念云笑了笑:“姐姐若是喜欢,我便将这衣裳给姐姐穿。”

    “疯子。”白蓉儿低声骂道。

    不知是苏念云真傻还是假傻,无论白蓉儿对她怎么恶毒,她都不甚在意,甚至于最后把一本残缺的功法送给了白蓉儿,说是可以以此解开二人之间的芥蒂。

    “什么破书。”白蓉儿接过那书,可那书上都是神医一族特定的文字,她翻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便随意丢到了角落里。之后白蓉儿便一直在宫中歇息,再次出宫时便听说苏念云被抓进大牢,也失踪了的传闻。

    白蓉儿恍惚不已,本以为皇上终于会重新宠她,可后来越来越多新人进宫,白蓉儿才明白,自己对皇上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新鲜物了。她的宫中有许多苏念云送来的糕点,听说都是苏念云亲手做的,白蓉儿看着心烦,便差人全部扔了。

    自那以后白蓉儿忽然觉得心中空了一块,她常无缘无故得发呆,心中想着若是苏念云没有失踪,她便能打败苏念云重回宠妃的宝座。在宫中的死敌忽然失踪,皇上也不再宠爱白蓉儿,这宫中生活也就越来越平淡如水,于是皇上去世后,白蓉儿便搬出了宫中在这山里中住了下来。

    *****

    如今骤然听闻苏念云的死讯,白蓉儿有些难以接受,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最不爱听到一些死与病的消息,白蓉儿竟有些难受。

    自从知道相府的苏念云就是曾经宫中的苏念云后,白蓉儿便常派人去打探消息,得知她不过是嫁给一个相爷,还不是很受宠,女儿甚至毁容的那一段日子,白蓉儿一直都觉得十分舒畅。

    白蓉儿可以笑着说她过得不如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将苏念云当成自己的假象敌,并以此来提高自己,好不输给苏念云。可一时听到这死讯,白蓉儿还是难以接受的。

    见白蓉儿似乎是在感到难过,凤华离登时惊讶不已,她又坐了下来,皱着眉头问:“你这是……怎么了?”她不是同自己娘亲是仇人,巴不得对方早早去死的那种吗。

    白蓉儿声音有些哽咽:“就算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

    白蓉儿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够看着苏念云满带悔恨地去死,而后自己还能在她身边不屑地看着她死去,以解当年她抢走自己皇恩之仇。可如今这么没来由的死了,白蓉儿甚至没让对方了解到自己现如今生活得比她好得多,实在是……

    凤华离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也只好静静地看着她,虽是想说些安慰的话,可又担心以白蓉儿这冷漠又要强的性格,一定不想像别人示弱,才只好闭上了嘴。

    过了半晌,白蓉儿回过头看向她:“她是如何死的?”

    凤华离看见那通红的眼眶,吓了一跳,若是他人见到,还要以为白蓉儿与苏念云的感情十分要好,而绝不会是死敌的关系了。凤华离将苏念云中毒始末讲给了她听,她登时有些义愤填膺地说:“那些男人如今在哪?”这人必须得是死在她手里,怎么能被这些可恶的男人给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