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美人计
    凤华离朝她点了点头,苏念云性子软弱无争,这书簿恐怕就是被白蓉儿给抢去的。凤华离凝眸说:“恐怕娘亲在宫中没少受过这人的欺负,毕竟后宫便是如此昏暗不堪。”

    说完,凤华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炎虞。自己为何这么关心他,若是当真嫁给他,是不是也会和苏念云一样,最后都落不到一个好下场?这些问题就连凤华离自己都没有答案。

    白千城有些茫然,他虽知宫中城府,可没想过苏念云也要遭受这些,毕竟她在当初也是十分受宠的。只是最后打入大牢自己没能及时赶到将她救出,白千城始终有些愧疚。白千城问:“若真这样,白蓉儿还会将这一半的功法交给你吗?”

    凤华离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不论如何,我都得去试试。”

    说完,凤华离便回过身子走出去,可还没走几步,就又被白千城给拉住了。白千城看了一眼因炎虞重伤而士气大降的将士们,把凤华离拉回了营帐,而后低声说:“现在外面有隐国的五十万大军,而我们才不过十万,他们把外面团团围住,你如何出的去?”

    也不知那隐国的将军是怎么了,竟连夜把所有的兵将都抽来了这,也不打算要攻占绛国的城池,而是专心致志地堵着绛国皇帝。

    虽然暗卫骑兵的将领考虑过从京城请派援兵,如今路途没了隐国的人,若是京城的兵力都过来的话,反而可以把隐国给灭了。可隐国的人守备森严,就连一只飞过的鸟都要射死,更别说要出去给京城通风报信了。

    凤华离一下子又陷入了失望当中,难不成当真要被困在这等死吗。就在此时,外面走来了一位绝色女子,她衣着花绿袒露,看上去倒是有些娇艳。那人轻声唤道:“妹妹。”

    “你怎么……”凤华离想说她怎么穿成这样,可转念一想,皇上与她没什么关系,别人想打扮自己凤华离自是管不着的。于是凤华离立刻改口道:“你怎么来了?”

    凤念玉带了一碗蜂蜜红豆粥,她邀凤华离坐下:“一醒来便听说妹妹往皇上这跑了,想必你还没来得及吃东西,我便亲自在炊房中给你熬了一碗粥。”

    凤华离捧着暖手的碗,热气扑上面容,凤华离却觉得心底也跟着暖了起来。雅文吧这是她在这世上第二次感受到亲情,苏念云如今不在了,可还好还有这么一个姐姐。凤华离喝了一口,赞叹道:“姐姐的手艺真好。”

    白千城听到二人互称姐妹,登时就有些不太冷静了,他也跟着坐在了凤念玉对面,随后目光从二人脸上晃悠了一会,最后又停在了凤念玉脸上。白千城有些不大确信地开口:“你是苏念云的女儿?”

    相比与白千城难掩的激动,凤念玉则显得有些冷淡:“是又如何?”

    “太好了,你没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可一直都在担心你呢。”白千城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凤念玉的手,他霎时热泪盈眶,若是苏念云也能在此见见凤念玉,一定会高兴得不行吧。

    凤念玉一把抽回了手,眼神中的嫌弃之意十分明显。当初虽白千城并非自愿,可把苏念云送进火坑的人到底还是他。凤念玉可以不恨他,可也绝无法与他谈笑风生。

    见二人气氛有些尴尬,凤华离便打趣道:“行了,你弄这么一出像是我们的爹爹一般,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白胡子都那么长了……”

    白千城柔和地笑了笑,苏念云自幼就离开了她的娘亲,白千城便一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照顾。而如今苏念云的两个女儿,他也依然愿意把她们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照顾。

    接下来凤念玉便与凤华离随意地聊着,倒是把这军营当中紧张的气氛消散了许多。只是凤华离虽表面侃侃其谈,心中想的却全都是如何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凤华离与凤念玉离开营帐往回走时,路上偶尔有几名士兵会偷偷地瞄身边的凤念玉几眼。凤华离也才注意到凤念玉不仅有着十足的美貌,身材也是一流,再加上这衣裳打扮,不吸引起注意力都难。

    想到这一点,凤华离却忽然有了些法子。

    “想到了什么?我们一起去做吧?”凤念玉忽然说道。

    凤华离一怔:“你说什么?”

    “不是想到了离开这儿的法子吗?”凤念玉眨了眨眼,笑魇如花的模样深惹人喜爱。凤华离吓了一跳,只当她这是读透了自己在想写什么,正想着姐妹之间难道真的有这些联系时,凤念玉推了推她的手肘,低笑着说,“你方才果然没听我们说话。”

    方才白千城如同一个话唠一般不停地说着话,把凤华离所忧愁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而刚刚凤华离忽然眼睛一亮,整个人都忽然放松了许多,凤念玉这才得以猜透她的心思。

    “原来如此,”凤华离恍然大悟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观察力这么敏锐。只是这件事涉及范围大,凤华离不想把凤念玉也拉进这趟浑水当中,“我自己一人便够了,你就不必插手了。”

    凤念玉皱了皱眉:“妹妹以为我会是个累赘?”

    凤华离刚想否认,凤念玉却举出了那日在火城设计的暗箭杀人事件,以及后来终于亲手捅了裘飞宇一刀,还说她早已会了些武功,比起凤华离现在病弱的身子,谁强谁弱都说不准呢。

    凤华离这才不得不答应下来,并将自己方才所想之事告诉了她。男人们常会被绝色美人所吸人,军营中的人也不例外。所以凤华离打算使一招美人计,只是风险极大,一个不小心对方没上套,就要先赔上自己的性命了。

    凤华离换上了一身凤念玉带上的衣裳,二人尽量穿着朴素,妆容却十分艳丽,二人在远处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这么一处只有两个人守卫的地方。每个侍卫怀中都拿着一颗传音石,一旦发现情况,情报就会一层一层地传过去。

    随着凤华离与凤念玉越走越近,那二人也注意到了她们的身影,其中一人立即举起了传音石。凤华离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好在此时另一人忽然拦住了他的人,二人朝着凤华离与凤念玉说了些什么,随即便走上前来。

    “什么人?”他们抬起了长剑,直直地指着凤华离与凤念玉。

    凤华离笑了笑,上前一步,她迎着风拢了拢头巾,温柔地说:“我们姐妹二人在这山上摘野菜,一时迷了路,不知怎么就走到这来了,还望大哥能放我们一程。”

    这两人一高一矮,那高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平日里在军营里,何时能够一下子见到两位这么漂亮的女人,一时便有些不太清醒,几乎就要答应下来。那矮的却是十分冷静,他看着凤华离冷笑一声:“呵,采野菜还能采到这儿来?”

    凤念玉用力点了点头,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兵哥哥,奴家家中贫穷,所以日日在外摘些野菜吃,可我那附近都没有野菜了,便到了这来。方才我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士兵呢……”

    高个子的附和道:“她一定是在咱们换班的时候走错路进来的。”矮个子立即的抬起手拦住他,质疑地说:“这怎么可能,这天下之大,为什么偏要到这来采野菜?”

    “你若是不信,随我们去那看就是了,”凤华离说着说着,便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边的泪珠,她带着哭腔看向凤念玉,十分可怜巴巴地说,“可怜我这姐姐,都这把年纪了还没婚配,如今采个野菜都要被人审问。”

    凤华离刻意在没婚配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那高个子看向凤念玉的目光便更加炽热,凤念玉也适时地朝高个子挑了挑眉,抬了抬肩,一举一动都暧昧之极。

    高个子一见美人哭泣,又见美人对自己搔首弄姿,登时就急了,他连忙推了推矮个子的,矮个子十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万一她们是绛国军营里的人该怎么办?”高个子抬起手指打了打他的脑袋:“你真是傻了,军营中哪里有女人,她们分明是两个可怜的女子罢了。”

    正在此时,凤念玉上前几步,假装被石头绊倒,直接跌入高个子的怀里。凤念玉低吟一声,从他怀中爬了起来,凤念玉紧紧盯着高个子僵硬的目光,低声说:“这可如何是好,你摸了奴家的腰……”

    高个子这才注意到为了扶她,手指竟攀在了她的腰上,他连忙缩回了手,脸上一下子变得十分红。可高个子松开她后,她却正好接势跌到了地上,似乎觉得不够,还硬生生滚了两圈。

    高个子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把她扶了起来。凤念玉无力地咳了一声,仿佛受了多大的伤一般,她望着高个子的目光里仿佛走着无尽的柔情以及伤心:“公子就这么厌恶奴家,才碰了奴家一下子就要急忙推开吗?”

    如此美人在怀,还伴随着这般软的声线,高个子再也无法拒绝,他狠狠地瞪了矮个子一眼:“你真是每日站岗站傻了,哪有那么多绛国的人,绛国都要完了。”矮个子长叹了一口气,回过头只见凤华离红着脸,满脸委屈地看着他,这才一时心软挥了挥手,说:“送她们从军营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