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能死
    凤华离皱了皱眉,眉宇只间尽是愕然之意。雅文吧面前这个人居然为了报仇而筹划了这么多年,甚至报仇已经成为了他唯一的生命了。凤华离问:“那白萱呢?”

    裘飞宇嗤之以鼻地说:“她不过是个下贱的奴婢,是我赏给沐紫的玩物,只是她有些不识大体,这个玩物又回到了我手上。只可惜……”裘飞宇揉了揉手指,笑着说:“失了这么有趣的东西,还有些可惜呢。”

    凤华离感到一阵寒意,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人叫为玩物。凤华离看着他,亏德自己以前认为他这张脸生得极其好看,现在看来,哪怕外表如花般艳丽,内里也不过是阴暗无比的霉菌。凤华离一字一句地说:“你真是可怜。”

    “什么?”

    “你的人生,满满当当的,全都是我,可你有为你自己而活吗?”凤华离眼中充斥着不屑,以裘飞宇这优秀的条件,本可以过得十分舒服,可他却因为多年前自己的错事而喋喋不休,甚至人生全部都错位了,这简直是荒谬。

    “不,不……”裘飞宇怒视着她,“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若不是她拒绝自己,若不是相府那样对自己,他怎么会想着如何复仇想了这么多年,这一切分明就是她的错误。

    凤华离嗤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竟成了我的错了。”

    裘飞宇被完全激怒,他顾不上那么多,猛地抬起刀就要往凤华离身上砍去,此刻他整个脑子里就只有杀人这一个想法。裘飞宇武功比凤华离精湛许多,速度也快上不少,凤华离自然是躲不上的。

    当然,凤华离也没想着躲。裘飞宇的刀没能砍下去,而是被另一把长剑给结结实实地挡住了,炎虞一把将他甩开,而后回过头怒视着凤华离:“你这女人,怎么不知道躲躲,伤着了怎么办?”

    只身一人来见一个一心想要杀了自己的人?凤华离可没有那么傻,早在她来之前就已经与裘飞宇商议好,这儿就在营地附近,骑兵们也都方便过来。虽然大家都知晓这黑衣人有多么恐怖,可若是不能杀了这黑衣人,大家也都没有离开这儿的机会,如果横竖都是一死,那还不如拼一回。雅文吧

    凤华离朝炎虞笑了笑:“皇上在这,我还担心什么?”

    凤华离往后退了几步,这两人已开始恶斗起来。只是那裘飞宇虽然身手极好,但炎虞却要更上一层,几乎招招式式都压制着裘飞宇。不一会儿炎虞便占了上风,裘飞宇则颇有些难以招架的意思。

    这裘飞宇倒不像传言所说的那般恐怖,凤华离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不一会儿,众骑兵纷纷赶到,此时裘飞宇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众人正兴奋可以活捉他时,裘飞宇却忽然用力弹开了炎虞,他看着凤华离,怒火仿佛要烧出来了一般:“你竟敢不只身前来?”

    只身前来被你杀?凤华离可不是傻子,她一面往后退,一面猛地朝裘飞宇放出无数道梨花针。可就在此时,裘飞宇却忽然怒吼一声,随后他身体当中散发出无数黑气,黑气使得那些梨花针竟然全部射进了友军的身体之上。

    凤华离看在眼里焦急得很,她连忙带着解药走过去,却不想一道黑气朝自己涌来,而后将自己包裹住,接着自己整个身子就倒挂在了空中。

    “这是什么邪术?”

    “如此浑浊之气,定是邪术啊!”

    凤华离听见底下的人担忧地讨论,以及炎虞正焦急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凤华离看向裘飞宇,而后抬起手,一道火焰连同着无数梨花针飞涌了过去。可结局依旧和方才一般,凤华离这才意识到,这才是传言中的裘飞宇,自己的招式根本就对付不了他。

    “受死吧!”裘飞宇怒吼道,他张开手,凤华离便失去了控制,从十几米高空重重地跌在了地上。凤华离感到浑身都为之一震,她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炎虞看了她一眼,额头青筋凸起,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去裘飞宇再次交起手来。炎虞的内功时无尽的冰,无数的冰在裘飞宇身上绽放爆裂,可裘飞宇就宛若什么都感受不到一般只知晓进攻。

    炎虞根本伤不了他,而他微微抬手,炎虞就满身是伤。不一会儿,炎虞身上就已经伤痕累累,到处都是血红的印子。炎虞手臂撑着地面,他大喘着粗气看着面前这个像是怪物一样的裘飞宇。

    下一瞬,裘飞宇抬起手,那所有的黑气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把尖锐无比的长刃,随后暮然穿过了炎虞的胸膛又烟消云散,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除了那胸腔迸发出十分远的鲜血,以及晕倒过去的炎虞。

    “不要——”凤华离失声尖叫起来,她抬起双手,可却什么也抓不住。一只脚踩住了她的手,地面仿佛都凹进去了一些般。凤华离咬着唇抬起头,看见的是带着诡异笑容的裘飞宇。

    “你再叫,他也回不来了。”裘飞宇一把抓住她的下巴,低声说。

    凤华离摇着头,而后一口咬住了那脏兮兮的手指。凤华离用尽了全力,嘴里都能够尝到那血腥的味道。裘飞宇一把抽出手顺势往她脸上扇了一巴掌。紧接着仿佛不解气一般,裘飞宇又一脚把她的脑袋踹进了泥土当中。

    凤华离浑身都充斥着疼痛,鼻子里吸进了些泥土呛得难受,可她连咳嗽的力气也没有。脑海当中满是方才炎虞的画面,她鼻尖发酸,泪水强忍着才能不掉下来。

    “现在什么感受?”裘飞宇嘲讽地说,“当年的仇,如今终于可以报了。”

    “是不是想杀了我?”

    “若你真有那本事就好了,只……”

    “你知道我等这一天……”

    “现在,就送你上路吧。”裘飞宇的声音十分冰冷,宛若丧钟一般。而事实上,这的确是凤华离的丧钟。裘飞宇抬起手,一道黑气在他手里凝聚,他只需要轻轻一挥手,凤华离就会粉身碎骨。

    而就在此时,只听裘飞宇闷哼一声,紧接着就是巨大地倒地声。自己没有被裘飞宇杀死,他也没有再身边说话,凤华离缓缓抬起了头,竟见裘飞宇倒在了对面,他嘴角残留着一丝鲜血,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凤华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名穿着白色狐裘,留着白花花胡子的男人正站在那,他满面正气,俨然就是神医大人白千城。白千城看向倒在地上的裘飞宇,鄙夷地说:“你这孽畜,竟敢酿成如此大祸,哪怕死十次都不为过。”

    白千城合起手,一道金光顺势涌出,随即那散碎的金光竟逐渐化作一道潜龙的身影,随后那金光猛地朝裘飞宇飞过去。裘飞宇想要躲闪,可为时已晚,他与金光相撞,转眼间便化为了青烟。

    解决完了裘飞宇,白千城连忙将凤华离扶着坐了起来,而后给她灌输了些真气,让她勉强能够撑着。白千城低叹一声:“好在赶上了,否则日后日后都没法见你娘了。”

    “多谢相救。”凤华离苦涩地笑了笑,她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炎虞跟前。炎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凤华离颤抖的手探到那鼻翼前头,可所感知到的只有一片冰冷。

    凤华离的手颤得更厉害了,眼底的泪水没了防线,全部都落了下来。凤华离不断地推搡着炎虞,尽管她心里清楚再怎么摇,面前这人都不会再醒过来。

    “你,你不能死……”凤华离哽咽地说,“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你还这么年轻,你还是一国之君,你没有个皇子,将来绛国可该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

    凤华离擦拭着满脸的泪水,心中愧疚不已。若不是她提起这件事情,皇上也就不会提议要来剿灭裘飞宇,更加不会因此受伤而变成现在这样。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

    凤华离晕了过去,她和炎虞被一起抬回了军营。依照凤华离这伤势,再加上她伤心过度,起码一天一夜没法醒过来,却没想到当天夜里她就一边呢喃着一边惊醒了过来。

    营帐里头点着灯,来来往往的全都是人,不断有人端着热水进,端着血水出,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凤华离吸了吸鼻子,待到意识清醒后便立刻想到了皇上。

    凤华离猛地抓住身边的一位将士问:“皇上呢,皇上怎么样了?”话音刚落,凤华离就滚落了下来,她顿时吃痛地低呼了起来,浑身就像散架了一般,就连想要爬起来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

    那将士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她抬上了床,安慰地说:“大人好生休息,皇上那边有人照看着,大人也别太牵挂了,神医大人说了,你得好好养病,否则这伤也好不了……”

    凤华离看出那眼中的躲闪之意,他一定是在故意隐瞒着什么。凤华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一把掀开被子,皱着眉头焦急地问:“皇上到底怎么了,有没有事……可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