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是裘飞宇
    隐国的军队将绛国给团团围住,炎虞也曾派人前往突袭之类的,本都是些虾兵蟹将不成问题,可每次就要大获全胜的时候,那个黑衣人就会冒出来助威。雅文吧现在隐国的军队要比绛国被困在这峡谷当中的骑兵要多了许多,这样消耗下去也完全不是办法。

    众人只知这黑衣人身手极其高超,几乎无人能敌,可关于他的身份却没有人知晓,直到白萱死后。白萱说他还活着,凤华离立即便想到了裘飞宇。回想起来,白萱一见到裘飞宇时,似乎就呈现出一种十分害怕的模样。

    白萱那天要说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裘飞宇,而在他说之前就遭到黑衣人的刺杀,这说明那黑衣人或许就是裘飞宇。无论如何,若裘飞宇当真没死,他兴许和那个传说中的黑衣人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么一个极有可能如此危险的人物竟一直在自己身边,凤华离不由感到一阵后怕。联想到之前月笛所说的事情,先前裘飞宇被这前身所拒,现在难不成是报仇来了。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他若真要报仇,为何又一直待在自己身边按兵不动,直接杀了自己不是更好的选择?

    凤华离决定去找皇上问一问关于裘飞宇尸首的事情,皇上对于她的到来显然是高兴的,可听到她张口就问裘飞宇的事情脸便瞬间阴沉了下来:“为什么要问他的事情?”

    凤华离说:“隐国的那位黑衣人,或许就是裘飞宇。”

    “什么?”炎虞大吃一惊,立即把苏三叫了过来。一顿问询之后方才确认,裘飞宇的尸首一夜之间就无影无踪,且消失的十分蹊跷,守卫的人也没见过什么可疑的身影。

    凤华离沉思道:“有没有可能是被什么野兽给叼走了,毕竟这也是在山中。”

    苏三立即摇了摇头:“这附近的野兽都被猎干净了,就算有,在闯入营地的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所以绝不可能是被野兽给叼走的。”

    “这么说来,裘飞宇真的有可能没有死……”凤华离感到匪夷所思,那日自己亲自查探过了他的呼吸与脉搏,分明已无回天之力,难不成都变成了这般模样却还能死而复生?

    事情虽然不可思议,可却又隐隐约约透露着一丝条理性,炎虞也不得不相信了些这个可能性。雅文吧

    白萱身上常有伤痕,再加之她对裘飞宇那么畏惧,多半便是裘飞宇常常对白萱施暴。而就在白萱被刺杀前身上又多了新的伤痕,这代表她在当天还与裘飞宇见过面。

    裘飞宇似乎能够在这军营当中来去自如,甚至在这里就有他埋藏下的眼线。凤华离忽然心生一计,即可以看看谁是裘飞宇的人,若是起了作用,还可以算计隐国一次。

    凤华离在炎虞耳边轻语了几句,随后他也觉得这计划可行,转头就亲自施行去了。凤华离离开营帐,本想着等几天后看看结果如何,可转眼几天就过去了,却不想还没等到这结果,凤华离倒是等到了一封不寻常的信。

    信放在桌上,凤华离问门口的侍卫,侍卫却说没见过有人进来。凤华离觉得奇怪,便拆开了信,只见信上说:“今日巳时,南石峭相见,别带上任何人,否则你会后悔的。”

    凤华离一惊,她攥住信纸,四下张望一眼,又连忙冲出去查看了一番,也没见到有什么可疑的身影。凤华离心脏跳得极快。四周安静得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这封信很显然就是那个黑衣人写下的,南石峭离着不远,但却出了营地。凤华离沉思了片刻,还是决定要前往去会不会这个黑衣人。这人似乎不想杀自己,否则送来的就不是信,而是一支直插胸膛的箭了。

    凤华离来到了南石峭,这儿风景秀丽,清风拂人,凤华离本想来这歇息,可因为战事紧张,她才一直忙着而没空来这。不远处站着一道黑影,想必那就是约自己出来的黑衣人了。

    凤华离咬了咬下唇,缓缓地走了过去,黑衣人感受到了她的到来,很快就回过了身子,他盯着凤华离看了好半晌,才将帽子脱下,露出了里面的那张脸。

    “果然是你。”凤华离掩住心中的惊讶之意,低声说道。

    裘飞宇挑了挑眉:“你知道了?”

    凤华离说:“从白萱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你了。”

    裘飞宇冷笑一声,此时的他看上去和以往凤华离所见的样子几乎是判若两人,他眼中不再是蕴含笑意,而是满满的杀意。他微微扯起的嘴角显得整个面目都有些狰狞,他上前了几步:“离儿,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呢……”

    凤华离一怔,走神的一瞬间对方竟忽然抬起手猛地将她抱入怀中,随后裘飞宇低下头,在那红唇之上吻了下去,他的舌头宛若蟒蛇一般不断往里肆虐。反应过来的凤华离瞪大了眼,她猛地推开裘飞宇,用尽全力扇了他一巴掌。

    凤华离用力地擦拭着嘴唇,不由得觉得恶心无比,凤华离冷冷地说:“你真是让人恶心。”

    “哈哈哈……”裘飞宇痴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来的莫名其妙,叫人听得有些毛骨悚然。裘飞宇露出了牙齿,他眸中满满都是恨意:“真是和当年的口吻一模一样,亏我还以为你变了,原来还是一样的下贱!”

    他的语气叫凤华离听得格外不舒服,更何况那个带有侮辱性的字眼。不过听他这么说,仿佛是在说当年纠缠凤华离结果却被打个半死的事情,多半也是因此而结下的仇怨。凤华离低笑一声,她不屑地看向裘飞宇:“真是叫人可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粗鄙不堪,若是当真好好做人还能寻个好人家,可瞅瞅你这恶心的模样……”

    凤华离不置可否地啧了几声,随即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裘飞宇红着眼,他大怒不已:“你这个贱人……你和皇上不清不楚的,我早该杀了你这贱命!”

    裘飞宇要自己的命这一点毋庸置疑,可这动机却疑点重重,诸如这些年来为何不出现,出现了为何只是潜伏在自己身边而不下手等等。凤华离故作疑惑地问:“怎么,你是因为皇上才要杀我?”

    “早知道你还是要和皇上搞在一起,我便不该留你这性命。”

    凤华离接着厉声问道:“你到底为何要杀我,又何至于牵动整个绛国?!”

    裘飞宇看向她的目光瞬间变得怜悯,仿佛在可怜她的性命即将断送于此,他抬起刀吹了吹刀刃上的风尘。裘飞宇看上去冷静了许多,可越是冷静,那股杀意就越是沸腾,他淡淡地说起了这些年的事情。

    裘飞宇是先皇膝下皇子之一,只是在争夺皇位时输给了尚且十五岁的炎虞。裘飞宇的父亲与炎虞本就水火不容,炎虞登基之后更是处处打压他,裘飞宇不堪欺辱,自那以后便隐姓埋名在京城住下,并只能以卖画为生。

    裘飞宇遇见凤华离,他还不习惯女人们不会围着他转的情景,于是便整日缠着凤华离。到后来就成了一种病态,不仅被凤华离嫌弃,还被相府的人打个半死。

    巧的是裘飞宇被神医一族的一位高徒看中,并收作了义子,从此成了神医族的人。裘飞宇一直以来努力修炼,武功和医术都极其精湛,他常常回去京城,一点点地看着那个少女逐渐出落成为一位十分美的女子。

    凤华离的美貌京城闻名,许多富家公子看中,裘飞宇知晓之后愈发得不高兴,于是裘飞宇找到了凤求复。裘飞宇身在月湾城,听他的义父说了些苏念云的事,便将凤华离不是凤求复亲生女儿一事告诉了凤求复。

    裘飞宇身为神医族的人,提出要与凤求复合作,给他提供帮助,唯一的条件便是凤求复必须对凤华离刻薄相待。凤求复对凤华离本就没什么感情,一直也一直待她不怎么样,苏念云也始终没给他什么神医人脉的帮助,所以凤求复立即答应了下来。

    可即便这样,裘飞宇还是觉得不够,他指示凤求复一手策划了凤华离毁容一事。而后裘飞宇去现场看时,见到凤华离捂着一张烂脸满地打滚的样子,心中十分闷烦。于是裘飞宇抬起木棍,用力地打向凤华离的脑袋,无数鲜血涌了出来。

    可意外的是,凤华离却“没有死”,裘飞宇听闻消息,忽然也不想她这么轻易得就死了,便暂且不再对她下手,而是在结束闭关修炼后再次出现在了凤华离面前。本以为凤华离会因此惊吓不已,却没想到对方已经彻底忘了自己。

    裘飞宇便觉得这样十分有趣,他想着法子缠着凤华离,就是想让他迷上自己,而后裘飞宇再杀了她。直到后来炎虞的出现,每当凤华离与炎虞含糊不清时,裘飞宇都会想要杀了她,甚至有几次确实付诸行动了,但却没有得手。

    一直到现在,可裘飞宇再也没有耐性忍下去,他要杀了凤华离,再把属于自己的绛国整个夺回到自己的手里,这可是他多年以来唯一的目标,而如今终于要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