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下毒
    军营当有人被害,凶手下落不明,好在此时正处于和隐国紧张对峙的时日,所以大家都没有过多议论,只当是对方来挑衅的信号。 倒是凤念玉新婚之夜过后便成了寡妇,一时之间引起了许多人的同情之意。

    这几天皇似乎都不在状态,竟然一连几次败给了隐国。如此地利,本该大获全胜,也是这么才让绛国现在的处境变得有些危险了。凤华离听过了这消息,便打算去看看皇。

    “大人,皇现在正在会见其他大臣,不方便见面。”

    凤华离站在外面等了一下午,直到看在几名熟悉的大臣在外面商议着什么时,才忽然反应过来。这几天以来每次来找皇,他总有些什么事情无法见面,他这样子像是在躲着自己一般。

    凤华离皱了皱眉,不知皇这是怎么了,但知道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凤华离一把推开苏三,什么也不顾地闯了进去,拦着她的侍卫一路被推到了里厅,这才发现里面满满一圈都是人。

    皇正和一圈臣子将军的人物围着那地形图商量着军事,大概是近日总是难以胜过隐国,所以才需要讨论这么长的时间。

    “皇,大人她非要进来……”

    炎虞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但却没让凤华离离开,而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便投身与讨论当了。凤华离轻咳了一声,走前来问道:“皇今日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炎虞说:“不用了,朕不饿。”

    凤华离扁了扁嘴,不过众人既然都对她的存在没有意见,她也不想离开了。凤华离一直站在旁边听着,才知道隐国的驻扎在这的军队他们预先想象的还要多。而如今他们已退到了迷蝶谷的最深处,那儿地处低势,可山路崎岖地形复杂,再加现在他们的人数炎虞这一方还要多,不仅短时间内很难将他们剿灭,甚至再拖下去有可能会处于劣势。

    不知不觉夜幕又开始降临,看起来情势仍然没有什么起色。凤华离掀开了帘子,脸颊立刻被这冷风所刮得发疼,大概是因为在山谷的缘故,虽然快到春末,这儿的风却仍然十分大。

    凤华离抬起手指,感受着风从指间流逝,却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凤华离连忙挤到那些大臣将军前头,而后说:“皇,我想到了一个法子,或许可以对付隐国的那些人。”

    那些将军们似乎有些不满,让她在旁边听着已经十分大度了,如今居然强行插进来有些过分了。他们立即三言两语地对凤华离进行人身攻击,大抵也是看不起她身为女子的身份。

    炎虞扫了她一眼:“说吧。”

    凤华离瞪了一眼那最生气的老顽固:“这儿的风向始终是往着谷里吹的,若是撒些毒粉,兴许可以毒到他们。”

    “简直胡闹。”

    “一个女人懂什么,满口胡言乱语。”

    炎虞也说:“风向无常,谁能保证它会不会忽然往回吹?”

    凤华离点了点头,只好退回了一步。又这么无聊地聆听了一会儿便到了晚饭的时间,凤华离原打算和散了的大臣将军们一起出去,却被皇给叫住,说是要服侍他用膳。

    饭桌之二人相视无言,凤华离也老老实实地给他端菜倒酒的,毕竟自从炎虞说他需要一个侍女伺候后,她成了新的贴身婢女了。若是能容凤华离说下一句,她的位置可还真是说升降。

    “你不吃?”炎虞才吃了两口,便问。

    “是。”凤华离回过神来,这才反应过来他让自己准备来招待客人的碗筷是给自己的,于是便乖乖地在那位置坐了下来。炎虞一心在食物,根本没多看凤华离几眼。

    凤华离满心思都在想着皇对自己说过的话,可近来皇却对那些事只字不提,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凤华离也只好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的样子。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可凤华离内心还是有些不大好受。

    再喝下第二杯酒,抬起酒壶想要斟第三杯酒时,凤华离抬起的手却被炎虞给挡住了。炎虞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在他要说什么时,油灯却忽然呗吹灭了,营帐霎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凤华离一惊,想要站起来去把油灯点,以防有歹人趁此行凶。可因为黑灯瞎火,凤华离脚被凳子给绊倒,一下子跌在了地,正当她要起来时,却忽然感到空俯下了一个人。

    炎虞撑在了她身子头,那双眼睛在黑夜仍然十分容易辩识。凤华离张了张唇,却根本说不出话来,二人这么对视着,直到匆忙走进来的苏三点燃了油灯。

    “怎么这么不小心,酒壶洒了怎么办。”炎虞说着,从凤华离脑袋边提起了险些倒掉的酒壶,随后轻轻一撑便直起了身子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见凤华离跌在地便问:“怎么不起来?”

    凤华离连忙起了身,她揉着发烫的脸颊坐了下来,顿时对方才自己的所想所为而后悔不已。这可是在军营里头,皇一心忙着与隐国的战争,哪有功夫去想那些闲事。

    炎虞说:“方才你说的法子,或许能行得通。”

    “什么?”

    隐国的人地处下游,若是他们在水源下毒,兴许也可以重创他们一次。炎虞问:“你可有把握炼出致命的毒?”

    “自然。”凤华离点了点头,如今内功已经基本恢复,她当初在灵海里种下了许多药材,毒药当然也不会少,单是致命的毒药凤华离还是全然有把握的。

    炎虞看了她一眼,问:“你喜欢裘飞宇?”

    “什么?”凤华离一怔,没想到这话题能转得这么快,但是她马摇了摇头。裘飞宇先前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若现在来说一定要有的话,那也不会是什么友善的关系。想到凤念玉一心为苏念云报仇,凤华离一时有些惆怅。

    见她露出这番神情,炎虞又喝下了一杯酒:“他死了,你很难过?”

    凤华离皱着眉,用力地摇了摇头。

    “当真?”炎虞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太相信她,因为凤华离现在这沉思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悼念裘飞宇。至少在裘飞宇死前,炎虞从没见过她一连这么多天都不在状态,因此炎虞都有些不太确定裘飞宇死了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了。

    凤华离清澈地眼眸看向他:“我和裘飞宇一直以来都十分清白,皇定是误会什么了……”看着他的眼睛,凤华离忽然不敢将接下来的话说下去了。这些日子以来,凤华离似乎总是控制不住地去在意炎虞,她想要说出自己的感受,但看到他那淡然的脸,也只能此作罢。

    “奴婢还有事,先走了。”

    待到凤华离离去后,苏三连忙走了进来。苏三迎着皇的黑脸跪了下来,皇心情似乎十分不好,他冷冷地开口:“你没有在骗朕?”

    “当然没有,”苏三凑前来,低声说,“方才凤大人的脸那么红,想必也对皇有了感情。”

    “她真喜欢朕这个样子?”炎虞不甚相信地看了他一眼,当初炎虞想要娶凤华离,却弄巧成拙,让她与自己渐行渐远。后来听了苏三的建议才亲自去缠着凤华离,虽然炎虞觉得这十分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又极其荒唐,但苏三信誓旦旦地说女人都喜欢这样,炎虞也还是照做了。

    可这样也没能让凤华离对皇迷得神魂颠倒,苏三这才看出了其的问题。凤华离喜欢的是那个他一直以来见到的冷漠的皇,所以皇只需冷淡一些便行了。而那时苏三所说的,和现在苏三所说的话如出一辙:“皇放心,假以时日,凤大人一定会喜欢皇的。”

    炎虞无可奈何地瞪了苏三一眼,而后轻轻拍了拍太阳穴,自己这么久以来居然一直靠一个从没有过经验的公公来指导自己如何讨得美人欢心。好在凤华离没有喜欢那个裘飞宇,若是她喜欢了别人,炎虞一定不会放过苏三。

    在水源下毒的计划第二天开始实行,过了几日,下毒的法子果然起了成效,再死了一大片人之后,隐国的军队便开始不再饮用这儿的水。绛国的人一直在外面守着,还时不时会派一些人在夜里去偷袭,让他们在白天吃不饱,夜里也无法好好休息。最后弹尽粮绝,隐国的人到最后只好出来决一死战。

    可他们已有几天没有吃东西,人数也已经锐减了许多,体力几更是乎不支,绛国几乎胜于不武之地。能招安的都收入了自己麾下,对隐国忠心耿耿的一律杀无赦。同时对这些招安来的人严加看管,一旦有人企图做出背叛绛国的事,便在众将士们面前抽筋剥皮,以儆效尤。

    这一战足足损耗了隐国的八万军马,算是一个十分良好的开端,接下来只要继续这个势头,把隐国从他们手抢走的城池一一收复,便不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