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报仇
    凤华离失落地摇了摇头,这下可好,彻底回不了头了。

    在今天早,凤华离还曾去找过凤念玉说这件事情。本来凤华离打算让其顺其自然,可听人说凤念玉与裘飞宇整日厮混在一起,便不得不去找一趟凤念玉了。

    凤华离把整件事情都告诉了她,凤念玉却说她毫不在意,不在意裘飞宇是不是真的爱她,是不是一心只喜欢别人,哪怕不过是一时的热情,凤念玉都十分肯定她要嫁给裘飞宇。凤念玉笑着说:“我都要嫁人了,妹妹可有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尽管如此,凤华离也没有想到凤念玉竟然这么快地求赐婚。更让凤华离没有想到的是,得到皇准许后凤念玉居然说择日不如撞日,今日要成亲。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凤华离满心担忧着凤念玉的终生幸福,可连凤念玉自己都不在乎,更别提凤华离能做些什么了。凤华离接下来什么都吃不下,只有撑着桌子望着眼前的下人们走来走去的。

    成亲布置的十分简陋,但也十分得热闹。

    凤华离独自一人走出来吹风,却碰了皇。皇见到她,满脸欣喜地说:“朕可算是帮了你大忙了,你该如何感谢我?”

    “还真是大忙啊。”凤华离嘲讽地笑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去。

    炎虞听出了她话的嘲讽之意,连忙把她拉住,见她面露愁容,便问:“你不高兴?”

    凤华离点了点头,如今这混乱的情形,叫她怎么高兴的起来。炎虞见她点头,脸色霎时有些不大好看,他只当凤华离不高兴是因为裘飞宇要娶别人,而凤华离心里有他,所以才会不高兴。

    本着这样的心思,炎虞强行拉着她去了一片空地,又打开了酒罐子和她喝酒。凤华离一怔,问:“明儿可还要出征,你可以喝酒?”

    “一点而已。”

    炎虞真的只喝了一两口,倒是凤华离像是喝了一口停不下来了一般再加她那忧愁的目光,落入炎虞眼里,完全成了借酒消愁的模样。炎虞呢喃地开口:“有那么不开心吗?”

    也不知凤念玉今后的生活会如何,现在苏念云不在了,理应由她照顾凤念玉。而现在凤念玉匆匆求赐婚,甚至有可能是因为凤华离早去找过她的缘故。凤华离叹了口气:“是啊,以后可该如何是好?”

    炎虞也连带着不高兴,但更多的是对裘飞宇的不满。早知今日,便该早派人八那个裘飞宇给杀了,而现在裘飞宇娶了凤华离的姐姐,是想杀了他也不行了。

    夜愈发得深,大家都要休息了,凤华离喝了许多酒,却异常的清醒。现在这个样子是定然睡不着了,凤华离心始终放心不下,她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见凤华离起身,炎虞问:“你去哪?”

    “看看姐姐他们怎么样了。”凤华离红着脸说。

    “可是……”炎虞招起手,可对方却毫不理会地走了过去。炎虞连忙跟了去,他可不能让凤华离这么闯进那两人的房间,按时间推算,这会那两人恐怕正在圆房呢。

    而此时的凤念玉房。

    裘飞宇喝了些酒,她掀开了凤念玉的盖头,便立即朝面前人儿的双唇吻了下去。如此一发便不可收拾,裘飞宇神智有些不太清醒,他满脸通红,一面吻着身下的人一面低声唤着:“离儿,离儿……”

    凤念玉嘲讽地笑了一声,之前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叫声竟然可以如此恶心。裘飞宇在她身肆虐着,宛若一头猛兽一般,他大喘着粗气,低声喊道:“离儿,你终于是我的了。”

    凤念玉对这张十分好看的面庞,他的眼里充满着情欲,他低声唤着凤华离的字,手指在她身游走,仿佛还在怪她为何不迎合自己。凤念玉微微抬起头,在那薄唇吻了下去:“飞宇,你爱我吗?”

    裘飞宇沉声说:“爱……”

    “爱好。”凤念玉低吟一声,她张开双手,从枕头下取出一把尖刃,她看了一眼埋在自己胸口的男人,轻声笑了笑,而后双手举起刀,把那尖刃插进了裘飞宇的胸腔。

    裘飞宇闷哼一声,口吐出了一股鲜血,他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凤念玉:“你……”

    凤念玉一脚将他从床踢下去,裘飞宇在地滚了一圈,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可失血过多已叫他没了力气,更何况那直插心脏的刀刃。凤念玉下了床,把那刀刃拔了出来,这刀她十分喜欢,日后可还要用得呢。

    凤念玉看了一眼裘飞宇那诧异的目光,眼底只剩下了不屑的神情:“像你这种人,死再多次都不足惜。”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凤念玉看了一眼那映在营帐之的影子,连忙捂住了耳朵,失声尖叫了起来。

    ****

    凤华离心情忐忑地走向凤念玉的营帐,却忽然听见里面大喊着救命,她大惊,连忙冲了进去,只见地人躺在了血珀当。凤华离蹲了下来查看裘飞宇的状态,他已经彻底没救了。

    凤念玉坐在床,她浑身是血,正在不断地抽泣着。

    “你还好吧?”凤华离关切地问,连忙查看她身的伤口。

    凤念玉点了点头,她惊慌失措地说:“方才有个贼人闯进来,他杀了飞宇哥哥……是飞宇哥哥用性命保护了我我才没事的……”凤念玉哭得说不出话来,凤华离立即将她拥入怀,拍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人没事好……凤华离后怕地看了一眼倒在血泊当的裘飞宇,心顿时感叹不已,想不到在紧要关头,他竟愿意以性命护着凤念玉,自己之前恐怕是误会他了。

    暗卫也在此时涌了进来,凤华离安慰之余却发现桌子下有一把染血的刀。凤华离松开了凤念玉,这才发觉不对劲的地方,凤念玉满手和浑身都是血,却毫发无损,那个贼人怎么会斗不过一个弱女子。

    除非,裘飞宇是被凤念玉杀的。

    凤华离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尸首,没人发现那把刀,凤华离便连忙起身挡在了那刀前头,随后厉声说:“还不去把那贼人追回来!”

    大家都知晓凤华离与皇关系特殊,便语气和善地说:“回禀大人,已经派人去追了。”

    “那多派些。”凤华离几乎是用吼着说出来的,好不容易让众人带着裘飞宇的尸体,不再调查这儿走了,凤华离才松了口气。可她这一系列不正常的举动,却全都被炎虞看在了眼里。

    裘飞宇竟对她来说如此的重要?炎虞完全误会了凤华离的意图,还以为她是因为裘飞宇死了而难过,随即炎虞眼底也更加失落,与其他人一起离开了营帐。

    待到众人都走了,凤华离带着凤念玉去洗净身子,趁着四下无人问道:“裘飞宇是你杀的?”

    凤念玉的动作一顿,水流声也停了一瞬。可不过一会的功夫,凤念玉便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凤华离没想到她承认的这么爽快,而且还这么无谓。凤华离疑惑地问:“为什么?”

    凤念玉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报仇。”

    “报仇?”凤华离更加不解了。

    “娘亲的死,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凤念玉手臂落下,水顺势溅了出来,她冷笑一声,她等着这一天等了许久了,能够亲手手刃敌人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凤华离问:“娘亲的死,不是凤求复所害吗?”

    凤念玉轻笑一声,当初裘飞宇的父亲逼着神医大人将苏念云送进绛国皇宫,否则扬言要杀了苏念云,也是从那时起,苏念云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若不是因为苏念云被强迫着送进了宫,凤念玉也不会被困在牢狱当十多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凤念玉紧紧攥着拳头,自从她恢复这身子后,便听闻母亲去世的消息,从那时起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今天杀了裘飞宇,来日我便要杀了裘飞宇的父亲。”

    她的语气冰冷的可怕,凤华离却并不感到意外。当初自己要杀了凤求复为娘亲报仇,也是这一般的感觉。只是这裘飞宇与自己太过熟悉,凤华离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想到今日早同她说的话,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我当真以为你被那裘飞宇迷得神魂颠倒,还一直在担心你呢。”

    凤念玉笑了笑:“若真是这样好了。”

    那日凤华离回去后酒劲才发作,来日听人说那日夜里凤华离四处走动,满身都带着酒气,更是满嘴胡话,很快成了军的笑谈。醒来听闻这些的凤华离后悔不跌,自己酒量这么差,不该听皇的话一起喝酒的。

    第二日听说裘飞宇的尸首失踪了,凤念玉便焦急地来找凤华离,凤念玉担忧地说:“他的尸首不见了,会不会是他根本没有死?”

    凤华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好了,昨日我验过了,他没了气也没了脉搏,这山野狼多,定是叫哪只野狼给拖走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