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赐婚(下)
    “是。 ”炎虞说着,同时警惕地看了一眼徐新戉。

    凤华离看了一眼表情不自然的徐新戉,这个样子又该让炎虞怀疑了,便连忙和炎虞走到一边,将这一切都解释给了他听:“这几天路途当我一直盯着他,而今天刺客又来了,也足以说明内奸不会是他了。”

    “朕发现了另一个可疑的人。”炎虞瞟了一眼在角落的白萱,她抱着自己的肩膀微微颤抖,似乎十分害怕着什么事情一样。

    白萱这样子很显然是被刺客给吓着了,先前她被困在一个恶毒的女人手下,现在有阴影也是很正常的。凤华离摆了摆手:“这不可能,她是个哑巴。”

    炎虞低声说:“或者,她不是个哑巴呢?”

    凤华离心底一惊,脑想起了那日自己听见了白萱尖叫起来的声音,那声音十分尖锐,怎么都不像是失声了的人可以发出来的。若白萱根本可以说话,而是一直在自己身边假装一个哑巴的话,有些太可怕了。

    凤华离决定打探打探白萱的行踪,不过这次要更尽量隐蔽一些,以免再犯了和徐新戉一般的错误。几人离迷蝶谷愈发得近,那儿现在有许多隐国的士兵扎营,炎虞决定在那出击。

    这路程越近,炎虞越放不下心来,那些刺客始终有增无减,仿佛都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往哪里去一般,若不抓出这个内奸来,炎虞是绝不能这么出击的。

    终于,在一天下午时凤华离看见白萱鬼鬼祟祟地进了一间屋子。这几日以来白萱的举止都有些怪,只是凤华离一直都尽量去相信她,而现在她必须得看个究竟。

    凤华离戳开了窗户的一个洞,以观察里面的情形。只见白萱写了一纸字句,并将纸塞进了信封当,随后白萱手指紧紧地握住了信封,脸露出了一抹诡异莫测的笑容。

    凤华离心跳得极快,白萱一个奴婢出身,按理来说都是不识字的,而她不仅会写,而且看姿势还十分的熟练。凤华离再也无法冷静下来,她决定亲自向白萱问个究竟。

    凤华离推开了门,白萱见了她,第一反应是想逃,凤华离一把拉住白萱,强迫着她坐了下来。好在现在凤华离武功恢复了大半,白萱无法逃脱她的手掌心的。

    “这信写了什么?”凤华离看向她攥得紧紧的纸,看去这信对她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白萱咬着下唇,一直不肯说话,哪怕凤华离想要相信她都没有法子,凤华离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可以说话?”

    白萱讶异地抬起了脑袋,她眼里的那一抹慌乱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凤华离不可思议地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要她相信这样一个女子会是内奸的话,实在是太困难了。凤华离从她手里抽走了那封信,并拆开来看,只见面只有十分工整简洁的四个字:“他还活着。”

    “这信是给谁的?”凤华离心乱如麻,这个他又指的是谁,是皇吗。

    白萱冷静地摇了摇头,犹豫了好一会儿,白萱竟开口说了话:“抱歉,我不能和你说。”

    “你果然可以说话,”凤华离低声说,白萱的声音十分甜美,可惜她一直装作哑巴,“是你把我们的位置透露出去的?”

    白萱摇了摇头,她站了起来,一把夺过了凤华离手里的信,凤华离这才发现她的力气十分大。白萱说:“姑娘往后小心些吧,有些事情并不是姑娘想得那般简单。”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走之前还落下了一句话:“当我从未开口说过话吧。”

    白萱十分沉着,甚至凤华离还是稳重些。虽然她十分可疑,但不知为什么,凤华离竟愿意相信她没有把这些事情透露给他人,毕竟这信也与位置什么的毫无关系。

    第二日凤华离一行人遇了几个江湖人,他们一开口便问炎虞是什么身份,这句话引得众人精神紧绷,炎虞甚至准备要动手了,却听对方感慨道:“你们这么大阵仗,又都围着他,一看他是个什么贵人……”

    凤华离与炎虞面面相觑,他们一路以来专注着赶路,却忘了他们这么多人在一起有多么引人注目,或许这才是让他们引来那么多刺客的缘故,凤华离开口问道:“我们或许应该分头走。”

    炎虞点头表示赞同,他一把将凤华离拉到自己身边:“你跟我一起。”

    接下来的日子果然风平浪静,很快便到了迷蝶谷,炎虞手的暗卫骑兵分布在了各个阵位,他几乎考虑到了各种可能性,看样子志在必得。凤华离听了他的战法,也不由得觉得他在这一方面极其出色,难怪能够顺利坐皇位。

    几位忠于炎虞的大臣也赶来了这,他们要一同商量一些计策,凤华离一届女流氓也不太好留在那,便独自一人出来了。凤华离去找到凤念玉与裘飞宇,他们招手让凤华离与他们一起吃东西。

    凤华离坐在了白萱身边,由于前几天所发生的事,凤华离显得有些尴尬,而白萱还是像往常一般畏畏缩缩地吃着自己的东西,她十分得安静。若不是凤华离亲眼所见,凤华离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你最近好像消瘦了许多,多吃些吧。”凤念玉往裘飞宇碗里夹了些菜。

    凤华离这才注意到这两人的关系有些异常,他们之间似乎在眉目传情一般望来望去,甚至时不时会有些身体接触。若是裘飞宇真的喜欢别人不再纠缠自己,凤华离也会觉得轻松许多。

    可面前这人是与自己容貌极其相似的姐姐,凤华离担心裘飞宇只是因为这张皮相而与凤念玉如此暧昧的。如此想着,凤华离便有些吃不下去了。她往旁边一看,却见白萱脖子有一道紫色的印记。

    凤华离前一看,只见那印记是长形的,而且还不知这一处,凤华离疑惑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凤念玉也看了过来,她说:“那日她跌倒了,摔得浑身是伤。”

    第二日炎虞的暗卫大获全胜,对方驻留在这的五万名士兵只剩下了一万多残兵败将,他们一路退到了最里头,当时天色已黑,为了防止有诈,炎虞下令在附近扎营休息。

    第一仗胜了,也算是个好兆头,皇便办了个小宴席,虽然不从前的风光,但也是十分的美味了。凤华离坐在了皇身边,他显然极其高兴,竟然亲自给凤华离夹了一块肉。

    虽然夹完以后,皇便与他的大臣交谈去了,可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凤华离望了一眼他,而后吃了一口,这才发现他给自己夹的是一块姜。凤华离现在可坐着最高的位置,所有人都看得见她在做什么,她只好克制住立刻吐出来的冲动,抬袖遮面,装作捡东西的样子吐了出来。

    再次起身时,凤华离都能够明显地看到皇嘴角的那一丝笑容。凤华离咬着牙,却只能在心里骂他无数次。凤华离面不改色地吃了块葡萄,而后脸换一副恬然的笑容,她摘下一个葡萄,柔情地唤道:“皇,吃颗葡萄吧。”

    炎虞见她如此主动,便笑着张开了嘴,凤华离将葡萄抬起,趁他咬下的一瞬间将另一根手指夹着的葡萄枝给扔了进去。本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知道炎虞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指尖。

    凤华离宛如触电一般,猝不及防地收回了手,她大惊失色地看向炎虞,而后怒视着他:“你……”

    在场众人忽的将目光移了来,凤华离一时成了众矢之的。在此时,凤念玉站起来喊了一声皇,在凤华离感谢她救场及时时,却发现和她一起站起来的还有裘飞宇。凤华离握紧了双眼,心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凤念玉说:“皇,民女有件事相求。”

    她是凤华离的姐姐,今天又是个好日子,自然不该拒绝。炎虞见凤华离不断对自己挤眉弄眼,只当是要自己答应凤念玉,便朝她点了点头,而后说:“有什么事直说吧。”

    凤念玉腼腆地笑了笑,她的脸颊有些发红,手也与身边的裘飞宇紧紧握在了一起:“我与他情投意合,还望能得皇赐婚。”说着,凤念玉和裘飞宇走出座位跪了下来。

    不……不行啊,怎么能够这么随便?凤华离急得不行,他们相识这么短时间,都不知裘飞宇是否真心待她,居然这么快求着要赐婚了。这婚一旦刺了,可反悔不得了。

    凤华离在桌子推了推皇,对方却更加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炎虞一向讨厌裘飞宇和凤华离纠缠不清,如今终于有了别人,炎虞恨不得早些赐婚给他。

    再加凤华离的那些小动作,炎虞便打算如她的意,这样便算是欠自己的了。炎虞说:“朕准了,刚好今天朕高兴,封你为月平郡主吧。”封一个郡主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对炎虞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