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赐婚(上)
    “当然可以,”凤华离笑着,而后又不动声色地在炎虞耳边低声说,“裘飞宇很有钱,到时候徐新戉的吃住我会请他帮忙的。”

    炎虞微微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身边的蜂蝶还真是多得不行,他看了一眼淡淡喝着茶的裘飞宇,越看越觉得不顺眼,于是炎虞又轻声说:“不许找他,这么点钱朕可不差。”

    凤华离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变卦得极快的炎虞,而后又同徐新戉商议起了往后的事。虽然凤华离这是在报恩,可在一旁的炎虞听来,却像是两人在商量余生一般。炎虞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他喝了口茶,说:“那日你说的话朕想了很多,或许你是对的……”

    炎虞瞟了一眼凤华离,她和徐新戉说得正起劲,两人笑了起来,入了他的眼里却十分碍眼。炎虞咳了一声,而后大了些声音说:“往后朕都不会再娶妃了,还有宫中的妃子,若是可以,我都……”

    他的声音被一阵尖锐的笑声压了下去,对面的凤念玉仿佛故意和他作对一般,忽然和裘飞宇笑了起来。凤华离听到炎虞的话,随意地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炎虞皱了皱眉,满目都是不可思议,就这么一句“如此也好”?这个决定他可是想了很久才终于决定的,本想着解决完隐国的麻烦后就告诉她,如今提前告诉她后,居然就只是这么一个平淡的反应?

    想着她没理解自己的意思,炎虞便决定再说一遍,他可是坐拥后宫的男人,不再纳妃这么一件大事,怎么都应该有个更大的反应才行。炎虞放下了茶杯,等着凤华离看向自己时说:“有没有听到朕说话?”

    凤华离点了点头:“隐国的事情的确有些乱,皇上因此而不想再纳妃也是正常的,至少要等到绛国格局彻底稳定下来再考虑纳妃这件事情。”

    分明是因为你,不是因为这个隐国啊。炎虞在心底腹诽了几句,见桌上众人似乎都有些开心的事情,便觉得十分得闷,从而接下来一路人都板着一张脸,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发脾气一般。

    如今外界都因为绛国皇上已死,绛国也因此而大乱,隐国已将大西王朝吞并,并开始一点点地占领绛国的领土。大部分士兵都远在长安,炎虞炎虞如今更是没法回去重拾残局。

    而炎虞手中尚有五万暗卫骑兵,当初炎虞被刺客抓住,就是被暗卫骑兵给救了下来。如今隐国有足足三十万人马,想要赢的话就只有棋走险招了。炎虞一直隐瞒着自己还活着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趁隐国放松的时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再逐步击破,唯有这样才有获胜的可能。

    这些暗卫骑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炎虞相信他们的实力,只是听说隐国军营中有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一挥手就能杀死一大片的人,其实力十分恐怖,嗜血的程度也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若要赢,也得打败了这个黑衣人才是。

    炎虞一路人都在研究兵法,暮然回过头时,却忽然发现身边的凤华离换成了苏三:“你怎么走在朕身边,凤华离人呢?”

    苏三指了指隐隐约约露出身影,被挡在几个人后面的凤华离,恭维地说:“凤大人说她累了,走不快,所以便与奴才换了个位置。”

    炎虞看了半天,也就只看了半个脑袋,他闷哼了一声。这些人一直跟着凤华离做什么,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吗。到时候打起来了,若是还要抽出空去护着这几个人都得累死了。

    几人在第二个遇上了一队刺客,好在炎虞和裘飞宇身手矫捷,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些人给灭了口。本是一件有惊无险的好事,可接下来几乎每天他们都会碰上这些刺客,甚至有些人大喊着“真的是绛国皇上”“把他抓回去可就立了大功”这样的话,炎虞便开始有些担忧了。

    起初只当是这附近山贼盛行,可炎虞几次改变路线,竟然都有刺客来杀他们。凤华离不由感叹皇上如今仇家真多,几乎满世界都是要杀他的。可炎虞却不这么想,在一个寂静的深夜里,炎虞从客栈的窗口把凤华离叫了起来。

    二人上了屋顶,如今已是四月天,屋顶上的凉风吹得人倒是很舒服,凤华离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皇上这是怎么了,这可是半夜,明儿不是还要赶路吗?”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有些不太对劲?”炎虞问。

    凤华离困得闭上了眼:“没有。”

    炎虞十分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说:“最近总有刺客,未免也太奇怪了。”炎虞一直把自己的行踪保护得非常好,以至于这么久以来,外界一直都认为绛国皇帝已经死了。可如今不但有刺客,甚至有些人好像就是冲着他的身份来的。

    “皇上的意思是……”凤华离的眼睛十分亮,仿佛在这黑夜当中会发光一般。

    如今这情况,恐怕就只有内奸这一种可能了。暗卫骑兵从前朝便流传下来,对绛国忠心耿耿,不可能出现叛徒。而苏三自幼便在炎虞左右,不仅没那个心思,更没那个胆量。更何况在来火城之前,从没有人袭击过他们,所以炎虞一心断定,内奸就出现在凤华离这一列人当中。

    凤华离惊呼了一声,问:“皇上怀疑我?”

    “当然不是,”炎虞长舒了一口气,咬着牙说,“那个徐新戉,实在是太可疑了。”

    凤华离深深地看了一眼炎虞,这些日子以来皇上一直针对着徐新戉,而徐新戉当初可是把她从青楼里解救出来的人,根本没必要再回过头来害他们。凤华离不甚相信地说:“当真?”

    炎虞恨恨地说:“最近我常见他写了些什么,如今想来,一定是他与贼人勾结所写下的信件。”

    见凤华离满脸都是不信的神情,炎虞便与她讲起了这其中的可能。为什么徐新戉不为别人赎身,偏偏要为凤华离赎身,赎身完后又二话不说地把凤华离给放了?又为什么如此巧合地赶上家道中落,又跟在了凤华离身边?炎虞十分肯定地说:“这一切一定都是他计划好的。”

    他说的这么肯定,凤华离也不得不信了,况且他说的听起来也确实有些道理。经这么一提,凤华离也想起来,自从他们遭到刺客袭击后,徐新戉就常常掉队,甚至有时候看不见他的身影,问他去哪了也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若他是去给贼人送信的话,这也是可以说的通的。

    凤华离朝他点了点头,决定接下来几天好好观察徐新戉,看看他究竟在做些什么。若徐新戉当真是内奸,凤华离也绝不会放过他。

    就这么盯了几天,竟真看见徐新戉往兜里揣进了一张写了许多字的信纸,虽然上面的字迹凤华离没能看清,但她还是因此大吃一惊。凤华离一直盯着他,只见他在午饭时就悄悄溜了出去。

    内奸真的是他?凤华离紧紧皱着眉头,连忙跟着他一路上了集市,那徐新戉在一个水果摊上停了下来。徐新戉东张西望,却又根本不买东西,直到那摊主走了出来,徐新戉方才开始与他交谈。

    他们谈着什么凤华离听不清,可她也知道现在这事态的严重性了,徐新戉很有可能就是在向别人透露他们的位置信息。过了一会,徐新戉便将那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拿了出来,凤华离连忙冲了上去,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徐新戉大惊,那纸顺势落在了地上,凤华离眼疾手快地捡了起来,徐新戉立马就要抢回来,可凤华离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凤华离冷冷地看着他:“没想到你竟背着我做这种事情。”

    徐新戉额头上流出几滴冷汗,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你……你都知道了?”

    凤华离嗤了一声:“亏我如此相信你,我把你当成恩人,你竟这样对我。”

    “你与皇上到底什么仇,至于……”凤华离打开那纸,却没有如意料当中见到一些他们的信息,上面写着许多的她看不懂的字,她上下扫了一番,才隐隐约约地猜到这上面写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物件价格。

    凤华离的手指顿住了:“这……这是什么?”

    徐新戉叹了一口气:“我一路都在收集各地各个物件的价格,想要到时候自己做生意。可我担心你们会笑话我,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怎么会笑话你,这可是件好事呢,”凤华离将方才那凶狠的气势收了起来,她尴尬地笑了笑,将这信纸交回到了他手里,“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你都在忙这些东西?”

    徐新戉点了点头,他不想让大家知道,毕竟他曾是个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念些书的富家书生,可如今却因生活所迫,不得不暂时放下那些书本,开始尝试这些生意了。

    敢情这都是一场误会,早该想到是如此,若他真的是什么内奸,就不会把凤华离从那青楼救出来了。凤华离带着徐新戉回了客栈,却得知凤念玉肩膀中箭受了伤,现在裘飞宇正在为她疗伤。

    “刺客又来了?”凤华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