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是我的人
    凤华离昏迷了好几日,待她醒来时,炎虞正坐在一边写着什么书信,他表情凝重,像是遇上了什么不大好的事情。凤华离缓缓坐直了身子,她咳了几声,炎虞立即转过来了视线。

    “醒了?”炎虞抬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汤药递给了凤华离,方才紧张的气息转瞬就烟消云散了,转而只剩下了一道柔情的注视,“你伤得很严重。”

    凤华离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又不知不觉地喝下了一碗药,她微微抬眼看向身边的男人,他紧紧地看着自己,目光炽热得凤华离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待凤华离缓了一阵后才敢确认,这确实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皇上他没有死。凤华离吸了吸发红鼻子,自从那次下雨后,火城也难得降了温,天气竟有些发冷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凤华离看着他,而后忽然打了个喷嚏,便连忙拢了拢被子将自己裹得更严实了些。

    炎虞低笑了一声:“朕怎么会有事,倒是你,一阵子没见,竟被人欺负到这种程度,这可不像是当初我见过的你。”

    凤华离受了重伤,好在裘飞宇是神医一族的人,她身上的外伤很快就好了。只是伤筋动骨,难免需要歇息些时日,更何况凤华离如此情形,恐怕离要下床自由活动还长着呢。

    “啊……”正说着,凤华离腰部却忽然一阵闪痛,炎虞连忙扶着她躺了下来,却见这女人躺下后眼睛里头忽然变得湿漉漉的。炎虞一怔,直起身子来,皱着眉说:“这么痛?”

    凤华离点了点头,而后抓住了他的手腕,但转瞬又觉得这有些无礼,毕竟对方还是九五至尊的皇上,便连忙松开了手。凤华离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她吞吞吐吐地说:“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担心皇上的安危。”

    总算将这话说了出来,凤华离却一点也没有感到放松,反而觉得无比紧张,心脏跳动得极其有力。凤华离转动眸子,只见炎虞在看着奏折一类的东西,表情十分平淡,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般。

    似乎是感受到了凤华离的注视,炎虞这才微微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嗯”。凤华离垂下了眸子,难掩心底的失落之意。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一直心系着皇上,可如今真的见到了皇上,事情却似乎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皇上毕竟是皇上,怎么可能会对她这么一个平凡得不行的女子所倾心,之前大抵也不过是一时的新鲜感罢了。

    凤华离抬手抚在胸腔之上,正当她胡思乱想时,炎虞却正换了一张折子批阅,他一面看着,一面随意地说:“朕也在担心着你的安危,没有你,朕该怎么活下去?”

    凤华离一惊,猛地睁开双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她望着炎虞缓缓地发出声音:“皇上,你……”

    下一瞬,炎虞又淡淡地说:“自从上次一事后,我便走失了,身边只跟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苏三,连个婢女也没有了。好在如今见到你了,你还是可以继续做朕的贴身婢女。”

    凤华离张开嘴呼出了一口气,她翻了个白眼,可脑中关于那天的事总是不断地回忆起,记忆之中满是倾盆大雨,耳边也都是雨声,唯有那一幕不太清楚的画面让凤华离难以忘怀。凤华离碰了碰双唇,斜目看向炎虞,轻声问道:“那日皇上救下我后,可发生了什么?”

    炎虞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发生?”凤华离擦了擦下唇,她分明记得是他吻了自己的,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不成。

    “那日你被打得那么惨,还能发生什么事?”炎虞毫不在意地说。

    “当真?”凤华离问。

    炎虞冷冷地说:“下次小心些,别丢了朕的脸。”

    被他这么一说,凤华离才终于闭上了嘴,她困惑得看了一眼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炎虞,竟也开始觉得是自己记忆错乱了。凤华离看着炎虞的样子,忽然觉得像是回到了曾经在皇宫当中的日子。

    皇上还是变得和当初一样冷漠,就像是一块石头。而前些日子那个有些缠人的皇上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凤华离叹了口气,现在想来,还是没这么冷淡的皇上更讨人喜爱些。

    不过要说不同之处,当初皇上批阅奏折时,自己站在一边,而现在则与他靠得十分近,而且他不会像现在这样满面愁容,像是在为一些事情而烦心。

    凤华离眸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色,听说现在绛国大乱,隐国更是在此时刻反目成仇,炎虞身为一国之君,应该很是头疼吧。凤华离开口道:“隐国的事……皇上打算如何处理?”

    “不用担心,朕自有办法。”炎虞唇边掠过一丝笑容。

    又这么休养了一个月,凤华离的身子才完全好,只是凤华离一直急着快些好,本以为炎虞也会急着离开,可没想到他却气定神闲的,尽快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仿佛仍然完全有把握一般。

    大家都并不着急,于是凤华离反而成了最手忙脚乱的那一个,几人走在火城的街头,却都对街景有些流连忘返,唯独凤华离四处张望着,寻思着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巧的是凤华离迎面碰上了徐新戉,他笑着上来打招呼,炎虞连忙挡在了凤华离的前头,十分警惕地说:“若是你想对她下手,这个算盘可是打错了。”

    凤华离笑着将炎虞推开并同他解释了这个徐新戉是个好人,徐新戉并不知面前这人就是皇上,他听了炎虞这般挑衅的话语,便问:“为何不可,你是他什么人?”

    炎虞刚想好好惩治他一番,就连忙被旁边的苏三给拉了下来,皇上的身份可不能让大家知道,前些天救下凤华离已经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如今不可以在引起别人的注意力了。

    炎虞这才缓了缓气息,而后不屑地说:“她是我的人。”

    凤华离瞪了他一眼,虽然他的婢女也是他的人,但也只好皮笑肉不笑地朝徐新戉点了点头。谁知徐新戉却十分不肯定地叹了口气,随后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纸,凤华离一看就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便是她的卖身契了。徐新戉冲着炎虞摆了摆那卖身契:“这么巧,可她是我的人。”

    “这……你还留着?”凤华离低声问道,当初徐新戉放了自己,那时就以为这个卖身契就被扔了,却没想到他仍然留着。

    “自然,”徐新戉理所当然地说,“若是被别人捡去了该如何是好?”

    他说得十分有道理,凤华离也找不到什么正当理由叫他把这个卖身契给撕了或是扔了,毕竟对方也是花了钱买下自己的。倒是炎虞,看完那卖身契上的白纸黑字之后,脸色就有些铁青,随后他在苏三耳边说了好一会儿。

    苏三黑着脸走到凤华离跟前:“大人你也太糊涂了,您可是宫里的人,没经过皇上的同意,你就不是自由身,更不能这么随便地将自己卖给别人啊。”

    这些凤华离当然清楚,可当时情况特殊,这也是唯一能够离开那个破青楼的法子了。凤华离解释道:“这不是……”

    “别说了,”苏三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他闭上了眼睛,猛地倒吸了一口气,随后用蚊鸣般大小的声音问道,“大人可还是处子之身?”

    凤华离真想把茶杯里滚烫的茶都给浇上去,只可惜她手上没有茶杯,她也没在喝茶。凤华离倒退了一步,她捂紧衣裳,膛目结舌地说:“当然是……我可是被绑进那种地方的,更何况还是个清倌!”

    苏三了然,而后便去向炎虞汇报,炎虞一会点头一会摇头,一会露出不屑的神情,最后又嗤了一声,那苏三便转身离开了。虽然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可凤华离仍觉得十分怪异,炎虞甚至提议大家在旁边的茶铺坐下来喝杯茶。

    炎虞坐在自己左边,徐新戉与裘飞宇争夺了一番后坐在了自己右边,而凤念玉白萱与裘飞宇则坐在了对面。因为这怪异的冷天气,热茶在这火城里也冒起了缭绕的热气,挡在了两排人之间。

    就这么许久,没人喝茶,也没有人说话,气氛宛若死一般的寂静。凤华离撑着桌子,她在这火城已经待够了,不想在因为种种事端而被迫离开这,于是她转过身子来问徐新戉:“怎么忽然回火城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徐新戉点了点头,脸上宛若笼罩了一层阴霾:“父亲的生意失败了,家道中落,大家都各自离去了,我实在找不到地方可以去,便又回来了这里。”

    凤华离这才注意到他的衣裳都是十分穷酸的料子,想到他为自己赎身也花了一大笔银子,正好也想着该如何还给他,正刚好是个两清的机会,凤华离便说:“不如你先跟着我吧……”

    话还没说完,某人就在桌子底下用力地拉了她一把。

    炎虞十分不爽地说:“你带上那三个人就已经够了,现在再加上一个,朕可不会管他。”

    “当真可以吗?”徐新戉又惊又喜,声音瞬间提高了好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