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容伊死了
    “妹妹……”待到人走后,那风月楼主才迫不及待地喊了出来,她眼中闪着泪光,忽的扑上前来抱住了凤华离,而后便是难以控制地哭了起来。她抱得非常紧,就连凤华离一时也难以推开她。什么妹妹啊……凤华离一怔,错愕地看向她,见她哭得十分凄惨,凤华离听着竟有些于心不忍,只好抬手拍了拍这人的后背以示安慰。

    风月楼主松开了她,这才能喘了口气。风月楼主抹了抹眼眶,带着哭腔轻声问道:“妹妹,是我啊,凤念玉?还是妹妹给我取的名字呢——”

    凤华离一惊,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难怪这张脸生得与自己这般相像,若是凤念玉的话便能够说得通了。可是这么久不见,她的身子居然不像以前那样幼小,而是与自己相仿了。尽管如此,凤华离还是被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凤华离才缓缓地开口:“你当真是……凤念玉?”

    “是容伊太后找来的大夫治好了我这怪病,否则直到现在,我都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孩子呢。”凤念玉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如今她终于能像个正常人一般活着了。

    凤华离久久不能缓过神来,她坐在了椅子上,望着这张与自己极其相似,却又有着一种与自己不同感觉的脸,心中五味杂陈,凤华离笑了笑:“太好了,先前我还一直担心你这病情,不知日后该怎么办呢,好在现在已经没事了。”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凤华离皱了皱眉,她将凤念玉托付给容伊太后抚养,此时凤念玉应该在皇宫当中才是,而如今不仅出现在了火城,甚至还以她婀娜多姿的舞而叫众人知晓,如此行径未免有些太……

    凤念玉的眸子霎时暗了下来,方才平静下来的眼眸又重新泛起了一层水雾,她说起了这些日子以来宫中发生的大事。自打皇上失踪以后,朝中便丝毫不太平,如今多位臣子忽然与大西王朝纠结起来,不断地想要吞噬炎虞在宫中的势力,绛国的格局已经岌岌可危。

    “什么?”凤华离大惊,猛地抓住凤念玉的身子,“皇上他失踪了?”

    凤念玉低呼一声,对方力气大得很,抓得她肩膀疼得不行,凤念玉不知道凤华离与皇上是什么关系,虽然疑惑,但还是皱着眉轻声说:“皇上自从与隐国一战之后,就寻不到踪影了,大家都在猜测,说皇上他是不是……”

    “不可能的……”凤华离摇了摇头,皇上命那么大,怎么可能会死呢。再说了,每次自己遇到什么危险了,皇上总是能救她,他不会连自己都救不了的。直到凤念玉喊了声疼,凤华离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了,她松开了手才发现凤念玉雪白的肩膀上已落下了两道红痕。

    “还有……容伊太后在半个月前仙逝了……”凤念玉低声说,她离开皇宫,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在宫中最照顾她的便是容伊太后,更何况现在宫中大乱,她也不想待在这么一个几乎要变成炼狱的地方。

    还没从皇上的消息当中走出来,便又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凤华离霎时觉得心情皱乱。两国关系本就紧张,如今容伊皇太后又忽然仙逝,只恐怕隐国不会善罢甘休,又要像上次那般攻打绛国。可偏偏绛国成了这个样子,这样下去的话可不行。

    凤华离站了起来,她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每过一天她心中都觉得煎熬的很。凤华离披上了外衣,转身便要出去,可却迎面撞到了裘飞宇的身上。裘飞宇顺势扶住了她,可见她眼眶红红的,以为是凤念玉对她怎么样了,连忙问凤念玉这是怎么回事。

    凤念玉也上前扶住了她,劝慰道:“妹妹真是糊涂了,那妄断河要半个月后才能使用,你把身子养好了,否则这么虚弱的身子,出去后该……该怎么去找皇上啊?”

    听到皇上二字,裘飞宇手臂一僵,但还是将凤华离扶上了床坐下歇息。

    凤华离抿着下唇,手指紧紧的抓着被褥,待到妄断河好了后,她一定要立刻离开。

    接下来半个月过得极慢,凤华离每日喝着药,虽然武功内力恢复得也很慢,但至少证明这药不是没有用的。喝完药后,凤华离便独自一人去锻炼身子,凤华离尽量不让自己闲下来,一番有了空闲的时间,脑中就止不住的回想起皇上跌下马时的情形,她十分后悔自己看到了这一幕,若是没有见到,还可以骗骗自己,皇上将自己藏好后又躲过了刺客,如此好得很。

    白萱还是不说话,凤华离每日看着她诚惶诚恐的模样,都觉得十分可怜,便决定把她带回宫去。凤念玉依旧以她那风月楼主的名号在外面跳着舞,虽然凤华离也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些,毕竟也不是缺钱到要卖艺的地步。可凤念玉总是不停凤华离的,非要出去。

    裘飞宇这些日子也不常见,听说他常去看凤念玉的舞,若是有空他们二人还会一起去喝喝茶,听听戏什么的。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转眼便是该离开的日子了。几人的行李也就只有一点,可一早起便不见凤念玉和裘飞宇的影子,凤华离问起白萱,她也只是摇头。

    凤华离不想耽搁时间,便带上了行李与白萱出去找他们二人,然后再一起离开。凤华离与白萱在这外头转了一圈,而后越走越远,也没能找到凤念玉和裘飞宇。走得十分累了,凤华离便在旁边的茶馆坐了下来。

    外面天色暗了下来,像是要下雨了一般。凤华离撑着下巴,心情也如这天色一般阴晴不定,她忽然有些害怕离开火城。凤华离被困在火城这么久,所以才能想着等到出去后便能找到皇上之类的。

    可现在真的要走了,凤华离却有些害怕。皇上是失踪了还是死了,凤华离心中兴许比谁都要清楚,从马上跌落,又被刺客们给抓了起来,都落得这种状况,恐怕是活不成了吧。

    “你的茶。”小二将茶端了上来,凤华离只浅浅地尝了一口,便没了兴致。与此同时外面又下起了蒙蒙细雨,空中偶尔闪过刺目的光,闷雷响得十分长。

    “白萱,他还活着吗?”凤华离撑着下巴,轻声问道。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凤华离低笑一声,白萱不会说话,又怎么能得到她的回应。大概是天气的缘故,现在又找不到那两人在哪,凤华离胸口闷得很,她便开口问道:“白萱,你……”

    凤华离侧过脑袋,却见自己身边已经不见了白萱的身影,凤华离疑惑地转过身子,却见白萱瘦小的身躯背对着自己站着,她前头站着几名化着浓妆的女子,而白萱则低着脑袋,不断地点着头,她手指颤抖着,像是极其害怕得模样。

    “这可是上好的玉袍,整个火城就剩下几杯了,你赔得起吗?”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未免也太不识好歹了,也不看看你撞落得是谁的茶?”

    “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人说着说着,声调就升高了好几度,且抬手就要给白萱一个巴掌。凤华离连忙上前拦住了这一巴掌,现在她功夫虽然还是十分差,但对付几个女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凤华离皱着眉,目光瞬间变得凶狠下来,她冷声问道:“你们几个,这是在做什么呢,欺负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未免也太不耻了吧?”

    那妆容最厚重,衣服也厚到仿佛有千斤重般的女人站了出来,她一举一动都十分做作,她操着娇媚的嗓音说:“这丫头打翻了我的茶,教训一番是天经地义的。”

    不过就是一杯茶罢了。凤华离牵着白萱发抖的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对凤华离忠心的人,她一张都不会亏待,虽然白萱侍奉自己不长,但既然她现在是自己的人,就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了。

    凤华离不紧不慢地说:“赔给你们就是了。”

    “你赔得起吗?”那女人与身边比自己要年轻上十岁的两名女子低语了几句,而后骤然十分夸张地哄笑了起来,再后来平静下来后女人不屑地看向凤华离,“这一杯茶就值一千两银子了……”

    话音未落,凤华离掏出几张银票拍在了桌子上:“这些够了吧。”

    凤华离捋顺了自己十分乱的发丝,而后又将衣服给好好穿上,自己出门时很急,也没注意形象,更是连脸都忘了洗了。这般看起来自己恐怕像是从哪个贫民窟出来的一般吧。

    女人拿起银票,可数目却多了许多,她一怔,想不到这么一个邋遢的女人会拿的出这么多钱来。可女人并不愿这么善罢甘休女人怒道:“这茶一周才卖一杯,你耽误了我这么多功夫,你以为这么点钱能补偿得了吗?”

    女人嘴巴一张一合,那夸张的绛红色双唇,和那一双有些窄的丹凤眼,她说起来无休无止了,仿佛要把凤华离和白萱数落成过街老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