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风月楼主
    再问裘飞宇,他却也不清楚,凤华离几乎心急如焚,便连忙让裘飞宇帮自己离开火城。凭着裘飞宇的关系,当日凤华离便可去见火城城主了,只是城主性情怪异,要求只凤华离一人前往,为了离开火城,凤华离也只能照做。

    推开了大门,里面便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凤华离感到有些发凉,但还是走了进去。本以为能够直接出火城,没想到还是得与火城城主见一面。

    不远处的城主脸上戴着面具,此时却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与黄金面具相对,显得极其得阴森。尽管如此,凤华离还是毕恭毕敬地走了上去:“城主殿下。”

    城主忽然抬起手,解开了面具上的绳子,缓缓揭下了面具。凤华离一惊,都说城主从未露过其真实面容,就连他的贴身奴婢也没有。如今忽然在自己面前露面,难不成是想要杀了自己?

    凤华离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自己如此手无缚鸡之力,自然是会感到害怕的。可当那面具完全摘下来后,凤华离却完全呆住了。

    “西……西风?”凤华离喃喃地张开口。

    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念云的相好西风,甚至是自己这身子的亲生父亲。凤华离几乎失了声,不知该如何面前面前这一副场景。

    “是我。”此刻的西风笑起来就不再那么违和,仔细寻找的话也能找到那么一丝慈眉善目的影子。

    西风本名赵西风,原先是这火城的皇子,而后因为贪玩而逃了出去,也就是在那时与苏念云相爱。可之后赵西风却被一个黑衣人给暗算,致使他忘记了所有的事情,甚至武功。

    直到后来赵西风被火城前城主的仆从给找到,这才逐渐恢复了记忆,并找回了所有的武功,并继任了火城城主的位置。

    “火城皇室世代相传的功法便是凤玄,之前我见过你使用内功的样子,所以这功法我也就不用再给你了。”赵西风说,“这凤玄若是修炼到顶阶,可就无人能敌了。”

    此事凤华离也有听凤玄的灵体说过,只是自己离顶阶还差的远,更何况现在自己的这般模样了。凤华离颇有些沮丧地说:“不知怎么回事,我武功尽失,内力也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

    赵西风一惊,连忙让凤华离坐下并给她把脉,这么一观察,赵西风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这和我当年的症状极其相似,我们可能是被同一人所害的……”

    凤华离皱起了眉,如此回想起来,唯一有毒的机会就是在那场宴席之上,可容幽不可能会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来。不知为何,凤华离脑海中又回忆了当初凤求复临死前说下的话,他说这一切都有一个人在幕后操控。

    当初凤华离不信,可如今却越来越深信不疑了。

    赵西风给她开了药方,每日服下这药,一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了。而后又给了她一块令牌,说是遇上了什么危险或是什么难听,就派人来找他,他一定会尽力所能。

    他对凤华离十分关心,又问了许多问题,凤华离都一一作答了。临走之时凤华离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当真是我的父亲吗?”

    毕竟面前的男人对自己来说,还是十分陌生的。

    赵西风释然地笑了笑:“这些都不重要了。”

    待到白萱与凤华离伤养好后,她们二人便与裘飞宇要一起走了。至于沐紫,则被裘飞宇在凤华离地同意后一刀了解了性命,也省得她日后再去四处作恶。

    谁知三人到了妄断河,这河水却出了问题,得半个月后才能使用。凤华离只好折回,在这找了家客栈住下。白萱伤好后,凤华离才发现她竟变成了哑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裘飞宇则每日在外面忙着,客栈里头就只有凤华离与白萱二人。凤华离每日喝那赵西风开的药,果不其然,这身子骨愈发得好,内力也一点点地回来了。

    这日一整天裘飞宇都没有露面,凤华离在屋中也觉得异常无聊,心情也是烦闷得很,于是凤华离便带上白萱出去逛一逛。此时正值夜里,灯火通明,好一副热闹的景象。

    白萱似乎很怕街上的爆竹,一听到就会发抖地捂住耳朵,眼睛睁得十分大。凤华离看在眼里感到十分心疼,不知她在沐紫手里究竟经历了什么,居然变成了这副样子,若不是自己非要拉她出来,她此刻一定一个人缩在角落里。

    这一路走来,凤华离便觉得不太对劲了。路上的人竟然一个二个都盯着她看,甚至有的对她指指点点,互相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什么。

    起初凤华离只以为他们是在青楼见过自己,才会有如此反应。可越走到前面,看自己的人也就越来越多,甚至无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几乎要把凤华离的身子给看穿了。

    凤华离实在觉的不舒服,便抓来了一个瘦弱的男人逼问道:“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男人吓坏了,连忙说:“都是因为你长得太像风月楼主了?”

    “风月楼主?”凤华离皱了皱眉,问。

    这风月楼主有着十分妩媚的舞姿,再加上她那精致的容貌,在火城许多人追捧着。不过同样也因此而被不少人所咒骂,说是不要脸之类的。

    那男人往前方人山人海的地方指了指:“现在风月楼主就在那呢。”

    凤华离松开了他,一路挤进了人海当中。只见台上一女子穿着袒露的衣裳跳着舞,舞蹈与奏乐都极具异域风情,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那风月楼主偶尔停顿下来时方可看清楚她的脸,这的确是一张十分好看的脸,叫人挑不出一点瑕疵来。只是凤华离也立即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的脸,和自己的简直太像了。

    初来到这具身体上时,凤华离常常对着镜子观赏自己,所以对自己的脸记得格外清楚,所以面前这个女人的脸凤华离立即就有了熟悉的感觉。

    凤华离抬起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心中有些不可思议,这世上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吗。为了避免其他人认出来,凤华离刻意低下了头。

    就在此时,有人抬手拍了拍凤华离的肩膀。

    凤华离警惕地抬起头,却见一张十分温和的笑容,是裘飞宇。裘飞宇问道:“你也喜欢看这舞?”

    站在自己身后的白萱用力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裳,且手指在不断地发抖,看上去像是在害怕。凤华离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白萱像是在害怕裘飞宇的靠近。

    只是裘飞宇这小鲜肉的脸,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凤华离握住了白萱的手掌以示安慰,而后问裘飞宇:“怎么,你喜欢?”

    裘飞宇摇了摇头:“没看过,只是这些日子常听人说一个风月楼主生得极其美妙,今日恰巧遇上,便想来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

    凤华离笑了笑:“那你可得多看看,若是喜欢她,便娶了她吧。”

    “你知道的,这么多年了,我心里只有你。”裘飞宇深情地看着她,只可惜这一往深情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裘飞宇这才专心看起台上的女子,只是才看了不一会儿,裘飞宇便立即转过头看向凤华离:“此人与你倒是有几分相似。”

    台上的女子弯下了腰,可却在此时不知从何处迸发出一根银针,直冲冲地射向裘飞宇,裘飞宇身形一闪躲了过去。与此同时,无数银针落了下来,众人落荒而逃,台上的美人也惊得不行,也忽然绊了脚,从台上跌落了下来。

    那女子就在裘飞宇身边,他抬手接她入怀中,却不过眨眼之间,他的目光就完全被吸引住了。这女人,实在是太像凤华离了。裘飞宇有些晃了神,一道擦过发丝的银针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裘飞宇连忙带着凤华离与白萱躲进了安全的地方,风月楼主衣裳本就少,如今这一顿奔逃,几乎到了衣不蔽体的地步,她只好勉强提着衣裳。

    此时又刚好下起了大雨,裘飞宇犹豫了片刻,将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给她披上,而后几人顺路回到了客栈。这一路匆忙,终于得空,裘飞宇便来检查看大家有没有受伤。

    风月楼主裹着十分宽大的衣裳打了个喷嚏,如此大雨的天气在火城并不常见,她揉了揉鼻子,抬起头后却刚好与凤华离的目光所对上了。

    方才风月楼主颇有些可怜的带泪杏眼瞬间顿住了,随即她目光变成了讶异,再然后微微张了张嘴,只是在目光触及裘飞宇后立即收起了所有目光,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不长不短的对视却让凤华离察觉到了许多信息,她感觉到这个女子是有话想对自己说,于是凤华离便扶着风月楼主进房间坐了下来,而后对裘飞宇说:“去找件干净的衣裳吧,否则着凉了可不好。”

    把裘飞宇支开后,凤华离关上了门,走到了风月楼主跟前问:“你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