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是不是喜欢皇上
    “什么?”凤华离一怔,可来不及多问,对方却已经带着多玉儿离开了。凤华离颇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可转瞬便把这件事情给抛之脑后了。

    当务之急是离开火城,而要用到那妄断河就得先去皇宫找这火城城主。上回火城城主对自己极为和气,也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允了自己的条件。这回凤华离轻车熟路地到了皇宫门口,可对方却根本不放自己进门。

    门口的侍卫早已经不是当初带自己进去的那几个人了,想起上次他们错将自己当成公主才放自己进去,虽然凤华离不清楚为何,可还是指着自己的脸,拉过一个侍卫低声说:“你可认识我?”

    侍卫十分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想也没想地就摇了摇头:“不认识。”

    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她也不想如此,可既然公主的身份那么好用,借用一下也是好的。凤华离挺了挺腰板,故作高深地说:“我是公主殿下啊。”

    “你……”侍卫惊奇地看了她一眼,她满脸迫切地点了点头,现在她得赶快见到火城城主,然后离开这。侍卫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而后跑回那些侍卫当中侧耳说道:“这个女人得了失心疯了,不必理她。”

    失心疯,你才得失心疯了。凤华离咒骂了他几句,随后不情不愿地退出了这宫殿前头,她眉头皱得十分深,心情复杂得很。如今见不到火城城主,就无法离开火城了,这么一来打探到炎虞的消息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凤华离又在街头四处打听,才打听到了火城有一家叫“玉茶”的茶馆。这儿不仅茶色上乘,就连客人都人满为患,故因此在这打听消息是再好不过的了,说不定就能打探到谁有去使用妄断河的路子。

    凤华离立即赶往了玉茶,用身上仅剩的最后一些钱点了杯普通的茶,而后就是侧着身子,四处听着大家在打探些什么。可就这么足足赖了四个时辰,天色都发黑了,也没能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唯一知道的是,这妄断河不仅是个禁地,还是个禁词,这些平民百姓根本不能讨论这种话题。凤华离撑着下巴,正以为今日要失望时,却敏锐地听到了身边人的谈话。

    “明日新宫女就要进宫了呢。”

    “这些女子可要倒霉咯……”

    进宫?虽然不是有关妄断河的,但是若能进宫见到城主,也就可以离开火城了。凤华离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朝这两人讨来了进宫的法子,转身急匆匆地离去了。

    凤华离找到了一位将进宫的女子,让自己代她进宫,那女子千恩万谢,还塞给了凤华离一袋碎银子。婢女什么的,好歹凤华离也是绛国的女官,想必也没有什么难的。

    第二日这些宫女集结,这儿几乎是一片怨声载道,显然都不想进宫。且都说城主脾气怪异,一不小心就会死在她的手里。更何况这些日子火城宫殿当中住下了一名女子,这女子据说是要嫁给城主的,所以平日里行事娇纵横行,心狠手辣。

    凤华离努了努嘴,看来只要是皇宫,就不会太太平。领过了一上午的教导和训斥,众人才可回屋歇息,嬷嬷屋与婢女的屋子相隔甚远,还得要走一大段路才行。凤华离不与她人说话而是一路不停地四处张望,并在脑中思量着该如何才能避开侍卫去见皇上。

    “啊——”

    “救命啊——”

    一声声凄厉的喊声与鞭子的抽打声夹杂在一起,听起来十分凄惨。人群霎时慢了起来,大家低声讨论着,听说那抬着鞭子的,就是要嫁给城主的女人。

    这条路是回屋的必经之路,众人虽不想与那个女人见面,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那个正在被鞭挞的是名女子,她浑身上下皆是伤痕,挥鞭的女人却又每一鞭下去都不致命,全然是在折磨人。

    那被打的女子脸蛋看得好生熟悉,凤华离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多看了几眼,可就在此时,挥鞭的女人停了下来,目光恰巧与凤华离对视上了。

    沐紫丢下了鞭子,大声说道:“给我站住!”

    宫女们一起停下了脚步,凤华离也一惊,可随即沐紫却抬起手,直勾勾地指向了自己:“你给我过来——”

    凤华离站得比较远,所以身边没有其他人,她这一指就只有可能是在指凤华离了。凤华离低下了头,不缓不慢地走了过去。

    “抬起脑袋。”沐紫沉声说。

    凤华离依照吩咐抬起了头,这才能好好审视她,也就是这么一看,凤华离才猛然想起自己见过这个女人。这位是沐家二小姐沐紫,隐国人,且与隐国国君关系十分好,在隐国就有为所欲为的架势,到了这看来是火焰更甚了。

    沐紫显然也认出了凤华离,她大笑一声,嘲讽地说:“想不到啊,当初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如今竟沦落到这种地方做下人?”

    当初沐紫差点害了自己一条性命,自己未想起讨回,如今一看,还当真是一点收敛都没有。凤华离抬眸,眼中满是挑衅之意:“真是想不到,那个娇纵的贱人,即使换了地方,也丝毫没变呢。”

    “你敢骂我?”沐紫大怒,一巴掌就要朝凤华离脸上扇过去。凤华离连忙抬手接住,可却因此而被整个摔到了地上。沐紫倒是没想到会这么轻松,她不屑地看了凤华离一眼,“真是个废物。”

    凤华离咬了咬牙,肩膀上的疼痛使她格外的清醒。奈何沐紫也算是习武之人,自己现在这身子,根本就算不上她的对手。

    沐紫又嘲讽了凤华离一通,而后抬起鞭子,猛地朝凤华离身上打过去。鞭子落在身上火辣辣得疼,凤华离蜷缩着身子,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在打到第三鞭时,鞭子却在空中被拦了下来。

    凤华离抬起手,顺着抓住鞭子的手望去,由于方才被打了两鞭,竟一时十分不清醒地将面前的人看做了炎虞。凤华离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裘飞宇。

    沐紫像是十分害怕裘飞宇,她手中鞭子落了下来,连连后退几步,腿抖地摔到了地上。而后沐紫连忙跪了下来,泣不成声地不断求饶:“还望公子饶命……”

    凤华离挑了挑眉,目光在二人之间转了一圈,想不到这沐紫竟然会如此害怕裘飞宇。

    裘飞宇十分厌恶地抬手,让沐紫滚出了自己的视线。而后裘飞宇便立即奔到凤华离身边,扶着她坐了起来,关心地问:“你怎么样了?”

    凤华离摇了摇头,虽挨了两鞭,但也不算大碍,歇息几日便能痊愈了。倒是一旁被打的浑身是血的女人,裘飞宇与凤华离一起带着她去见了太医,并上了药。

    那本被浑浊的血液遮住的脸颊此刻也显露出了原样,凤华离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这是白萱,当初自己在隐国伺候自己的婢女,自己走得急,也没来得及想她。没想到白萱竟被沐紫带到身边去了,想必那之后的日子也十分苦吧。

    白萱安置好了,凤华离便问起裘飞宇的事:“你怎么会在这?”

    尽管凤华离还很想知道沐紫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但却没能说出口。不过好在裘飞宇十分全面地解释了起来:“沐家一直都倚着我的势力,沐紫有机会来与火城城主商量和亲的事也是我出面谈的。”

    凤华离了然地点了点头,毕竟是神医族的人,势力自然不小。只是裘飞宇看向自己的目光太过炽热,凤华离只好轻咳一声别过了头。谁知裘飞宇又不由分说地拉过了她的手,含情脉脉地说:“离儿,从那日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想你,我每日都想见到你……”

    裘飞宇的眼睛有些发红,他相见凤华离,可却总是探不到凤华离的消息,就别提见上一面了。裘飞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就像从前一般,亲密无间,谈婚论嫁……不好吗?”

    他果然还是和当初一般没有变,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太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凤华离收回手,摇了摇头:“裘飞宇,过去的事情,往后就别再提了。”

    凤华离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连忙问:“如今外面绛国是什么情形,皇上他怎么样了?”

    凤华离问得十分急切,仿佛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一般。裘飞宇闻言垂下了眸子,语气当中充斥着悲伤:“你是不是喜欢上皇上了?”

    “你想多了,”凤华离抬起食指抵了抵鼻尖,自己也是绛国人,自然也要对这件事多多关心一些才是,“你就告诉我罢。”

    裘飞宇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想同你说,可我这些日子里很少出去,只听说隐国向绛国发起了战争,如今正不断地往绛国中部袭去。”

    隐国又与绛国打起来了?凤华离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可是就在一个月前,自己不是与隐国消除了误会吗,容幽更不像是出尔反尔的人,事情怎么会落得这种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