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求求你
    “你?”青玉错愕地看向她,凤华离是新来的,青玉也曾见过里面。而后她脸上就多了几分惊慌的意味,擅自出逃可是要被打得半死的,若是凤华离说出去的话一切就都完了。

    青玉盯了一眼面上看不见表情的凤华离,觉得情势对自己十分不利,眼底霎时就蒙上了一层泪珠,青玉紧咬着下唇,她拉着凤华离的手说:“求求你,别说出去……”

    凤华离皱了皱眉,青玉一直在苦练着各种技艺,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心想要夺得花魁的人,怎么会想着要逃跑呢。凤华离抬眸看了一眼那暗窗,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我……”青玉顿时哭得梨花带雨,话都说不明白。

    凤华离假意安慰了几句:“再有两日就是花魁之争了,你为何?”

    青玉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算拿到花魁又有什么用,我是被绑来这的,什么花魁不花魁的,我宁愿逃出去,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再待下去。”

    她眼中深深的都是不满之意,仿佛对这个紫金楼十分痛恨一般。凤华离想了想,觉得十分有道理,若是自己有机会看到这么一堵暗窗,也会想法子逃出去的。

    凤华离拍了拍她的肩膀,明确表达了自己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趁着青玉用感激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凤华离连忙向她打听了起来这暗窗。

    青玉在三个月前找到了这么个地方,巧的是这么一片墙外每日夜里外面的守卫换班,都会留下一个空隙,到时候便可从这里安全地逃出去。凤华离上前检查了一番那窗户,本来由铁焊得死死的,如今竟已完全被砸下了,如今也已经可以供一人出去了。

    既然确认了对方的目的也是自己的目的,便可以暂时结成同一战线的盟友了。凤华离与青玉商议好了夜里吃饭前到这来,面前有如此良机,凤华离打算带上多玉儿离开这里,也省的再参加什么花魁比试了。

    到了夜里,青玉先去收拾行李了,凤华离也没什么需要带的,便带着多玉儿先到了这个房间当中。原本想等着青玉一起走,可天色愈发得晚,饭点也已到了,外面的守卫也开始交接。凤华离等得有些心急,错过了时机可就得再等一天,她也顾不上等青玉了,当下便让多玉儿上了凳子,自己托着她的身子从窗户爬出去。

    多玉儿身子已爬出去了大半,凤华离脑中却血流一涌,一股诧异的念头难以抹去。凤华离连忙扶着多玉儿走了下来,回想起今天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些。先是撞见青玉行踪诡异,又看见了这么个可以逃出去的地方。

    再说这窗户都已经通了,青玉却还要去拿什么行李,且不说用了这么长时间,若是真得想离开,该是一分一秒也不愿浪费了才是。

    这其中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凤华离眼睛微微放大,她将手放在多玉儿的肩膀上,迎着多玉儿疑惑的目光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

    凤华离与多玉儿还没来得及踏出这个房间,外头就传来一阵哄闹的脚步声。凤华离懊悔地低声咒骂了一句,果不其然,来者是许姑姑一行人,而在旁边满脸恐慌的就是今儿早上才见到的青玉。青玉指着凤华离,信誓旦旦地说:“姑姑,今儿早上我就发现她不对劲,一路跟着来这,却发现她在那捣鼓那扇窗户……方才开饭那么久她都没出现,我就知道她是想逃跑!”

    该死,早该想到这一出了。想必是这个青玉想要夺得花魁,才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将自己引来此地,结果再叫众人来抓住自己。凤华离深深地看了青玉一眼,此时那些下人已经将她们团团围住,也发现了那破损的窗户。

    “这是怎么回事?”许姑姑面上带着怒意,本以为她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心中居然打着这种主意。

    “姑姑这是怎么了。”凤华离看了一眼那一大片的人,虽然不知青玉是用什么法子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可若是自己这被栽赃成功了,恐怕会被打成残废吧。

    许姑姑见她像是想要装傻,当下便是怒意大起:“亏我如此栽培你,你居然想要逃跑?!”

    凤华离握住了因为慌张而发抖的多玉儿的手,转而看向许姑姑,这种情形之下,越是慌张反而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好在如此大场面凤华离也见过很多次了,她波澜不惊地说:“姑姑以为我要逃跑?这可真是误会大了……”

    “这是何意?”许姑姑见她丝毫不慌张,目光也十分纯粹,竟有些信了几分,想要听听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实不相瞒,我确实发现了这么一个可以出去的地方,”凤华离一面说,一面有意无意地看向青玉,“但却是因为多玉儿发现有人在这鬼鬼祟祟的,我担心有贼人,这才过来,也才发现这么个窗户。”

    青玉十分委屈地说:“我今儿早上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青玉毕竟在这呆的时间比凤华离要长很多,信服度也比凤华离要高不少,许姑姑也跟着怀疑地看向凤华离:“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有何证据?”

    “姑姑这窗户焊得如此牢,”凤华离冷笑一声,让那些下人们去查看这窗户上铁杆的状况,“这焊得如此牢,我一个弱女子,该得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凿断?”

    那小工对此十分了解:“起码也要一年的功夫。”

    青玉的面目霎时变得苍白,她微微张开了唇,喏喏地却没有说出半句话。凤华离轻笑一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如今她重伤未好,根本没有力气折腾这些:“我不过来了一个月不到,哪来的本事去将这铸铁给凿断?”

    “不……不是这样的。”青玉猛地摇了摇头,她抬起了手,可此刻她的解释却显得异常的苍白。许姑姑也立即明白了过来,她面色铁青地差来了下人将青玉给抓了起来,并要严审重罚。

    这闹剧算是告一段落,众人皆回了自己的房间。青玉被打了许久,那夜她的嘶吼尖叫声绵延不绝,第二日青玉就瘫痪在了床上,浑身是血。

    如此一来,能真正与凤华离争这花魁之位得就只剩下牡丹了。花魁选举的前一天夜里,今日紫金楼关门的时间格外晚,凤华离最后一个接待的客人便是徐新戉。

    徐新戉难得地没有带书,而是一心一意地看着凤华离弹琴。凤华离弹完一曲,对方却完全没有移开目光,反而叫凤华离觉得十分不舒服。过了一会儿,徐新戉问道:“听说明日你就要参选花魁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

    “你好像不甚关心?”徐新戉疑惑地问。

    “你多想了,我关心得很呢。”凤华离苦涩地笑了笑,也不知自己这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被抓进这青楼里来,现在也只能奢望着尽快当上花魁,吧许姑姑黑自己的钱都还上了。

    徐新戉见她脸上多了一分悲伤的情绪,正觉得不解,外面就走进了一名婢女,她手里端着的是徐新戉方才点的茶。一杯茶放到了凤华离桌边,凤华离为此多看了徐新戉一眼,要知道平日里的客人都是只给自己点茶的。

    凤华离抬眸看了一眼这侍婢,问:“怎么是你,多玉儿呢?”

    侍婢毕恭毕敬地说:“楼下新买了些桌椅,多玉儿去帮忙了。”

    凤华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后抬起茶杯轻轻泯了一口,她险些将嘴中这一口给吐出来,但最终还是强行咽了下去。凤华离舔了舔上唇,低声说:“这茶怎么这么苦。”

    “苦茶都是这般吧,”徐新戉喝了一口,却是面不改色的样子,“多喝几口就好了,这茶对身子好,我看你身子弱,兴许该多喝一些。”

    这倒是难得被客人给关心身子了,凤华离低笑一声,听他的话又喝了一口,可却仍是恨不得立即漱口。然也不能拂了客人的面子,凤华离只好强装镇定地喝了半杯。凤华离想起徐新戉是外面的人,兴许知道炎虞的消息,便抓着机会打听道:“你可知道绛国皇上现在怎么样了?”

    “我来火城时只听说绛国与隐国打起来了。”徐新戉摇了摇头,见凤华离面上流露出一抹失落,他又补充道,“再过几日我便要离开火城了,或许能帮你打听打听。”

    凤华离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便一直兴致缺缺的,弹的曲子也不在状态。深夜躺在床上的凤华离始终都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最后见到炎虞时的场景。不知他现在是否还活着,若是还活着,可有在找自己?

    “在这别出声……”

    炎虞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即使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想着要保护自己。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他对待自己是真情实意的。

    床边的窗户发出了哐啷的声音,凤华离起身将窗户关紧了些,今夜的风很凉,吹得她腹部有些微弱的疼痛。着凉了可不太好,凤华离将手放在腹上,又将被子裹紧了些,这才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