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奇怪的男人
    许姑姑这话说的模凌两可,凤华离还没琢磨明白这其意思,许姑姑已经离去了。不一会儿,一个衣着邋遢的女孩被推着摔了进来。

    那女孩浑身脏兮兮的,她跌倒在了地,一下便显露出来了浑身的伤痕,她轻咳了几声,却又连忙爬了起来。凤华离觉得怪,便打算前查看一番。凤华离抬手要扶她起来,谁知她却忽然抱住了脑袋蹲了下去,惊慌失措地说:“别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女孩看去甚是可怜,想必是在这紫金楼当受尽了虐待,恐怕也是和自己一样被抓进来的。凤华离叹了口气,将她扶了起来,而后一手搭在她颤抖的肩膀,一手揭开她挡住容貌的头发:“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打你的。”

    待到看清这女孩的面貌后,凤华离却一怔:“你是……多玉儿?”

    多玉儿许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叫自己,她错愕地抬起头呆滞地看向面前的女人,半晌也没有作出回忆。见她想不起来自己,凤华离连忙说:“当初我落入火城,是被你给救回来的,和我一起的,还有另一个男人,你可记得?”

    多玉儿沉思了一会,才想了起来,可她仍是一副不悲不喜的模样,她喏喏地说:“是你啊,你竟也沦落至此了。”

    “我又跌进了这火城,可却被这儿的许姑姑给带到了这……”凤华离说完自己的遭遇,随后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多玉儿,她不过十三四岁,尽要受此屈辱。凤华离试探地问道,“你是怎么到这来的?”

    多玉儿眼霎时起了一层水雾,她说起话来带着哭腔:“我想出去找我哥哥,可不曾想在妄断河边遇了官兵,她们将我打晕在了河边,而后被许姑姑捡了回来……”

    那许姑姑本想留她来接客,可当大夫给她看病时才发现她脸有一条十分长的疤,之前被头发遮住了才没发现。许姑姑已经花了钱,便觉得十分气氛,从此便让多玉儿在这做着最下等的苦力,身边的下人看到她脸的疤便对她不断地辱骂,甚至拳打脚踢。

    “这些人真是……”凤华离低声咒骂一句,而后将多玉儿抱进了怀,多玉儿一下子便在她怀大哭了起来,将这许久以来的泪水全都洒了出来。凤华离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一同出去的。”

    多玉儿抬起头,呆呆地说:“真……真的吗?”

    凤华离点了点头,她当初救了自己一命,自己自然不能弃她于不顾。凤华离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那儿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从眼尾直接延伸到了脖子,和污渍混在一起所以方才没看出来。

    “你可知这儿的其他清倌?许姑姑说了,若是我能夺得花魁,应该能赚回来钱出去了。”凤华离低声问。

    多玉儿想了一会儿,便将自己在这所见所闻给全盘托出了。这紫金楼有许多清倌,但有名气的也那么几个,而这历年来在清倌当夺得花魁的便是牡丹和青玉了。

    牡丹十分争强好胜,甚至常常暗算别人,她性子妩媚,喜欢她的人也很多。而青玉则刚好相反,她平淡不争,气质淡雅,只是她的琴艺十分高超,几乎听过的人都会迷醉其。

    凤华离轻轻应声,而后找了件算是小的衣裳给多玉儿,带着她找地方洗了干净,而后便去练习琴艺了。这琴许久未碰,难免有些生疏,而既然要离开这得夺得花魁,那也不能怠慢了才是。

    之后的日子里凤华离依然要接客,虽然不用在他们身下承欢,可光是不断地弹琴,还得不间断地假笑奉承已经足够累了。更别说有许多客人十分不检点,明里暗里地想要占凤华离的便宜。

    凤华离回回都躲了过去,甚至有一次情急之下抬起墨砚砸向了客人,还因此又欠下了一百两银子的债。而当结算账务的时候凤华离才知晓,自己一天累死累活的,才不过赚二十钱,这根本入不敷出。

    “你急什么?那些客人付的钱不多,你能拿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许姑姑十分不耐烦地说,“若是你成了花魁,到时候身价水涨船高,一天几十两银子也是瞬息的事。”

    凤华离怒地甩袖而出,如此下去,自己该何时才能离开。如今也不知炎虞究竟如何了,在这青楼当打听,却也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炎虞的事情。凤华离每日都在算着从哪逃出去,可这四处封得四四的,哪儿都有侍卫巡逻,几乎要与牢狱媲美了。

    “这身子到底怎么了……”凤华离抬起手来,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自那日起,自己变成了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弱女子,唯一能使得一丝力气的也只有在琴了。

    在许姑姑这受了气,连带着凤华离弹琴也没了好兴致,弹至途琴弦竟直接崩了开来。凤华离一直,连忙揉了揉发红的指尖。

    “这曲子是萧荣诵吧。”

    对面传来一道淡淡地男声,凤华离顺势抬起头,之间对方穿了一身蓝衣,他放下了手底的茶杯,目光始终没离开另一只手里捧着的书簿。

    “什么?”凤华离诧异地说。

    “这是隐国长皇子的曲子,我曾有幸听过,”男人抬起了头,盯着凤华离说,“只是今日你状态不太好,往日里反倒今日要好些。”

    “你知道这曲子?”这曲子是容夙止教得凤华离最长时间的曲子,每当弹起时,凤华离总是不禁想起容夙止,仿佛他还活着在自己身边教自己的样子。

    男人微微点了点头:“这曲子很好听,你弹得也很不错。”

    竟能在此地遇见知晓容夙止曲子的人,凤华离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他一双剑眉却配着柔和的善目,微薄而柔软粉嫩的双唇,看去年纪不大。凤华离这才想起来这男人,他每日都会来听自己的曲子,只是每日来都只是默默地看书和喝茶,从不说些什么,凤华离也没有在意。

    但起那些动手动脚的猥琐男人,凤华离倒更情愿多碰到些像这样的客人。凤华离对他生了几分兴趣,便问:“公子叫什么名字?”

    “徐新戉。”

    他看去不过十六七岁,满脸尽是纯真的模样,与这紫金楼的气氛也是十分不符。凤华离实在疑惑地不行,于是问道:“你为何会来……这种地方?”

    说完,凤华离才想起来自己都是这种地方的人了,如此说话有些不好听了,又连忙解释道:“你看去年纪不大,这紫金楼……”

    徐新戉知晓她要说什么,便打断了她的话:“这种地方又如何,我和你共处一室,又可曾发生了什么?”

    凤华离被他堵得哑口无言,只得作罢。

    接下来几乎每天徐新戉都会来,他也终于没再默默无言,而是与凤华离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而闲在屋里的时间,凤华离都是练琴和与多玉儿聊她的哥哥,多玉儿看样子十分喜欢她哥哥,每每提起哥哥,她那阴霾的脸便会变得十分的阳光。

    多玉儿常夸她哥哥生得好看,当初整个火城里的女子都被他给勾去了魂,而她哥哥医术也甚好,这儿的人有什么疑难杂症,只要找到她哥哥,一定能够治好。

    “只不过在一年前他离开了火城,从那以后,他是偶尔寄信来,可这三个月以来,哥哥一封信都没有寄来。”提到这件事,多玉儿又变得伤心起来,“所以我才会私自闯进妄断河禁地……”

    “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见到你哥哥的。”凤华离拍了拍她的肩膀,被多玉儿这么一番介绍,凤华离都有些想见一见,这个多玉儿的哥哥究竟是何许人也。

    很快便到了花魁试的前三天,这些天以来凤华离让多玉儿密切关注着另外两个有力的竞争者,以防他们会有什么小动作。果不其然,凤华离防得不错,多玉儿很快便发现,青玉这几日行踪鬼鬼祟祟,虽不知在做什么,可总藏着掖着的,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凤华离决定亲自去看看这个青玉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一大早潜伏在青玉房门口,等青玉出来便紧紧地跟了去。青玉七拐八拐地走进了一个小巷子,随后到了一个角落的屋子边。

    青玉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不一会儿,里面超传来来低沉的碰撞声。凤华离连忙跟了过去,只见青玉站在凳子,正用一个石头捶打这方封着窗户铁杆。

    而那铁杆已经坏了大半,显然青玉这么做已经有许久了。

    凤华离推门而入,故作沉声说:“你在做什么?”

    青玉吓得从凳子跌落了下来,她连忙磕了几个头:“姑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做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待在紫金楼,绝不会想着逃走了,您饶了我这一回把——”

    原来她也想逃离这种鬼地方,想着和自己算是同一阵营的,凤华离连忙把她扶了起来,轻笑着说:“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