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狼窝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凤华离从如噩梦之境的无边黑暗醒来时,眼前是一片刺目的日光。 凤华离抬起手挡住了这强烈的光芒,她微微皱起了眉,自己不是被追兵追杀后沉入河底了吗,怎么会身处此地。脑袋疼得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炸开一般,凤华离揉着太阳穴缓缓地下了床,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已经换了一件丝绸的薄衣。

    凤华离警觉地四处张望,发现这周遭的家具色调被这诡异的日光映射成了橘色,手背也起了一层微不可查的汗珠,这儿的温度高得十分异常,而在凤华离还在军营的时候,天气还十分得凉。凤华离走了出去,只见这街头男女老少都穿着十分薄的纱衣,连长相也与原人有些差别。

    这儿是火城。

    凤华离骤然想了起来,当初自己从沙河之地坠下去的时候是到了这个地方,可是她没想到的是 自己坠入福安城的河,竟也到了这火城。这火城究竟还与哪些河流相通,再加其如此神秘的特性,不由得让凤华离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在此时,身边忽然冲出了一个老妈子,她穿红戴绿,显然是个有钱的主。而她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尽管已经了年纪,可一举一动却也甚是娇媚。老妈子涂了十分厚的珠粉,嘴唇红的也是十分不自然,她朝着凤华离微微地招了招手:“小娘子,快过来——”

    这人看去不是个什么好货色,凤华离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腰部的剧痛让她猛地皱起了眉。凤华离搓了搓手指,四下张望了一番,问道:“你叫我?”

    “对啦,”老妈子走到凤华离跟前,十分自来熟地勾起凤华离的手臂,一面带她进了屋子,一面给她讲解这儿的装饰凤华离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么被老妈子半拖半拽地拉到了一间房间前头,“这儿便是你日后的房间了。”

    老妈子满面笑容地将她领了进去,这儿吃的喝的应有尽有,还有一大列十分好看的衣裳,老妈子十分殷勤地说这儿的东西凤华离都可以随意使用。凤华离险些要以为别人这是真情实意,可有道无功不受禄,凤华离这才刚醒过来遇这样的事,这里头自是有些蹊跷的。

    于是凤华离轻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说:“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

    老妈子欣喜地说:“我是在妄断河那捡到你的,那是你全身都是伤,还是我花钱找大夫给你看好的呢。”

    说着,老妈子抬手摸了摸凤华离的脸颊,似是感叹地说:“这脸蛋真真是极好看的。”

    风华里感到十分别扭,但毕竟是对方救了自己,所以也没有发作,只是侧过了脸颊,轻声说:“多谢了。”

    在凤华离以为她是个性情怪异的好心人时,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愈加不带掩饰,转而变得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老妈子搓了搓双手,异常亢奋地说:“这往后定能赚不少钱啊。”

    凤华离立刻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从方才进这屋子时有一股十分浓重的胭脂水粉的香气,可这儿又不是卖胭脂水粉的。凤华离抬眼,只见那老妈子穿的衣服色彩艳丽,满脸猥琐的笑容让人感到浑身不舒服。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自己这是落入妓院了,而面前这个人显然是这个妓院的老板,或是老鸨之类的。凤华离感到一阵恶寒,自己也是过于疏忽了,竟没搞清楚对方底细擅自进了这狼窝。凤华离站了起来,轻笑着说:“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大懂?”

    老妈子淡淡地说:“我救了你可花了五十两银子,你还在我这住了五个夜里,你说说,这帐该怎么算?”

    “五个夜里?”凤华离一惊,在她的印象,跌入河里仿佛还是刚刚才发生的,可万万没想到,她竟已经昏迷了五天之久。凤华离首先想到的便是炎虞,最后一次见他,便是见到他跌落在地,而后又被追杀的刺客给围了起来。

    按照那个情势的话,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凤华离胸口隐隐作痛,她连忙抓住老妈子的双手,焦急地询问道:“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男人……”

    凤华离十分急切地将炎虞的外貌特征讲给了这个老妈子听,毕竟自己跌落江河又到了火城,说不准皇也一同来了这火城,这几乎是凤华离唯一的希望了。

    老妈子被她抓得摇摇晃晃,只觉得十分无语,她一把将凤华离甩开,对方一下子被推搡着坐到了床。老妈子觉得她兴许是想要装疯卖傻蒙骗过关,于是一下子没了好气,她指着凤华离十分轻浮地说:“总之,你欠下的债,留在这紫金楼里给我接客,没把钱还了,你休想离开这儿半步!”

    凤华离霎时明白过来,这都是面前这个人设下的局,目的是让自己去从娼,这事她是绝不会去做的。凤华离狠狠地瞪了老妈子一眼,旋即猛地转身往门外走去。

    “给我抓住她!”老妈子显然早有准备,她一声怒喝,不知从哪冲出来了几名大汉,那些人一拥而,一下子便将凤华离压在了地。

    老妈子冷笑一声,她常在妄断河附近转悠,难得见到这么个好看的美人胚子,他自然是不会放过。她不屑地看了一眼凤华离,甭管什么贞洁玉女,只要进了她的楼,必须得听她的话:“我劝你把你那些歪心思给收了,好好想想怎么服侍男人吧,这紫金楼可不是你想进进,想出出的。”

    凤华离的脸被紧紧磨在地,现在她仍找不到半点内力极武功,更何况在逃避刺客时受了伤,现在身还隐隐作痛。现在的凤华离几乎要成了刀俎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凤华离咬了咬下唇,低声说:“若我还你那五十两银子,你可愿意放我走?”

    “起来吧。”老妈子让那些男人走了开来,而后居高临下地望着凤华离,仿佛想看看她能有什么法子一般。

    “我还你五十两银子是。”凤华离怎么说也是个御膳女官,每月俸禄也不少,再加以往的存款,完全不至于拿不出五十两银子的。凤华离连忙抬手四下摸索,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下空空如也,自己身衣裳都已经换过了,又怎么可能余下钱来,想必全都被这个老妈子给偷去了。

    凤华离死死地顶着那老妈子,对方却好不在意地莞尔一笑,带着威胁地口气说:“我警告你,趁我还在好好说话的时候讲清楚,否则……”

    老妈子瞟了一眼那些满身肌肉的壮汉,想必只要凤华离敢不听话,下场一定十分得惨。

    凤华离下唇被咬得发白,可偏偏不知为何,全身力气都尽失,她现在不过一个废人的身子,如何能抵挡得过这一大伙人。凤华离压抑下发颤的身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凤华离便想到了对策,她抬头看向老妈子:“不知可否做清倌?”

    做清倌总在那些糙汉子身子承欢要好,反正凤华离也只是要赚到钱偿还了这老妈子,或是等武功恢复了再逃出去。无论如何,忍一时风平浪静,凤华离可不能在这耗费太长时间。

    “清倌,”老妈子挑了挑眉,问道,“你会什么?”

    “我会琴艺。”凤华离不咸不淡地说,好在自己曾随着容夙止学过一丝半点琴艺,虽然自己远不及容夙止的水平,可起常人来也已经是十分优秀了。

    老妈子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生得如此好看,若是直接卖了身子反而容易掉价。倒不如做着清倌把这价钱给吊起来,兴许还能赚得更多。老妈子点了点头,差人去取琴来。

    等着下人搬琴的空隙,老妈子向她介绍起来:“这儿是火城最有名的青楼,我是这儿的老板娘许姑姑。”

    这世界里还真是哪都少不了这种地方,凤华离在心唾弃了一句,面却假装和善地笑着说:“许姑姑好。”

    许姑姑点了点头,权当她这是想开了,只要这紫金楼的姑娘不起出逃的心思,许姑姑不会再为难。不一会儿那不算大的琴便搬进了屋,凤华离熟悉了一番弦位,而后便轻拂一曲。

    “不错。”许姑姑赞赏地说。

    因凤华离琴艺好,样貌也算乘,便免去了要接客的命运,转而做了一位抚琴喝茶陪话的清倌。许姑姑十分看好她,便赏了她许多好看的衣裳与胭脂,还给了她一位服侍的婢女,并让凤华离务必要在一个月后的花魁宴夺得头筹。

    “头筹?”凤华离皱了皱眉,倒不是她不自信,只是她刚到这个地方,其他人是什么水平都不清楚。再说了,她意不在此,只是想着快些离开这而已。

    许姑姑眼带着算计地说:“若是你能拔得头筹,兴许到时候你赚的钱足够还我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