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嫁给朕
    凤华离认得这些人手里的弯刀,那弯刀和当日在冰寒之地刺杀自己的人手里拿的是一模一样的,而这些刺客的黑衣也和当初刺杀自己的人一样。上面的图案虽不起眼,可若仔细分辨也能看得出那是一条蟒蛇。

    现在一片混乱,到处都是血和火,还有此起彼伏的尖叫。凤华离抬起手想要释放出火焰来将这些人一把火给全烧了,可她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感受不到任何内力了,梨花针也完全不听使唤。一名刺客怒吼着朝她冲了过去,凤华离眉头一皱,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她抬起手打向对方的手腕,可那刀却没有像意料之中般掉下,反而是凤华离的手疼得不行。

    凤华离揉了揉手指,这才发觉自己不仅感受不到任何内力,就连武功也都尽失,此刻自己浑身上下都疲软无力,这也是为什么方才自己只是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若是平常,自己早就敏捷地绕到对方的背后将对方打趴到地上了。

    “受死吧!”

    只听一声呐喊,凤华离抬起头时,对方已经抬起弯刀朝自己脖子袭来,凤华离想要躲开,却忽然眼前一花,随后脚仿佛定住了了一般动弹不得。眼见那弯刀越来越近,若是就这么被砍下去,恐怕整个头颅都要和身子分家了。

    千钧一发之际,炎虞现身一剑将那弯刀打飞,而后再把那刺客踢出了攻击范围之内。炎虞连忙查看凤华离的伤势:“你没事吧,他有没有伤着你?”

    凤华离摇了摇头,方才那刺客狰狞的面貌这才从脑海中剔除。看到炎虞后,凤华离就分毫不怕了,腿终于可以移动了,只是这双腿仿佛已经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了一般,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棉花上。且眼皮十分沉重,凤华离感觉自己只要闭上眼就会昏睡过去。

    “你还好吗?”炎虞担忧地问。

    凤华离很想点头,可此刻她的身体状况不知为何,竟是差到了极点。凤华离用力地咬着下唇,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不大好,我的内力和武功尽失,现在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那些刺客突破了外面的防备,一下子涌进了更多,而这营帐里的守卫本就不多,现在更是难以招架。“这帮废物。”炎虞低骂一声,随后微蹲了下来,将凤华离背在背上,带着她从营帐后面逃了出去。

    凤华离昏昏欲睡,只能断断续续地看见微光和听到呼啸的风声,之后便是上了马颠簸的感觉。凤华离将浑身的力气都用于抱着炎虞的腰,以免自己被这剧烈的颠簸给摔下去。凤华离回头看了一眼,模糊的看见他们身后跟着许多的刺客,几乎是黑乎乎的一片。

    凤华离轻咳了一声,说:“你的仇人可真多……”

    接着凤华离的记忆便是断断续续的,她总是控制不住地睡了过去,最后又猛然惊醒。在马背上,凤华离隐隐约约听见皇上在说话。皇上说了很多,似乎是怕她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凤华离也尽量强撑着睁着眼,听他说话并轻声地附和着。

    “朕记得上次你说……”

    “嗯……”

    “朕考虑了许……”

    “好……”

    “那些妃子……若是可以,朕的后宫只想有你一个人……”

    “你可愿意嫁给朕?”

    凤华离蓦然睁开了眼,因为这地面实在是太冰凉了。凤华离困惑地看向将自己放在地上的男人,对方深深地看着自己,而后将周遭的草都向她聚拢了一些,随后炎虞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是觉得不太满意一般又上前重新摆弄了一番。

    炎虞眼中似乎有一丝伤情,他低声说:“你就在这别出声。”

    “皇上?”凤华离并不清醒,可心头却如针扎一般得疼了一瞬。

    炎虞再没有回头,他上了马,身后的刺客也刚好在此时追了上来。而唯一变了的是这些刺客现在所要追杀的人只剩下炎虞一个了,凤华离霎时间懂了炎虞这是在做什么,可却已经来不及阻拦,她眼底落下了两行清泪。

    炎虞的身影还没来得及消失在凤华离的视线当中,一道箭竟直接射穿了他的肩膀,炎虞直直地从马背上跌落了下去。而那些刺客一拥而上,将炎虞置于他们的弯刀之下。凤华离大惊,不管不顾地失声喊了出来:“皇上!”

    凤华离面色被吼得通红,泪水沾湿了脸颊,她的心从未像此刻一般如此痛过,她更从没想过是因为皇上。兴许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真的喜欢上皇上了。凤华离不断地咳嗽着,衣衫上尽是鲜血。

    那些刺客发现了凤华离这边的踪迹,便派人往她这边寻来。凤华离擦干了脸颊上的泪水,她不能被这些人发现,否则就必死无疑了。皇上落到他们手里恐怕是活不了了,凤华离不能也就这么死了。这算是皇上最后的心愿了,他希望自己活着。

    凤华离站了起来,那一刻,她脑袋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要跑的念头。她不知道要跑到哪去,自己现在这虚弱的身子又能够支撑多久,但她知道自己一旦停下脚步,就必死无疑了。

    前面已经没了路,下面是一道长河,而身后就是那些不依不饶的刺客。这河不知有多深,但那些刺客的靠近却是能够看得到的。凤华离的双腿在微微发颤,忽的,她失去了力气,径直跌下了这道河流。

    凤华离本想着冲出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这些刺客给杀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凤华离却被那该死的困意给控制住了,冰凉的河水在一瞬间灌进了嘴中,凤华离感到自己在不断的下沉,意识也在逐渐消散。

    自己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凤华离绝望地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无尽的深蓝,紧接着,凤华离便彻底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

    与此同时,隐国的营帐当中。

    对于方才发生的事,容幽仍有心悸,那些刺客行动快准狠,身手十分非凡,甚至有几个都达到了可以和容幽抗衡的水平。如此身手,不得不叫人感到后怕。可当容幽清点伤亡人数时才发现,隐国几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倒是绛国的士兵无一幸免,甚至绛国皇帝都不见了踪影。

    这未免太蹊跷,难道这些人是专门为绛国而来的?可是这普天之下对绛国深有成见的,也就只有大西王朝了,而如今没有隐国的联盟,大西王朝哪来的这么一支可以以一敌百的队伍?

    容幽坐了下来,尽管自己这边没有损失,可他这心却始终悬着难以平稳。这些人可以这样对付绛国,也保不住会不会有一天对隐国下此毒手。今日所见的刺客人数至少上万,可谁也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刺客。

    就在此时,眼角却忽然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容幽一惊,连忙跟了上去。一路跟着那个黑色的影子到了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对方回过了头,但他黑袍的帽子十分得长,叫人看不清他的脸。

    他的黑袍花纹和方才那些刺客的一样,只是料子却很显然是更上等的,看来这个人便是那些刺客的首领了。容幽对他颇有忌惮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袍男人低沉地笑了笑:“怎么,有没有兴趣合作?”

    容幽一怔:“什么?”

    黑袍男人不屑地轻哼一声:“既然都已经跟了过来,又何必装傻?”

    容幽心下一惊,没有再说话。

    “我有十万这样身手的人,他们叫‘薄刃’,若是少将军愿意,我可以无偿提供给你。”黑袍男人的声音宛若来自地狱一般冰冷无情,这只队伍花了他十年的时间,如今终于有了雏形,也是时候让他们尝尝鲜血的滋味了。

    容幽喉头微动,若是有这么一支队伍的话,隐国就能扭转局势,成为最强的国家,到时候一统整个大陆都不是问题。容幽警惕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袍男人轻哼一声,任何事情有付出就会有回报,他当然也不会无偿施舍:“唯一的条件是去攻打绛国。”

    “你是大西王朝的人?”容幽不敢相信地问。

    黑袍男人摇了摇头,眸中充满了厌恶之意:“只要你答应,这十万杀手都任你差遣。”

    容幽几乎就要答应下来,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可他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了凤华离的影子,是她好不容易将两国劝和的。如今这样隐国和绛国结盟,已经是十分平稳的局面了,况且谁知道这个黑袍男人打的什么算盘。

    “抱歉,我不能答应。”容幽冷冷地摇了摇头,转身便要离去,可脚却忽然挪不开了步子。

    一道黑气穿过了容幽的眸子,转瞬之后他的瞳孔便失去了神色。黑袍男人缓缓地走到他跟前,这些人总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也怪不得他不客气了。紧接着,黑袍男人在容幽耳边低声说道:“绛国的人可是杀了你的皇兄,还杀了你的娘亲——容伊太后,如此血海深仇,你都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