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有刺客
    转眼之间绛国军队已经整顿完毕,在绛国回程的前一天容幽邀请炎虞和凤华离去吃一餐晚饭,就算是祝两国友谊能够长久。炎虞虽觉得此举十分恶劣,但本着大国之气以及凤华离相劝这容幽是真心悔过,不会做什么坏事,炎虞这才同意前往。

    “皇上别再多想了,之前的是全都是一场误会,能和隐国重归于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凤华离将他的剑收进去了些,以免到时候被他们以为绛国不诚。既然如今已经印证大西王朝才是幕后推手,那就应多多考虑怎么一同对付大西王朝才是。

    炎虞点了点头,她说的对,引得隐国和绛国反目成仇,大西王朝却分毫不伤地坐收渔翁之利,看来这个大西王朝是万万不可在留了。等到回长安城后,便得开始商议怎么对付大西王朝了。

    宴席十分繁华,几乎是应有尽有,看样子容幽是真心意识到了错误,打算与绛国交好。各方都宴请了一些地位较高的将军以及官员,宴席之上酒杯交错,大家都在谈着些政治上的话题。凤华离既插不上嘴也没兴趣听,很快便睡意浓浓。

    凤华离撑着脑袋,手里晃着已经见底了的酒杯,外面天色甚至还没有全黑,等到宴席结束一定还要些时候。凤华离往四周看了一眼,这儿几乎都是男人,唯一的几个女人还是端茶的婢女。按照规矩,炎虞坐在最上头,而凤华离则坐在十分偏的位置。

    周遭也没有认识的人可以说上一二句话,凤华离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困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便借故出了营帐在外面吹着凉风。这儿地势靠山,这秋夜的风也着实十分得凉,不过至少那些风在脸上肆虐,倒是让凤华离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虽现在还早,但不知为何,今日就是比往常要困许多,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待吹了约莫一刻钟的冷风后,凤华离揉了揉被吹红的脸颊,紧了紧外面套着的衣裳打算回宴席上。哪知凤华离刚转过身就撞上了一个人形,凤华离抬头见是炎虞,连忙俯身行了个礼:“皇上。”

    炎虞挑了挑眉,自己可是在她的劝说下才来这宴席的,如今她倒是自己跑出来了:“宴席上那么多山珍海味不吃,却跑到这来吹冷风?”

    凤华离低下了头:“里面太闷了,所以出来透透气。”

    身上忽然多了件衣物,凤华离这才发现炎虞竟带了件外套出来,这外套颇为厚实,花纹也是淡粉色的,很显然是女子的衣裳。凤华离摸了摸衣裳,那料子在手里却显得十分粗糙,她皱了皱眉,问:“这衣裳是哪来的?”

    “问其他侍女要的……”炎虞扫了凤华离一眼,见她一直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而后又说,“但你放心,这件衣服很干净。”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可不是因这衣裳是婢女的而嫌弃,毕竟她自己也不过是个御膳女官,并不能好到哪里去。凤华离顺势就要把衣裳脱下来:“我不冷,还是把衣裳还给别人吧,普通的婢女大抵不过就这么一件厚实的外套,给了我她穿什么?”

    炎虞叹了口气,将她的手挡下,把那将脱未脱的外套重新披了上去:“我给了那丫头一些钱,她便欢喜地把这衣裳送给我了,想必有那些钱,就算买十件这样的衣裳也是没有关系的。”

    凤华离轻笑一声一声,她都忘了面前的可是皇上,又怎么会差那么一点钱。凤华离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发滞,她脑海中想起了许多过往的事,诸如第一次见到皇上就一直把他当成贼人一般。

    被她盯着久了,炎虞便问她在想什么。

    凤华离敛起了笑容,轻声说:“不过是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皇上的时候,当时也是因无聊所以从宴席上出来透气,结果就碰上了皇上,就像今天一样。”

    听完她的话,炎虞却笑得更深,他笑得格外长,令凤华离都觉得有些诡异了。凤华离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对方却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想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事情一般。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笑什么?”

    这家伙,不会是在笑话她那时一直把皇上当做贼人的样子吧,就算是也没必要笑成这个样子啊。那时候自己可没见过皇上,一时之间认不出来也属人之常情。凤华离再三询问,炎虞却完全不吐露半个字,凤华离有些赌气的要离开,却又被炎虞给拉住了。

    炎虞一字一句地说:“那次并不是我第一次见你。”

    凤华离一怔:“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在相府将你定住而后翻东西的那个男人?”炎虞收起了笑容,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恐怕就是从那时起对这个女人开始有了些兴趣。

    凤华离愣了半晌,而后方才猛然醒悟过来,她往后退了半步,抬手指着炎虞。凤华离睁大了眼睛:“你就是那个猖狂的贼人?”

    那时自己被定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翻箱倒柜的,而后还因此而牵扯出了大姨娘的奸情。凤华离就是做梦都想不到当初那个讨人厌的贼人,居然就是堂堂的绛国皇帝。凤华离喘着大气,她惊愕地看向炎虞,而后顺着呼气笑出了声:“这么说来,我一直以来将你认为贼人,根本就没有错。”

    “当初是为了查有关你父亲串通的证据所以才去的相府,本想着找完书房后去其他地方找找,却不巧的碰上了你,想着不打草惊蛇,这是在当时便被搁置了。”见她笑了,炎虞便放心了许多,之前一直没有告诉她,就是担心她会因此而生气。毕竟当初自己语气可是十分不善,对待她也是不怜香惜玉。炎虞忽然想要抱一抱她,可却想起来她不喜欢这样,而后只好放下了刚抬起的手。

    “原来如此。”凤华离沉思道,这么说来,当初若是自己没有碰上炎虞,说不准他就不会把这件事暂且搁置,而是寻到了凤求复是大西王朝眼线的证据,那相府也就不会留到现在了。

    不过若是那时候自己还没进宫,苏念云也还好好的,相府若在那时就被抄满门,自己就不会见到皇上,兴许在那时候就已经和相府的人一同死了。凤华离长叹了一口气,还真是造化弄人,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对日后发生的事产生极大的变化。

    就在此时,苏三过来催促说是皇上出来的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了。

    凤华离无奈地看了一眼炎虞,身为皇上也有身不由己的地方,比如想要出来透个气都得掐着时间点。就在凤华离为皇上感到失落时,对方却回过头看向自己,冷冷地说:“不和朕一起进去?”

    “我……”

    好吧,身为御膳女官,也总有些身不由己的时候,比如皇上的命令是非听不可了。凤华离跟着皇上进了营帐,刚想要往自己的座位走去时,皇上却不动神色地挡在了她的前头,他低声说:“不是说无聊吗,那就坐在朕身边。”

    凤华离呆滞地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他身边。可这才发现,坐在皇上身边才是更无聊的。原本坐在最后头也没人看着,想怎么做都行,都现在却在最上头,所有人都盯着这一片方向,凤华离只好强打着精神正襟危坐,生怕出了什么差错又被人抓着把柄。

    见凤华离始终闷闷不乐的,炎虞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事儿。”凤华离笑了笑,揉了揉发酸的腰板,一直保持着这个标准的坐姿可不容易,可奈何规矩就是如此,总不能再这么多人面前弯腰低头的,否则脊梁骨都该被人给戳穿了。凤华离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好在这儿的果酒好喝,还算是能够支撑凤华离的缘由之一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那不断被端上来的新菜以及换下去的盘子,那献舞的舞娘和琴师也丝毫没有休息。正当凤华离盘算着这宴席还有多久才能结束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柔软的感觉。

    凤华离困惑地回过头,只见炎虞将一个枕头塞到了自己身后撑着腰,如此一来便舒适多了。凤华离抬起头,炎虞却正面不改色地和底下的大臣们商议着要事,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凤华离调整了一番坐姿,想着皇上这回倒是挺贴心,便侧过脑袋低声说:“谢谢。”

    炎虞依然和大臣们说着话,但嘴角却微微上扬了起来。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兵刃的响声,而后一名浑身带血的小兵冲了进来大声喊道:“有刺客!”

    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一根箭便直接穿过了他的喉咙,他当场死于众人的眼皮子底下。紧接着一大帮身着黑衣的男人冲了进来,他们手持弯刀,见人就杀,眼里只剩下了厮杀。容幽临危不乱地站了出来:“保护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