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下不完的棋
    “简直荒谬!”凤华离更是惊讶,这些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容夙止死的时候凤华离甚至都不是第一个知道的,那段时间也从没见过容夙止,更别谈引‘诱’他计并杀了他。至于容夙止的灵体,凤华离只知道有容夙止的遗体本在绛国,可后来却不见了。

    这一切和绛国都没有关系,也不可能有关系,因为绛国和隐国早已经结盟,绛国根本没有理由去做这些丝毫没有意义的东西,搞好两国的关系去对抗大西王朝岂不是更好?

    容幽垂下了眸子,他也知道凤华离所说的这些,所以他一开始也不相信,可这一切直到他找到容夙止的灵体时发生了变化,不论如何,他发现的灵体是真是假,他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你不觉得这一切,未免也都太巧了吗?”凤华离凝眸,容幽来到绛国调查,却一路打探到的消息都是可以印证这个荒谬的说辞的。甚至于最后撞见搬运容夙止灵体的人,连那些人的口供也都能完完全全的对的。凤华离看向容幽,缓缓地说:“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有人计划好的?”

    容幽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凤华离往前走了一步:“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你相信他说辞的套而已,这是为什么你一路总能从路人口听到若有若无的信息,而这不过是有人一直在你身边安‘插’了人而已。”

    容幽回忆起来,那些人分明不过是普通人,竟然却都知道片面的机密信息,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而在跟踪完凤华离遇到容夙止灵体的地方十分偏僻,哪儿哪里都去不了,若真的要处理了,怎么也不该从那走的。

    这般说来,这一路查到的东西竟丝毫不费力气。而自己当时处于迫切的想要查出真相的情况之下,经从未考虑过这其虚实。容幽有些动摇的看向凤华离:“可容夙止的灵体……”让容幽彻底相信这一切的,是容夙止的灵体了,毕竟这灵体着实是在绛国境内被发现的。

    凤华离叹了一口气,这容夙止分明是死于大西王朝的人手里,她真想不明白容幽为何始终执‘迷’不悟,可又或许这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凤华离无奈地说:“这件事我也打听过,容夙止的遗体是被人偷走的,想必那人偷走以后是为了让你对绛国有如此下场。”

    “而那个人,一定是大西王朝的人没错了。”凤华离面‘色’有些不太好看,这个大西王朝还真是作恶多端,和凤求复以及媚承语一般恶毒,回去以后得和皇好好谈谈。对待大西王朝绝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定然后患无穷。

    容幽觉得她说的竟有几分道理,又问:“那容夙止的死?”

    凤华离眼底闪过一丝悲伤的神‘色’,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提起他的名字心口不会在隐隐作痛了。容夙止是自己师傅,是凤华离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要好的人,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杀了容夙止的:“是大西王朝的人假借我名,以我为‘诱’饵让他计,所以才……”

    凤华离有些噎了声,她还是无法十分平静地将这件事说出口。

    “这么说,容夙止的死还是和你脱不了干系?”容幽的目光仿佛夜空的猫头鹰,死死地盯着风华里不放。

    凤华离一怔,她微微张开了嘴,眼神显得有些空‘洞’。容幽说得不错,若不是因为自己,容夙止也不会计,更不会莫名其妙的死去了,这件事说来说去,竟又重新说到了凤华离的身。

    容幽见她眼底竟泛起了泪‘花’,连忙摆了摆手,虽然容夙止的死她摆脱不了关系,自己没法完全信她,可她说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容幽想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便有些不耐烦地说:“这整件事情,我需要你们皇给我们隐国一个完整的‘交’代。”

    这话的意思是同意止戈停战和好如初了,凤华离大喜,这样双方都不用再‘浪’费各自的兵力和‘精’力,实乃两全之举。凤华离立刻答应了下来,随后出了营帐。而在凤华离走后,营帐旁走出了一位黑衣人,黑衣人身边还跟着一个唯唯诺诺的下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这个‘女’人嘴皮子功夫倒是厉害。”

    那下人附和着点了点头,这眼见着隐国要和绛国拼个你死我活了,谁能想到这个‘女’人来劝几句那个容幽动摇了。黑衣人斜视着凤华离离去的背影,朝身边的下人招了招手:“次‘交’代你的事,现在可以去做了。”

    凤华离出了隐国阵营,远远的看见了炎虞朝自己走来。凤华离招了招手,方才他还千般阻挠怕容幽伤害自己,如今自己还不是平安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十分好的消息。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凤华离正打算邀功一番时,自己却猛地被来人抱进了怀里。

    炎虞抱着她的手背有些颤抖:“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凤华离一怔,这回却完全没有想要挣脱的冲动。兴许是这个怀抱太温暖的缘故,凤华离脑闪过了苏念云和容夙止的脸,他们笑着,可以想到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们,凤华离眼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才落下了一滴泪,凤华离便连忙克制住了,她抬手擦了擦眼眶,却很快被炎虞给注意到了。炎虞错愕地看向她泛红的眼睛,连忙将她在怀转了一个圈,焦急地询问:“怎么了,他们欺负你了?我这去找他们算账……”

    凤华离连忙抓住当真要徒手去找容幽算账的炎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炎虞皱了皱眉:“怎么了?”

    凤华离前走了一步,随后抬手抱住了他。不论怎么说,这种被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而且……皇的怀抱真的是会让人感到安心。凤华离靠着他的肩膀低下头,却见皇的手十分红,且在微微地发抖:“皇,你冷了?”

    凤华离连忙离开了他怀,替他穿好了衣裳,而后‘摸’了‘摸’自己凉得像块冰一样的脸,也难怪皇会觉得冷了。寒暄完了,便该说正事了,虽然这事基本解决了,但却仍需要皇亲自去和容幽解释一番才行。

    “他不过是个少将军,朕凭什么低声下气地同他说话?”炎虞十分不爽得地说,这件事根本是隐国的错误,却反过来要他一个堂堂的绛国皇去解释,实在是太没有规矩了,让苏三去好好解释一番还差不多。

    凤华离叹了口气:“现在你若不去,那恐怕我们都得死在这了……”

    炎虞淡漠地嗤了一声,这次带的将士不多,才会遭此暗算,大不了损失些兵将,等他回到长安城调更多兵来,到时候没得选择的便是隐国。

    见他如此固执,凤华离试探着说:“若是回不去的话,到时候臣是想嫁给皇,也没有机会了。”

    “走吧。”炎虞淡淡地说。

    凤华离轻笑一声,若是皇从今往后都不再有那一身怪的脾气,其实也是十分讨人喜爱的。

    炎虞和容幽两个人在一起,简直是进了冰窟。两个人的‘交’谈时总面无表情,甚至于有好几次凤华离都感觉这两个人下一句话便要拔刀相向。好在炎虞看在凤华离的面子下没有发怒,容幽也忍着一股气听完了他所说的。

    总之,最后总算是确定了这是一场误会。两国决定休战,隐国也会赔偿绛国在此战当的损失,绛国因为损失惨重,一时难以离开,需在原地调养生息几日再行出发。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风平‘浪’静,尽管炎虞十分不乐意,但凤华离仍带着他与容幽一起下棋。

    出乎意料的是,凤华离本以为容幽是自己见过棋术最高超的人,可见到了炎虞才知道什么叫棋逢对手。凤华离本意是让两国的关系不要那么僵,但这两个人下棋时的气势也十分的渗人,有一种随时要掀起桌子走人的错觉,一直与凤华离不是很确定这招是否有效。

    不过凤华离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当她看着两个人下棋时,竟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不但没有睡意,还常常兴致勃勃的,想要看看到底谁能赢了这局。可当容幽要她一起来下时,凤华离还是一如既往的摆了摆手,看看算了,若真的下起来她恐怕还是会困到不行的。

    这几日的时光让凤华离回想起了在隐国的那段时日,那时也是这样坐着,看几个男人下着棋,虽然已经物是人非,但总算是给凤华离心理带来了一丝慰藉。凤华离看了一眼炎虞的侧脸,他也刚好侧过眸子。

    二人目光相对,炎虞横眉冷目立刻消散,他笑着抬起了茶杯:“可是渴了?”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我们该回去了。”

    炎虞点了点头,起身便走。空留容幽对着这残局:“还没下完呢……”

    “有些棋,注定是下不完的。”炎虞淡淡地说,而后便在苏三的掌灯下与凤华离一起回了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