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兵戎相向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不过是觉得这有些震撼,更别说自己曾三次目睹不完整的这个场面,而这一切竟都是面前这个皇所准备的了。。。如此想来,那时刻薄的皇竟已经有如此用心了。凤华离抬起头:“皇为何要给我准备这个?”

    “都说了多少遍了,朕喜欢你。”炎虞有些不屑的说,他觉得这个问题十分的多余,自己为什么做这些已经明摆在眼前了。只可惜迟了一些,早知苏三的话不假,这招真的能让‘女’人声泪俱下,趁早做这些了。

    炎虞扶起她被风扬起的青丝,从初见凤华离时,他觉得这个‘女’人只能是自己的,可后来才发现她根本不想嫁给自己,甚至对自己深有成见,还想尽一切办法逃离自己。那时炎虞总是容易发脾气,但却只是为了掩饰心的那一抹失落,那些炎虞从前从未感受过的情感,在凤华离出现之后他总终于得以体会得到。

    凤华离的脸在微光辉映下显得分外绯红,于理来说皇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也足以证明他不是一时兴起了,而作为一个前相府二小姐来说,怎么也没有理由去拒绝皇。可于情来说,凤华离并不确定自己心到底有没有皇,又或许是因为对皇的不好印象作祟,凤华离始终不太愿意接受这么一件事。

    “皇,我不过是一个御膳‘女’官而已,而在不久之前,我成了一个叛臣之‘女’,”凤华离转过了身子,她深吸了一口气,若是当真要在这个地方嫁人,她更想去的归宿是一个远离纷争的地方,而很显然皇家则是大相径庭的,“这世有千千万万个‘女’子想要嫁给皇,皇为何总是执着与我呢?”

    炎虞的手指落了下来:“你还是不愿嫁给朕?”

    凤华离看了一眼他有些失落的眸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若这个男人的身份不是天子,兴许自己也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吧。凤华离突然有些不想伤了皇的心,可有些话她必须要讲清楚:“皇后宫当有那么多妃子,难道还不够吗,皇此时对我兴致盎然,可兴许某一天,会觉得腻了,像后宫当的其他妃子一般。”

    炎虞眼睛一亮:“你是……”

    在此时,无数火箭‘射’穿了空的孔明灯,并‘射’进了军营里。下面一片兵器‘交’杂的‘混’‘乱’声音,不一会儿,苏三便火速跑了来,说是隐国的人杀了过来,炎虞皱起了眉,让苏三带着凤华离藏好,他要去与敌方‘交’战。凤华离连忙抓住了他,既然要和容幽谈谈,不能躲藏起来,所以她也得一同穿战衣随行才是。

    炎虞想也没想拒绝了,让她来到这已经是最后的妥协了,怎么能让她一起战场。凤华离焦急地说:“我的武功你不是不知道,我不可能有事的,况且我有话要和容幽讲,若是不去……”

    “有什么话,等我抓住他做战俘的时候再和他说也不迟。”炎虞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并让苏三将她看好,没有自己的允许,不准离开安全的地方半步。

    待到炎虞离开后,凤华离轻而易举地在苏三一个转头之间溜了出去,而后患了军装,‘混’入了人群当,一路厮杀到了前线。双方的军队都十分得多,看样子这将会是一场恶战。除了身边有人意图对自己动刀凤华离才会要了他的命,更多的时候凤华离只是在往前走并找寻着容幽的踪影。

    这么一寻竟过了三天,凤华离这么‘混’迹在这些人当,直到再次见到炎虞的时候。凤华离满脸是血和灰尘,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还是被炎虞给发现了。他一把将凤华离拉到自己身边,随后不可思议地说:“你怎么在这?”

    炎虞擦了擦她脸的血迹,满目都是心疼的目光:“你这是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凤华离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血……”

    “朕现在让人送你回去。”

    凤华离猛地甩开他的手,既然来了,她不会再被送回去了。这一路凤华离也听到了士兵们所说的,隐国与大西王朝设了局,他们手底的兵是绛国的三倍,而现在他们已经将绛国团团围住。如今要从杀出一条血路出去都难,更别说要剿灭隐国之伍了。

    “让我去和容幽说说,说不定这件事还能有所转机呢。”凤华离皱了皱眉,她是真的在为绛国而担心,若是再这么缠斗下去,最后得不偿失的一定是绛国啊。

    炎虞握着拳头,他也没有想到,已是强弩之末的大西王朝和实力不大的隐国竟忽然之间有了十万军马,而这个福安城是他们所设计好要对付绛国的地方。这次确实是炎虞失策了,但尽管如此他也不想凤华离因此而深陷危险当:“你不能去,你得回去安全的地方待着。”

    凤华离心急地抬起他的手,说:“皇若是不答应,我只能自己去找他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炎虞才终于答应了下来,他反手将凤华离的手指包住“……朕和你一起去。”

    凤华离这才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出格,于是便连忙收回了手,和炎虞一起去了前头。他派了人去给敌方送信,对方表示愿意一见,但却让凤华离和单独在‘门’口候着,绛国的人都需后退至少五里。

    炎虞一听不乐意了,勉为其难答应凤华离让她与容幽一见也罢了,现在居然要求她独自一人前往。容幽既然能想出这么一招来暗算绛国,难保他不会趁凤华离孤掌难鸣的时候将其抓走。

    “放心好了,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凤华离拍了拍他的肩膀,容幽与自己好歹也算是朋友,况且凤华离相信容幽不会作出这样下作的手段来的。

    在一番好言相劝下,炎虞才最终同意了下来。于是凤华离孤身一身进了地方营帐,直到进去之前,炎虞还不断想要反悔这个决定。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算炎虞改了主意,这趟凤华离也是非去不可了。进了营帐,里面十分空‘荡’,只有容幽此刻正坐在头,他穿着盔甲,平常更加多了一分肃杀的气息。容幽将手里的茶杯转了一个圈,淡淡地说:“听说你想见我?”

    凤华离也不与他绕弯子了,直说道:“隐国不是与绛国结盟了吗,为什么要违背盟约,反而转投大西王朝。你们分明知道大西王朝是什么样的人物,别到了最后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生而在世,不是互相利用的吗,”容幽冷笑一声,自从知道是凤华离引得容夙止被杀后,他能够坐下来如此冷静地和她说话已经是十分克制的结果了,容幽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这种事情你最擅长了吧?”

    凤华离一怔,正想着如何说到自己身了,却猛地撞了容幽那充满杀意的眼神,虽然没有付诸行动,可凤华离却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凉意。凤华离困‘惑’地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容幽摇了摇头,这个‘女’人果真有一套,难怪容夙止被她‘迷’得不行,甚至最后死在了她的手里。容幽放下了茶杯,冷冷地看向凤华离,若是可以,他现在想要冲去抬起刀割破她的喉咙。而事实容幽也确实这么做了,他拔出了腰的剑随后一跃到了凤华离跟前。

    这个男人是疯了吧。凤华离皱着眉,立即躲开并与容幽‘交’起手来,可对方却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几乎招招凌驾于自己之。几个回合下来,凤华离一直处于下风,她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武功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容幽教给自己的,自己和他‘交’手的话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凤华离干脆放弃了还手的机会,任由他将那剑指在了自己脖子。凤华离闭了眼,若是自己当真这么死了,当自己看错了人吧,居然会相信处于敌对阵营之的昔日好友会手下留情。回想起来,凤华离才发觉自己如此天真。

    容幽见她没躲,手的剑微微一抖,在凤华离的脖子落下了一道红印子。容幽连忙收回了手,同时收起了眼那一抹慌‘乱’之意,问:“你为何不躲?”

    凤华离叹了一声,十分失望地说:“我居然以为你是个理智的人,如今看来倒是我错了。”

    容幽紧皱着双眉,自己还没找她算账,她倒是先数落起自己来了。

    凤华离睁开了眼,深深的看着容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不能好好谈,非得要落到兵戎相向的地步?”

    容幽这才将这些日子以来的事说了出来,而容夙止因凤华离而死,绛国又想要‘私’自将容夙止灵体处理掉,这一件件事对于容幽来说,能够忍到现在才兵戎相向已经十分不容易了。说完后,容幽大口喘着气,他面‘色’甚至有些发红,若是这些事都不足以让隐国与绛国反目成仇,容幽也想不出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