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给你看一样东西
    现在凤华离得承认,方才炎虞仅存的一丝让人觉得“可爱”的特质也都烟消云散了,他还是这样蛮不讲理,尽管凤华离已经无数次告诉过他自己不是什么他的女人,也从来没有答应过要嫁给他之类的。但炎虞似乎对此乐此不疲,仿佛靠着嘴皮子说两句就能改变这件事实一般。

    而后凤华离和他说了一大堆关于容幽与自己关系的起源,以及自己和容幽的关系比自己和皇上的关系要清白得多,炎虞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而且还要求在去福安城之前和之后,不可离得皇上太远,也不可离容幽太近的规矩。

    出征之时是三日后,也恰巧是中秋的前三日,原本炎虞当天就要走,可刚好碰上军队在休养生息,这才得以作罢。带到临行时有大臣与嫔妃来践行,送行的妃子们当中少了凉妃与丽妃,凤华离竟觉得冷清了许多,这些嫔妃都十分安分,没有人再出言不逊或是暗箭伤人。湘贵妃作为地位最高的妃子,有权利送皇上出城们再回宫。送至城门时,她眼中已有泪珠:“皇上,这一路可要好好保重身子,无论发上什么事,龙体最为重要。”

    “朕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后宫就拜托你了。”炎虞点了点头,这些个妃子当中就属湘贵妃最让人省心,不会整日里勾心斗角,或是变着法子求皇上宠爱。炎虞与她相敬如宾地点了点头,转而视线却落在了凤华离身上。

    湘贵妃一怔,顺势也看向了凤华离。凤华离就这么被两个人同时盯着,实在是尴尬不已,她甚至不太敢抬起头与湘贵妃对视,只好盯着自己的鞋尖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湘贵妃才说:“凤大人也要保重身子。”

    “好……”凤华离这才抬起头来,湘贵妃脸上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可那声凤大人却让她清楚地知道湘贵妃与自己之间已经产生了十分大的隔阂了。凤华离侧目,却见炎虞仍旁若无人的看着自己,还丝毫没有遮掩之意。

    在自己的妻子面前好歹收敛一点,就算隔着湘贵妃的笑容,凤华离都能感觉到那浓浓的难受之意了。凤华离摇了摇头,连忙走上了马车,这次她与皇上并不做同一辆马车,据说是因为大臣们不同意的缘故,但事实证明了什么叫做君有戏言。

    马车走到半路,凤华离正闭目小憩,却忽然感到面前闪过一道光,她睁开眼却见炎虞已经上了马车,又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身边。凤华离揉了揉脑袋,她倒是想一个人清净直到到了福安城,但现在看来也是不可能了。

    凤华离坐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昏的眼珠,刚好凤华离也有些话要对他讲:“方才湘贵妃就在旁边,你却一直盯着我看,这会让她觉得很不舒服的。”

    炎虞深深皱起了眉头,方才湘贵妃一脸笑容,也不像是有什么病症一般,为何这么说:“朕想看你,湘贵妃为何会不舒服?”

    凤华离这才觉得皇上的情商也有些问题,为了避免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以致更多深宫女人怨恨自己,凤华离组织了一番语言,解释道:“湘贵妃可是皇上的妃子,而我是一届臣子,皇上当着您妃子的面一直盯着一个不起眼的臣子看,贵妃娘娘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放心好了,湘贵妃不会介意的,”炎虞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湘贵妃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十分好的搭档而已,他可以帮自己解决许多后宫里的事,又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见识浅短,所以炎虞并不觉得她会因为自己喜欢凤华离而不舒服。忽的,炎虞从凤华离的话中抓住了另一个重点,“还是说你只是因为她是湘贵妃而你只是臣子而不高兴,若你愿意……”

    “不愿意。”凤华离冷冷地说,他还真是有能把什么事情都绕到自己愿不愿意嫁给他之上的天赋,她早该料到和皇上说教总是没有结果的。于是凤华离便直截了当地说:“往后至少在外人面前,别表现得与我那么亲密的样子。”

    炎虞答应了下来,不过是否会履行凤华离就不得而知了。

    马车很快就到了福安城,只是却四处不见隐国的人,而后又在夜里遭遇突袭,对方人不算多但却身手敏捷,在绛国军营当中放了几把火就离开了。第二天夜里依旧如此,但因为有防备将那些人抓了个正着。

    他们确实是隐国的人,可却一个字都不说,一起服毒自尽了。炎虞怒意大发,虽然没对自己的人产生什么实际伤亡,可这却是莫大的羞辱,但奈何这些隐国的人不知躲哪去了,尽管接到线报说隐国的人已经到了,可却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第三日就是中秋节了,因为被隐国这些卑劣的手段给气着的炎虞坚决不要过什么节日,将自己一人关在帐中思考着攻打隐国的事宜。外面将士们虽在庆祝中秋看月亮吃月饼什么的,但却都不约而同的十分沉默,整个营地便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

    凤华离在营帐外坐着,今日夜里有这些而寒冷,但月亮却格外的圆,如此却又显得没有那么冷了。凤华离抬起手在视线里的月亮上挥了挥手,这好像是她来到这以后,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月亮,一时之间不免情绪油生。

    自己身边陪伴的人来了又走,这让凤华离感到十分没有安全感,就仿佛没有一个朋友能够陪着自己到老一般。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时至今日,从头到一直没有离开的,除了月笛竟然就是那个高高早上坐于皇位的男人了。

    “大人,”苏三的身影闯进了凤华离的视线,他闻到这儿的气味后连忙捂上了鼻子,惊叹地问,“大人您喝酒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如此良辰美景佳节,喝上几杯酒最是不错了。苏三摇了摇头,果然凤大人和平常女子不一样,居然一个人就喝起酒来了,这要是出了点事可如何是好。苏三连忙将她搀扶起来,而后十分担忧的看向这点了灯的帐子里面:“皇上今日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如此下去可如何是好啊。”

    还在为隐国的事情烦恼吗,当初不是说不把隐国放在眼里的吗,这会怎么就不眠不休了。凤华离朝苏三求救的目光点了点头,就算要想怎么对付隐国,也该要注意休息才是。凤华离推开帘子走了进去,只见满桌狼藉,到处都是兵法或是地图之类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被洗劫过了一般。

    只是这儿却不见皇上的踪影。

    怎么回事,不是在这里想着对抗隐国的法子吗,难不成是躺在椅子上睡着了?凤华离刚想走过去看一看,身后却忽然走上来一个人,紧接着一双手掌敷在了自己眼前,视线便全部被遮挡住了。即使有些醉,可凤华离仍然十分理智,她第一反应就是进了刺客,于是连忙翻过手腕想要对身后的人释放梨花针。

    “离儿。”

    好在那人及时发出了声音让凤华离听出了是皇上,凤华离这才立即收了手,谋杀皇上可是大罪,她可犯不起。那双手仍挡着自己的眼睛,凤华离有些不满地说:“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带你看一样东西。”炎虞带着她转过身往外走,炎虞一再强调她非看不可,凤华离这才闭上了眼,乖乖的跟着他的脚步走出了营帐,而后一直往前走,穿过了吵闹的士兵堆,当凤华离以为终于到了的时候,炎虞却又带着她上了楼梯。

    这是福安城的城门,算是这福安城中最高的地方,光是上来就花了很大的力气了,凤华离只希望等会不会将自己从这城门上推下去就行。高处不胜寒,冷风吹的凤华离有些瑟瑟发抖,炎虞早有准备的给她披上了带来的外套。

    二人停在了围墙边上,凤华离伸手撑着那石柱:“到了?”

    “睁开眼吧。”炎虞轻声说。

    凤华离睁开眼睛,只见在不远处的天空当中升起了无数孔明灯,那些孔明灯的样式都十分新奇,或是镶了花边或是画上了十分惊艳的画,而站在这个角度刚好能将这一篇高空的景色都一览无余。无数亮光在烟夜里燃着,就仿佛一道真正的星河一样。

    凤华离几乎完全被迷住了,她一向喜欢这些东西,十分的赏心悦目。忽的,她脑中回忆起自己曾两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不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她错愕的回过头,问:“之前的也都是你准备的?”

    炎虞点了点头:“那次你和裘飞宇卿卿我我的,所以……”

    炎虞不是很愿意提起那件事,甚至一想到裘飞宇就有些不大高兴。

    “我和裘飞宇什么关系也没有。”凤华离嗤笑一声,眼中竟不自觉地泛起了一丝泪花,好在此时已经深夜,就算泪水淌了出来也不会有人发觉。凤华离抬眸深深地看着身边的男人,神色十分复杂。

    被她看得久了,炎虞便问:“怎么了,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