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朕的女人
    炎虞点了点头,面‘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之前一直在思索怎么才能彻底解决大西王朝的隐患,但现在看来这个棘手的麻烦以后应该不用‘操’心了,毕竟大西王朝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可当他拆开下一封信时,脸的笑却立即僵住了。

    凤华离见他高兴,本以为要着这件事好好庆祝一番,可见他表情凝重便知事情有些变化,连带着凤华离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隐国联合大西王朝向我们发兵了。”炎虞放下了信纸,此时桌的美味佳肴也看去索然无味,他眉‘毛’难以舒展开来,之前隐国可是对这个结盟十分在意的,还是派的长皇子亲自来,如今竟忽然变卦,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什么?”凤华离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发生呢且不说隐国与绛国有盟约在先,容夙止是被大西王朝的人给害死的,隐国国君这是怎么了,居然和杀死自己儿子的人合作起来对自己的盟友下手。凤华离连忙问:“那是谁领兵?”

    炎虞说:“隐国少将军,容幽。”

    “这不可能。”凤华离摇了摇头,在隐国的那段时日曾与容幽相识,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这其一定有什么误会,否则事情一定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炎虞摇了摇头,这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他也不愿意相信,可这么短短数日,绛国城池已经被隐国夺下来几座,且都地处偏僻,所以消息来的如此迟,现在隐国已经来势汹汹,甚至有些势不可挡的意味了。

    看来这注定会是一场恶战,炎虞也站了起来,剩下的午膳也不打算再吃了,他披了衣裳:“朕不在的这些时日,你在东芙宫休养身子吧,想必这几个月忙着相府的事都没有好好的休息吧。”

    凤华离皱了皱眉:“皇要去哪。”

    “去福安城,隐国的人快要到那了。”炎虞虽五岁便同太皇阵杀敌,这么些年来已有不少功绩。但现在天下太平了许久,这隐国的实力再强也强不到哪去,根本用不着他御驾亲征。可炎虞也讨厌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他还需亲自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才行。再者说了,这么久没有机会战场,如今倒是有了个好契机了。

    御驾亲征可不是一件小事,而炎虞居然这要走了,虽然凤华离并不是这的人,也觉得他的决定有些太草率了些。连一旁的苏三也有要阻止他的意思,凤华离便问:“皇这要与隐国正面‘交’锋?”

    炎虞想也没想点了点头,他们毁约在先,是那么多地方无辜受难,他可没有那个心思去想什么握手言和,而最好的办法是速战速决,将这些入侵者都给消灭干净。凤华离想要再劝一劝他。可他眼流‘露’出的杀意让凤华离明白此事已经没得商量。

    容夙止当初可是为了促成两国结盟而尽心尽力,如今虽然他死了,但凤华离也难以眼睁睁的看着隐国和绛国两国的关系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况且大西王朝才刚在穗城受挫,这传来了隐国与之合作的消息,这未免也太巧了些。

    凤华离沉默了半晌,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炎虞愕然,从没有过‘女’人随着战场的经历。虽然凤华离武功是很高强不错,可战场毕竟是战场,受伤之类的还是让男人们来承担吧。于是炎虞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这个想法简直荒谬,对付隐国的那些人,不需要凤华离的帮忙也可以胜的。

    外面吹进了一阵秋风,炎虞便脱下方才穿的衣裳重新换了一件,转身见凤华离神‘色’复杂,炎虞想起了什么,便走到了她身边抬起她的双手:“不用担心朕,朕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而一旁的苏三见此,也跟着劝皇要以自己龙体为重,这次派位将军过去即可。可他奉劝的话才刚说出口,被皇给狠狠地拒绝了:“朕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足。”

    凤华离看了一眼吃瘪儿出去的苏三,微微叹了口气。皇果然还是那个皇,一点也没有变。只不过方才他对自己说的话,像是在对一个担忧他身子的深宫妃子说话,而凤华离既不是什么妃子也不是他的‘女’人。凤华离收回了手,她现在最担心的担心隐国,虽然这么个想法说来有些背叛绛国的意思。凤华离委婉地说:“长公主可还在隐国,皇和不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

    “放心,朕自有分寸。”炎虞柔声说道,隐国国君若是敢对画月琼怎么样,他便让这个隐国从今往后都不再存在。而凤华离仍旧一副什么都不放心的模样,这仗一旦打起来必定会两方都受到伤害,画月琼身为绛国长公主,身份无论如何人都有些尴尬。

    见她如此不放心,炎虞方才想通:“是因为容夙止,所以你才这么为隐国说话的?”

    他早该想到,当初容夙止在宫时对这个‘女’人格外的亲密,可如今连死了凤华离还这样替他着想。炎虞眼闪过一丝失望的目光,从最初的容夙止到后来的裘飞宇,仿佛自己根本无关紧要一般,可分明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皇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那眼神让人感到压力倍增。之所以为隐国说话,这其也确实有着容夙止的原因。容夙止费了那么多‘精’力,凤华离也只是想尝试着维持下去而已。凤华离看了一眼皇,尽管并不太想承认,但当他说要战场时,自己也确实有过关于这方面的担忧:“皇这么不清不楚的去了,若是遇到什么偷袭……”

    凤华离还没说完,炎虞便收回了方才那满脸不爽的表情,他走到凤华离面前,沉默了片刻说:“你在担心朕?”

    凤华离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炎虞这夸张的语气正是她方才不愿说的缘故,本来不过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关心,若是从他嘴里说出来要变成一番可歌可泣的爱情了。凤华离倒退了一步,将重点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作为皇的臣子,当然,若是皇不介意,便当作是朋友之间的关切吧。”

    炎虞对自己如何凤华离是完全知晓的,可他的‘性’子和各种不稳定的因素,风华里目前能接受的知识与炎虞作为朋友的友好相处,当然前提是在他不会以身份卑微为由拒绝的情况下。

    “朋友?”炎虞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方才她说出这种话,还以为她总算是想通了愿意嫁给自己。

    凤华离摆了摆手,她不愿意在这件事过多的纠缠了,目前她更在意的是隐国入侵一事。隐国在这个节骨眼选择了和大西王朝合作,这其一定有猫腻,大西王朝必定从作梗才使得隐国做出这么荒唐的举动:“带我一直去,隐国少将军我认识,我得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容幽或许此刻不会听绛国人所说的话,但凤华离相信以他们的‘交’情,容幽至少会与自己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其有什么误会,趁机解决了便可以免去一场战争,野生的底层的老百姓生灵涂炭了。

    “你与他怎么认识的?”炎虞皱起了眉头,光是容夙止和裘飞宇还不够,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隐国少将军。再说算认识又为何要去战场相见,难不成是要牺牲‘色’相让隐国退兵不成,若真是那样炎虞宁愿国破家亡也不会让她去的。

    “在隐国的时候……”凤华离觉得麻烦但还是想解释一番,但她却忽然意识到皇这般模样却有些像是吃醋的表现。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无情皇吃醋,还是因为自己,这个场景十分有趣,凤华离便抬起眸子,嘴角抬起一抹笑意,刻意地说:“不仅是他,在隐国时我还结识了不少公子,他们个个英俊潇洒,现在想起来,当初在隐国的那几日也十分的叫人怀念。”

    下一秒,炎虞忍无可忍的一把将她拉入了怀里,而后深呼吸了好一会才将这满腔的怒意给平复了下去,他骤然开始后悔起来当初差凤华离去隐国:“不许再想别的男人。”

    凤华离推开了他,见他剑眉皱着的样子,忽然觉得能将一直高高在的皇情绪牵着鼻子走颇为有趣,她淡淡地将事情给说明白来:“我和皇既是君臣,最多也只是朋友,那些公子也不过和我是朋友而已,皇这醋吃得好没道理。”

    从最开始的颇有成见到大有成见,再到后来消除误会,并逐渐接受了一直以来冷若冰山的皇在自己身边变得有些烦人的事实,说出“朋友”两个字凤华离都想了许久。而嫁给这个男人什么的,至少现在凤华离是不愿意去想的。

    炎虞听见她的话,满脸都充满了质疑,吃醋什么的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情,他绝不会这样。炎虞前一步,镇定地说:“我为何必要因为这些而吃醋,反正你是朕的‘女’人,迟早,也必须只能嫁给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