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一十章 好消息
    凤求复笑了笑:“这一切不过是他在玩而已,你以为你暂时没了生命危险,那不过是他想歇息一阵子而已。。。”

    “他是谁?”凤华离紧皱着双眉,她怎么也没想到,凤求复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如今他已经死到临头,再在自己面前编造什么谎言也没有意义,所以多半是真的没错。凤华离想起自己自从来到这以后,常遭人暗算或是刺杀,虽然都有原因,可有的却十分牵强。

    但如若这一切都有着一个幕后推手在推‘波’助澜的话,那便太令人不安了。犹如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都了如指掌,甚至生死都不过是那个人的转念之差而已,而自己却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凤华离一把抓住了凤求复的领子,希望他别再这种时候了还要耍滑头:“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凤求复推开了她的手,而后无奈地笑了笑,他颤抖地探出了脑袋,凤华离也本能得靠得更加近了些。本以为凤求复这是要说了,谁知他却借机站了起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拖着一地的鲜血撞向了一边的红柱子。

    只听噗通一声巨响,众人来不及阻拦,凤求复四脚朝天地仰倒在了地,凤华离急忙地冲了去,猛地踹了他两脚,而后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断气了。凤华离当下便觉得心堵得慌,早不死晚不,偏偏说出这么件事后再自尽,这不是纯心死也要祸害自己吗。

    凤华离瞪了这尸首一眼,抬手让人拖出去喂了狗。她满脑子都在想凤求复所说的幕后之人,想着想着,凤华离便想到了当初在月湾城的冰寒之地里遇见的黑衣人。那黑衣人最后把自己打落山崖时也并未用出全力,他的内功应该到了一种自己只能仰望的地步。而从那个黑衣人所说的话可以确定他认识自己,所以如果真的有幕后之人一直在对自己与苏念云下手,最大可能的是那个黑衣人。

    这么想也想不出个结果,凤华离便干脆将之抛之脑后了。她与月笛一同去收拾好了行李,要离开相府了。反正离了相府,凤华离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了,她便在两个月前答应了皇,等继续这件事办完了以御膳‘女’官的身份回宫。

    如今相府已经彻底空了下来,且再也不复往日繁华。若有没有一丝不舍当然是不可能的,尽管这儿几乎人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但至少曾经苏念云还在这陪着自己,那大概也是凤华离在这相府留下的唯一美好的回忆了吧。

    “小姐,宫里的马车已经来了。”月笛看了一眼伤神的凤华离,十分心疼地提醒道。

    凤华离点了点头,和她一起走出了府。来迎接的是苏三,凤华离往他身后望了一眼,却没见皇的身影。本以为以皇的‘性’子,一定还会来纠缠一番的。凤华离问:“皇他……为何没来?”

    苏三为难地低下了头:“皇还有政务要忙……”

    是啊,这几个月总是见他,都要忘记他是个政务繁忙的皇了不过这样也好,凤华离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负担,她抬起手示意苏三不用再说了,而后便与月笛一同了马车。相府到皇宫并不远,一个小憩的功夫,马车竟然直接行驶到了东芙宫当前。凤华离下了马车,却被面前景象给呆住了。

    这赤红的墙与碧绿的琉璃瓦,这东芙宫是从前的两倍大,甚至旁边修建了‘花’园和与御河想通的池水。走进这里头,便更是与以前大有不同。不仅布局变了,装饰,设计,材料等等都是一流的。若不是‘门’口那块东芙宫的牌匾还是老样子,凤华离一定不会相信这是自己的东芙宫。

    待到苏三领她熟悉了各个房间后在厅堂坐下,连茶壶都是紫砂的,她喝了一口热茶问:“苏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苏三笑着说:“这都是这几个月来皇亲自吩咐置办的,可‘花’了皇不少功夫呢。”

    凤华离站了起来,如此大费周章的只会遭人记恨,再说了,以前那住处极好了,何必要‘弄’成这个样子,她又不至于每晚都要换着房间睡。凤华离得去和炎虞好好谈谈,否则日后闹出更大的事可不好了。

    “大人且慢,”苏三把她拦了下来,“皇说了,许久没尝过大人所做的午膳,今日便想尝尝。”

    “今日?”凤华离疑‘惑’地问,今日这么急,自己这不过才刚进宫,还没熟悉,况且自己也有许久没有下过厨,也不知道生疏了没有。

    苏三点了点头:“皇说是有值得庆祝的事呢。”

    凤华离了然的点了点头,算着时日,今日那穗城该有消息传来了。此番胜利,大西王朝以后不足为惧了,自然算得一件喜庆的事。凤华离带着月笛去了膳房,次走的时候凤华离把所有下人都送走了,但这次一进膳房,里面依旧是人来人往,想必也都是炎虞安排的了。

    想着时辰不早了,况且皇食量并不算大,凤华离便尽量节省时间,做了些年糕与粥便急急忙忙地去了皇所在的宫里。东西不算多,让下人们端着凤华离也觉得累,便想着亲自端着速度更快一些。

    可哪知因为这个竟被人笑话了起来。

    “你看看她,这般模样也只配当个下人了。”

    “是,还指望着一时勾引皇,便能够为所‘欲’为了。”

    “我听说他爹爹通敌叛国,你们说,她会不会也是敌国派来的‘奸’细?”

    凤华离知道树大招风,惹来闲言闲语乃是难免之事,可这些人是越走越近,声音越说越大,仿佛生怕凤华离听不见一般。凤华离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过身来,那些人险些撞了自己。凤华离扫了一眼她们的衣裳,也不过都是些嫔妃身边的婢‘女’而已,真不知哪来的胆子。

    “你们……”凤华离刚想要教训他们一番,目光却在最右边的‘女’子身停了下来。那‘女’子虽穿着同样的衣裳,可却已经十分得旧了。这一路走来她都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如水的看着她身边的同伴,现在也一样。

    即使许久未见,凤华离还是把她认了出来:“彩荷?”

    彩荷抬起头错愕地看了自己一眼,随后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凤华离也没有心思在教训这帮人了,她端着午膳去了生扬宫,炎虞也已在那等候多时了。炎虞看了一眼今日的午膳,便差人再拿了一双碗筷,要与凤华离一同用膳。之前已经有过先例,凤华离便没有拒绝。

    炎虞的话打破了长久的僵局,他尝了一口年糕,而后皱着眉说:“朕怎么觉得你的厨艺退步了?”

    凤华离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湘贵妃最近怎么样了?”

    “什么?”炎虞一面喝粥一面问道。

    凤华离抬眸看了一眼炎虞的表情,这个问题她不知该不该问出口,可方才彩荷看自己的眼神十分怪异,让人感到十分不舒服。可若是从前,彩荷一定会欣喜地同自己打招呼,因为自己与相贵妃关系好,又救过她几次的缘故。凤华离隐隐约约的觉得,彩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和皇的关系开始变得有些非寻常。

    见她不说话,炎虞便追问有什么事,凤华离只好摇了摇头,本想问关于相贵妃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又改口成了:“为什么要重建这东芙宫?”

    “朕路过那觉得不喜欢,叫人改了改,”炎虞将碗里的粥一饮而尽,理所当然地说。见凤华离表情有些不对劲,炎虞又问,“怎么了,你不喜欢?”

    凤华离点了点头,在这件事情皇有些不考虑后果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也得和自己知会一声,怎可一声不响地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凤华离无奈地说:“皇这样会让大家误会的。”

    知晓她在担心什么后,炎虞说:“若是有人对你不利,朕会保护你的。”

    凤华离摇了摇头,神情更加复杂了些。答应他回到宫是以御膳‘女’官的身份,可现在炎虞对她所做的事情远远超过了御膳‘女’官应得的,而这些也不是凤华离真正想要的。凤华离微微叹了口气:“皇若是有空,便去见见相贵妃,把这份心思用在她身吧。”

    炎虞放下了筷子,他沉默了半晌,声音一下子低到了冰点:“你让……”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忽然闯进的苏三让这次争吵暂且停了下来。苏三手里握着两封信封,想必这是穗城的捷报,今日的好消息吧炎虞接过了信封拆开来看,凤华离坐在他身边,便也低头去看。

    可这信纸之却是十分潦草的行书,凤华离看了半天也只看懂了零星半点。不过炎虞嘴角抬起一道笑,想必这是好消息不错了。这事毕竟凤华离也有参与,所以凤华离便问:“可是穗城的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