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百零九章 受人指使
    沈‘玉’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这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明天便要离开,怎想这个凤华离却在半夜里找‘门’来。。。沈‘玉’存着困意,十分不满地说:“这大半夜的,到底什么事?”

    凤华离轻笑一声,从怀掏出一方大红‘色’的手帕‘交’付到了她手里,这手帕里包着的是一块临时的出城令牌。沈‘玉’打开一开,完全不明白凤华离是什么心思,可也觉得凤华离没什么好心思:“这是何意,难不成是在赶我走?”

    虽说是让沈‘玉’自己出城去,可若这么说也行。凤华离点了点头,赶在沈‘玉’发火前又连忙解释道:“我这可是为了姨娘好。”

    如何为我好?沈‘玉’皱起了眉,他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凤华离往日里的事迹她不是不知道,谁知道这夜里来是不是找茬挑事的。沈‘玉’反手将那令牌摔到了地,随后便要关‘门’来。凤华离眼疾手快地抬脚挡住了‘门’槛,她深吸了一口气,今日权当是最后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与沈‘玉’说话了:“姨娘,相府,凤家要完了。”

    凤华离一句一句地说,她弯腰拾起了躺在地的令牌,这令牌虽是个不值钱的物件,可当这相府大难临头的时候,还可以救一道‘性’命。可若过了此时,这令牌是想求也求不到了:“姨娘没有发现,今日这府里空‘荡’了许多吗?”

    沈‘玉’一怔,被凤华离这么一提醒,她才发觉这几日以来这府里冷清了许多,甚至于今日起夜都没有奴婢来。沈‘玉’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虽说明日要走了,那也不能让这些下人们给欺负了:“这群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因为相府已经不是从前的相府了。”凤华离淡淡地说,大抵是他们手底下的人给相府送来的假消息,所以凤求复才如今笃信不疑,这趋于要走的日子,他们竟也丝毫没有怀疑过这件事。

    沈‘玉’听她说的话越发觉得怪,为了图得清净,便拿过了那令牌再关了‘门’。沈‘玉’随手将令牌放在桌子,她对凤华离所说毫不在意,转身便回到‘床’歇息去了。可这到了后半夜,沈‘玉’便从噩梦当惊醒了过来。

    醒后便一直难以入睡,脑海回‘荡’这凤华离方才说的话,沈‘玉’越想越不对劲,这府下人再怎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表面也不会做的那么绝,可这几日几乎是能见到的人影一天一天少,恐怕事情当真有些反常。

    此事一定得和老爷商量商量才是,否则谁知道那个凤华离再在些什么手段。沈‘玉’揣令牌,当下便下了‘床’,打算去找凤求复。这一路不仅没看到半个人,连路都没点灯,四处空‘荡’‘荡’的,这偌大的相府仿佛一时之间空了一般。沈‘玉’心愈加害怕,便加快了脚下的步子,眼见着凤求复的屋子已在前头,沈‘玉’来不及焦急地去敲‘门’,后肩却忽然遭人猛地重击,随后她便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

    炎虞抬起刀落下,嘴抬起一道笑容,离儿猜得还真是准,这个‘女’人果然想着来和凤求复通风报信了,若是让凤求复想法子逃了那还了得。只是可惜了,难得凤华离发发善心要帮这‘女’人一把,这么被她自己给糟践了。

    第二日天方才‘蒙’‘蒙’亮,官兵便已经将这相府给团团围住了。凤华离敲响了凤求复的房‘门’,他也打扮得十分完好,许是为了迎新而准备的,只是他却不知道,他这开‘门’迎的不是新,而是死。凤求复本以为来人会是沈‘玉’,见到是凤华离后有些讶异地看了看天‘色’,问:“有什么事吗?”

    凤华离莞尔一笑,仍留着之前和凤求复假装‘交’好时的语气:“没什么事不能来找爹爹了吗,既然爹爹要远行,为何不与离儿说,是不愿搭离儿一起走吗?”

    “你怎么知道的?”凤求复一惊,此事事关重大,除了自己和沈‘玉’媚承语之外没有人知道,沈‘玉’自然是不可能说的,至于媚承语,如此想起来,竟是有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凤求复抬起头,只见外面冲进了重重官兵,几乎将这院子为了个水泄不通。凤求复诧异地说,“这是怎么回事?”

    凤华离没有作答,可此时此刻她脸那淡然的笑便足以回答一切。凤求复并不傻,见此情形仔细回想一番,这几个月来凤华离的所作所为已经充满了疑点,而他一心沉‘迷’于欣喜之,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量。凤求复锤了锤喘不过气的‘胸’膛,他后退了一步,用食指对这凤华离,满目震惊地说:“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对,是我计划的,不光有我,若是没有皇帮忙,我还没有机会看见你这么惨的模样,”凤华离觉得格外的畅快,或许这便是能够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受,正如凤求复害得自己毁容,还害得苏念云仙逝一般。凤华离冷声道,“如今大西王朝大败,你叛敌通国和买通这宫大大小小官员的证据也都一应俱全,算拿你剁成碎片也死不足惜。”

    凤求复冷笑一声,他早该想到,凤华离不是那么容易示好的人。只是这一路以来的‘诱’饵实在是太真实,才叫他‘迷’失了思维。凤求复冷目相对,他横起了脖子,大声说:“要杀要剐赶快吧。”

    让你死才是便宜你了,当初连苏念云都拖了那么久才死,凤华离怎么舍得让她死的苏念云还要简单呢。炎虞早已经介绍过了,这宫里酷刑数都数不过来,还可以让人吊着一条‘性’命不死,专‘门’留下来折磨。

    凤华离觉得这么做甚好,不过在此之前,风华里还有一件事要做。官兵将凤求复控制了起来,凤华离拔出匕首在他脸颊边晃了晃,轻声说:“当年我这脸,是爹爹一手划烂的吧?”

    凤求复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你……你都想起来了?”

    不仅想起来了,凤华离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虽然那时受苦的并不算是自己,可记忆里的疼痛感却没有那么容易释怀。当初凤求复如何让对自己的,今日她都要一刀一刀地还回去。凤求复仿佛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一般,当下便咬紧了下‘唇’,眼睛猛地闭了来。刀尖停在了他脸边,差一点要划了去。久久没有感觉,凤求复慕然睁开眼,见凤华离呆呆的看着自己,以为事情有一线转机,连忙问:“离儿,你是不是舍不得对爹下手?”

    真是想太多了,凤华离方才不过在想,若是这么下手,反而有些太轻了。当年这脸的伤那么久都不得消散,这次可不能让他好受了。凤华离心忽然有了一个法子,她握着匕首的手臂放了下来,她笑着问:“大家不都说,‘女’人最重要的是这么一张脸,那男人最重要的又是什么?”

    凤华离的目光从他的脸颊开始往下扫,最后落在了那双‘腿’之间,这话虽是疑问,可这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凤求复又不是‘女’人,毁了他的容貌也算不什么,可若是这一刀下去,凤求复日后可算不男人了。

    凤求复大惊,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他震惊地看向凤华离:“不,你不可以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亲爹?”

    “有何不可?”且不说他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爹,在他毁自己容貌,处处针对自己,再派人害死苏念云的时候,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曾有想过他是自己的爹爹?凤华离不屑的笑了笑,如此只能用来利用与伤害的亲情,不要也罢。

    “啊——”

    红刀子被凤华离觉得脏扔到了地,无数鲜血顺着凤求复的‘裤’‘腿’流了下来,他失去力气瘫软在了地,可那双‘腿’之间的鲜血却丝毫没有要止住的意思。这么失血过多下去,恐怕马要没命了。凤华离连忙派人请了大夫,这往后可还有数不尽的刑法在等着他呢,这么快没命了怎么行。

    凤求复用力地抬起头,他脸‘色’煞白,满头是汗,眼底却是浓浓的恨意,仿佛想要冲来将凤华离粉身碎骨一般,只可惜他无法做到,而日后也再没有那个机会了。凤求复咬牙切齿地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凤华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低声说:“害我毁容,还对我痛下杀手,而后更是对苏念云下毒,如今还加与敌国勾结,这里面那一条不够让我杀你了?”

    “你以为我想如此吗?”凤求复低下头来,淡淡地说。

    凤华离没能听个真切,便靠得近了些:“什么?”

    “我也不过是受人指使而已,”凤求复自嘲地摇了摇头,早知道凤华离这么不好对付,甚至落到今天这局面,他当初也不会与那个男人见面,被迫答应了这么件事。凤求复抬起眼眸,眼竟忽然有些怜悯的意味,“他一直都想要对你们母‘女’下手……”

    “什么意思?”听出这话深意,凤华离连忙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