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八章 以什么身份和你进宫?
    凤求复今日备了好的冰羊‘奶’,在这酷暑之日却是个好东西。。。凤华离喝了一口,只觉得凤求复这次是真的用心了,这些日子里凤求复在绛国官场得利,又受大西王朝的夸赞,自然是心情好得不得了,当然这一切也都离不开凤华离的“帮忙”。

    “离儿,说起这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最近总要你帮爹爹的忙。”

    凤求复为今日的对话编造了一句算是完美无缺的开场白。凤华离礼貌地笑了笑,虽并不觉得他天天把自己当傻子般问话有什么不好意思,却还是顺着他的话说:“哪有,爹给我准备的小吃,平日里可都见不着呢。”

    凤求复轻咳了一声:“爹最近总听身边的各位大人说起边境的战事,可却始终不太明白,不知离儿可知晓一星半点。”

    凤华离叹了口气,满脸无可奈何的模样:“皇最近正在为此事发愁呢。”

    凤求复意识到这其像是有什么大事,眼睛一亮,问道:“这是为何?”

    长安城往北便是穗城,穗城与大西王朝相邻,可偏偏如今那儿正在闹着饥荒,虽然表面平静,可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事呢。若是这个时候大西王朝趁机从作梗,让这引发暴‘乱’,便可轻而易举的拿下穗城。而这穗城虽然看去不起眼,实际却是军粮等的必经路线,若是此城被夺掠,便可大挫绛国一回了。

    “如今大西王朝不知此事,若是知道了该如何是好?”凤华离十分惋惜地说。当然,这些都是炎虞与凤华离共同商议之下放出的‘诱’饵,至于对方不钩,看大西王朝的这野心足不足了。凤华离说完,又惊愕地捂住了嘴:“我答应了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

    凤求复从沉思当回过神来:“反正我也不是外人,况且爹绝对不会与外人说的。”

    等着你去和大西王朝通风报信呢。凤华离‘揉’了‘揉’脑袋,十分懊悔不迭地说:“‘女’儿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而凤求复像是捡了什么大便宜一般,十分亲和地送凤华离走了出去。

    那穗城最近确实在闹饥荒,可那却早已安排了数以万计的士兵,这穗城四面环山,本是个易守难攻之地,但经过炎虞这些年来暗地里的改造,城埋伏的地方此起彼伏,届时一旦大西王朝的人进去,便可一举绞杀。至于什么军粮运送等的必经路线,炎虞也早已开拓了一条新的线路,刚好在着手运行,所以算失利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

    第二日凤求复便去与人暗送信了,事实,这些天来依然全都‘摸’了个清楚。关于朝野之的大事,凤求复便会去找宫里的李大人通风报信,若是事关大西王朝,便会乘马车去南郊的一家客栈同那里的老板娘送书信。

    此番也不意外,那老板娘阅读完信的内容转手将消息送到了大西王朝宫,这一套体系早已十分熟悉,可今日便是她最后一次了。炎虞的人将他抓了起来,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有其他暗处的棋子通风报信,只是把她软禁在了这间客栈当,等到此事了解后再好好审问。

    大西王朝处于劣势当,如今有如此大好机会定然不会放过,经过调查发现情报属实后,大西王朝国君当下便差调了六成的兵力去穗城,想要趁此机会重新翻盘。这消息有辗转反侧回到了凤求复耳朵里,他欢喜得很,想着自己要立了大功,便连忙着手与沈‘玉’一同收拾起行李来。

    大西王朝一旦重回辉煌,将绛国踩在脚下,意味着凤求复不必要再留在这了。沈‘玉’也已经知道此事,便也是欣喜不已,都想着将来回到大西王朝变成地位极高的国师会是怎么样的感受。

    一个月后的夜里。

    听说大西王朝已经发兵了,这几日凤求复也完全失去了热情,对待凤华离的态度更是有些爱答不理的,大概是想着日后便用不着凤华离所以才如此的吧。说起这件事,凤华离心下也有些忐忑,若是这万有失,他们的计划不凑效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凤华离怎么也睡不着,便打算出‘门’走走。谁知一推开‘门’,竟见炎虞正在自己房间‘门’口徘徊着。凤华离一惊,他不是早已经回宫去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在这儿:“皇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炎虞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宫有些闷,朕出来走走。”

    这么走到相府里来了?凤华离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打算从他身边走过去,可对方却忽然神起了手朝自己‘胸’前袭来。以为他又要做什么非礼之事,凤华离刚想回击,却见炎虞只是轻轻地将自己衣服的领子往拉了一些,沉声道:“穿成这样出来,真是……”

    说着,仿佛看着还是很不满意一般,炎虞又将自己身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凤华离披:“往后出‘门’,别再穿这么出格的衣裳。”

    “出格?”凤华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过是有些宽松的衣裳,如今硬生生被他加这么一件外套,反而显得有些炎热了。凤华离抬起眸子,只见炎虞只穿了一件裘衣,这裘衣十分薄,里面的‘肉’体几乎隐隐‘欲’现了。凤华离皱了皱眉反问道:“皇现在这衣服才算出格吧?”

    “朕不过在你面前才如此,若你想看,我是不穿这件裘衣也可。”炎虞一脸理所当然,说着,他竟真的伸手要去解开这衣裳的扣子。

    “我可不想看。”凤华离扫了一眼那燃着烛光的道路,若是此时来个人见到他们这样“坦诚以对”,凤华离可解释不清楚了。凤华离继续往前走着,她本是睡不着而出来走走而已,根本没想过会遇见皇。

    炎虞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时不时地搭两句话。

    “这么晚了为什么出来?”

    “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可是想朕了?”

    凤华离想要斩钉截铁地摇头,可自己方才想着这穗城的事,着实也会顺带想到炎虞。

    见她没有否认,炎虞连忙追问:“为何不与我进宫去?”

    凤华离轻笑一声,到现皇还没忘记这件事呢,本以为不过是皇的一时兴起,可现在看来,这皇还是个执着的主,可往往是得不到的才会最想要的,若是真的到手了,恐怕有天也会无趣地扔下吧,像皇后宫那些快要生灰了的妃子们一样。凤华离顿下了脚步,在亭子下坐了下来:“和你进宫,以什么身份,御膳‘女’官,还是你那么多妃子当毫不起眼的一个新人?”

    炎虞一怔,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说这些:“若是你想,什么身份都可以。”

    事实,凤华离倒是‘挺’想做完这件事隐居山林之类的,但若是没有人说话,一个人生活恐怕也会烦闷得想死的。凤华离歪了歪脑袋,低声说:“我还可以做回我的御膳‘女’官吗?”

    炎虞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只要她不再想着逃离这宫,哪怕只在自己身边做一个御膳‘女’官,都已经十分不错了。至于妃子什么的,炎虞几乎要放弃尝试了,因为在凤华离的考虑当,根本没有要嫁给他的设想。

    又过了三个月,大西王朝的人已经顺利“霸占”穗城,同时还在绛国当散布各种消极的谣言,想要使得民心大‘乱’,这点炎虞倒是没阻拦,反正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到时候民心自会因为战果而平稳下来。

    炎虞布下的埋伏已经发起,朝廷下大西王朝的人也已经全部抓了起来一律严加审问,与凤求复有着来往的人都受到了严查,此次肃清朝政牵涉到了许多人,尽管炎虞有心隐瞒,但消息还是难免传了出去。这些人当,唯一没被动过的是相府,因为凤华离说过了,凤求复她要亲手处置才行。

    凤求复提前进入胜利的喜悦,待风华里也愈发的无礼。至于外面的消息,他没去打听,平日里给他传递消息的人也已经被抓,所以几乎是处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

    听说穗城那边大西王朝已经遭遇大挫,很快要被剿灭干净了,如此便伤了大西王朝一大元气。而时机也差不多了,明日便是要处置凤求复的日子了。趁着夜里,凤华离将府未曾对自己使过脸‘色’的下人们都遣散了。凤求复新纳几个冲‘门’面的妾室也都劝走了。

    剩下这沈‘玉’,凤华离知道她不是个好人,可毕竟事情都是因凤求复而起,凤华离还是决定去找她谈谈,给她一次生还的机会。敲响了沈‘玉’的房‘门’,没有‘侍’‘女’给她更衣,她显得有些烦躁。待到开‘门’后见是凤华离,沈‘玉’便更加没了好脸‘色’:“这都什么时辰了,真是一点规矩都内有。”

    沈‘玉’打了个哈欠都是不屑的模样,想必还在做着能够去大西王朝做大官的梦。凤华离叹了口气说:“姨娘,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同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