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七章 竟是
    秉着帮人帮到底的箴言,凤华离与那两个小孩说教了一番,好歹让他们不再对皇有偏见,这才离开了。。。容幽一直盯着的她,直到她的身影彻底走出了茶馆后才从戏台子后出来。容幽找到了茶馆伙计,询问方才所见凤华离走出的厢房。

    而那伙计却告知是两个男人定下的,再仔细询问一番这两个男人的情况,自然便和凤求复与李大人对了。可当容幽去时,所目睹的却是凤华离从这间厢房出来。综合他所看到的,他所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凤华离是来和这两个人会面的。

    三人之有一个大西王朝的人,而凤华离方才这么帮皇说话,想必也是站在皇一边的人了。容幽握住了拳头,现在竟有越来越多的疑点证明绛国与大西王朝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了。容幽本是坚信不疑,可现在也开始动摇了起来。

    若这一切却是真的,那么到时候容幽一定不会对这些人手软,亲手为容夙止和隐国报仇。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容幽一路尾随凤华离来了相府,而后又在相府附近守了许久,最后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见凤华离出了‘门’。凤华离行‘色’匆匆,走的方向却十分的偏。

    凤华离到了一个小屋边,四下张望了好一会儿走了进去。今日要与皇手下的一位重臣一些事情,大部分是把这些日子里所查到的东西‘交’接给他,相府里不方便见人,让其他人传话又不知道可不可信,所以才选了这么一间小屋子。

    可当凤华离一推开‘门’,见到里头坐着两个人时,顿时有些不乐意了,特别是炎虞正理所应当地冲自己笑着。自己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地跑过来,还不是因为皇说她还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才让自己代劳的吗,若是早知道他会来,便直接和他说行了:“你怎么在这?”

    炎虞淡淡地笑了笑:“朕在这等你,话说过来,这可算是‘私’会了?”

    凤华离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凤华离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都和那皇的重臣讲了一遍,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总之是力图将凤求复的罪名最大化,让他背负一世骂名才好。讲完以后那大臣点了点头:“如今所掌握的罪名大多都算是贪腐,‘私’自拉帮结派,还难以证明什么,若是有一项完完全的叛敌证据便最好不过了。”

    “自然会有的。”凤华离轻笑一声,如今凤求复对自己也越来越信任,现在该是时候收起这渔,将凤求复从他的‘春’秋大梦捕杀出来了。

    大臣欣慰地笑了起来,这‘女’子果然不一般,难怪能够得到皇的赏识。于是他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凤华离那多看了几眼,直到他感受到皇正在用一种极其冰寒的目光看着自己才停了下来。大臣‘摸’了‘摸’尚还健在的脖子,连忙请辞先行回去了。

    风华里还没来得及觉得怪,炎虞便已经起身,邀她去庭院看看。凤华离本不想同意,可是拉也得被他拽了出去。这院子虽小,却有一座水池,水池开满了荷‘花’,这倒是个较为宜人的景‘色’,方才进院匆忙,并没有来得及注意这些。

    “喜欢吗?”炎虞问。

    凤华离摇了摇头,这荷‘花’虽也好看,可凤华离也没有一个确切喜欢的‘花’,所以顶多觉得好看,谈不喜欢不喜欢的。凤华离转过头,却见皇竟然面‘露’失望之‘色’,想着皇有心准备这个也是不容易了,便不忍拂了他的心意说:“不过有这满池的荷‘花’,今日天气倒显得没有那么热了。”

    炎虞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当真?”

    在此时,一阵疾风从凤华离耳边掠过,只听炎虞大喊一声“小心”便伸手把凤华离拉到了自己身边。凤华离惊愕地抬头望去,只见那荷‘花’被穿了个‘洞’,满是涟漪的池水央躺着一支箭,箭将周身清澈的池水给染成了漆黑,说明这箭藏有剧毒。

    凤华离将手抬至‘胸’口,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若不是被炎虞拉开,凤华离恐怕真的要这么一箭了,为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一定是因为将武功怠慢了许久,感知力都变差了。她看向炎虞,眼底有些复杂之意,似乎每次自己遇难的时候,他总是能及时的出手相救,仿佛一直在自己身后从未走远一般。

    炎虞怒道:“来人,抓刺客!”

    转瞬便有许多的暗卫冲了出来去寻找方才那刺客的下落。一直在‘门’口守得昏昏‘欲’睡的容幽见此架势,还以为自己是被人发现了,险些要直接从暗处出来逃走了。好在容幽冷静下来,这才发现这群人是来寻找别人的。

    找了一会没有结果,便全都回去了,而凤华离与炎虞也一同走了出来,炎虞靠得她十分近,凤华离头发有些‘乱’,像是刚经历了什么事情一般。待到他们走后,本以为今日什么也没寻着的容幽却撞了一列鬼鬼祟祟的队伍。

    这些人伪装成村民的模样,可模样都十分年轻,又个个都身强体壮,即便身着便装也难逃容幽的法眼。容幽拦在了他们前头,这六人拉着一个推车,推车之堆满了稻草,看去越是平凡越不平凡。容幽压低了声音问:“你们这是去哪?”

    他们兴许是把容幽当成了山匪,连忙托着推车十分缓慢地放了下来:“我们这是去给旁边的村里送货呢,你看这满车子稻草,少侠您别抢了吧。”

    自己穿的平凡的很,怎会无缘无故叫自己少侠。而来,若真是运些稻草,那需要这么多人,而且还轻拿轻放的,似乎是怕摔坏一般。容幽表面点了点头,而后便假装要走了过去,在那六人放松警惕之时他猛地回过身抬起未出鞘的剑,一把挑开了那面的稻草,‘露’出了底下真正运送的东西。

    而后容幽来不及看那里面是什么东西,便与这六人‘交’起手来,这些人的武功和容幽相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容幽甚至全程未曾拔出过剑来,把这些人打得伤的伤,残的残,全部倒在了地。

    容幽不屑地看了他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小辈一眼,将目光重新放到了那推车头。这不过一瞥,容幽便彻底呆住了,这推车之真正运的不是什么东西,正是容夙止。容幽连忙走了过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容夙止的身子十分冰凉,虽然死了许久,可因为服用了冰息丸,所以尸首几乎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容幽握着他的手有些颤抖,没见到他的尸首前,容幽还可以想着他或许只是失踪了或是什么,可当真真正正地看到尸首时,容幽始终还是有些难以承受。容幽收下了这些情绪,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将这一切查得清清楚,至少能够让容夙止死的明明白白才是。

    “隐国长皇子的尸首,怎么会在你们这?”容幽一把拔出了剑,将剑锋指在了其一人的脖子。

    那人被吓得不轻“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奉谁的命?”容幽怒道,虽然此刻在他心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但或许是不愿意去相信,希望真相和他所想能够大相径庭。那人犹豫了一会,随后闭了眼猛地摇了摇头。此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容幽将剑提来了一些:“若是现在说,还能够饶你一命!”

    那人面‘露’绝望之‘色’,随后摇了摇头,忽而闭了眼,用力地咬了咬牙。等到容幽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了,这人最终藏了毒,此刻已经服毒自尽了。容幽回头,只见剩下的那五个人见同伴已经死了,竟纷纷开始咬碎了藏毒一个个倒了下去。

    容幽发现一个速度慢的,便眼疾手快地抬起剑柄猛地朝那男人的嘴巴打去,而后蹲了下来用力的抓住那男人的嘴巴强迫他张了开来。容幽的声音十分的冷冽,此事事关重大,可容不得半点玩笑:“说,这尸首是哪来的,是谁指使你们的?”

    见他摇头不说,容幽冷笑一声,将刀剑顺着男人的脸慢慢往下滑,这邢术种类齐全,让人痛苦却又不至死的法子多了去了,容幽不信,这个男人会宁愿痛不‘欲’生的活着,也不肯背叛自己的主子:“你可知凌迟之术?”

    男人错愕地看向容幽,他脸挂着一丝玩味的笑:“这可是要将人千刀万剐,每日割下一块‘肉’,直到三千三百五十七刀,才让你死……又或是‘抽’肠之邢,踏刑等等,若是你想尝尝,我都可是让你试试。不过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死的,你只有生不如死的分。”

    “我说!”男人眼流‘露’出惊悚的目光,大抵是宁愿痛快地死去更好,他闭了眼,“是……是皇派我们将这尸首给处理掉的。”

    竟当真是这绛国皇帝所为!容幽大惊,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容幽看了一眼满眼求生‘欲’望的男人,仅仅一个抬手取了他的‘性’命,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再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