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三百零六章 皇上是昏君
    接着凤华离又与他诉苦起来,大多都是在说这宫里的日子多难过一类的。。。手机端m.但这都是为了让凤求复对她放松警惕,如此才好给他套。

    凤华离聊到口也干了,便喝了一口茶,那凤求复见她泪眼婆娑的,便暂且没再防着她:“那皇说要娶你的事情,你为何不答应?”

    果然,这一张口是皇的事情。凤华离知道他是想利用自己,而自己也刚好要利用他,二人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凤求复却以为是自己掌握着船舵。凤华离故作羞涩地说:“皇待我好我也是知道的,可若是当妃子,容易遭小人暗算,那可得不偿失了。”

    凤求复看了一眼她泛红的脸颊,听出了她这话里的意思,便四下张望了一下,而后低声问道:“你这意思,可是你与皇已经……”

    凤华离抿了抿嘴,她低下头来轻声应了一句。

    凤求复不由得窃喜,之前一直在担心皇与凤华离的关系,可现在看来两人好的很,根本用不着担心。而既然皇宠她,想必从她那也能得到一些最新的消息。

    最近大西王朝频频失利,那君王已经十分生气,全因这些日子凤求复根本没能带来什么有用的消息,连凤求复安‘插’在朝堂的棋子也没个信。如今有了凤华离,凤求复也能够安心一些了。

    凤求复握住凤华离的手叙起旧来,一时之间二人仿佛又变成了亲密无的父‘女’一般。而凤求复则饶了一大圈的弯子,才问起凤华离这关于朝堂之的事情。

    “爹爹,这‘女’人如何能干政呢,”凤华离收起脸的收容,装作震惊地缩回了手,而后又十分纠结地说,“况且‘女’儿答应了皇,这些事情不可以对别人说的。”

    “爹爹能是外人吗?”这意思便是皇真与她说了些什么了,凤求复大喜,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变得更加亲切,他不断地旁敲侧击地劝了好一会儿,直到口舌发燥,凤华离的态度才微有改观。

    凤华离皱着眉头,满眼复杂的神情,仿佛是在纠结到底该不该说出来一样。她叹了口气,最终像是十分不情愿地说:“最近只听说王大人他……”

    凤华离按照事先与炎虞商量好的,丢了这么一条朝野并不足以威胁至整个国家的情报给了凤求复,之后无论凤求复再怎么追问,凤华离都始终三缄其口,仿佛十分内疚一般。

    走时凤求复还给凤华离送了一件好的丝绸企图讨好,凤华离也满面愁容的收下了。接下来的几日凤华离都没去找他,因为凤求复都掐着点亲自来找凤华离。

    这每日里的谈话还是老样子,无非是想要从凤华离口套取一些有用的信息。而凤华离也每天给他丢一点情报,让他对自己越发的信任。而凤求复忙着如何讨好凤华离,自然也没再注意过为何这几日都不见媚承语。

    至于炎虞,他则派人跟着凤求复以及相府的人,看看凤求复在宫到底安‘插’了哪些人。这么几天过去,还着实依着这么一条线索在宫里锁定了不少凤求复的人。

    连炎虞都不禁感叹,这些人大多不算起眼,可都处在临界的位置,若是升了官职便大有用处了,从前不知道,这长安城居然有这么多大西王朝的人,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日,凤华离透‘露’给了凤求复一个较为重大的情报,若是掌握了这个,便能将他安‘插’的一位李大人给推高位。凤求复碎表面平静,可他眼却有着藏不住的欣喜。或许是长时间未曾立功,这些日子却如此顺利让他顾不去思考这其的缘由。

    凤华离想着这次较重大,前几日他都是派人去联系,这回应该得自己过去便跟了去。果不其然,这日下午,凤求复已经换了一身平凡的衣裳,从后‘门’走了出去。

    凤华离一路跟着他进了一家茶馆,当下凤华离了然了,这家茶馆是凤求复最爱来的。如今思考来,恐怕来这茶馆不是喝茶那么简单。凤华离坐入了凤求复隔壁的包厢,而后便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旁边的动静。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功夫,隔壁便进来了一个人。

    “李大人,真是好久不见了。”

    “凤大人,别来无恙啊。”

    听这称呼,这应该是他在宫所安‘插’的线人不错了。凤华离几乎要贴在了这墙面之,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这茶可是好的秋虹,你可得尝尝。”

    “是嘛,可惜我不懂茶,分辨不出这其的味道啊。”

    而后二人一直在叙旧聊天,却根本没谈这之外的事情。凤华离觉得怪,隔壁却已如聊完了天一般一同走了出去。凤华离听着二人脚步声下了楼,便连忙走进了他们方才的房间。

    凤华离目光落在那茶杯,茶杯仍摆在木盘当,盖子也紧盖着。凤华离揭开盖子,一股热气冒了出来,茶水也几乎是满的,这说明方才二人根本没有喝过这茶。

    凤华离抬起手,却发现手肘沾染了一抹黑‘色’的污垢,凤华离顺势看过去,之见桌子边缘有一道黑‘色’的墨迹,这墨迹还没有干,想必才沾不久。

    看来方才那二人是在用笔墨‘交’流,嘴说的不过是在打掩护而已。凤华离‘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这倒是自己疏忽了,不过这却也能证明,凤求复与这个李大人一定没谈什么好事,否则怎么不敢正大光明地说。

    而在凤华离之前,同样进入了这茶馆的还有容幽,他坐在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他这几日一直在打探关于容夙止灵体的消息,可大家都对此一无所知。容幽寻得头疼了,便决定进来喝杯茶歇息一会儿。

    容幽刚喝下一口茶,却险些噎着了。他连忙放下茶杯,目光怎么也无法从‘门’口挪开了。原是凤求复与李大人走进了茶馆,这凤求复他不认得,可这李大人他可是记得的。

    当初为了营救容夙止,容幽曾潜入大西王朝,那时便见到这个李大人在大西王朝的皇宫当商议着什么要紧事。虽然不过是在路见到,可这李大人样貌十分不好看,所以容幽一眼便认得出来。

    这个大西王朝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长安城?容幽正在疑‘惑’之时,却见凤华离跟着走了进来,她遮遮掩掩得,似乎很怕被旁人发现一般,凤华离紧跟着李大人与凤求复了楼。

    是她?

    容幽眉头紧皱,他们是一路来的吗?容幽当下便站了起来,想要跟去看个究竟,可在此时,容幽却听见后桌的人似乎在说着关于容夙止的声音。容夙止一事目前才是重之重,容幽连忙坐了下来聆听后面的声音。

    “听说了吗,容夙止的灵体至今还留在长安城呢。”

    “什么,还没送回隐国?”

    “听说是皇不准许呢。”

    “为何不准许,咱们和隐国不是盟友吗?”

    “那不过是表面的,咱们和大西王朝才是盟友呢,那隐国又小又弱,留着也没多大的用处……”

    容幽实在听不下去了,便用力拍了拍桌子,霎时周围几桌客人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几乎到了鸦雀无声的地步。容幽攥进了拳头,眼睛有些发红。绛国竟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他们若是无情,隐国也不会有义。

    容幽眺了一眼二楼,想到方才那个大西王朝的人便打算去看看,可此时凤求复却与李大人谈完话走了下来,容幽只好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待到凤求复与李大人出‘门’后,容幽才走了二楼,谁料此时凤华离又从厢房里走了出来,容幽一个错身便从二楼跃了下去,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混’进了戏台的后面。

    凤华离走了下来,她看了一眼这戏台唱戏的人,似乎也起了一丝兴趣,竟直直地往戏台后面走去。容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知为何竟有些心虚,这后头便没有路了,若是凤华离走过来一定会与他撞见。

    “你觉得皇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此时,戏台子边两个小孩忽然说起话来,凤华离停了下来,似乎是在听他们说话。

    男孩说:“一定是个昏君,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听说给他‘侍’寝的人全部都死于非命。”

    ‘女’孩点了点头,十分认同地说:“对呀对呀,据说皇他一张嘴巴,能吞下九个‘女’人。”

    说完,那‘女’孩还做了一个血盆大口的姿势。凤华离忍俊不禁之余走了前,一把抓住了那两个小孩的耳边,责问道:“你们见过皇?”

    那二人统统摇了摇头,这些话不过是他们道听途说的而已,恐怕在他们的眼,皇其实是一头吓人的野兽变作的吧。凤华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皇可是个仁君,他待人很好的。”

    那二人不敢相信地缩了缩脑袋,而后三言两语地问:“你见过皇?”

    “你和皇是什么关系?”

    凤华离顿时醒悟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帮炎虞开脱,他在外面什么名声那是他自己的事,跟自己没有关系。凤华离一面摇着头一面往回走,今日真是糊涂了,也没什么事让人满意的。